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杀(女尊)(许棠顾清持)
艳杀(女尊)(许棠顾清持)

艳杀(女尊)(许棠顾清持)

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21-04-20

小说介绍

许棠顾清持小说————艳杀(女尊)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水波波所著,讲述了女尊,男生子双重生男主是个对女主偏执的疯批美人许棠睁开眼,发现自己重生了,正将白绫套在脖子上,哭爹喊

许棠顾清持内容介绍

春花正艳的时节,许棠却待在一个破庙里,胳膊上挎着包袱,将手里的烧饼啃了一口,思量着要往何处去。
全然忽略眼前那个华贵无比的男子。
“皇姐让我去和亲。”对方道。
哦,是嘛。
许棠慢吞吞啃完烧饼,拿出水囊,清凉液体顺着喉咙流淌进胃里。

艳杀(女尊)全文阅读

听说江南有大好的风光,富庶人家良多,百姓生活也较安乐。以她的头脑,应当能活下去吧,不如就去那儿做点小生意?
若是这样,她便得计划好前行的路线,手里钱财不多,要省着用。
“我们怎么到了这般地步?”男子见许棠不理他,轻笑,“你可还记得当初对我说过,此生不离不弃?”
许棠终于抬眼,回应对方的只有沉默冰冷的神情:“你可以走了。”
没有厌恶和憎恨,却比其更伤人。
“好……”
男子反应很平静,声音淡了下来。
他挺直脊背,还是初见时那般骄傲,理了理衣服的褶皱,又笑一声,“我是偷跑出来的,你若不要我,我回宫就是。”
关我何事,恕不远送。
许棠转了个身,背对着他,竟是片刻也不愿看对方。
“咣——”
在她转身的瞬间,听见身后剑从鞘中脱出的清响。
尖利器物刺破衣衫,只是一息之间,许棠就看见胸膛前多了截雪色,阳光下亮得刺眼。
刚开始时讶然,随后震惊,然后痛苦随之而来。
钻心的疼。
许棠左手握住了剑尖,头脑一片空白,侧身倒下去后,男子蹲下,将她挪进了他的怀里。
“疼么?”
他说话时,潋滟的眸中尽是水光,眼尾泛红,唇色苍白:“阿棠,我也好疼啊。”
“你怎么能不要我,怎么能就此离去?!”他咬牙切齿。
许棠发不出声,胸口痛得要命,简直生不如死,心想您别折磨我了,给个痛快吧!
男子眷恋地抚摸她的脸,俯下身,于她唇边印了一个缥缈的吻,淡淡香气萦绕在许棠身边:“恨我么?”
不恨不恨,你赶紧让我解脱!
许棠半点儿不愤怒,只是一种尘埃落定的轻松。反正死了就能去和家人团聚,你想杀便杀吧。
这种平静却激怒了男子。
他攥紧指尖,眸中透着绝望和苍凉,姣好的容貌惨白无比。
有什么比心爱之人视自己为无物还难受?他宁愿她恨自己!
“我要去和亲了啊!我要去一望无际的草原,和凶残的汗王成亲,也许再也见不到你……我就是想再看你一眼,这样也不行?你凭什么不要我,我的身心早就……”
他哽咽着,忽然说不下去了。
因为许棠躺在他怀中,嘴角勾起了冷笑。
早就什么,早就属于她?
堂堂帝卿,高贵无比,早就和她这个纨绔无媒苟/合?
许棠还记得这个人在深夜,害羞着光/溜溜钻进她被窝,记得肌肤相贴时的悸动与暧昧,记得无数次唇齿之间的甜蜜。
可那又如何?
一切都是过眼云烟,当初多爱,如今就有多痛。
男子愣了愣,他意识到,曾经让他为之心动的温柔消失了,也许永远都不会再降临到身上。
他勉强挤出一个笑,笑容依旧是美的。
“那你,就去死吧。”
方才还深情款款,此刻他狠狠扼住许棠的喉咙!
她脆弱的生命于他手下颤抖,他也跟着浑身颤抖。
“与卿永不分离,与卿永结同心,与卿岁岁常相见……你先走,我来陪你。”
在这个暗无天日的世道,许棠就是他的光,是他在雪夜的火苗。她走了,他自然不会活。
窒息感袭来。
许棠眼前一黑,痛苦在一瞬间结束,胸口处血液涌出时感受到的炽热似乎已凝结成冰。
一片黑暗中,她耳边还回响着那人肆意疯狂的笑声,昔日曾在自己面前撒娇的软糯嗓音,变得沙哑刺耳。
“阿棠,咱们到地府再成亲。”
许棠脑中唯一的念头是:你还要追到地府?
顾清持,过分了啊!
意识模糊,许棠看到路的另一边开着鲜艳的花,爹娘正在那边慈爱地望着她,庶弟怯弱地叫着姐姐,从小一起长大的丫鬟笑吟吟冲自己喊:“大小姐,快过来!”
还有顾清持。她以为自己不会再对他有任何情义。
眼角却滑过一滴泪。
如果过去的一切都是梦,该多好……

