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之婉贵妃陈氏(陈若雪乾隆)
清穿之婉贵妃陈氏(陈若雪乾隆)

清穿之婉贵妃陈氏(陈若雪乾隆)

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21-04-20

小说介绍

主角是陈若雪乾隆小说叫做《清穿之婉贵妃陈氏》,清穿之婉贵妃陈氏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这是一个活到了92岁的女人,这是一个光靠签到打卡熬资历熬到了贵妃位置的女人。陈若雪带着金手指在后宫苟生活,吃好喝好赏美人。

小说简介

陈若雪穿越成了乾隆后宫一陈姓小常在,就是那个唯一从潜邸时期入府,最后熬死了乾隆,被追封成贵妃的婉贵妃陈氏。
这是一个活到了92岁的女人,这是一个光靠签到打卡熬资历熬到了贵妃位置的女人。
陈若雪带着金手指在后宫苟生活,吃好喝好赏美人。

清穿之婉贵妃陈氏全文阅读

“婉常在,你也回去歇着吧,本宫这儿无需你伺候着。”穿着华贵刺绣大氅面容白净的女子开口道,她面容甜美脸若银盘,只是眉目间隐隐有几分愁思。
“是,嫔妾告退。”
陈若雪低着头,瞧着十分恭敬又胆小沉默的样子行了一礼。
刚刚被册封为嫔,成了一宫主位的纯嫔娘娘正因为祖宗家法,亲生的三阿哥被抱去了撷芳殿由嬷嬷们养育而伤心不已呢。可她自己又不算得宠,这个嫔位还是因着诞育三阿哥有功得来的。更何况连中宫皇后也无力改变的祖宗家法,只能将亲生的二阿哥送去撷芳殿,她又有什么办法呢?唯有接受现实。纯嫔能做的就是时常照看着远在撷芳殿的亲儿,连对皇上的恩宠都淡了几分,更不会在意同住一个宫的一个小小常在了。
陈若雪目送纯嫔进了正殿才转身回了自己的东侧殿。
钟粹宫东侧殿不如正殿有足足五间宽敞明亮的房间,而是一条座东朝西的长方形房间,最里面是睡觉的卧房,用屏风隔开花厅 ,用于白日里待客用膳的。原主出身汉人,识文断字,故东侧殿还隔出了一间小书房。整体布置虽然朴素,但却也透着几分典雅。
“主子,喝茶。”
陈若雪回到东侧殿坐下,宫女荷香利落的倒了一杯茶水,含笑递了过来。
陈若雪伸手接过茶杯,入手尚有余温,便点点头喝了一口。
“屋子里有些冷了,去把炭盆点上。”陈若雪放下茶杯淡淡的说道。
荷香也被屋里的寒气冻的双手发僵,闻言连忙点点头,倒是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另一位宫女茴香张张嘴,可惜陈若雪没搭理她,见此只好闭上了嘴。陈若雪知道她在担忧什么,不过这么冷的天不点炭,屋子怎么住人呢。
炭盆点上,屋里终于有了热乎气,陈若雪让荷香给她松了发髻,脱了鞋上榻:“我休息一会儿。”
“是!”
闻言荷香连忙点点头,扶着陈若雪躺下,放下了帘子。
床榻里的陈若雪感觉荷香她们放低了声音,这才慢悠悠的闭上眼睛,思考自己现在的处境。
陈若雪本是一个现代的普通社畜,过着朝九晚五不定时加加班的日子,小日子过的不算好但也不算差,加上她本身也没什么野心,对自己的现状十分满意。可惜一朝意外来临,她竟然穿越了,穿越成清朝乾隆后宫的常在陈氏。现在是雍正驾崩,乾隆刚刚登基,原主陈氏作为潜邸宝亲王的格格,却因为不得宠只封了一个小小的常在之位,要不是有同封了海常在之位的珂里叶特氏格格,原主也就比潜邸那些成了官女子的侍妾好一点。
余下潜邸的人,侧福晋高氏封贵妃,侧福晋乌拉那拉氏封娴妃,格格苏氏封纯嫔,格格金氏为嘉贵人,格格黄氏为仪贵人。还有追封了生育了大阿哥自己却没了的富察氏为哲妃。
历史记载乾隆后宫一共41位嫔妃,3位皇后,5位皇贵妃,5位贵妃,6妃,6嫔、12贵人,4常在和1答应。不过由于乾隆的超长待机,很多嫔妃现在还没出现,有些甚至还没出生呢。
陈若雪用自己有限的清朝历史知识扒拉了两天,发现自己应该成了乾隆的婉贵妃陈氏,那些超长待机,熬死了乾隆历经四朝活到了92岁的婉贵妃。这也是陈若雪痛快接受了穿越现实的原因,婉贵妃陈氏一生虽然不得宠,位份晋升也慢,甚至她的贵妃之位还是下一代皇帝嘉庆皇帝给的呢,但她活得久啊。
在看看其他得宠的嫔妃,富察皇后慧贤皇贵妃都是壮年而亡,其他几位皇贵妃也只活了四十多岁,孝仪皇后儿子虽然成了皇帝,可她只活了49岁,一点儿子的光也没沾上。
