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先生真心请止步(沈瑶霍宗荀)
霍先生真心请止步(沈瑶霍宗荀)

霍先生真心请止步(沈瑶霍宗荀)

分类: 豪门总裁时间: 2021-04-19

小说介绍

霍先生真心请止步结局是什么?主角是沈瑶霍宗荀,本站提供沈瑶霍宗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沈瑶被撞得头昏眼花,顺着墙壁又滑到地上,痛苦不堪地说:“沈平生,你还有没有良心?你不能那样做,绝不能!”

小说简介

沈瑶一愣,皱起眉头说:“霍先生,其实那晚我……”
霍宗旬未等她说完,漠然地移开眼,命令已经坐回驾驶位的司机:“开车。”
车子从她身边滑过,驶进了雕花铁门。

霍先生真心请止步全文阅读

一辆色泽沉重的迈巴赫朝着公馆大门驶来。
沈瑶紧紧拽着孕检单,眼看车子就要撞向自己时,用力闭上了眼。
吱的一声,轮胎和地面擦出细微的火花,司机下车面无表情地说:“沈小姐,请你立刻离开。”
沈瑶拿着孕检报告,不顾阻拦地冲到车的侧方拍打车门:“霍先生,我想和你谈谈。”
夜色里车窗缓缓降下,沈瑶和后座的霍宗旬四目相对。
霍宗旬穿着挺括的西装,衬衫顶端的纽扣敞开着,眉宇之下是沈瑶这辈子最难忘的一双桃花眼。
霍宗旬夹烟的手伸出车窗,灰烬弹在了沈瑶身上。
沈瑶一愣,皱起眉头说:“霍先生,其实那晚我……”
霍宗旬未等她说完,漠然地移开眼,命令已经坐回驾驶位的司机:“开车。”
车子从她身边滑过,驶进了雕花铁门。
暴雨落下来,沈瑶咬住嘴唇,将孕检单揉成一团,委屈的泪水不争气地在眼中翻滚。
她的大伯沈平生为了和霍宗旬抢夺一块地皮,设计她进了霍宗旬的房间。那晚霍宗旬喝得烂醉如泥,抱起她往床上一扔,纵情地掠夺着。一夜沉沦后,霍宗旬被拿住把柄放弃那块地,而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竟然怀上了霍宗旬的孩子。
对沈瑶来说,她才是受害最深的人。
失魂落魄的回到沈家,才跨进门沈平生一巴掌就打了过来,直接将她扇翻在地。
沈平生咬牙切齿地说:“贱人,竟然背着我去找霍宗旬。怎么,想让他做你的靠山,好拿回你爸的公司?”
沈瑶的母亲很早就因病离世了,父亲是她最亲的人。沈瑶捂住半边脸,愤怒地看着沈平生:“你跟踪我?还好意思在我面前提这些?要不是你,我爸怎么会双腿高位截瘫!躺在医院快五年!”
沈平生抓起她的头发狠狠提起来,往墙上撞去:“知道你爸还躺在医院就给我老实点,信不信我连他剩的两只手也一起废了。”
沈瑶被撞得头昏眼花,顺着墙壁又滑到地上,痛苦不堪地说:“沈平生,你还有没有良心?你不能那样做,绝不能!”
“怕了?那就告诉大伯,你今天去医院做什么?莫非……”沈平生的目光落向她的小腹。
沈瑶下意识地摸了下肚子,最真实的反应让老奸巨猾的沈平生露出一丝笑意,掏出手机一个电话拨出去:“备车,送小姐去别苑安胎。从今天起不许她踏出别苑半步,更不能联系任何人,直到把孩子生下来为止!”
八个月后,私人医院。
沈瑶躺在手术台上,双脚用力地踩在脚蹬上,汗水浸湿了头发。
