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面的男朋友(谢桃卫韫)
不见面的男朋友(谢桃卫韫)

不见面的男朋友(谢桃卫韫)

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21-04-17

小说介绍

《不见面的男朋友》是作者“山栀子”创作的一部古代言情小说;主人公是谢桃卫韫;我男朋友长得好好看呜呜呜!!眼睛好漂亮!睫毛好长!皮肤好白!但是等等?他怎么穿着古代人的衣袍还留着古代人的发髻?!

小说简介

谢桃交了一个男朋友。
他们从未见面。
他会给她寄来很多东西,她从没吃过的零食,一看就很贵的金银首饰,初雪酿成的酒,梅花露水煮过的茶,还有她从未读过的志怪趣书。
她可以想象,他的生活该是怎样的如(老)诗(干)如(部)画。
因为他,谢桃的生活发生了本质上的改变,不用再打好几份工,因为他说不允许。
她的生活也不再拮据,因为他总是送来真金白银。
可她并不知道,她发给他的每一条微信,都会转化成封好的信件,送去另一个时空。
而那里,是一个王权更迭的混乱年代。
她爱上的他,是此间一抹最惊艳的留白。
有一天,谢桃鼓起勇气跟她的男朋友视频了。
???
我男朋友长得好好看呜呜呜!!
眼睛好漂亮!睫毛好长!皮肤好白!
但是等等?他怎么穿着古代人的衣袍还留着古代人的发髻?!
彼时,她手机屏幕里的那个锦衣如绯,金冠玉带,长发乌浓的年轻公子眼瞳如珀,弯唇浅笑,唤她,“桃桃。”