综上所述,陈氏这个身份确实不错。
穿来两天,陈若雪每日跟着请安,余下时间便待在自己的屋子里,这才发现后妃们的生活并没有电视中演的那般奢华。衣裳首饰都有规矩,除非上位者赏赐,否则她们只能拥有自己份例里的那点东西。而那点东西……真心不多。
拿她现在的常在份例来说,常在一年例银50两银子,按照现在清朝时期银子的兑换比例,一两银子大约等于现代200元的。一年50两银子就是10000元,平均下来一个月才八百多点。不过除了例银外,她们每日吃喝穿用都有份例,大到住房布置,小到针头线脑,全部都由内务府供应。
常在每天能用黄腊两支白蜡一支,夏天每日十斤黑炭冬日二十斤,至于品质高级的红箩炭,只有贵人及以上者才能使用。
吃的方面,常在的主食每天有一升二合的陈梗米和两斤白面,副食有糖、香油、甜酱、醋、豆腐、茄子、鲜蔬菜,但数量有限,像白糖每日只有二两供应。
想要吃肉,常在每日份例中有五斤猪肉,每个月能分到五只鸡鸭,羊肉十二盘,除此之外想要吃什么,只能自己花钱去买。看着挺多,可不要忘了一个常在身边是有三名伺候宫女的,也就是说上诉这些份例物资是四个人分的。
陈若雪身边现在有荷香茴香两人,还有个十三岁的小丫头香兰做日常打扫工作。荷香跟着原主时间最久,原主还是宝亲王府的格格事就跟在身边伺候,茴香是封常在后新分来的。不过原主性子沉默胆小,平日里除了日常请安就是关在屋子里看书,要么就是自己一个人待着,这一点也是陈若雪至今不露馅的主要原因。
原主其实长的不错,13岁入王府,现在只有20岁。原主面容白皙,杏眼,鼻梁高挺秀气,嘴型完美,妥妥一清纯小白花长相。可惜乾隆后宫卧虎藏龙,皇后富察氏端庄大气,高贵妃清丽绝色,嘉贵人美艳风情,连同住一宫的纯嫔长的也是珠圆玉润,还有如玫瑰花一般的娴妃,各色美人应有尽有,原主性子沉默,在其中并不得宠。
不过不得宠也有不得宠的好处,什么宫斗陷害的手段,原主入王府到进宫多年,从来都没碰上过。所有人几乎一致的无视了原主这支清纯小白花。
陈若雪一边想着一边伸手进床头的木盒子里摸出一把石块,掂掂重量,陈若雪选了一块颇重的,重量大约有五两。选好后把其他石块扔回木盒子里,紧握着那块五两重的石块,陈若雪感受着手心里出现的热意,下一秒一阵饥饿感从胃部涌向全身。
“荷香!荷香!”
陈若雪直接翻身坐起掀开床帘叫道。
“主子!”
坐在堂间和茴香一起做女红的荷香听到陈若雪的声音,连忙回了一声跑进去。
“我饿了,让小鹿子去御膳房要两盘点心回来。”陈若雪说道。
荷香连忙点点头,回身从梳妆台旁边的柜子里拿了一块一两重的银子出去找小鹿子了。每个宫里都有八名太监和一掌事太监伺候,名义上这些太监归一宫主位管辖。像钟粹宫的太监们就归纯嫔管辖,其他钟粹宫的嫔妃先要用,吩咐一声就是了。但实际上像陈若雪这样位份不高,又不得宠的嫔妃,想要指使太监办事只能花钱。
清宫一日吃两食,早上□□点钟一顿,下午两点又是一顿,中间饿了只能用些饽饽点心。可惜常在份例里是没有点心的,想要吃只能自己花银子去御膳房买。
所以说后妃看着衣食住行都用供应,月例银子没有太大花销,实际上则恰恰相反。不得宠的嫔妃可能会被内务府克扣日常份例,想要得宠见皇上,可后宫嫔妃这么多皇上更是日理万机,想要皇上想起你,就需要银子了。打赏宫女奴才,塞红包让太监把自己的绿头牌靠前些……还有逢年过节各处的送礼与打赏,份例是死的,想吃点新鲜的瓜果蔬菜都是需要花钱打赏的。
“主子,炭火没有多少了……”
茴香见荷香拿着银子离开,想了想还是开口说道。
陈若雪闻言点点头:“还剩多少……算了,你回头拿着这五两银子去内务买些黑炭,今年冬天冷,白日要保证有一盆碳晚上得有两盆。”
陈若雪将手心里的五两银子给了茴香,那五两银子的模样正是刚才那块石头的模样。
“是!”
茴香看到银子,连忙露出一丝欢喜,连忙应道。她是陈若雪封为常在后,内务府新拨来伺候的宫女,情分不比荷香,但茴香清楚后宫生活的艰难,知道自己这个主子并不得宠,家室也不好,这日子过的紧巴点的过。可主子平日里成日花钱点菜买点心,白日里炭火也是不断的点着,茴香不禁有些担心……可见她一提,主子就痛快地拿出了五两银子,茴香松了一口气,看来主子还是有点私房的。
既然如此茴香也不做招人烦的事情,主子冷的时候能钻进被窝里,她们这些伺候的宫女可不成,白日里点上炭盆得益的也是她们,要不然手指头冻的做女红都拿不起针线来。

