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知是青梅来(嫣嫣傅子彦)
无人知是青梅来(嫣嫣傅子彦)

无人知是青梅来(嫣嫣傅子彦)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4-16

小说介绍

嫣嫣傅子彦小说《无人知是青梅来》特别推荐,是作者“石阿措”创作完成,本站提供无人知是青梅来全文免费阅读;阮嫣嫣,恪守男女大防,是个没碰过男人的小纯情。她对傅子彦初印象很差,风流成性,喜怒无常。朝夕相处后,嫣嫣才发现他其实不错。不仅生得俊美无俦,说话温柔,武功还高强。

小说简介

靖阳王傅子彦,放浪不羁,游戏花丛,京都出了名的风流公子爷。
因为调戏了一乡下来的姑娘,挨了人家一巴掌。
这就很有意思。傅子彦从没被人如此对待过,从来都是女人上赶着他的。
傅子彦阅女无数,在他眼里,那叫嫣嫣的姑娘不过平庸之姿,他原本看不上她。
不过他现在改变想法了。
嫣嫣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地看着傅子彦。
男人双膝跪在床上,身体却挺拔,如同一尊高高在上又冰冷无情的神袛般俯视着她。
嫣嫣害怕极了,怯怯道:你别过来,我会喊人的。
傅子彦嘴角噙了笑意,风流尽显,俯身而上,手掐着她的下巴,靠近她的耳边,轻声低语:你喊,看谁来救你。
嫣嫣眼眸含泪,如同一只可怜兮兮的小白兔:王爷,求你放过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打你了。
傅子彦唇角勾起一抹玩世不恭的笑意,轻佻的修长指尖撩开她的发丝:我发现,你越打我,我就越喜欢你。你若肯服侍我,金银珠宝,衣服首饰,你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
*
阮嫣嫣,恪守男女大防,是个没碰过男人的小纯情。
她对傅子彦初印象很差,风流成性,喜怒无常。
朝夕相处后,嫣嫣才发现他其实不错。
不仅生得俊美无俦,说话温柔,武功还高强。
遇到危险时,他甚至不顾自己的性命,只为护她周全。
她以为自己和他是情投意合,直到她听到他语气嘲讽地和别人说出那句:
“我怎么可能喜欢那个蠢女人,只是玩玩她罢了,没想到她会自作多情。”
*
傅子彦近来有些焦躁,
嫣嫣突然像变了个人,对他冷淡疏离,爱答不理。
傅子彦找不到原因,开始变得魂不守舍,他觉得自己快死了。

无人知是青梅来全文阅读

第13章
悦来酒楼,可称得上是京城最著名的一家,已有几十年历史。
这时已将近午时,店里十分热闹,下边的大堂几乎坐满了人,店伙计在上下两层楼来往穿梭。
店伙计将傅子彦等三人引到酒楼二层靠栏杆的雅座,并为他们端了茶酒,摆上精致的小点心。
一楼戏台上铺着红氍毹,上面摆着一桌案,说书先生年纪估摸三十多四十岁左右,双目有神,精神奕奕,他已经准备开讲了。
欧阳楚见如此多人,不禁感叹地:“果真是十分热闹啊。”
傅子彦倒没怎么注意楼下,比起听书,傅子彦对这里的桃花酿更是感兴趣,倒了一杯桃花酿,傅子彦浅尝了口,顿觉清香弥漫在唇舌间,长眉舒扬,赞叹道:“酒不错。”
醒木一拍,全场听众鼓掌纷纷,吆喝不断,将气氛炒得十分火热。
说书先生悠悠开口:
“在座的各位听官,今日要讲的,乃是这京城之中赫赫有名的一个人,你们猜是谁?”
