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售价一百块(初梨陈屿之)
男朋友售价一百块(初梨陈屿之)

男朋友售价一百块(初梨陈屿之)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4-18

小说介绍

主角是初梨陈屿之小说《男朋友售价一百块》全本已完结,是由作者“糯团子”创作完成;惨遭家里断了生活费的陈屿之不得不出卖声音,给自己揽了个私活。对方人傻钱多,甚至连自己因为平胸被前男友嫌弃的鬼话都相信。结果有一天,陈屿之收到了对方好心给自己办理的终极豪华丰熊vip卡。

小说简介

二十一岁生日那天,初梨偷偷在暗恋了三年的陈屿之书中塞了情书。
毫无疑问失败了。
借茶消愁的初梨痛定思痛,花了一百元巨款在某app上点了个小姐姐。
宝贝详情诚不欺人,小姊妹果然人好声甜善解人意,就是……声音有一点点奇怪?
惨遭家里断了生活费的陈屿之不得不出卖声音,给自己揽了个私活。
对方人傻钱多,甚至连自己因为平胸被前男友嫌弃的鬼话都相信。
结果有一天,陈屿之收到了对方好心给自己办理的终极豪华丰熊vip卡。
陈屿之:“……”
家里房产证比蜈蚣腿还多的拆二代少女VS因为父母感情破裂每天都在为该继承谁家财产而烦心的富二代少爷