不见面的男朋友全文阅读

第7章
檐外雨幕朦胧,细密如丝,一滴滴雨水敲打过黛瓦的瞬间,发出清脆的声音。
空气里似乎都弥漫着湿润的青草味道。
彼时,有人踏着湿润的地面,撑着一把烟青色的纸伞缓缓而来。
守在门口的卫敬抬眼一望,便偏头凑近门窗,道,“大人,世子爷来了。”
卫敬口中的世子爷,便是当今南平侯府的世子——齐霁。
他话音刚落,就见身着银纹雪袍的齐霁已踏上石阶来,于是他连忙唤了一声“世子爷”,然后接过齐霁手里的伞。
齐霁颔首,清俊的眉眼似乎天生含笑,整个人都透着一种温润清雅的气质。
他抬步踏进书房的时候,一眼就看见坐在了书案后的卫韫。
“延尘兄看起来,竟是半点不着急。”
齐霁微微一笑,语速微缓。
卫韫头也不抬,似是漫不经心地盯着手里的书卷,“你若是闲得慌,便听了你父亲的话,早些入仕,行其正道。”
果然,一听这话,齐霁脸上的笑意顿时有些收敛。
他摇头叹了一口气,忽而转身,望着窗外那一片细密的雨幕,“我今日来,可是好心提醒你,你怎的还专挑我的痛处?”
“我听父亲说,太子今晨已向陛下递了折子……”
齐霁顿了顿,回过身看向卫韫,“那折子的内容,想来你也应该能猜个大概吧?”
卫韫闻言,手上翻页的动作停顿了一瞬。
“太子一向与你不合,此次查抄邵安河贪污一案是由你主导,若你手中没有确凿的证据,太子便能借机生事,治你一个陷害忠良之罪。”齐霁继续说道。
“你何时……”
卫韫终于抬眼看向沈霁,却见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书案边,他手里还拿着一块……糖?
他一怔,刚开口说话就顿住了。
齐霁咬了一口,酥脆香甜的口感让他的那双眸子都清亮了几分,“没想到,你这儿还有这般好吃的东西。”
“怎么就一块?还有吗?”
齐霁像是有点意犹未尽。
卫韫睨着他,神色寡淡无波,“世子倒是什么都敢吃。”
“有何不敢?延尘兄总归是不会害我这个救命恩人的,不是么?”齐霁含笑看他。
“世子的大恩,卫韫从未敢忘。”卫韫放下手里的书卷,看向齐霁的目光里仍然平静。
“你这反应,当真无趣。”
齐霁摇了摇头,转身便要离开。
“明煦。”
但当齐霁刚要走到门口时,却听见身后之人忽然唤了他一声。
不再是一句浅淡疏离的“世子”,而是他的字——明煦。
“你既无意仕途,那么朝堂上的事情,你便不必再管。”
因为人一旦踏入漩涡,便已身不由己。
更何况,那是朝堂。
“酥糖很不错,告辞。”
齐霁闻言,那双眼睛里笑意渐深,却并没有回头,只是招了招手,然后便抬步往门外走去。
见齐霁的衣袂消失在门口,卫韫收回目光时,瞥见了书案上那一小片用来包裹酥糖的牛皮纸。
窗外雨势渐盛。
被他放在一旁的铜佩适时发出淡金色的光芒。
不过瞬息之间,卫韫便见自己眼前摆着一团布料。
他的眉头紧皱,隔了半晌,才伸手去将那团布料展开。
像是一件及膝的衣裙,可袖子却极短,胸口往上的地方并不见任何布料遮挡,布料也是极为轻薄。
像是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卫韫脸色微变,顿时将手里那条在他看来有些过分清凉的裙子扔到了一边。
她究竟,想做什么?
卫韫垂眸,盯着那枚铜佩,一双眼瞳黑沉沉的,不见丝毫光影。
而谢桃这会儿正站在衣柜边,盯着自己的小床发呆。
她刚刚在收拾福姨给她寄过来的她的衣服,她明明记得自己随手往床上扔了一条裙子,但这会儿床上除了她的手机之外,就再也没有别的东西了。
那,她的裙子哪儿去了?
谢桃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难道她又记错了?
最后她只能先把其它衣服收拾好,又给自己煮了一碗面,算作是晚饭。
第二天谢桃到学校的时候,在去教学楼的路上遇到了施橙。