艳杀(女尊)许棠顾清持免费阅读

……
“大小姐!大小姐,大小姐你快下来啊!”
丫鬟湖音的嗓门一如既往地大。
许棠想,我这是要进地府了吧,否则湖音的呼唤为何越来越清晰,原来真的有地府?
“不孝女,你这是要气死我啊,不想去书院上学就寻死觅活,你赶紧下来,为娘,为娘不逼你就是!”许棠又听见她娘惊慌失措道。
“棠儿哟——”是她爹在哭?
窒息感还没有褪去,许棠越来越觉得奇怪,家人见到我应该高兴,为何这般慌乱。
她奋力地睁眼,可眼皮沉重,怎么也睁不开。
等到她终于能看清时,发现自己站于一棵大树高处的树干。
一条白绫从更高的枝干落下,牢牢圈住她的脖颈,自己的双手紧紧抓住白绫。
许棠:?我杀我自己?
许棠一个没站稳,立马从树上摔下地,这树还挺高,好在下方的人有所准备,用被子接住了她,没有受太多皮肉之苦。
“咳咳咳!”喉咙火辣辣的,许棠还没搞清楚情况,她爹就扇了她一巴掌,抱着她哭起来:“你这是要你爹的命呐!”
“妻主,棠儿不想去白马书院,必定是有原由的,你忍心看她死吗,读不读书又如何,咱家又不是养不起,我就这么一个女儿……”许棠爹望向自己的妻主。
许棠的娘重重叹息,摇摇头:“罢了罢了。”
湖音跪在她身旁,泪流满面:“主子您别吓奴婢啊。”
浑浑噩噩被抬回房,许棠还是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何事,任由大夫诊治,任由小厮端茶给她喝,任由她爹亲自给自己擦脸擦手,最后一头埋进了被窝。
熟悉的味道,熟悉的触感,熟悉的房间摆设,这是她十几岁还在家中时的屋子。
喉咙的疼让她清醒,哪有这么真实的梦。
“啪!啪!”外面好像有棍子抽打人的动静。许棠挣扎着坐起来,往窗边看。
还没看到窗外的景,就被墙上贴着的铜镜惊住。
淡眉,杏眸,秀气的容颜。
镜中是未及弱冠的少女,第一眼便觉灵动非常,通身透着单纯和干净。
只有许棠知晓,这人有多顽劣。
因为这人,就是她自己。
“你可知错?大小姐不懂事,你也不懂?那样的关头,为何没看住她!”
外头,许棠的爹站在门廊边,示意管家继续打跪在地上的湖音:“你是从小和棠儿一同长大的,偏生犯了这样的错!棠儿若有事,你一家子也赔不起!”
湖音咬住唇,低了头忍受抽打,溢出哭腔:“是,是奴婢的罪过。”
湖音那时被许棠支开,明明觉得不对劲,却没想太多,回来才发现主子已经爬到了树上,正要上吊,她不会爬树,只好大声叫人。
许棠衣服都没披上,穿着里衣就走了出去,脚下踩了片枯黄的叶,凉意告诉她,现在入了秋。
“行了,一个丫鬟知道什么,那臭丫头的性子你不是不知,何苦怪她。别让臭丫头看到,又怪你打她的丫鬟。”许棠的娘没好气道。
许丞相身为朝廷重官,她在朝上一派威仪,在家却管不住自己的女儿,只觉无奈又心疼。
风吹过,许棠不觉得冷,眼前的一幕是梦里也求不来的。
她曾多少次祈求上天,愿下十八层地狱受尽苦楚,愿投胎成牲畜,愿再也不爱那个人。
只望岁月逆转,家人重活。
许棠静静走过去,吓了众人一跳。
“你出来做什么?哎呀,我知道了,不打这丫鬟便是,快躺着去,要再有个好歹,爹可怎么活。”
许棠的爹命令管家停下,“把你丫鬟领走吧,你若听话,她哪里会被罚……”
也许今日下了雨,木板也有些潮湿。
许棠支撑着摇摇欲坠的身子,双膝跪地,两手相贴,弯下腰,重重给爹娘磕了一个头。
“棠儿你跪着做什么,快起来!”许棠爹捂着胸口。
“臭丫头又想装可怜了?行了,我不都应了你,不去书院么,看你像什么样子,管家,快扶小姐一把。”许丞相也有些无措,女儿何曾给他们下跪过。
“娘,爹——”
许棠的心在跳动。
她呜咽着,伏于地上,一个接一个响头地磕,磕破了额上的皮。
木板发出“咚咚”声。
她的心则“怦怦”跳,那么鲜活。
苍天在上。
如果这是梦。
信女许棠,不愿醒。

小编推荐理由

艳杀(女尊)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