男朋友售价一百块全文阅读

第一章
豆大雨点落在屋檐上时,初梨才迷迷糊糊转醒。
老城区就是有一点不好,楼房挨得近,丁点的雨声都听得一清二楚,像是拿着喇叭放大了十倍。
温度下降,冷气暂时中断了工作,窝在床上也只听到外边大珠小珠落玉盘的声响。
刚睡醒,初梨人还没完全从梦境中脱离出来,直到手机在桌上连番响了十几秒,她才勉强回了神。
梦里的一切也走马观花似的在脑海中掠过。
和好友宋凝发来的消息遥相呼应。
“阿梨,你又去海城找你外婆啦?”
宋凝和初梨一样,都是准大四生。
按理说这个点初梨应该和广大准应届生一样,踩着高跟鞋穿梭在各个招聘会上,熬光头发修改简历只为HR能多看自己一眼。
可惜初梨不是常人。
初梨从小就学的画画,大一那年误打误撞签约了平台成为画手,后来又踩了狗屎运,第一部作品就收获了高人气卖出了影视版权。
初梨摇身一变成为了一个小小富婆。
用宋凝的话来说,百来万的版权费于别人而言是天方夜谭,然而对于初梨而言,却只是一个月的……收租费。
是的,收租费。
二十一世纪,人们最羡慕的再也不是什么官二代富二代,而是房地产蓬勃发展之下诞生的拆二代。
初梨家里的千万资产就是这样来的。
老家拆迁,初梨家里那几方老旧的宅子一下成了香饽饽,初家一夜跻身千万富翁行列。
可能是前二十年过得太过顺遂,所以在初梨二十一岁生日当天,老天爷突然伸出小脚脚,小小绊了初梨一下。
初梨从入学那天就喜欢上隔壁物理学院的陈屿之。
少女满腔心事化成一纸情意,好不容易在生日当天鼓起勇气在人书中偷偷塞了情书。
可惜最后却被人拍照发在了网上,还附赠了一句——
以后可以别跟踪我吗?恶心。
一句话,直接将初梨所有的情愫都掐断,随之而来的还有底下不知名的恶意。
“好恶心,以为是饭圈吗,还玩私生那一套?”
“楼主人也太善良了吧,居然还打码,这种跟踪狂就不该给脸。”
“这个字迹,有谁可以认出来吗?”
“哈哈哈哈哈文笔好像小学生啊,我五年级的情书都比这强。”
……
事发后,初梨不该是为自己学的是画画所以写字机会少庆幸,还是庆幸自己当时只留了地点没留名字,否则现在她的大名就该出现在学校论坛上。
然而走哪都能听见自己那封告白信,初梨心情也好不到哪去,所以一放假就往她外婆家里奔。
“陈屿之也太过分了,不喜欢就不喜欢,有必要发网上吗?”
宋凝为好友抱不平。
在经历了长达半小时对陈屿之的控诉之后,宋凝还是好奇:“不过你什么时候跟踪他了?”
“没跟踪。”初梨神情怏怏,“只有那几次偶遇而已,可能他误会了。”
趿拉着鞋子下楼的时候,老旧的木梯还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
一楼是杂货店,下着雨,闸门拉下一大半,崔兰芝正躺在摇椅上,老花镜架在鼻梁,盯着电视机看得入神。
“我误会你什么了,这事除了是你还能有谁?”
“我就是不喜欢你,不管你说什么做什么,我都不喜欢你!”
男主角撕心裂肺的怒吼声随着瓢泼雨声一并传了过来。
初梨目光一颤,人也停留在楼梯台阶上,颤巍巍瞥了那电视一眼。
什么破电视剧。
怎么这么应景。
心下腹诽,再往下走,视线忽的却被一叠花花绿绿的广告单吸引住。
初梨好奇拿起一瞧:“外婆,这是什么?”
……
海城阴雨连绵,南城也是。
冒着大雨从医院赶回宿舍,陈屿之整个人像是刚从水里拎出来,新买的球鞋也在退休的边缘徘徊。
人刚踏进宿舍就听见室友陆衡的鬼哭狼嚎。
陈屿之往后一退,躲过了陆衡的熊抱,然而避不过陆衡在自己耳边哭哭啼啼。
“呜呜呜爸爸,你终于回来了!”
没抱上人,陆衡也不泄气,扯着人往自己座位上走。
满屏的粉色泡泡差点晃瞎陈屿之的眼。
再一转身就看见陆衡一脸期盼望着自己,笑得谄媚:“嘿嘿嘿爸爸,您请!帮儿子抽个卡!”
“出息。”陈屿之垂下眼一瞥,淡淡笑了两声,随手在鼠标上点了一下。
换装游戏陈屿之看不懂,然而两秒后听到陆衡快要将天花板掀翻的尖叫声之后,陈屿之迅速了然。
“啊啊啊啊夏日限定!陈屿之你果然是欧皇!一抽就能抽出个ssr!”
趁着陆衡抱着屏幕感动掉泪,陈屿之飞快溜进浴室冲了个澡。
身上那股黏糊糊的感觉冲洗过后,人终于清爽不少。
擦着头发从浴室走出时,陆衡还在对着屏幕上的裙子感激涕零。
“爸爸,您老今晚想吃……”
殷勤献一半,回头就看见陈屿之拢眉盯着手机,陆衡识趣闭上嘴。
终于想起正事:“夏老的身体,怎么样了?”
陈屿之和陆衡是高中同学,自然对他的事比旁人清楚。
夏承安是陈屿之以前的班主任,当年要不是夏承安,陈屿之估计现在还在叛逆期,自然也不可能出现在全国数一数二的学校。
陈屿之这几天请假,也是为了去医院。