施橙还特地给了她一瓶酸奶。
“谢桃,这是我最喜欢的口味哦。”施橙冲她笑着,露出雪白整齐的牙齿。
“谢谢。”
谢桃受宠若惊似的接过来,然后在施橙的催促下,把吸管插进了酸奶盖。
可她刚喝了一小口,就感觉手肘被人从后面撞了一下,她一个没拿稳,酸奶直接掉在了地上。
她下意识地偏头,就看见那个短发少女正垂着眼帘看她,带着几分散漫,她抬着下巴时,又好像有点挑衅的意味,“不好意思啊,我没注意。”
谢桃的脾气一向很好,但她看着眼前的这个短发少女,指节不由地蜷缩紧握。
短发少女笑了一声,直接从她身边走过,步履十分轻快。
“赵一萱是不是脑子有病啊……”
身边传来施橙小声的抱怨。
“谢桃,你可别惹她,她可是宋诗曼和徐卉的狗腿子,还挺会打架的……”
施橙还在提醒她。
可谢桃看着赵一萱渐渐走远的背影,嘴唇紧抿。
语文课上,班主任刘美玉正站在讲台上讲解一篇文言文的内容,谢桃听得有点想睡觉,但下一秒,她被后脑勺忽然的疼痛给弄得彻底清醒了。
她回头时,正撞见赵一萱抓着她的一缕头发。
被谢桃注视着,赵一萱无声地笑了一声,手指一松,不再抓着她的头发,转而一手撑着自己的脑袋,用另一只手把放在课桌上的书翻了页。
虽然只是一些小儿科的捉弄,但谢桃还是分明感觉到了她的无端恶意。
尤其下课之后,谢桃被赵一萱堵在女厕所里时,她很确信,自己被针对了。
“转学生,”
赵一萱抱着双臂,堵在她面前,“我有个事情想问问你。”
谢桃盯着她,没有说话。
上课铃响起来,此刻的女厕所里除了她和赵一萱之外,就再也没有别的人了。
“说话啊,你是个哑巴吗?”赵一萱啧了一声,伸手戳了戳她的肩膀。
“你想知道什么?”
谢桃努力地让自己显得足够平静。
“你和郑和嘉,什么关系?”
赵一萱盯着眼前的这个女孩儿。
她的五官生得明净秀气,身量也不算高,看起来有点弱不禁风的,俨然是个标准的南方姑娘。
如水般柔和,也同样十分……软弱可欺。
想起自己这张不论怎么折腾都没能变白一个度的脸,赵一萱看着自己面前这个面容白皙,几乎看不见什么瑕疵的女孩儿时,就不免又多了几分嫉妒。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谢桃并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提起郑和嘉。
赵一萱听见她的这句话,顿时笑了一声,然后脸色迅速沉下来,“你还真是挺讨人厌啊。”
赵一萱的手已经攥住了她的衣领,谢桃看见了她那双盛满恶意的双眼。
彼时,高跟鞋的声音哒哒哒地传来,像是两个人的声音。
谢桃好像还听见了班主任刘美玉和别人的说话声。
越来越近。
赵一萱忽然松开了谢桃的衣领,在刘美玉和另外一个女老师走进来的瞬间,捂住自己的肚子。
“你们俩干嘛呢?上课铃响了不知道啊?”刘美玉看见站在里头的两个人,顿时就沉下脸,声音都冷了几分。
“哎哟刘老师,我刚拉完肚子来着……”赵一萱捂着自己肚子,装模作样地挤眉弄眼,绕过刘美玉就走。
谢桃走出去的时候,站在走廊上,迎着稍凉的风,她才发觉自己的手心里竟然全都是汗。
走廊上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唯有多个教室里传来的读书声重叠起伏。
赵一萱的身上,有着极浓的烟味。
甚至在谢桃刚刚走进女厕所的时候,她才刚扔了手里的烟。
谢桃忽然想起来,自己之前去看周辛月的时候,在她的手腕上看见的圆形疤痕。
足有好几个。
或许……还应该有更多?
当时她没有多想。
但现在她忽然察觉到,那个疤痕的大小,刚好是一支烟那么粗。
是她想的那样吗?
如果是……
如果真的是……
那周辛月,到底还遭受了多少她难以想象的折磨?
站在寂静的走廊上,有风轻缓地吹过脸颊,带着凉沁的温度。
谢桃呆愣愣地站在那儿,眼眶泛红。