“不知道……”
“不知道……”
众人应声,欧阳楚喜凑热闹,将头探出栏杆,抻着脖子嚷道:“不要卖关子。”
说书先生清清嗓子,扬声道:“这人就是那风流王爷,傅子彦。”
傅子彦此时正端着茶杯优雅呷茶,听到自己的名蓦地一愣,而后眉一蹙,神色不复悠闲。
放下茶杯,傅子彦扫了欧阳楚,阮昊天两人一眼,他怀疑自己是被这两人合伙戏耍了。
然此刻,欧阳楚和阮昊天脸上也露出十分惊讶的神色,欧阳楚更是目瞪口呆,两人脸上的惊讶并不像在作假。
三人你看我,我看你,一脸无语。
“今日,我要给各位讲的是就是这位风流王爷与他那些情人们之间的爱恨情仇。”说书先生继续道。
傅子彦脸色一僵。
“噗~”一声,欧阳楚忍不住大笑起来,傅子彦警告似地睇了眼欧阳楚,欧阳楚连忙停止大笑,改成了憋笑。
傅子彦还是要面子的,这会儿他并不想引起众人注意,以袖遮脸,凤眸略微不满地看着阮昊天,“昊天,你莫不是在故意在整我?”
阮昊天感到十分无辜,“我也没料到是这般情况啊。”
"子彦,你也别怪昊天啊,谁叫你魅力大呢。"欧阳楚说着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既要讲这位王爷呢,首先还要讲到他那位曾任骠骑大将军的爹,他这位爹啊,虽是驰骋疆场,震慑四方的大英雄,却也是一痴情种,据说这将军爱上了一蛮夷女子,结果那女子却辜负了他,和别的男人私了奔,从此啊,大将军一蹶不振……”
“哎哎,话说这将军不是因为被上边剥夺了兵权,封了个毫无实权的空囊郡王爷才导致一蹶不振的么……”一听客道。
“哎呀,你只管听就行了,真不真实与我们这些小老百姓有什么关系,再说这正史哪有这些野史有意思?”另一听客回答他。
前面的听客点了点头,“说得有理。”
傅子彦脸色阴沉下来,“简直胡说八道。”
“不过,子彦,连我都没听说过你爹和一蛮夷女子的事,这说书先生从哪知道的这么多八卦?”欧阳楚一脸好奇道。
傅子彦阴阴地睇了他一眼。
欧阳楚顿时住嘴,嘿嘿笑道:“我就随便听听,也没当真。”
“算了,算了,我们还是到别的地方去寻乐子吧。”说到底,自己是罪魁祸首,为了弥补过错,阮昊天忙道。
“你还好意思说话,还不是你提议来的。”欧阳楚道。
两人只好陪着笑脸与脸色难看的傅子彦下了楼,然刚下到一楼,却被一眼尖的姑娘看见。
“啊呀,是王爷!王爷竟然来听书了!”
众女一听此言,视线齐刷刷朝傅子彦等人射来,傅子彦等三人猛地滞在原地。
场面一度十分安静,随即尖叫声如同
仿佛骤降的暴雨。那群女人心有灵犀般一同大喊大叫,只见把所有人的视线都吸引了过去。
她们神色激动,仿佛捡了百万黄金,随即像一窝蜂似地纷纷上前围堵。
“他娘的,跑啊!”
欧阳楚被这种激烈的场面吓了一跳,不由骂了句粗口。
最后,三人穿街绕巷,经过一番重重险阻,终于逃出生天。
躲在槐树荫底下,三人中皆已狼狈不已,欧阳楚背靠树身,气喘吁吁道:
“哎,子彦,打……打个商量,我说你……你下次出来可不可以带个面纱什么的,遮挡一下你那张招蜂引蝶的脸。”
傅子彦正慢条斯理地整理衣冠,闻言又阴阴睇了他一眼。
欧阳楚嘿嘿一笑,“好啦,当我没说。”
“其实我也觉得这是个很好的办法呢。”阮昊天忽然一本正经地道。
傅子彦:“……”
*
午休时,嫣嫣在膳厅没见到翠云身影,问与翠云要好的一丫鬟,她却说一直没看见翠云过来。
会不会是身子不舒服?嫣嫣有些担心,饭也不及吃,便走回了住处。
刚进院子,见翠云正在与一男子正在聊天。
翠云正对着嫣嫣,只见她双眉紧蹙,神情严肃,不知那男子与她说了什么,翠云点点头,随即坠下几滴泪来。
嫣嫣以为翠云是受了欺负,正要赶上前去帮忙,那男人却转过了身子,朝嫣嫣这边走来。
那男人只是淡暼了嫣嫣一眼,便与她擦肩而过了。
嫣嫣微蹙了眉,快步走到翠云身旁,担心地问:“翠云,你怎么了?是不是方才那人欺负你了?”