“不太好。”陈屿之捏着眉心叹气,“老师不喜欢医院的味道,说想在家里待着。”
“医院不允许,后来双方协商了下,最后决定下周转去海城。”
“……海城?”陆衡疑惑,“那边的医疗跟得上吗?”
“老师是海城人。”陈屿之解释。
落叶归根,这道理陆衡还是懂的。
房间的气氛沉闷不少,陆衡刚想着开解人,蓦地听见门锁转动,他一下收了声。
抬眸瞧见门边人影时,眉眼的笑意迅速散去,最后化成一声鄙夷:“我去,怎么是他啊。”
余霄肩膀一颤,低下头,抿唇掐着手心。
他知道自己不讨喜,所以也尽可能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话在嘴边转了好几个来回,最后还是大着胆子凑上前。
“陈……陈屿之,书我帮你从图书馆拿回来了,在你……在你左手边。”
那天陈屿之刚收到夏承安的消息,急着赶去医院,就托同在图书馆的余霄帮忙带了回来。
听见余霄的话,陈屿之才想起这事,他扬眉朝余霄一笑:“差点忘记这事,改天请你吃饭。”
“……不,不用。”
余霄在学校一向独来独往性子孤僻,所以见他眼神闪躲,陈屿之也没多在意。
倒是一旁的陆衡听见,不悦皱起眉:“你怎么不让我帮你带书啊。”
陈屿之嗤笑:“靠你,那我不如直接去失物招领处拿。”
陆衡丢三落四出了名,一周有六天都在发朋友圈找饭卡。
他也知道自己靠不住,然而对余霄还是喜欢不起来。
见陈屿之邀请对方一起吃晚餐,一双眼珠子差点瞪出来。
直到听见余霄拒绝,陆衡才稍稍松口气,出了宿舍还不忘抱怨。
“整个班就你和他说话,嗳陈哥,你不觉得他很奇怪吗?”
“有什么奇怪的,人不就不喜欢说话吗?”
陆衡撇嘴:“反正我不喜欢他,你不知道,昨晚三点多我还听见他在敲键盘,吵得我一夜没睡……”
刚好下课,食堂人头攒动,陈屿之想吃的石锅拌饭更是排起了队伍长龙,索性先找了座位坐下。
人才刚一落座,就听见前面几个女孩咋呼一声,随即相互推搡。
陆衡已经对这种情况免疫,果不其然不到一分钟,就见前边一个女孩抱着手机走过来。
本来都对这种情况见怪不怪,然而当看见女孩面孔时,陆衡还是怔了一怔。
那是刚和影帝搭过戏,现在正走红的校花。
陆衡震惊同时,又默默为校花惋惜,毕竟高中到现在,他就没见陈屿之身边有异性出现过。
“陈……陈屿之,你还记得我吗?我们之前一起上过公开课,我就坐你旁边。”
校花笑得腼腆,直接告白失败率太高,所以她决定采取日久生情的方法。
“我上周刚去面试了一部网络剧,原著是大IP,出品方还是东影娱乐,但是剧组的男主角到现在还没定下,我觉得你……”
“抱歉,暑假有事。”
一句话,直接将校花所有的幻想都截断,她喃喃,还是不甘心。
“我之前也签了东影娱乐,他们公司也在物色新人,你如果有兴趣,我可以帮你……”
“不用,我对娱乐圈没兴趣。”
隔着距离陆衡都能听见校花心碎的声音。
目送校花失魂落魄的背影离去,他才开始瞧陈屿之,恨铁不成钢。
“哥,校花你不喜欢就算了,怎么连东影娱乐都拒绝了?”
东影娱乐是全国排名前三的娱乐公司,除了有钱还是有钱。
只要一张脸过得去,他都能给你捧出一个人模狗样出来,最差的也能混个二三线。
这也是许多人挤破了脑袋都想进去的原因。
可惜陈屿之正眼都瞧不上。
男生只懒懒斜靠在座上,身子稍向后倾,右手支起靠在窗沿处。
外面雨色朦胧,陈屿之的身影如同嵌在玻璃窗上,油画一般。
陆衡到嘴的话忽的收住。
也怨不得学校那么多女生前仆后继,陈屿之这张脸实在是站在丑的对立面,好看得不像话。
陆衡的责怪他也没仔细听,只淡淡挑起眼皮,嗓音还带着懒散。
说出来的话也格外欠揍。
“你看我像缺钱的样子吗?”
……
与此同时,初梨正和满桌的招租广告大眼对小眼。
电视剧进入广告环节,崔兰芝终于舍得挪开视线,摘下老花镜转向外孙女。
“原先住四楼的女孩搬走了,我想重新找个人。”
“等雨停你帮我贴下广告,就巷口那面墙,还有……”
“外婆。”
透过半扇闸门,初梨还能清楚看见外边的雨坑,“现在招租用手机就行,你等等,我先注册个账号。”
“这上面还有租户的照片信息,你喜欢什么样的也可以告诉我。”
崔兰芝本来就是赶时髦的人,一听这话瞬间来了兴趣。
“什么样都可以?”
初梨点头,末了又补上一句:“别那么苛刻就行。”
“不苛刻不苛刻。”
崔兰芝摆摆手,笑得和蔼,“又不是找孙婿,我这人最容易满足了。”
“就……有没有那种长相干净,但是又不能太过纯情,最好能带一点点野性,眼神最好能看出故事感但是又不能太过沧桑,年轻一点最好。”
“太胖不行太瘦也不要,身高最好一米八五以上,体重一百五六左右……就这几点,其他的不强求。”
初梨刚准备打字的手指顿住:“?”