不见面的男朋友免费阅读

第8章
施橙买了个拍立得。
她上午一下课就忍不住拿出来拍照,甚至还趁谢桃不注意,给她拍了一张。
晚上谢桃回到家,一边吃着泡面,一边把施橙送给她的那张照片拿出来看了一眼。
施橙拍她的时候,她正坐在学校花园的长椅上发呆,嘴巴还微张着,看起来有点懵。
谢桃把照片收好,然后就开始专心吃泡面。
晚上睡觉的时候,她做了一个很奇特的梦。
梦里是栖镇的小巷长街,还有一道神奇的光幕坠在半空中,光幕里仿佛有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捏碎了什么东西。
碎片像是晶莹的水滴,飞出来的瞬间,就点破了整个梦境,空间扭曲的瞬间,她脚下的青石板就化作了寸寸的流沙。
她整个人都坠入了无边的黑暗里,看不见任何光亮。
谢桃陷在莫名的梦境里沉沉地睡着,却不知道,彼时她的窗外有一团幽蓝的光芒停滞悬空。
“BI BI BI BI~老大老大你听得着不?目标已锁定!”
老旧的单元楼下,一个穿得一身黑的男人正鬼鬼祟祟地摸着一小颗透明的玻璃球,垂着脑袋碎碎念。
他穿着黑色的衣服,隐藏在鸭舌帽下的面容在昏暗的路灯下看不真切,但他一开口,就是标准的幽州口音。
平日里总爱一起出去喝上两口的两个中年男人走过他身边时,竟然半点儿没发现他的身影,更没有瞧见头顶那一簇幽蓝的光。
似乎他们根本看不见这个男人,也看不见那诡秘的光芒。
彼时,男人手里捧着的玻璃球里忽然电流在球体内忽闪忽闪的,一抹女声从其中传来:“找到了就办正事啊,你傻站那儿干啥?”
女声似乎带着几分嫌弃。
男人犹豫了一下,问,“老大……咱真要这么整吗?我看人家就一普通小姑娘,咱这样是不是有点儿不太好?”
“行了,你以为我愿意这么做?这不是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女声沉默了一瞬,玻璃球里的电流再次显现,“AM670,我命令你即刻执行。”
男人一听她都这么正经地叫了自己的工号了,也没法再多说什么,只能在原地表演一个立正再稍息,然后中气十足地应一声,“是!”
“大半夜的你小声点,别吵着人了!”女声“嘶”了一声。
“不慌啊老大,反正他们听不着。”
话是这么说的,但男人还是下意识地压低了声音,甚至还望周围瞅了几眼。
那一簇幽蓝的光芒化作了一道极细的线,直接穿透了玻璃窗,在一片漆黑的境况下,直接绑在了床上那个熟睡着的女孩儿的右手手腕上。
亮光微闪,顷刻无痕。
这一切,谢桃全然不知。
第二天她起床的时候,只觉得头有点痛。
匆匆洗漱完,在外面的早餐店里喝了一碗粥,再吃了两个包子,谢桃就去公交站坐了公交车到学校。
等到上午第二节下课后,谢桃抬眼时,才看见从教室外姗姗来迟的赵一萱。
她的眼皮边贴了一个创可贴,嘴角也有点发青。
“她这是打架了吧?”施橙凑近谢桃,小声说。
两个人的目光相触,谢桃明显看见赵一萱瞪了她一眼。
当她走过谢桃身边时,她又闻到了赵一萱身上呛人的烟味,令她不禁想起来周辛月手腕上的烟疤。
她握着笔的手不由地收紧。
赵一萱捉弄她的手段,从之前的拽头发,这一次直接变成了将一杯刚接不久的热水,直接洒在了她的后背。
那么烫的水倒在她的脖颈,如果不是有校服衬衣和外套两层的衣领的遮挡,或许就直接烫出泡了。
后脖颈被烫得红了一大片,火辣辣的痛感刺激着谢桃的感官,在身边施橙的抽气声中,她回头,又一次看见赵一萱挑衅的笑脸,还漫不经心地嚼着口香糖。
谢桃的手紧握着又松开,心里翻涌的怒意再压制不住,她直接夺过赵一萱手里的杯子,泼在了她的脸上。
赵一萱或许是没有料到谢桃会这么做,她的脸被仍然有点烫的水一泼,她下意识地叫了一声。
细心勾描过的睫毛因为见了水而晕染开乌黑的一团,像是两只熊猫眼。
周围有同学憋不住笑了一声,她回头,狠狠地瞪着那个女同学。
那个女同学顿时噤了声,甚至往后退了两步。
“谢桃,你给我记住。”
因为很清楚教室里有监控,所以赵一萱最终,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只是盯着谢桃,冷笑了一声。
那样的眼神,足以让人后背发凉。
谢桃从来都不是胆子很大的人,相反,她的性格很软,很多的时候都很胆怯。
如果不是因为这样,她小时候,就不会被欺负。
但是周辛月,教会了她面对。
即便,此刻她面对赵一萱那样的目光时,她仍然免不了紧张得手心里都出了汗。
但是只要想起周辛月。
再多的胆怯,都在顷刻间化作了难言的愤怒。
当赵一萱走出教室,施橙才凑过来,“谢桃你没事吧?我陪你去医务室冰敷一下吧?”
“你怎么能惹她呀谢桃?她这下肯定会……”
施橙没有再说下去。
但谢桃,很清楚她话里的意思。
赵一萱不会放过她。
在学校的医务室里冰敷了一阵,又涂了烫伤药膏,谢桃觉得自己的后脖颈也没有那么疼了。
中午谢桃和施橙去了食堂,排队打完饭之后,她们随便找了一个桌子就坐了下来。
不远处,端着两个餐盘的赵一萱抬了抬下巴,看着背对着她们的谢桃,“曼曼,卉姐,那个就是谢桃。”
她这会儿看起来,并没有对待别人那样的嚣张气焰,反而带着点刻意讨好的意味。
留着长卷发的女生抱着双臂,往那边看了一眼。
赵一萱的脸因为被泼了热水,到现在都还有点疼,于是她对宋诗曼说,“曼曼,我问过她跟郑和嘉什么关系,但这丫头明显傲得很,什么都不说,我觉得她……”
“这才是一家人嘛……”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宋诗曼笑着打断。