翠云忙擦去眼泪,解释道:“不是的,他是我兄长。”
“啊……”原是她误会了,嫣嫣不禁感到抱歉。又问:“是发生什么事了?”
翠云点点头,叹了口气。“我哥哥说我母亲病重,十分想我,让我回去一趟。”
“如此,你快些回去吧,别让您母亲在家悬望。”
“嗯,我这就去告假,对了,房间里放着要送去老太妃那的衣服,就劳烦你帮我去送一下吧。”翠云与安晴院的王嬷嬷关系还不错,让嫣嫣帮她送衣服应该没什么大碍。
“好,我会帮你送去的。”
“那我去了。”
嫣嫣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你也别太伤心,没准你母亲见了你一高兴,便不药而愈了。”
“多谢你的吉言。”
翠云说完便转身匆忙离去了,嫣嫣回到屋中,在翠云床上看到要送去老太妃那的衣服,拿起走出了房门。
嫣嫣捧着托盘,托盘上放着折叠好的衣服,来到安晴院,恰巧看到王嬷嬷自里面出来。
看到眼前陌生的面孔,王嬷嬷感到疑惑。“不该是翠云送衣服过来么?”
嫣嫣怕误了翠云的事,忙将衣服递过去,随即低眉顺眼,一副安分乖巧模样,道:“嬷嬷,翠云今日告假,奴婢替她送衣服来。”
王嬷嬷看了她一眼,随后摇了摇头,语气似乎有些不满,“翠云这丫头真是越来越懒怠了。”
嫣嫣一听有些急切,怕她会责罚翠云,忙替她解释道:
“回禀嬷嬷,只因翠云家中母亲病重,她才告假的。”
王嬷嬷微微一笑,觉得这小姑娘挺实在,长得倒是挺白白净净的,眼神也很淳朴,看着令人舒服,王嬷嬷对嫣嫣不由心生一丝好感,心中升起一个念头。
只是她却故意作难道:“就算家中母亲病重,她也该先将衣服送过来,再去告假。”
嫣嫣闻言急得不行。“嬷嬷,翠云她也是太担心母亲的身体了,才会如此急切地想要回家,而且,这事奴婢也有错,是奴婢自作主张要替翠云送衣服过来的,嬷嬷要罚就罚我一个人吧。”
王嬷嬷不由乐了,没有再难为她,露出一抹慈祥笑容,“行了,你真以为我要与翠云过不去?”
难道不是么?嫣嫣愣了愣。
“对了,你是何时入府的?我以前怎么不曾见过你……”王嬷嬷越看她越喜欢。
嫣嫣忙回答道:“回禀嬷嬷,奴婢入府不到一月,又是一粗使丫鬟,哪能有机会见到嬷嬷,平日里奴婢常听闻翠云说,嬷嬷您待下人和善,又管理有方,实令人可敬,此次托了翠云的福,能见到嬷嬷一面,奴婢十分荣幸。”
王嬷嬷心中好笑,这小丫头拐着弯儿的在替翠云说话呢,看来还是担心她对怪罪翠云。
“好一张巧嘴。”王嬷嬷道。
嫣嫣脸红,觉得自己好像说错了话,不敢再随意答话。
“是何人荐你入府的?”王嬷嬷又问道。
“是……是王爷。”嫣嫣道。
王嬷嬷脸色微变,她从来没听说过王爷会亲自招一丫鬟进府当差,“你和王爷是什么关系?”
直觉王嬷嬷态度冷了些,嫣嫣有些紧张,这……总不能将她和傅子彦的纠葛全部说出来吧,这涉及到她的清白,不行,太丢脸了。想着王嬷嬷只是随口一问,应该不会找傅子彦询问全部事情,便道:“回嬷嬷,我和王爷没什么关系,只是因为我弄丢了王爷的玉佩,王爷要我入府干活还债。”
王嬷嬷神色和缓,心头却有些疑惑,王爷平日里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怎么就为了一块玉佩让一姑娘家进王府干活抵债,这么想着,却对嫣嫣产生了一丝怜悯,“你叫什么名字?”
