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观众都盼着我们锁死(姜海深霍颜)
全国观众都盼着我们锁死(姜海深霍颜)

全国观众都盼着我们锁死(姜海深霍颜)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4-17

小说介绍

《全国观众都盼着我们锁死》是作者“盛世清歌”创作的甜宠言情小说;主人公是姜海深霍颜,这两人在真人秀《我们恋爱了》中相遇,自此画风突变,充满了成年世界的气息。开始的观众们:这俩都不是什么好东西,锁死!后来的观众们:这是我不花钱就可以看的内容吗?锁死!

小说简介

霍颜冷艳性感,是时尚圈的女魔头,无数男男女女想借她的东风拿资源。
久而久之,圈内盛传她男女通吃,名声极差。
姜海深才华横溢,是娱乐圈的鬼才导演,可惜性格极端。
平时斯文优雅,工作时暴躁易怒,人称暴君。
这两人在真人秀《我们恋爱了》中相遇,自此画风突变,充满了成年世界的气息。
开始的观众们:这俩都不是什么好东西,锁死!
后来的观众们:这是我不花钱就可以看的内容吗?锁死!

全国观众都盼着我们锁死免费阅读

第7章 有我大吗
郑若彤本来欢天喜地的看着微博,在她背后团队的一通运作之下,局势一片大好。
这次完全可以称为营销的教科书案例,原本剧组那边声明都没有,明显就是想私下和她解约,低调处理。
如果是一般的小花旦,肯定认怂了,毕竟姜海深是真材实料的大导演,除了工作时会阴阳怪气之外,没有什么黑点,悄悄解约就算了。
可是她不一样,她背后可是郑氏。
她虽然没有公关说的那么夸张,但也比之前上心了,至少她真的练过几天拉筋,疼得要死要活的,还特地认真背了台词,并且跟组都拍了一个月了。
时间精力都浪费了,结果半路被踢出去,她怎么可能咽的下这口气。
既然她拍不了这部剧,那就毁掉。最好的办法就是蹭着剧的热度,踩着剧的尸体上位。
她的公关团队是国内数一数二的,曾经营销过好几个出名艺人的案例,手段成熟而大胆。
甚至在她发过声明之后,一连串让其他人发声,证明她为了这部剧有多么辛苦,她有多用心,越是这样越能体现剧组的冷酷无情,和总导演的不是人。
当她看到姜海深评论下被骂得狗血淋头,不由得拍手叫好。
“呵,死变态,敢惹我,下次你求着我我都不去拍你的戏!”
她边说边按了刷新键,结果看到了姜海深的最新长微博,瞬间嘴角的笑容就凝固住了。
待她一口气看完内容,手指都在打颤,显然是被气的,心底疯狂飙脏话。
她就没见过这么耍贱的男人!
口口声声说为了彼此的面子,给台阶下,结果却字字句句都在表明她演技烂到不行了,回炉重造都没得救,还跟她学一口一个对不起、不好意思,却把她的后路完全堵死了。
暴君导演的本事,她今天是彻底领教了。
姜海深就是个祖安小婊砸!
“看我做什么?赶紧给我解决,节奏一定要带回来!死太监,他肯定性-功能不健全,才会这么变态!”郑若彤被气得直接红了眼,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掉,还控制不住。
当然姜导在她的嘴里,已经从死变态,变成了死太监,整个人都升华了。
可惜到了这个时候,公关团队也无法力挽狂澜,毕竟郑若彤这车翻得有点厉害。