医生看向沈瑶,皱眉说:“宫口开十指都很久了,用力!马上就出来了!”
“啊——”沈瑶痛苦地叫出声,右眼的毛细血管也随着她使劲的动作爆破,肚皮一空,孩子终于出世了,哭声却没有如期而至。
“沈小姐,时间拖太久,实在抱歉,小男婴缺氧死了。”医生检查过后把死婴丢进盆里端出产房,不管沈瑶怎么苦苦哀求,最终都没看到孩子的脸。
傍晚沈平生带了两个保镖来到病房。
沈瑶看见他,艰难地从床上爬起,撕心裂肺地冲他吼:“沈平生!就算孩子死了,那也是属于我的!你这个无耻小人!把孩子还给我!”
沈平生走到病床前一把揪住沈瑶的头发,散着腥臭味的嘴凑近她说道:“闭嘴!生个孩子都能生个死的,一点用都没有!这么重要的一张牌,现在说没就没了。”
沈瑶右眼严重充血,愤怒令她浑身发抖:“你禁足我这么久,又不愿意送我去公立医院,要不然孩子根本不会有事!你是凶手!是你杀了我的孩子!”
“孩子死都死了,我已经让人把死婴碾碎处理干净,你还惦记什么!”
“碾、碎……”沈瑶心口郁结当场呕出一口血。
沈平生更用力地扯住沈瑶的头发,面目可憎地说:“瞧瞧你都吐血了,看你活得这么痛苦,大伯实在不忍心,不如我做件好事吧。”
沈瑶整个口腔全是血,身心的巨创令她的世界天崩地裂……
沈瑶如是癫狂地说:“你这辈子但凡做过一件好事,沈家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那么多痛苦我都承受住了,以为我会向你低头吗?你还想干什么?来啊!都冲着我一个人来啊!”
沈平生很不悦地将她的脑袋耸到床头的铁栏上,瞥眼身侧的黑衣保镖:“动手!”
黑夜中的北港,沈瑶万万没想到沈平生送给她的是这样一份大礼。
一声撕心裂肺的仰天长啸划破夜空:“沈平生,你不得好死!”
咚的一声。
沈瑶被扔进海里。
她不会游泳,沈平生是知道的。生产给她带来的虚弱更是注定了这一场死亡的来临。
两个保镖走后,沈瑶连最后扑腾的力气都没了,海水猛烈地灌进她的鼻子,嘴巴……
沈瑶紧咬着牙关,痛苦不堪。她还没看见沈平生遭报应,就这么死,她不甘心!太不甘心了!
远处一艘巨型游轮上,霍宗旬的好友严初举着望远镜说:“旬哥,好像有人落海。”
霍宗旬抽着烟,嘴角嘲弄的一翘,瞥向严初:“你佛祖投胎?”
严初和霍宗旬是截然不同的类型,他带着平光眼镜,生得温文尔雅,仿佛旧时的书生雅客。
“见死不救不是我作风。”严初看向他:“不过到底是你的游轮,还得旬哥你点头。”
霍宗旬默了会儿,手指轻轻打个手势,游轮便开始全力向前冲刺……
严初把沈瑶救上来,看清脸后霍宗旬的目光就沉了。
“咳咳。”沈瑶吐出海水,剧烈地咳嗽起来。
严初蹲在她身旁,拍打她的背,嗓音温润地说:“你怎么样?”
沈瑶意识昏沉,知道自己被救了,感激地泪水疯狂涌出。湿哒哒的手一把抓紧严初的衣袖:“我没事。谢谢,谢谢你救了我。”
严初说:“你该谢旬哥,这艘游轮是他的,准确来说是他救了你。”
沈瑶的视线穿过严初的侧脸,看见了霍宗旬眯起的眸子。
“是你?”沈瑶不可置信的睁大眼。
霍宗旬未言语,一只金属火机在他几根手指间花俏地翻转。
一旁的严初皱眉:“你们认识?”
霍宗旬眼皮子一撩:“不熟。丢回海里。”

