炮灰女配成了暴君心尖宠(燕娇宋景煜)
炮灰女配成了暴君心尖宠(燕娇宋景煜)

炮灰女配成了暴君心尖宠(燕娇宋景煜)

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21-04-16

小说介绍

主角是燕娇宋景煜小说叫做《炮灰女配成了暴君心尖宠》,作者是邹萌鹿,宫人们欺辱男主,燕娇重罚他们;皇帝处罚男主,燕娇挡在他面前,把弱小可怜的质子男主当成宝贝呵护着。燕娇只想好好抱大腿苟命,一不小心苟成了男主的白月光,苟成了暴君的心尖宠。

小说简介

穿书成欺压男主的反派炮灰公主?燕娇懵了。
在书里,身为云苍国太子的男主被灭国俘虏成了燕娇最卑贱的奴仆,被日夜折辱,忍辱负重多年最终举兵造反,成为统一天下令人闻风丧胆的暴君,上位后一刀把燕娇给劈成两半,挂在城墙上三天三夜把她晒成了人干。
燕娇捂住发凉的后脖颈,决心努力刷男主好感度,抱紧男主大腿好好苟命。
宫人们欺辱男主,燕娇重罚他们;皇帝处罚男主,燕娇挡在他面前,把弱小可怜的质子男主当成宝贝呵护着。
燕娇只想好好抱大腿苟命,一不小心苟成了男主的白月光,苟成了暴君的心尖宠。
初见,浑身染血的阶下囚少年狠狠瞪着她,目光如狼般凶狠,恨不得把她撕碎。
可后来,年轻的帝王把少女抱在怀里,眸光炽热,恨不得将她拆吞入腹,“娇娇,做我的皇后,求你。”