主要是郑若彤没有什么代表作,而且演技的确是公认的差,而评判她的人还是拿了三金的大导演,连质疑的机会都没有,人家说的是事实。
她的粉丝被称为铜锣烧,取了“彤”这个同音字,那些粉丝比团队还着急,却因为没得到团队的指示,导致分为好几拨。
一拨是更加疯狂的攻击姜海深和剧组,想让他们屈服在网暴之下;而另一拨则随了正主,把郑若彤的绿茶风格学个十足,话里话外卑微求着姜导高抬贵手,放过小演员,但是实际上却透着一股让人不舒服的意味。
***
剧组已经收工了,本来今晚虽然没有夜戏,但也有两场戏,可是郑若彤的粉丝们暴动情绪有些严重,已经报警处理了。
哪怕姜海深再让他们拍戏,估计一个个心思都散了,索性就趁早收工。
“姜导,你的手机是不是静音了?郑总打你的电话打不通啊。”于强愁眉苦脸的跟在他身后。
“拉黑了。”
于强被他这话噎得忍不住要翻白眼了,“那可是大老板啊。”
“多大?有我大吗?”男人回过头来。
于强怔住了,说正经事呢,开什么黄腔啊。
不过他一想姜导的为人,觉得干不出这事儿,再一看男人平静的表情,丝毫没有调笑的意思,更加确定是自己会错意了,中国话博大精深,这一简略的说就容易出事儿。
“我签约这部剧的首要条件就是,所有拍摄我说了算,投资方也不能指手画脚。”
“姜导,您再考虑一下,发几句软话算了。这部剧投资三个亿,其中郑家投了六分之一,可不是随便说说的。你让郑若彤丢了这么大的脸,郑总那边很生气,已经要撤回投资了,这五千万的口子堵不上啊。”于强苦口婆心的劝着。
他愁的头都秃了,他知道姜海深难搞,所以这次找资方的时候,已经万分小心了,只是没想到还是发生了意外。
“堵不上就不堵了,让他跟着女二号一起走人。五千万,我还出得起。”姜海深十分坦然的道。
于强被他的豪气干云给震住了,果然是大魔头的思维方式:钱不是问题,人也不是问题,只要不听话的统统滚蛋。
他也知道姜导不是在吹牛逼,笑话,在电影圈把三金刷个大满贯的导演,怎么可能没有五千万。
于强张张嘴,似乎还想说什么,就被姜海深给打断了:“你一直帮着郑家父女说话,让我很怀疑你想跟他们一起走人,想去黑名单里待着?”
男人晃了晃手机,于强直接闭嘴,只能目送他进了房间。
“姜哥,这附近没有正规餐厅,请了跑腿小哥才买到,还热乎呢。”李泽敲门进来,他手里捧着餐盒,兴冲冲的递了过来。
姜海深打开来,立刻就鼻尖处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肉香气。
中午因为处理郑若彤的事儿,最终挑出来的肉丝他只是匆匆扒了两口,非常不过瘾,今晚索性让李泽给他定了纯肉的,京酱肉丝。
舀两勺肉再放上葱,小薄饼一卷,肉汁浓郁,葱香十足,简直人间美味。
要不是从小到大几乎刻在骨子里的餐桌礼仪,他必定要哼两声表达对京酱肉丝的尊重。
“有人联系剧组里的人吗?”他一连吃了三个解解馋,才慢条斯理问起了正事。
“有,我去吃晚饭的时候遇上白瑾的助理了,说是郑若彤联系过她,想要——”李泽打量了他一眼,轻咳一声壮壮胆才道:“想要控诉您虐待演员。”
“白瑾怎么说?”
“她没答应,只是让助理提醒姜哥注意。目前剧组里的演员都在你手下干活,肯定不会有人敢站出来,可是之前与你合作过的演员,说不定会有被郑若彤说动的。”