赵一萱有点愣了。
宋诗曼直接从她手里接过自己的餐盘,挺直腰背,朝着谢桃的方向走过去。
赵一萱眼睁睁地看着宋诗曼在谢桃的对面坐了下来,她惊愕地偏头看向徐卉。
徐卉漫不经心地瞥她一眼,笑了一下,“曼曼问过肖凌了,那个谢桃,是郑和嘉的妹妹。”
肖凌是郑和嘉的朋友。
赵一萱之前跟着宋诗曼出去玩的时候见过。
宋诗曼打听郑和嘉的事情,基本就是靠这个肖凌。
所以……肖凌说得是真的?
赵一萱不敢置信地盯着谢桃的背影。
她怎么会是郑和嘉的妹妹?
“你和她有过节?”徐卉一看她那眼神,就觉着有点故事。
赵一萱呐呐地说,“倒也没有,只是我一开始以为她跟郑和嘉有点什么,我是为了曼曼才……”
“你这狗腿做得比我尽责啊。”徐卉听了,笑了一声,语气有点凉凉的,还带着几分嘲讽。
赵一萱连忙解释,“卉姐,我这不是……”
徐卉却打断她,“行了,我爸指着她爸投资救命,你指着她拿钱……咱俩没差。”
讨好这个公主病,不就是她们俩必须要做的事儿么?
徐卉扯了一下唇角,“但这个谢桃,你还是别动她了。”
“……我知道。”
赵一萱好久没有这么憋屈过。
但没办法,她还指望着宋诗曼的钱。
那边的谢桃面对忽然出现的宋诗曼时,她捏紧了手里的筷子,定定地盯着她,神色起伏,翻涌难定。
施橙已经端着餐盘默默地坐到了另一桌去了。
而谢桃则被坐在她对面的宋诗曼仔细打量着。
“果然啊,”
她听见宋诗曼说,“哥哥长得那么好看,妹妹也是不差的嘛,你们家基因真好。”
谢桃听得一头雾水。
她皱起眉,勉强让自己看起来足够平静,“有事吗?”
“你好,”
宋诗曼忽然朝她伸出手,一张明艳的面庞上笑意渐浓,“我是你哥哥未来的女朋友,宋诗曼。”
哥哥?
未来的女朋友?
谢桃有一瞬,忽然想起那天赵一萱把她堵在厕所里问她的那句话:
“你和郑和嘉,什么关系?”
难道……
谢桃忽然抬眼,再次看向眼前的这个正对着她笑的女孩儿。
她喜欢郑和嘉?
因为宋诗曼忽然的示好,让谢桃在最近几天内,顿时成为了大家私下热议的对象。
因为谁都知道,宋诗曼和徐卉、赵一萱她们三个,一直是铁三角的关系,没有人敢惹她们,而被她们盯上的人,通常都会很惨。
谢桃泼过赵一萱一脸热水,这件事被大家疯传开来。
但她却并没有被赵一萱针对,甚至还有人看见宋诗曼三番两次地给谢桃送吃的,送水。
据说也送过一些名牌的手链项链之类的,但都被谢桃给拒绝了。
这听起来,怎么像是一种追人的套路?
甚至有人开始怀疑,这位宋姓女“校霸”是不是性取向出了问题。
事情好像朝着奇怪的方向发展了。
晚上谢桃翻来覆去都睡不着觉。
最后,她拿起手机,点开微信,找到那个空白的头像,点进了聊天界面。
她打字问:
“你在做什么?”
对方的回复依然惜字如金:
“看书”
谢桃有点好奇:
“什么书啊?”
“《知论》”
《知论》是什么?谢桃想了想,打开了浏览器搜索了一下。
不搜不知道,一搜吓一跳。
那原来是一本一千二百多年前的古书,看百科里介绍说,上面记载了各种有关天文地理,风土人情,建筑美学,美食杂谈……等等之类的东西,堪称千年前的百科全书。
最重要的是,还具有很高的文学研究价值,至今都还有《知论》各派系的学者在研究。
谢桃一看这介绍,就知道那不是一本简单的书。
她语文本来就不好,这种看起来就特别有深度的书,再加上文言文的加持,对她来说一定很催眠。
于是她发出了真诚地喟叹:“真厉害。”
“你不会觉得无聊吗?”她刚刚勉强看了几页经人翻译过的白话文版的《知论》,更加觉得那样的古书简直就是为了催眠而生。
对方没有回她,显然是不太理解她忽然的感叹,又或者是并不想搭理她。
谢桃跟他聊天的时候,他偶尔会回一两个字,但并没有消减谢桃话痨的热情。
后来,她说起了那天赵一萱拿热水泼她的事情。
“她那天泼我,我还泼她了来着,你说我厉不厉害?我当时觉得自己可厉害了,但是我其实还是有点害怕的……主要是怕疼。”
彼时,卫韫端坐在书案后,在看见眼前的洒金信纸上的内容时,他嗤笑了一声,宽袖微扬,他伸手将信纸凑到烛火边,任由其在瞬间化作细碎的流光,消失无痕。
谢桃对这一切全然不知,她谈及宋诗曼的刻意亲近时,显得尤其迷茫。
“你说,我该怎么办啊?”
最后,她这样问道。
像是隔了有五六分钟的时间,对方终于有了回复:
“这样不是很好?”
谢桃没有明白他的意思,连忙打字:
“好什么啊?”
“趁此机会,接近她们。”
接近她们?
谢桃拧着眉,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
“与其做个局外人,倒不如顺势接近,查清楚你想查的,到那时,一切都会变得容易许多。”
他的话一向很简短,但却足够谢桃明白其中的脉络缘故。
那一瞬,谢桃终于恍然。
“我明白了!”她连忙回。
“蠢笨”
对方这样回她。
“……”
看见这两个字的时候,谢桃哽了一下,倒也没有生气。
可能大佬都是这样的吧??
毕竟是看《知论》那样枯涩难懂的古书都能看得津津有味的人啊。
彼时,卫韫有点烦躁地伸手揉了揉眉心。
明明手边还有一堆密文尚未处理。
可他却先管起了这个蠢姑娘的事情。
何时女子之间的后宅之争,也用得着他来出谋划策了?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不见面的男朋友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