炮灰女配成了暴君心尖宠全文阅读

“将人关在这虎笼内博弈,倒是有趣。”
一道庄严的中年女音传入燕娇耳中,燕娇浑浑噩噩的,意识并未清醒,耳边却涌入越来越多的声音。
“公主想出来的这折磨人的点子,倒是越发有趣稀奇了。”
“朕突发奇想:燕国可增加一道虎刑:专门惩治那些穷凶极恶的犯人。”
“皇兄想的妙啊。”又是一道男音传来,“这卑贱的质子弄死皇妹的猫,害的她大病一场,也是时候付出代价了。”
他们在说什么?
燕娇猛然睁眼,眼前的一幕却刺的她瞳眸骤然缩紧。
入目是一片近乎凝结成冰般的刑场,周遭银装素裹,树枝上落满了积雪,寒风阵阵。而在这刑场上,却有一个人形高的铁笼,笼内正关着一只黄皮黑纹的猛虎跟一瘦弱病态满身是血的少年!
此刻,那猛虎疲惫的喘息着,兽皮上有不少血迹,不知是那少年的还是它的,而那少年身上那染满血污的短布衣裳被撕扯的勉强只能蔽体,裸露在外的肩膀处被撕咬的早已血肉模糊,后背处被冻得一片青紫甚至有不少结了痂的冻疮,他正弯着腰,捂着不断渗血的腹部,警惕而虚弱的贴在虎笼的一角,倔强的跟那猛虎僵持着。
这……这什么情况?
燕娇懵了,她不是在熬夜看小说么……怎么突然就???
她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收双手有些发酸,这才注意到自己正左手握弓,右手捏着一枚红火色的箭翎,而瞄准的恰恰便是那羸弱的少年!
什么情况?!
“皇妹,听闻你箭法精进了不少,让皇兄好好见识一下。”身旁的是个身穿明黄色龙袍的男人,他戏谑道。
燕娇大脑一懵。
皇妹,公主,虎笼,病弱少年……
这不是她昨晚看过的男频狗血小说《帝王之路》中的情节吗?!
这虎笼中的少年,恰恰就是书中的龙傲天男主!而自己这拉着弓箭的架势,别人还叫她公主……可不就是书中跟自己同名同姓的反派炮灰女配,恶魔公主燕娇么!
在书里,男主宋景煜是个美强惨的羸弱少年,被云苍国宋去燕国做质子,后来云苍被灭国,男主在燕国越发备受折辱,而燕娇仗着自己是燕国长公主,处处□□他,甚至因为自己的猫被害死了,怀疑到宋景煜头上,把他关入虎笼中,供他们这些皇孙贵胄赏乐。
男主又是个阴鸷记仇的,他卧薪尝胆最终率领旧部万千铁骑踏破燕国城墙,灭国复仇,成为让人闻风丧胆的残暴君王,踩着无数尸骨上位,把燕娇凌迟九九八十一刀后一刀把她给劈成两半,把尸体挂在城墙上暴晒三天三夜,最终让野狗啃食掉她的尸体,连个全尸都没留下。
看书时她还给作者打赏评论说这燕娇死的其所,有种大仇得报的爽感……如果这反派忽视跟自己同名同姓的话,她得给这本书打五颗星。
而现在,她竟穿书成了这作死的反派公主?
窒息……
“长平,你怎么迟迟不射?”说话的是个一袭深红色百鸟朝凤宫服,面色威严的女人,看样子,应是这燕娇的生母,当今萧太后。
而这时,少年回眸,燕娇看清了那少年的模样。
他十五岁大小,乌黑凌乱的发,皮肤是死寂的冷白,泛着病态,青涩的五官极为俊美有天人之姿,一只灰褐色的眼却蒙上了层阴翳,里面一片死寂,没有丝毫光亮,看样子这只眼是瞎的,而另外一只眼却凶狠如狼,爬满了血丝,透着滔天的恨意,翻滚着骇人的戾气,此刻这少年犹如一只遍体鳞伤的困兽般,只待抓住机会就对狠狠咬断仇人的脖子,一击将其毙命。
那只凶狠的,嗜血的眸跟燕娇对视的瞬间,燕娇吓得心脏漏掉一个节拍。
凉了凉了。
开局就是修罗场,这么刺激的么?
男主这么记仇的人,她若是真的射了他一箭,那以后绝无活路了。
燕娇大脑快速运转,快速看向四边。
按照书里的剧情,原女主之一,也就是炮灰反派燕娇的死对头秦烟是会来救了男主,给男主送去温暖救赎男主的,可女主呢?
怎么没人了?
燕娇深呼吸几口,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原主是要在大家面前展示自己箭法的,她前脚刚拿起箭来总不能把这箭给丢下,此刻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就只能……
燕娇那箭从少年身上挪了一寸。
此刻,宋景煜早就在跟那猛虎肉搏的过程中,身体就已是强弩之末,浑身力气用尽了大半,听闻燕娇箭法超群,能百步穿杨,这支箭羽射过来的话,他绝无活路。
难道,就这样把命交代在这了么?
宋景煜屈辱不甘的咬紧了牙关,口腔内满是血腥味。
眼看那箭羽破空射来,他心底满是苦涩,怆然一笑,唇中咳出血来。
就当他以为那箭羽会一箭刺穿他的心脏时,那箭却是一偏,擦着他的发丝竟径直的朝身后那猛虎身上射去!
“嗖——”
那猛虎被一箭击中,哀呼一声,发出震天长啸。
少年死寂般的眸迸发了点光亮,他毫不迟疑,拼尽全身的力气弹跳而起,猛地扑在那猛虎身上!
转瞬,少年染血的双手钳制住那猛虎的大口,使其无法开口同时,他俯身,死死的咬住那猛虎的喉咙——
瞬间,猛虎睁大了眼,那喉咙竟被少年硬生生的咬断!
粘稠刺鼻的血液溅了少年一脸!
燕娇被眼前的变故惊的头皮一阵发麻,丢掉手中的弓箭,跌坐在座位上。
她见那猛虎挣扎了一下,最终缓缓闭了眼,断了气。
少年那病态苍白的脸上满是血污,他却是咧开嘴,伸舌,舔舐了下唇角处的兽血,似乎在品尝着什么美味,满口含血的笑着,在这隆冬笑的怆然又骇然,整个人犹如地狱里爬出来的厉鬼,看的人头皮发麻。
“疯了……这质子疯了!”
“他竟茹毛饮血……”
周围人惊呼出声。
燕娇一个女大学生哪里见过这场面,吓得手脚冰凉,小腿肚哆哆嗦嗦的在打颤。
当那道阴鸷,充满恨意的眸落在燕娇身上时,她吓得魂飞魄散,眼前阵阵发黑,身子发软。
“长平!”
“皇妹!”
“皇妹!”
晕倒前,她听到萧太后,以及两个男人的惊呼声。
这两个人大概是原主的两个皇兄哥哥。
失去意识的最后一秒,她隔空对上那少年阴狠而带着一丝探究的眸光。
鬼啊……
燕娇两眼一抹黑,彻底晕了过去。