姜海深在当导演的时候,那真是大魔头转世,千万不要小瞧言语上的冷嘲热讽,这几乎让那些演技发挥不出来的演员,见到他就腿发软。
哪怕成名已久的影帝影后,都领教过他的本事。
这些大明星明明成天都活在聚光灯下,但是在面对盯着镜头的姜导时,仍然会心里发怵。
现在的娱乐圈,流量当道,资本把控。
他虽然是导演,但是用哪位演员,并不是全部掌握在他手中,为了拉投资总要接收几个资方塞进来的人,郑若彤就是通过这种方式拿下的女二号。
只是无论这些演员背后站着哪位金主爸爸,只要不符合他的要求,他都从来不会手软,这就导致他得罪的人多了去了,甚至背地里恨得咬牙切齿的更多。
要是巫蛊之术管用的话,说不定能在片场搜到好几个用他生辰八字做出来的小人,身上都扎满针。
“姜哥,姜哥?”李泽正担心的不行,结果对面的男人明显心不在焉,相反低头看着手机。
小号恰好这时候发信息过来,说的也正是此事。
小号:姜导,众口铄金,如果真有几个人站出来指责你,情况可不容乐观。
姜:她不会成功的。
看着手机上这简短有力的一句话,霍颜不由得挑挑眉头,这男人真是一如既往的自信啊。
不过想想也是,郑家没有娱乐公司,并不能提供好处给那些人,而姜海深则是名导,为了给郑若彤洗白就往大导演身上泼脏水,那些人又不是脑子秀逗了。
她知道郑若彤并没有死心,相反还像是和姜海深杠上了一样,不停地想要寻找男人的弱点报复他。
霍颜坐在车上仔细思考了一番,还是调转方向盘往郑家行驶,没想到她有一天竟然主动回老宅。
当她走进客厅的时候,就见郑若彤坐在沙发上,正满脸委屈的和郑志帆控诉。
“爸爸,你一定要帮我,网上都是笑话我的。姜海深简直不是人,他这是没把我们郑家放在眼里,连您这个投资人都敢不搭理,一定要给他个教训。”
郑志帆拍了拍她的肩膀,柔声安抚道:“好了好了,爸爸知道你受了委屈,他还是太年轻,不知道这个圈子的游戏规则,我这个前辈不介意教教他规矩。”
听着父女俩的交流,霍颜已经后悔回来了,她是为了给姜导打探消息的,不过这画面真的有些遭不住。
“你怎么回来了?”郑若彤一惊,险些没控制脸上的表情。
“这是我的家,我为什么不能回?”霍颜慢悠悠地坐到了沙发上,还把电视打开了。
郑志帆也有些惊讶,他没想到早上刚吵了一架,晚上霍颜就回来了,想起她之前临走说得话,他难得有了慈父的心态,罕见的关心了一句:“晚饭吃了吗?”
“吃了。”她的视线紧紧盯着屏幕,似乎被综艺节目给夺去了所有的注意力,完全是不爱搭理的模样。
“姐姐,我和爸爸有话要说,你能先回自己的房间吗?”郑若彤听着电视的嗡嗡响声,心头不快。
霍颜冷冷地瞥了她一眼:“有什么话说,密谋怎么给姜导泼脏水吗?郑若彤,你脑子是被驴踢了吗?在客厅里就说这些话,要不要我报警啊,让警-察叔叔听听,你们父女俩怎么教他规矩?”
她边说边掏出手机,显而易见的在威胁。
“你!爸,你看看她——”
“走走走,我们去书房说。”
目送他们离开以后,霍颜又捏了捏眉头,她这次忍辱负重的回来,就是为了给姜导当间谍的,想要打听他们准备怎么办的,结果下意识地就怼了起来。
不过郑志帆似乎被她今早的话语给影响了,竟然没有骂她。
这是心有不忍,想走慈父路线了?
她差点冷笑出声来,心里默默念叨了一句:狗屎!
迟来的关怀,就像是放久了的米饭,馊的都生苍蝇了。

