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种树拯救众生(初亦以修)
我靠种树拯救众生(初亦以修)

我靠种树拯救众生(初亦以修)

分类: 校园纯爱时间: 2021-04-20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初亦以修,我靠种树拯救众生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初亦是个热爱大自然的景构师,英年早逝之后,身体被外星种子“吃干抹净”,带着穿回了它的星球。既来之则安

初亦以修内容介绍

两人走后,初亦设法将那扇门拉开、推开、或是砸开,都没有成功。
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体虚的缘故。
但他得另谋出路了。
初亦来到落地窗前,他看到,不断有流体在下落,砸到远处丘陵上,把光秃的地方砸出一个个深坑,黑色烟云从坑里滚滚冒起。
雪已经停了,应该是他们口中的覆雪计划强行停止了。

初亦以修全文阅读

否则,就不只是砸出一个深坑那么简单了。
“非预言流体无法蔓延过来?”初亦独自说道。
他知道,他的种子在听着,并且按着脑海里的想法,摔碎一个杯子,用碎玻璃割了指尖一下。
果然,不是鲜红的血液,近乎透明的液体流了出来,微痛。
初亦感觉得到,种子在他身体扎了根,换掉全身的血液,五脏六腑被新的物质,用另一种方式重新供能,但它没有侵占他的大脑,让他还得以保留自己的意识。
“慕吖!”种子叫道。
流血的指尖冒出一朵白色的蘑菇花苞,根部吸吮新的血液,“peng”,花苞炸开化成粉尘消散,伤口愈合。
初亦提起嘴角,他知道,种子心疼他了。
某个地方,回响起种子的声音,“这里是军区最高指挥地所在岛屿,你眼前发生的,并不是实际看到的,只是上将定位的全息投影,其实周边是海域。”
初亦设法找到一个吹风机,他有点冷。
于是他快速在一览无遗的房间里走动,边走边问,“定位在了什么地方?为什么一棵植物都没有?”
“可能砍光了吧,我就是为了躲避砍伐才逃走的。”种子的声音有点迷糊,应该在回忆。
“小傻子,你当地球就不砍吗?”
初亦没找到吹风机,但他回到了上将的更衣室,男人先前的制服有序挂在衣架上。
初亦问,“这里防卫够森严吗?”
种子道,“如果您愿意,可以一试。”
初亦点点头,他必须走,不能等男人回来找他算账。
男人应该不是个好惹的家伙。
他在镜前打量自己的身形,脸色比他想象地还要苍白,被病痛折磨三年已久的身体真得单薄,血液虽然换了一遍,但的确很难适应。
他经不起折腾了,初亦想,于是果决褪去了身上湿透的短衫。
三分钟过后,他穿着整齐的军装从房间走出,还好,虽然身体单薄,但骨架尚能撑起一丝一毫,不至于拖得太长,他把男人的衬衣扎进裤子,裤子有点肥,但有型,马甲虽然肥大,但质地坚硬,表现不明显。
至于大衣,他本想给那位上将留点的,当看到远处风吹漫沙的萧条时,他又重新从衣架上捡起,搭在了手臂上。
落地窗外,黑云压顶,杀伤力极大的流体疯狂下坠,地面狼烟四起。
初亦背对这些,站得笔直,张开身体,平整的深色大理石下,什么东西即将破壁而出。
那是根,种子的根,今后,也是他的根。
突然,初亦的视线扫到下面,小臂搭着的大衣处,口袋敞着,初亦从中拿出一张银灰色卡片,卡片沉甸甸,不像常见的多层聚酯材料,也不像金属,上面刻着浅浅的文字,初亦看不懂。
此时,那股蠢蠢欲动的坚硬力量,“咔吧”,从大理石上破出一个碗大的洞。
深棕色粗壮根冠露出一点,但随着初亦的无视,又悄悄缩了回去。
初亦走到门前,将卡片怼上了齐腰处的墙上,那有一个黑色屏幕,和卡片嵌合关系不错。
果然,门开了,准确来说,门消失了。
他不必用蛮力了。
初亦走出去,是个冰冷的大厅,空无一人。
初亦回想了一下他们口中的“非预言流体”,猜测这里科技发展程度应该不低,至少军区科研所在地应该不低。
他想象的这座大楼,每个空间表面都该是极度光滑的崭新材料才对。
但截然相反,空间有些昏暗,脚下有碎石,整齐排列的大柱子十分粗糙,像信奉神明的雅典神庙巨柱一般,托举着某些被人仰望的东西。
初亦抬头看去,巨大的穹顶向中心收缩,收缩到最顶端,是个窟窿。
光从窟窿进来,洒在柱子和墙壁之上,裂缝被光芒填满,组合起来留下丰富的图案。
初亦去触摸,试图辨认这些图案所传达的信息,可不断向前走发现,根本不可能。
没有任何规律可寻,就像是每一面墙,每一根柱,曾经遭受过重击形成的裂隙一样,不是人为。
不知不觉,初亦走到大厅另一端,空间在此收束成一个廊道,步入廊道,是个旋转楼梯。
一切都泛着旧迹。
从楼梯上下来,情况截然相反了。
崭新材料出现了,穿着制服的军区人员也出现了。
精密的仪器运作声从玻璃幕墙内渗透出来,不同开间皆站着一个身穿白色束身衣的指挥者。
他从廊道穿过,指挥者们背对他。
“这也是全息影像?”初亦问。
种子伸展了一下身体,刚想说些什么——