男朋友售价一百块免费阅读

第二章
这叫容易满足?
初梨面无表情收了手机,拾掇拾掇准备冒雨去外面贴广告了。
杂货店不大,也就二十来平米,堆了杂物后更是无处下脚。
其实很早以前初梨父亲就想着将崔老太太接去南城。
然而老人家在老家住惯,不喜欢挪地方,再后来初梨母亲出事,崔兰芝更打消了搬家的念头。
唯一放不下的就是初梨这个外孙女。
“下次让你爸别给我寄东西了,我一个老婆子吃不了那么多,浪费!”
“还有上回你琴姨说喜欢我做的酱牛肉,我昨天做了好些,你回去记得捎上。”
初梨母亲在生下她不久就因病去世了,王琴是初爸爸后来的结婚对象。
起初崔兰芝也担心外孙女受委屈,时不时还上南城瞧外孙女。
后来有一次途中不小心摔伤腿,却是王琴亲自照顾了她一个多月。
那段时间初梨恰好出水痘,一老一小都少不得人看护。
崔兰芝有心想缓解人压力,还想着请护工,却被王琴拒绝了。
“阿梨这么小,交给别人我不放心。”
再后来王琴怕途中生故,得空就带着初梨回海城,新做了什么吃食也会送过来让老太太尝尝。
一来二去的,崔兰芝和王琴的关系也亲近不少。
初梨乖巧点头。
她对生母的印象只停留在照片上,初梨对母亲这个角色的理解,全是来源于王琴。
崔兰芝的酱牛肉腌得入味,爽滑可口。
初梨因此还多吃了一碗饭。
等上楼看见宋凝给自己的微信时,已经是一个小时后的事了。
考研人考研魂:“宝贝,我刚刚给你点了个外卖,你记得签收哈!”
发送时间是一小时前。
初梨一头雾水,刚想着和对方解释自己已经用完饭时,忽的却看见通讯录上一个红色的小点。
备注还是宋凝的微信号。
初梨以为是好友的小号,结果刚点了通过,对面立刻发了语音过来。
“不是说在自习室吗,怎么还……”
初梨自言自语,话说一半手指已经点开了语音。
如果说那封被po到网上的告白信是初梨二十一年来地动山摇的源头,那现在这条语音,就和余震差不多。
有那么零点零一秒,初梨甚至想砍下自己的右手谢罪。
话筒传出的男声低沉沙哑,是刻意压低的嗓音,尾音还稍稍带了点笑意。
“……宝贝,终于肯理我了?”
典型的气泡音。
初梨差点摔了手机,恨不得当场变聋子,感觉自己在反胃的边缘徘徊。
偏偏宋凝还在这时发了消息过来。
“怎么样怎么样,人还满意吗!”
“钱我付过了,你想怎样就怎样!随!便!玩!”
初梨:“……”
她没忍心拒绝好友好意,又觉得浪费宋凝一片苦心有点过不去,所以反手将刚收到的语音转发给了宋凝。
差不多过了五分钟,页面终于更新了信息。
考研人考研魂:“………………”
宋凝忽然觉得早上做的英语试卷没那么恶心了,甚至还有几分清秀。
气泡男是宋凝在“声音恋人”这款app上找的。
当今时代虽然大家都喜欢看脸,不过也有一部分人是声控。
“声音恋人”这款app就是这样火起来的。
宋凝财大气粗,直接搜了个收费最高就给初梨下单,想着缓解好友失恋之苦,谁曾想效果如此显著。
初梨:“……谢谢你,我现在开始恐男了。”
考研人考研魂:“……”
宋凝不死心:“要不你重新换一个?我刚充了十万,应该够你玩几天。”
宋凝虽然不是拆二代,不过她家是做房地产的。近十年南城的房价几乎翻了十来倍,宋家也一跃成为富商。
宋凝这人别的兴趣没有,就是有点强迫症,但凡能砸钱的app,她肯定得在富豪榜第一。
十万在游戏中算不上大手笔,不过一次性充值十万的人却不多。
也因此宋凝前脚刚充值完,后脚系统就将她充值的消息推送出去,还附赠了等价五千元的皮肤大礼包。
初梨登号上去时,添加好友的消息几乎爆满。
“在吗姐姐,有兴趣一起吗,我可盐可甜的[害羞][害羞]面基也可以。”
“darling,你怎么到现在还不理人家呀,我都等你好久啦[小锤锤捶你胸口]”
“宝贝儿……”
一溜的宝贝亲爱的,初梨感觉自己已经对这几个词ptsd了。
退出app时还看见气泡男发了十来条语音过来,为了自己的耳朵不再被强.奸一次,初梨没敢点开。
只颤巍巍编辑了一条信息过去。
“你好,我是该微信主人的妈妈。”
初梨没想向对方要回钱,只是想撒个慌说自己孩子上学手机被没收,结果第二条消息刚发送出去。
页面自动弹出一条系统消息──
“您好,您还不是对方好友,请先添加对方好友再发送消息。”
初梨:“???!!!”
这是怕自己要回钱所以将自己删了?!!
……
吃完拌饭回宿舍,陆衡还在为陈屿之的大好星途惋惜。
“哥,你是不是没听过东影娱乐啊?”
陈屿之学的是物理,大学到现在除了图书馆实验室,陆衡就没见过陈屿之在其他地方出现过。