嫣嫣捏了把汗,拽紧了衣袖,见她没有追根究底才送了口气,“奴婢叫嫣嫣。”
王嬷嬷点了点头:“名字倒是好听,你跟我进屋一趟,见见老太君吧。”自春雯走后,老太君屋里就缺了丫头,怪冷清的,老太君就想着往屋里再添一位丫头,只是一直没找到合适人选,王嬷嬷想让老太君见见嫣嫣。
嫣嫣不知道王嬷嬷为什么要让她见老太君,她也不敢问,安安静静地跟了进去。
等到出来时,她有些稀里糊涂,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变成了老太君的侍女。
“老太君对你很是满意。”王嬷嬷一边走下台阶,一边言笑晏晏道。
“可是王爷那里……”嫣嫣神色有些不安,她怕傅子彦会发怒。方才在屋里,她一直表现得很乖顺,老太君问她什么话她就答什么话,王嬷嬷要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因为嫣嫣有些怕老太君,她虽然看起来很慈祥,但是又有种雍容华贵的气派,让人心生压力,所以她内心想提出自己的想法,却又不敢,只能出来后,才和王嬷嬷说,她对王嬷嬷有股莫名地亲切感。
“你不用担心王爷那边,等他回来,老太君会亲自和他说吧,今日你就收拾行李搬来安晴院吧。”
王嬷嬷想,对傅子彦而言,嫣嫣只是个无关紧要的丫鬟,他应该不会在意,而且把嫣嫣给老太君,还能哄得老太君开心,何乐不为呢。
嫣嫣无奈点头,却心事重重,她明明是想早点离开王府的,这么一来,她更没法离开了吧,哎。

无人知是青梅来免费阅读

第14章
红蕖,绿萼两人倚在房门口,直勾勾地盯着嫣嫣收拾东西。
感觉背后灼热的视线,嫣嫣只当做不知道。
“某些人手段实在是高明,也不是上辈子是不是狐狸变的,这么会蛊惑人心,这不,野鸡终于让她变成了凤凰。”
绿萼扬声道,语气有些捻酸。
嫣嫣手上动作一滞,有些生气,本想想反驳她们,但想想还是忍耐下来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继续收拾东西。
见嫣嫣不反驳,红蕖也来劲了,阴阳怪气道:“绿萼,你说错了,什么凤凰?是野鸡飞上枝头变成了麻雀,哎,位置高是高了点,却还是一路货色的。你别把人家抬太高了,小心掉下来砸你脚啊。”
绿萼捂嘴笑道:“红蕖,你这形容太贴切了。”
麻雀怎么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啊。嫣嫣心里嘀咕道,只是还是懒得与她们计较。
不料翠云回来恰好听到这番话。
“你们阴阳怪气地在说这什么,你们都无事可做了么?”翠云斥责她们道。
红蕖,绿萼闻言对视上,不由翻了个白眼,也不好再说什么,两人推推搡搡地往外走。
只听红蕖小声嘀咕:“哪儿都有她的事,也不看看自己是谁,左右和我们一样,都是奴婢罢了。”
“你可别说了,你没看人家现在忙着讨好老太君的侍女么?故意要把我们赶走么?我们还是快快干活去吧,我们可不像某些人背后有靠山,不干活也无人追究,走吧,走吧。”绿萼道。
翠云无视她们的话,回过面对嫣嫣。
“嫣嫣,她们在说什么呢?什么老太君的侍女?”翠云感到不解。
嫣嫣有些郁闷道:“翠云,王嬷嬷要我去侍候老太君。”
翠云十分惊讶:“这怎么回事?”
嫣嫣摇了摇头,无奈道:“我只是帮你去送衣服,也不知道老太君怎么就让我留在安晴院服侍她了。”
这对府中的绝大多数丫鬟来说,这绝对是天下掉馅饼的好差事,只不过嫣嫣根本不想留在王府,所以并不觉得这是好差事。
“是……是么?”翠云神色突然变得有点古怪,最后还是笑了笑,安慰嫣嫣道:“能当老太君的侍女很好啊,有的人想当都当不了呢。”
“真的是这样吗?”嫣嫣小声叹气,嫣嫣根本没侍候过人,怕侍候不来老太君,她想和翠云抱怨,可是想到她正担心她母亲的病,就不说出来给她添堵了,“翠云,你告好假了么?”