全国观众都盼着我们锁死最新章节

第8章 钱来得快
网上恢复了一片风平浪静,郑若彤因为演技太差被导演辞退的风波已然过去,娱乐圈永远是这样,再大的瓜如果没有新的转折发生,热度也不会持续太久,甚至还可能因为一直玩梗,产生视觉疲劳。
剧组再次忙碌起来,在场所有人都投入了紧张的工作状态之中,正如姜海深自己所说,他就是剧组里的定海神针,哪怕再大的事情发生,都不能影响他的戏正常拍摄。
“姜哥,许哥的电话。”李泽举着手机过来。
屏幕上显示着“许立杉”,姜海深看都没看,直接拒绝:“就说我在拍戏。”
“姜小鸡,我听到了。”电话那头的人直接开了口,还是免提。
李泽手忙脚乱的调成听筒,连忙解释:“许哥指挥我做的。”
他特地把手机屏幕对着姜海深,就是为了让男人发现手机正处于通话中,偏偏姜海深看都不看就开始骗人了,这可怪不到他头上。
姜海深丝毫没有被抓包的尴尬感,接过手机后开口第一句就是:“是大鸡。”
李泽:???
这个绰号他本来没想歪的,也没单独指向某个部位啊,可是姜导这么在乎的纠正,瞬间就让他的思想定格了。
李泽忍不住看了一眼男人的裤子,不会吧?
姜海深原本在听电话,结果注意到他的视线,立刻道:“不用看,比你大。”
说完就拿着手机离开了座位,显然是要找个安静的地方。
李泽瞪大了眼睛,转而满脸通红,显然是被羞的。
他不由得紧握拳头:“谁说的,有本事你掏出来比比啊!”
当然他只敢低声嘀咕,男人怎么能被质疑小呢。
“什么事儿?”
“你说呢?我只是去国外看个秀,你就给我整出这个幺蛾子。”电话那头的人非常不满。
许立杉是他的经纪人,同时也是他的发小。他虽然是导演,不用像明星那样有很多的业务,可是身处娱乐圈,经纪人是不可或缺的,而许立杉是金牌经纪人,主要业务还是和艺人接洽,掌管姜海深的经纪约也只是顺带。
他原本以为这是个轻省的活儿,还能从姜小鸡那里捞一笔,可谁知这狗东西长了一张惹祸的嘴,他天天追在后面擦屁股。
也就是姜海深是名导,那些演员们不敢得罪他,不然这男人的恶劣名声早就传出去,被那些艺人们的粉丝炮轰了。
“这算什么幺蛾子,我不是解决了吗?五千万我给了,郑家父女都滚出剧组。”面对自己人,他说话就没有保留的余地了,直接用了“滚”这个字。
许立杉冷笑一声:“你确定是他们滚,而不是你滚?”
“什么意思?”
“郑志帆要拿出三个亿,买一个你滚蛋,人家另请导演来拍。已经在跟制片方商量了,小鸡,你的地位不稳啊。”
姜海深翻了个白眼,他头一回觉得自己被人给噎住了。
从来都是他把别人提走,今天轮到他被人踢了?
“制片人如果换掉我,那脑子绝对被门板给挤了。这部剧最大的底牌不是我吗?把我给踢走了,他们拍个屁的精品剧。”
对面的人沉默了片刻,显然是很无语。
“不得不说,姜小鸡,你的自恋狂病症越来越严重了。”
“都跟你说了,我是大鸡,你的耳聋耳鸣也常伴左右。”
姜海深略显烦躁地扯了扯领口,一想到有人想动他面前的蛋糕,就让他无比焦躁。
“片方怎么说?”
“还在商讨中,一切皆有可能。”许立杉的意思就是,片方的态度并不坚定,如果郑志帆真的能拿出三亿来,姜海深被换掉的可能性很大。
姜海深捏了捏眉头:“你说三金奖项的含金量是不是很低?竟然让他们对我这么不自信,我还以为回到我刚拍电影那会儿呢,永远都被投资人牵着鼻子走。”
娱乐圈是个非常现实的圈子,谁能赚钱谁就是老大。
投资方的话语权很大,毕竟给钱的就是爸爸。可这也并不一定,在某些时候,非常有才的导演,以及名气很大演技超绝的演员,也能与之抗衡,甚至在遇上片方要取舍的时候,被换掉的是投资人,而不是导演或者演员。
而现在片方出现了犹豫,证明他们对姜海深并不是绝对自信。
“三金奖项的含量很高,可那是电影圈。你知道的,大荧幕和小荧幕是有壁存在的。已经有很多演员证明了这一点,视后徐莉在电视剧大放异彩,可是一去拍电影,就是票房毒药,从不例外,导致她几次征战电影失败,只能继续回小荧幕。导演也不例外,对你的同行你应该比我清楚,不用举例了吧。”许立杉认真地给他分析。
电视剧被称为小荧幕,而电影则被称为大荧幕,虽然没有明文规定,可是这两者之间默认是电影逼格更高。
不过这并不代表能拍好电影的演员,去拍电视剧就好了,相反血扑到亲妈都不认的也有,甚至还会被群嘲。