他合理怀疑怀疑陈屿之根本不知道东影娱乐在娱乐圈是什么份量。
拉了一堆流量明星出来做示范后,陆衡的游说终于到了尾声。
“不过要是你想走男团路线,还是去西柠比较好。”
一直低头摆弄手机的陈屿之终于抬头:“为什么?”
说了大半天的陆衡终于等到回应,一时有点激动。
“这你都不知道?!西柠娱乐和东影是娱乐圈两大死对头,去年西柠刚组建了男团,转眼东影就发文说要组建国内第一女团。”
“两家斗得死去活来,旗下艺人见面连打招呼都不敢,就这样居然还有人嗑他们老板的cp?”
“也不知道是收了多少钱才说得出这种丧心病狂的话。”
陈屿之:“?”
他缓慢抬眸:“还有更丧心病狂的你要不要听?”
陆衡眼前一亮:“……什么什么?”
陈屿之朝对方勾勾手指:“他们的老板不仅谈过恋爱,还结了婚,有过一个孩子,不过后来离婚了。”
陆衡以一种匪夷所思的目光回望过去:“……你在逗我?”
陆衡没将陈屿之的话放在心上,全然不知道自己刚错过了内娱第一大瓜。
他正全心全意捣鼓他的游戏。
之前让陈屿之抽的夏日限定裙子也是为了送给游戏上认识的妹子。
“……声音恋人?”
无意间瞥见app的名字,陈屿之眉间一动,“这是什么?”
“一款……类似模拟恋爱的app。”
余光瞥见陈屿之嫌弃的目光,陆衡不满“啧”一声:“陈屿之,你那是什么眼神?”
他抬抬下巴:“就你这样的,估计说不到五分钟就被人拉黑了。”
陆衡的好感度还差一点就到满级,所以最近他对待客人也十分殷勤,想着在月末冲冲业绩。
事实证明陆衡还是高估了陈屿之。
如果说人生有什么后悔的时刻,那么现在这一分钟肯定能列入陆衡的史册。
他花了一年多才爬上的榜单,陈屿之不用一分钟就将他拉下来了。
客人一号:“小哥哥小哥哥,可以给我唱首歌吗?我中午喝了奶茶,现在有点睡不着TVT”
陈屿之沉吟两秒,反手发了个链接过去:“经典考研政治题分析.mp4”
陈屿之:“建议听这个,效果更好。”
客人一号:“……”
陆衡:“……”
陆衡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号被客人送进了黑名单。
客人二号:“头好疼,家里的止疼药都吃光光了,要是你在我身边就好了qwq ”
陈屿之:“美团饿了么可解。”
客人二号:“……”
陆衡:“……”
陆衡忍无可忍从陈屿之手中夺下手机心疼看向离目标越来越远的好感度,怒不可遏。
“陈屿之你还是人吗?”
陈屿之无辜脸:“这是个意外,你再让我……”
陆衡抱着自己的手机往后退开好几米,他咬牙:“用!你!自!己!的!手!机!”
被拒绝的陈屿之也没多伤心,自个下载了app。
只是注册到一半时,陈屿之忽然在选择性别的选项犹豫了下。
从哪里跌倒就在哪里趴着,男生的角色不适合自己,那……女生,应该就可以吧?
反正也只是个游戏,陈屿之犹豫不到一秒钟,手指已经挪向了女性的选项。
界面很快跌进了粉色泡泡中,满屏的粉色皮肤,陈屿之感觉到自己的眼睛都有点模糊。
因为是新人,所以系统有速配的功能。
胜负欲作祟,陈屿之这回用了十足的耐心,聊天之前还特地翻看了下对方的资料。
“……全国恐男一号选手?”
迟疑念完对方的昵称,陈屿之斟酌好半天,才发了消息过去。
【小软糖:小姐姐也是刚失恋的吗?】
……
连着被一堆气泡男惊吓了大半天的初梨彻底恐男。花钱买了改名卡之后,世界才终于清净。
忽的看见系统给自己速配的对象,初梨还愣了下。
这系统还挺厉害,知道自己恐男,火速给自己找了个软萌妹子。
【全国恐男一号选手:你也是?】
【小软糖:对的呀TVT】
【全国恐男一号选手:为什么?】
这话题涉及到陈屿之的知识盲区,毕竟他连TVT都是从之前的客人一号学的。
陈屿之怔了一怔,捏着手机愣了半晌。
陆衡又在抽卡,耳边有欢快的音乐响起,还是之前那个换装游戏。
陈屿之一抬头就看见屏幕上一抹亮眼的雪白。
再低头,却看见一马平川的自己。
他缓缓挑了下眉。
片刻,陈屿之盯着手机,面不改色打下一行字——
【小软糖:他嫌弃我平胸qwq 】

小编推荐

以上就是小说男朋友售价一百块全文免费阅读的精彩内容,本文作者,融情于文字里头,以笔作犁,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喜欢请关注本网,更多全本小说,等你发现哦!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