“嗯,我现在收拾一些东西便回去。”
翠云道,正要再说点什么,门外传来人声。
“嫣嫣,收拾好了,就随我走吧。”
一丫鬟走进来,道。
“好了。”嫣嫣拿起包袱,对翠云道:“翠云,那我走了,待你回来,我再来找你。”
“嗯,去了安晴院凡事注意点。”
“好。”嫣嫣说完便跟着那丫鬟走了,刚走出门外,忽被翠云叫住。
嫣嫣回头,“翠云,还有事么?”
翠云犹豫了下,却微笑道:“没事了,你去吧。”
“那我走了。”嫣嫣转身离去。
翠云则若有所思地望着嫣嫣离去的背影。
“嫣嫣,这就是你的新住处了,以后你一人住这里,不必再和人挤一屋了。”
小丫鬟笑嘻嘻地望着嫣嫣。
这小丫鬟名叫珠儿,长相有些稚嫩,看起来大概是十四五岁的年纪。
初到王府时,也是她带领着嫣嫣去她的住处的,不过之后就没在见过了,没想到她还记得她的名字。
听到珠儿说的话,嫣嫣诧异不已。
“珠儿,你是说这整个小院就我一人住吗?”
那叫珠儿的丫鬟道:“是的,这是春雯原先住过的,她被赶走后就没人住了。你先好好休息,我要去做事了。”
“嗯。”梅笑点点头,微笑道。
珠儿离去后,嫣嫣开始打量这小院,小院不是很大,几树芭蕉,几丛翠竹,一方凉亭,一条白石子路,虽然是简朴,却也雅致。
嫣嫣很喜欢这小院子。推开屋门,将包袱放下,打量了眼房间,屋子不大,却简洁干净,推开后窗,发现窗外种了一棵桃花,嫣嫣惊喜不已。
桃树上此时开满了花,嫣嫣伸手出窗外,接住被风缓缓拂落的一片花瓣,随后深吸了口花香,不由浮起笑靥。
一礼拜后。
安晴院。
沈柔君与老太妃正坐在榻上对弈消遣,王嬷嬷和嫣嫣侍立两旁观局。
沈柔君柳眉微蹙,沉吟一会儿,便将手中的棋子落在了棋盘上。
老太妃看了看棋局颇觉不妙,刚要下一棋,却被旁边的王嬷嬷微咳一声阻止。
沈柔君看在眼里,却佯装不知。
老太妃接收到王嬷嬷的示意,将棋改了方向,落下。
沈柔君故作愁容,道:“外祖母,你堵得我好惨,罢了,我下这吧。”执起一棋落下。
老太妃眉眼堆笑。“君儿,你当真要下这?”
“落棋无悔。”
“那你可真要全军覆没了。”老太妃落下一棋子,喜道:“你输了。”
“君儿输得十分心服。”沈柔君笑道。
老太妃好不容易赢了一局,实在乐得不行,本想再下,只是却耐不住疲劳。推开了棋盘,“且休息一会吧,我有些疲惫了。”
“君儿帮您揉揉肩膀吧。”
“嗯,也好。嫣嫣,过来将棋盘收吧。”
嫣嫣忙上去收拾棋盘,沈柔君一边替老太妃揉肩膀,一边看了嫣嫣一眼。
“这侍女好是面生,可是新来的么?”
老太妃闭眼假寐。“嗯,替了春雯那丫头,春雯那丫头不安分的很,如今这丫头倒是乖巧些,人也朴实。”
嫣嫣侍立一旁依旧低眉顺眼。
沈柔君只是笑了笑,并不表示什么,嫣嫣将棋盘收好,又去泡了新茶,给替老太妃和沈柔君倒上。
老太妃接过嫣嫣递来的茶,呷了小口,突然开口问沈柔君:“对了,你表哥近些天是不是又不曾回府?”
嫣嫣闻言愣了下。
沈柔君低着头,似有些害羞,小声地:“表哥的事情君儿哪能得知?”
老太妃摇了摇头,怒其不争道:“不是我说你,你表哥的事你也上点心,外面的世界花红柳绿的,他又自诩放浪不羁的,你不上点心,他很容易就被花迷了眼,倒时可有得你哭。”
“说到底,君儿不过是他的表妹,也不敢多说什么,以免有僭越之嫌,惹人嚼舌根子。”
老太妃叹了口气,“你难道还不懂我的心意么?”