初亦以修免费阅读

突然,有人朝他吹了吹口哨。
初亦循声望去,是身后刚走过的那位指挥者。
“上将房间好玩儿吗?”
指挥者拥有一副深邃的面孔,眼睛是浅灰色,年纪不大,牙齿伶俐,极易给人一种八卦的感觉。
“你认识我?”初亦问他。
“不认识,但你穿着上将的衣服,拿着上将的行卡,从楼上下来,加上上将今天急匆匆回到房间的举动,我想我可以认识你了。”
指挥者对手中的黑色机器呢喃两声,离开指挥位,上去揽住了初亦。
“除了上将以外,你可是从楼上下来的第二人。”
初亦听着,处理信息。
建筑层次代表等级,越深层次,所能到达的人越少,对上一层次的人来说,则会愈加神秘好奇,那么楼上大厅的那种氛围或许也就不足为奇了,那是最高指挥者所信奉的东西。
最高指挥者信奉的,或许只有天了。
“彭瑞这家伙说,上将金屋藏娇,没人信,但我信,因为我知道,上将毕竟是个男人。”
“我叫杉郎,你要去哪?我可以带你去,因为我十分有理由相信,你是被人打晕掳来的,还不知道这栋大楼的内部空间结构。”
“不知道空间结构随意走动,是十分危险的,不过还好,你有上将的制服,只要不到对面的银塔和精塔,无论谁见到,都会礼貌避让的。”
杉郎说个不停。
初亦特意留意他的嘴角,那种翘起的弧度,简直和房间里穿白色制服的仁兄如出一辙。
“你可以带我离开岛屿吗?”初亦问。
杉郎笑笑,穿过指挥者长廊,走进电梯,“你是从哪掳来的良民?”
初亦停顿一下,他现在只想在这颗星球上,找个依山傍水的地方定居下来,种种树浇浇花,如果可以,他也愿意为这颗星球的环境和景观方面贡献一份力气,以此平稳过完下半生。
于是他说,“不记得了,但那里有山有水,有花有草,环境很好。”
“哈?”杉郎头一歪,视线甩向斜上方,好像听到了什么笑话。
不过他再次打量了一下初亦,说,“或许真得有那种地方吧,毕竟我从没见过像你这么……润的男人,简直是在理想条件下模拟生长出来的。”
听到这话,初亦从反射性能良好的墙壁里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脸庞,和死前没什么两样。
得出结论,这人,如此夸张。
电梯门打开,杉郎带他走出,“我得去四十五层监控大厅拿份材料,如果你需要我的帮助,可以先去露台一边赏景一边等我回来。”
初亦说好。
经过指引,他来到露台。
云层很厚,压得很低,或者说楼层很高,紧挨云层,一望无际的海平面,三幢细窄圆柱大厦被底部的敦实楼台连接,高一点的位置,再次被弧状长廊贯穿,由于规模太过宏大,简直像根黑色绸带。
而他在的位置,是最左侧的大厦。
灰扑扑,初亦睁大眼睛寻找,没有找到一丝一毫的自然本色。
他很失望,更加想离开这个地方了。
“这里和你离开时一样吗?”初亦问种子。
种子道,“不一样,那时,这里只有一座具有统治地位的建筑,就是三幢大厦所围合的低矮半球体。”
初亦低头,注意到了,三幢大厦弧形排列,包围着从海里伸出的半球体。
球体是白的,很柔和,顶部两根灯珠闪耀着光芒。
没过多久,杉郎回来,手里空空,初亦猜测,他所拿的那份材料,或许已经发展到投射进大脑就可携带的程度了,但能投射进大脑,何必辛苦专门跑一趟?
初亦不解,也没问。
杉郎望着刚刚初亦盯着的半球体,问,“上将带你看过岛屿全貌吗?”
初亦摇摇头。
杉郎笑道,“他一向强势,独断专政,发动战争,没人敢靠近他,很难想象,离他这么近的你,经受过怎样的囚禁和虐待。”
初亦提起嘴角,或许谁能可怜他一下,带他离开这。
杉郎靠着细长的弧形金属栏杆,指着那个半球体,“联合公会。”
他又指着最中间大厦,“那是良晋最高指挥地——银塔,对面的是精塔,归属奥克林,你所在的脚下,是恒塔,上将所管理的风居。”
初亦想起白色制服的汇报——关于奥克林发动的进攻。
得出结论,三塔其实是对峙关系,至少奥克林和风居是。
这就有趣了,这两家能发动空战的指挥地,居然互为隔壁,那么必然有第二战场了?

小编推荐理由

我靠种树拯救众生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