“你在电影圈无人质疑,可是电视剧并没有,这是你的第一部。万一扑了呢,又不是没可能。如果不是你有三金在手,那这部投资三亿的剧也落不到你手里,不过也仅此而已了。郑志帆给出的条件足够吸引人的话,片方必然会换掉你。”
“让那帮人吃屎去吧!”姜海深语气激烈的甩出了这句话,显然他很暴躁。
许立杉沉默了更久的时间,虽然那帮人里面没有他,但是他总觉得这句话也顺带到他了。
唔,算了,不跟这个气急败坏的男人一般见识了。
“暂时还没出结果,你还可以期待一番,最好的办法就是筹集资金,郑志帆要投资,你也注资好了。”
“兄弟,你这法子真好,等我印完钱就找你。”姜海深真心实意的道。
许立杉:……
又来了,这狗东西火气压下去之后,开始阴阳怪气了。
没钱就直说呗,还非得刺他一句。
姜海深轻咳了一声,显然意识到自己把火气撒在他身上很不对,立刻道:“你有什么赚钱的方法吗?”
“去跟你爸服软。”
这回轮到姜海深沉默了,很好,不愧是发小,一下子就戳中了他的痛处,直接报复回来。
“想都不要想,说正经的。”
“接综艺。”许立杉终于给出了正确提案:“周期短,来钱快,还有曝光度。”
“你看有些明星,不进组拍戏,围绕着综艺打转就知道了。拍戏多累啊,哪有综艺舒服,还钱多。”许立杉露出柠檬的气息:“要不是我没机会,我也想这么干。”
“我是导演,又不是艺人,有节目组肯收吗?而且你知道我的要求。”
“知道,小综艺装不下你这尊大佛,钱少还浪费时间。你要大综艺才行,要是之前肯定不行,不过最近要开一档大型综艺,再加上你风头正盛,正缺你这种话题人物,送上去凑数完全符合要求。”
“什么类型的?”
“假想恋爱。这一季总共三对假想情侣,本来拟定的都是流量明星,不过被广电那边打回来了。你知道的最近要求严格,这种综艺必须加素人才行,所以其中有一对情侣是凑数用的。你是导演,算是幕后工作者,跟素人搭边,最近和郑若彤撕逼,热度极高,简直是不二人选,怎么样?节目出钱,你出人,皆大欢喜。”许立杉显然觉得这是一桩极其划算的买卖,所以非常详细的介绍了一遍。
结果对面的人却非常不满意:“你让我去卖笑?”
许立杉愣住:“什么卖笑?你一个当导演的歧视综艺节目?”
“屁,我不歧视综艺节目。我只是歧视这种形式,你都说了节目组找的这对素人情侣是为了制造话题,那万一他们给我配的女伴是那种讽刺意义的,比如说唔——我形容不出来,反正这些人为了热度和流量,干出什么没下限的事情,我丝毫不意外。”
姜海深立刻纠正他的想法,许立杉也理解了他的意思。
的确,有些节目组干得出这种事儿,不博眼球怎么吸引观众,那两对艺人情侣,节目组肯定不敢下手,毕竟他们粉丝特别多,要是引起粉丝暴动,那节目组离凉也差不多了,所以素人情侣就最好下手了。
“嘶,你说得对,我再帮你找找别的。”
“综艺节目是次要,盯紧了郑家那边才是主要的。”姜海深叮嘱了一句。
万一郑志帆没拿下来,他也不用去上综艺。
等挂断了电话,姜海深不由得揉了揉额角,他觉得自己很疲惫,比拍一天的戏还累,这些拍戏之外的琐事真的烦。
***
魏旖旎:特大喜讯,郑绿茶的时尚代言全部被叫停,之前有意向的也全都缩回去了。
方菲:鼓掌,报应虽迟但到。
方菲:姐妹,你好日子在后头呢! 霍颜
魏旖旎:姐妹,赶紧把她的代言抢过来,拿出去送人情啊。霍颜
一连两条艾特,顺利的把她喊出来了。
霍颜:意料之中,送你要不要?魏旖旎
魏旖旎:???这么快就到手了,你够速度啊。
霍颜:就是我亲自狙击的,你挑挑有没有看得上眼的,合适我就帮你谈。
芳菲:可恨我不是靠脸和身材吃饭的,不然我也想分一杯羹。
魏旖旎:我闻到了酸意。
霍颜轻舒了一口气,不枉她几天没睡好,一直周旋此事。
她是时尚杂志的主编,哪怕国外那些时尚奢侈品,到了国内也得按照规矩办事。
本来她只有把握狙击掉部分,毕竟她的影响力虽然大,但是郑若彤是二梯队的小花旦,再加上有郑家做后盾,还是会有品牌不想得罪郑若彤的。
可是有了姜海深跳出来直指她演技太差,差到连凑合用都不行,直接解约了,让郑若彤受到群嘲,这些品牌就缩了。
还得感谢姜大导演。
她拿起手机正准备发消息,就听到郑若彤在外面的低咒,显然她又开始发疯了。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全国观众都盼着我们锁死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