“君儿知道外祖母疼君儿,只是……只是……”说着泫然欲泣,锦儿见状连忙递上手帕。
“罢了,我倒懂你的苦楚,你这性子也忒柔弱,像极了你母亲,此事还是得我来想办法……”老太妃沉吟道。
* * *
傅子彦歪靠在斑竹榻上,听秋娘弹曲儿。
曲罢,傅子彦笑着将她唤至榻前,“秋娘。你的琴技越发好了。”
秋娘闻言,眸中闪过一抹莫名的哀怨,“常常弹这首曲子,自然孰能生巧。”
傅子彦脸色微变。
秋娘见状,忙转移了话题。“王爷,您这些天怎么都留在妾身这,不去寻你的其他相好吗?”秋娘微微贴近他。
傅子彦嘴角微微一勾,挑眉微笑道:
“怎么?秋娘你嫌弃我了吗?”
他语气温柔,如同情人间的打趣。
秋娘不由深情款款地凝望着他,吴侬软语道:
“妾身哪敢,而且妾身巴不得日日能看见王爷呢,只是王爷一向不曾在这待过那么久,妾身觉得有些奇怪而已。”
“怎么办?我在别处被人嫌弃了呢,只好在你这寻求安慰了。”
他不正经的话语令得秋娘黛眉一蹙,她看向他的脸,观察他的神色。
看似温柔,实则冷漠,这是他给她的感觉。不论对着任何女子,他似乎都是这般神色。
她从来就不是特别的。
若不保持绝对的理智,会很容易被他刻意做出的深情蛊惑。
“竟会有人嫌弃王爷吗?”秋娘温婉笑道。
察觉她的疏离,傅子彦也无甚所谓,仍是不正经的语调,“人家毕竟是千金小姐,矜持些也无妨。只是太过于矜持,便令人伤心了。”
令人伤心?他会伤心?他的神色如此悠闲……
“王爷,你竟连未出阁的女子也要去招惹吗?”秋娘突然皱眉道。
傅子彦微笑,“难道秋娘你现在才了解我么?”
秋娘心中忽然产生一股绝望,她敛容正色道:“正是因为了解你,才知道你根本不会伤心,你想要的女子哪有你得不到的呢?更别说一个不知世事的闺阁小姐了。”
傅子彦突然一改轻浮态,正色道:
“你吃醋了啊,是我错了,我不该在你的面前谈起别的女子。”
秋娘难过地别开脸,眼眶微红。
“王爷,你有真正的爱过一个人吗?有没有为一个人真正伤过心?”
傅子彦闻言脸色一变,默不作声起来。
秋娘见状心更加疼痛。“妾身知道的,你根本不喜欢妾身,你之所以待妾身与别人不同,不过是因为那首曲子的缘故罢了。”秋娘终于忍不住说出心中的话。因为不喜欢,所以他从来没有碰过她。
“你多想了。”傅子彦态度骤冷。
真是令人伤心啊……秋娘苦笑道:“不是妾身多想,是王爷不愿去多想,王爷第一次听到这首曲子时,脸上浮起无法掩饰的震惊,从那开始,妾身便知道了这首曲子对王爷的意义,之后,王爷总是若有似无的透过妾身去追忆些什么,这些妾身都知道……”
“别说了……”傅子彦突然打断她,凤眸凝了寒意,傅子彦并不想冲她发怒,只是禁不住心中些许烦躁。
气氛冷凝下来。两人皆沉默不语,此时,青风走了进来。
“爷……”
“何事?”傅子彦看向他。
青风看了秋娘一眼,秋娘不愿他看到她此刻的神态,便低下了头。
“老太君身体抱恙,请爷回去。”
“知道了,你出去吧。”
青风转身退下。
“王爷,既然老太君身体抱恙,您还是快回去看看吧。”秋娘堵气道。
“既然如此,我改日再来。”傅子彦也不怎么安慰她,说完便毫不留恋地离去了。
秋娘望着他显得冷漠无情的背影,不由流下了眼泪……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无人知是青梅来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