炮灰女配成了暴君心尖宠免费阅读

燕娇做了个梦。
她梦见自己被宋景煜一刀一刀凌迟,身上的肉一片片往下掉,张牙舞爪的痛楚席卷神经,燕娇却见男人此刻已经成为高高在上的王,他坐在龙椅上,倨傲尊贵,睥睨着自己,如同在看最卑微的蝼蚁。
目光如狼凶狠,冰冷,嗜血,冷的让人如坠冰窟。
“不……不要!”
燕娇惊呼,坐起身来,素白的小脸上额头大颗大颗汗珠滴落,冷汗将寝衣给濡湿了大半。
凉风透过长廊穿过,脊背处一片寒凉。
“长安,你这身子骨怎么越发娇弱了?怎的动不动就晕倒?”萧太后严母作态,有些不满,“而且,前阵子你还能百步穿杨,怎么连射个人都射不准?”
“母后,我失误了。以后会多加练习的。”
燕娇连忙道,在书里,萧太后对燕娇要求极为严厉,把她当做送去别国的未来皇后培养的,可原主却一直不上道,整日荒废学业刁难任性,除了箭法武功上有点造诣,在别处,可以说是个草包,让萧太后不满极了。
“母后,皇妹受了惊,莫要怪罪她了。”皇帝燕北道。
“太医说你没什么事,好生调养休息便好。”原主二哥燕南道。
“多谢母后,大哥,二哥。”燕娇神经绷紧,生怕他们看出自己的破绽来。
直到他们又交代了几句后,三人组离开。
燕娇这才松了口气。
“公主,奴婢伺候您梳洗一下。”兰心吩咐婢女们备来一桶温水,水面上铺满玫瑰花瓣。
“辛苦你了。”
兰心呆呆的望着燕娇,“公主……”
公主自从染了风寒苏醒后,就变得对待她很客气,待人也温和了很多,就像变了个人似的。
“啊……我只是觉得你很辛苦。”燕娇摸着她的手,她回忆着书里的剧情,兰心也是反派阵营组的,她在原主面前小心谨慎,但却为虎作伥,是原主的心腹,手底下也出了不少人命,最终的结局,也就比原主好一丢丢。
“兰心,我们要与人为善,知道么?”燕娇语重心长,“咱们要做个好人。”
兰心心疼而痛惜的看着他们家主子,公主看来还没好利索,都开始说胡话了!
——
半个时辰后,燕娇梳洗完毕,兰心早就给她准备好了一身衣服。
要么是显贵气与老气的绛紫色,眼么是颜色浓烈款式繁复的奢华宫装。
燕娇皱着小眉头,“有没有素一点的?”
“啊……有。”兰心纳闷这些华丽繁复的宫服不都是公主最爱的款式吗?
兰心翻遍了整个公主衣阁,总算是挑出几件还算素净的衣物。
半个时辰后,燕娇梳洗打扮好后站在镜子前。
镜中的小少女正值豆蔻年华,倒是比十八岁的自己还要小上五岁,她身材纤细高挑,一身浅杏色素绒苏绣小袄,绯色烟云蝴蝶裙,外罩一件大红色织锦镶毛斗篷,巴掌大的小脸莹白如玉,小脸上有点婴儿肥,稚气未脱。
乌发,黛眉,杏眸澄澈透亮,像有一捧清泉蕴在其中,鼻梁挺翘,樱色唇瓣儿泛着水光。
整个人娇嫩的像初晨迎着露珠绽放的花骨朵,干净纯洁,娇憨可爱。
燕娇对这张跟自己有八成像的小脸,还算满意。
“公主换了这身打扮后越□□亮了。”兰心在一旁由衷夸赞,之前公主总是什么贵什么奢侈穿什么,十三岁的年级打扮的却像二十三岁般,可现在,由内而外的变得很有灵气,也平易近人了很多。
“带我去找宋景煜。”燕娇戴上斗篷上的帽子,跟着兰心离开长平宫。
一路上,燕娇乘坐在轿撵上,心惊胆战,现在宋景煜肯定要恨死自己了,灭国之仇,切肤之痛,别说刷好感度,男主这种有仇必报的性格心里肯定在想怎么活剐她。
穿书即地狱模式,太难了。
轿撵在一处破败的冷宫内停了下来。
这里说是冷宫,但连太监宫女的住处都不如。
院子内杂草丛生,空气阴冷潮湿,泛着腐败的霉味,到处挂着蜘蛛网,破旧的屋内门板漏风,屋顶上瓦片都参差不齐,寒风刮来,刺的人皮肤生疼。
这么恶劣的环境,男主又身负重伤,可怎么熬过这个寒冬。
燕娇揪心极了。
兰心给燕娇裹紧了披风,带着她往里面走。
“公主,质子就在这。”兰心指着一处道。
破旧的冷宫内连张床都没有,少年蜷缩在稻草堆成的地面上,浑身血迹斑斑,旧伤结了痂,新伤却汩汩的冒着暗黑色的血,伤口已经感染化脓