霍先生真心请止步免费阅读

严初蹙眉:“别胡说,她看上去情况很不好,旬哥你要是看着碍眼就让我带回去。”
霍宗旬掐了烟蒂,沉默地丢在脚下碾,没有表态。
严初做主,一个打横将沈瑶抱起,下了邮轮。
她红着眼,目光流连在霍宗旬脸上,心中暗道:霍宗旬,你讨厌我竟然讨厌到恨不得我去死!
如果有一天,你知道今天我拼尽全力去生你的儿子痛不欲生,如果有一天,你发现当初设计你的人根本不是我,你会不会有一点点的内疚,哪怕是一点点……
她疲惫得合上眼,醒来时已经在严初的公寓里。多亏了严初,她在那修养了整整两个月,身体终于恢复过来。
在她修养的这两个月里,她看见自己父亲不治身亡的新闻,而沈平生却正式接手了沈氏。
不治身亡?王八蛋!他怎么可以这么做!怎么可以这么心狠手辣!
然而现在的她一无所有,拿什么和沈平生斗。放眼整个北城,能直接用经济制裁沈平生的人只有北城首富霍宗旬。
沈瑶祈求严初带她去找霍宗旬,到了酒店门口她才知道,今天竟然是霍宗旬订婚的日子。
一小时后,这家酒店就要进行一场北城历史上绝无仅有的盛世订婚宴。前来祝福捧场的商贾络绎不绝,都快把地毯踏破了。
沈瑶皱眉,觉得自己可能没来对时候。
严初看出了她的不安,一个电话拨给霍宗旬:“在哪?我到了。”
那头传来沙哑的男声:“顶楼,水云间。”
电话挂断,严初被熟人叫住,沈瑶一个人乘坐电梯来到二十八楼,按响了霍宗旬房间的门铃。
门开的一瞬间,男人的腰围,腹肌,胸口,锁骨……
沈瑶的视线缓慢移上去,最后才看见了霍宗旬宿醉未醒的俊脸。
霍宗旬穿衣服时看着显瘦,脱了衣服,拥有着让女人最为之疯狂的身材,八块腹肌衬得他孔武有力,精健的腰像是能夺了姑娘小命的刀。
她心怦怦跳,声调清冷的叫他一声:“霍先生。”
霍宗旬的眼神如同残忍的凶徒,令人不寒而栗。
“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你订婚。”
霍宗旬转身走到床边穿衬衫:“既然知道,是你自己滚,还是我让酒店的安保抬你出去。”
沈瑶跟进去,眼皮垂了下去:“我不走,我想和霍先生做笔交易。”
霍宗旬未言语,像听了笑话般扯动嘴角,然后开始系领带。
沈瑶已经没有退路了,现在能让她绝处逢生的人只有霍宗旬。
她斗胆走上前,扯住霍宗旬的领带往自己面前一提,两人的距离被拉的很近。
“霍先生,如果你不答应,一会儿订婚宴上我一定会告诉你未婚妻,去年十月你是怎么吻我,怎么不知满足的跟我在床上做爱。”
那些霍宗旬想忏悔的,想从脑子里剜去的,忽然都被沈瑶翻了出来。
他低头看眼揪紧领带的莹白玉手,扬了下眉梢,隐忍着滔天的怒意说:“在我的地方闹,下场不好。”
“如果你不答应,我非闹不可呢。”她豁出去了,也确实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
霍宗旬对于沈瑶嘴里提的交易什么的毫无兴趣,倒是对她的威胁克制不住的恼怒。
他将领带抽走,猛地将她推倒在了床上,强行翻起她的两只手摁在头顶牢牢禁锢住。
沈瑶看着霍宗旬的脸,身子不自觉溢出冷汗,恐惧地回忆起去年发生的事。
那晚霍宗旬的生理发泄如同打仗,翻来覆去又蛮横无理,她的所有抵抗都被瓦解得一干二净。
霍宗旬微垂着眼帘看她,语调不急不慢地说:“小姑娘,让你好好的喘气到今天已经是我对你最大的仁慈。你想闹?那就留下观礼,我成全你。”
她踹息着:“你就一点也不怕?”
霍宗旬笑出来,眼神锁着她慢慢直起腰身。
他拨下一串号码,吩咐那头的人:“封锁酒店所有出口,没有我的允许,一只苍蝇也不能飞出去。”
他这是……在证明自己毫不畏惧,还反其道而行非让她留下观礼了?
沈瑶不可置信地望着他。
霍宗旬回应着她的目光,似是用眼神将她奸视了一遍:“不出去?想让我把刚穿好的衣服再脱掉?”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霍先生真心请止步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