燕娇壮着胆子走过去,见他紧闭双眼,乌黑的发混着血迹黏在俊美的脸上,锋利的薄唇如纸片惨白,一张苍白的脸却泛着异常的红晕鼻腔内发出微弱的呼吸,看上去脆弱又可怜极了。
燕娇对他的恐惧此刻也被惨烈的一幕给冲散了些,更多的是心疼。
“快去传御医来!快去!”燕娇皱眉催促。
“是!”兰心想不通公主为什么态度转变这么大,竟会为质子请御医,但还是快步跑开了。
燕娇看他的样子,像是发了高烧,伸出手,想去摸下他的额头,可下一秒 ,少年倏然睁开眼,一只锐利的眸内寒光大盛,凶狠的盯着燕娇,目光嗜血而可怖。
他迅速扣住燕娇的手,手劲儿很大,疼的燕娇杏眸内冒出泪花来。
几乎是在同一瞬间,她却被少年另外一只手掐住脖子,一阵天旋地转,燕娇便被少年压在身下。
燕娇没想到他会醒来,更没想到自己会被他瞬间压在身下,她吓的浑身发抖。
宋景煜死死的掐住燕娇的脖子,没想到会这么顺利,他知道燕娇从小练武,所以这次一击是拼劲了全身的力气,却没想到燕娇体内半点内力也无。
她的内力呢?
宋景煜来不及想太多,这对他来说是个机会,他加大了手劲儿——
“咳……咳咳……你,你别激动,有话好好说,我刚才只是想看看你是不是发烧了……我刚刚已经给你请了御医……””燕娇被掐的面色涨红,她对上少年那只暴戾阴冷的眸,吓得脊背沁出一片冷汗来!
他是真的要杀了她!
“你以为,我会信你的鬼话?”宋景煜凭着最后一丝力气,死死的掐住燕娇的脖子,狭长的眸爬满了血丝。
反正他都要死了,不如趁此机会除掉她,拉个垫背的,也算值了。
燕娇不断挣扎,肺部空气越来越稀薄,“是我误会你了,我的小猫不是你害死的……”
燕娇在路上回忆起了书中的剧情,原主最宠爱的猫被人用耗子药给毒死了,所有证据都表明是宋景煜做的,原主派人狠狠折磨男主,差点把男主给害死,后来才知道,是个小太监嫉恨原主因一点小事就打了他五十大板,悄无声息的毒死她的猫来嫁祸给男主。
“是……是有人要害你……”燕娇咳的冒出泪来,她手脚并用的挣扎,“我真的给你请了御医,马上就到……”
少年不屑嗤笑,他额角青筋暴起,眸内浮动着暴戾的可怕气息,手上不断用力——
感受到他暴戾的气息,烫的吓人的体温,燕娇呜咽着,求生欲下,她本能的屈膝,狠狠的去撞向少年的□□——
宋景煜吃痛,他满是血污的脸上一片青紫,咬牙,发狠道,“你卑劣无耻。”
也正是趁着他吃痛的功夫,燕娇得以挣脱,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她离的宋景煜远了些,“我刚才也是逼不得已,要不那样做,你就真把我给掐死了……”
她深吸一口气,见宋景煜疼的很厉害的样子,愧疚极了,“你,你听我说,我以前是做了很多对不起你的事,但那都是误会……
我现在过来,就是为了弥补的。
我发誓。”
燕娇捂住脖子呼吸着,三指对天,蹭上血迹的小脸上满是认真。
宋景煜俊颜笼罩在阴影下,他浑身的力气都在刚才被耗尽,本就胜负重伤的他能撑到现在已经是奇迹,胸腔中热浪滚滚,浑身肌肉像被凌迟般张牙舞爪的叫嚣着痛,大脑昏昏沉沉,就连某处都……
他手指愤恨的攥紧地上的稻草,懊恼,悲愤又绝望。
刚才就差一点点,他就能杀了燕娇……
而这时,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
宋景煜余光瞥见兰心的身影,嘲弄勾唇,他眸内像满是绝望的死寂。
他差点杀了燕娇,她的人来了,她会让自己怎么死?
千刀万剐,还是五马分尸?
可惜,他那部署在云苍国的暗卫迟迟未来……
大概他是等不到那天了。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炮灰女配成了暴君心尖宠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