清穿之婉贵妃陈氏免费阅读

荷香拿着一两银子去找到了小鹿子,小鹿子是个年纪不大的小太监,十五六岁的样子,不过十分机灵。钟粹宫如今除了主位纯嫔娘娘,也只有住在东侧殿的婉常在一人了。
纯嫔是一宫主位,膝下还有三阿哥,是热灶,满宫的人没有不去巴结的。小鹿子自然也想去巴结纯嫔,可惜奴才太多轮不上他。小鹿子便把眼睛转到了住在东侧殿的婉常在身上,不求婉常在他日得宠一飞冲天,只求能得些赏钱也是好的。
没想到这位婉常在看着不言不语的,却也是个有成算的。
“小鹿子!”
小鹿子听到声音,忙跑了出去,一看荷香脸上瞬间露出了笑容:“荷香姐姐!”
“你去御膳房给主子要两盘点心回来,剩下的银子是给你的赏钱。”
小鹿子接过银子颠了颠,发现一两银子是足足的,脸上露出笑容:“荷香姐姐你放心,奴才这就去。”
荷香点点头回了东侧殿,和小鹿子联系好几回了,她也放心。
去御膳房要点心,这差事荷香也不是不能做,但她在御膳房没有认识的人。即便是拿着银子也不一定能要到点心,便是要到了还不知道要花多少银子呢。让小鹿子这样在御膳房有门路的小太监去办,虽然损失点赏钱,才是最正确的。
小鹿子拿着银子去了御膳房,御膳房的大师傅他自然是不认识的,不过他在御膳房有个老乡,给大师傅打下手的。这点心也就是在这位老乡手里买,御膳房里叫的出名号的师傅都是给主子做菜的,想让他们动手那银子可就多了,但打下手的小太监就不同了。
小鹿子用一两银子在老乡那换了两盘点心,一盘南瓜酥一盘红枣糕,这都是给其他主子做点心时多做出来的。小鹿子也不挑,换完点心连忙回了钟粹宫,这一趟他还挣了十多个铜钱。
别看这十多个铜钱不多,可积少成多攒攒就多了。
……
陈若雪不知道自己想吃两盘点心竟然有这么多说道,拿到点心后陈若雪连忙往嘴里塞了一块红枣糕,连吃了三块红枣糕两块南瓜酥后,陈若雪才松了一口气。
她穿越后有个金手指,点石成金,不过每次使用后都特别饥饿。
“主子喝点水,小心噎着。”荷香看着吓人,连忙给陈若雪倒了一杯茶水。
陈若雪接过茶水:“剩下的你们分了吧。”
荷香茴香对视一眼,谢了恩。陈若雪一个常在想吃点心都只能花钱,何况荷香她们了呢。
不过一盘子点心只有四块,还剩下一块枣糕两块南瓜酥,荷香茴香两人分着吃了。还有个伺候的宫女香兰,前几日被纯嫔身边的宫女调了过去,说纯嫔身边缺伺候的宫女。一个嫔位身边有伺候宫女六人,纯嫔身边自然不会缺宫女伺候,不过纯嫔不喜欢太监伺候,平时一些分给太监的粗活只能由宫女分担,这才要了香兰过去。
陈若雪起初不想给,到不是非要香兰伺候,只是不想让旁人觉得她太过软弱可欺。纯嫔虽然是钟粹宫主位,但有着宫规在,想欺负陈若雪也不是随意就能欺负的,反之陈若雪要是出了什么差错犯了错误,纯嫔这个主位娘娘也是要吃挂落的。不过人家把香兰要走后,转头把小鹿子拨给她了,陈若雪也便答应了。
比起香兰那个十三岁的小丫头,小鹿子这个能跑腿的小太监更有用。
荷香她们吃完了点心,净了手又开始做针线活了。
嫔妃一年四季的衣裳虽然由内务府的针线房提供,但针线房的绣娘有限,紧着皇上太后皇后和得宠的嫔妃主子们,旁人若想要点什么,自己做要比等针线房快的多。
陈若雪今天超额变出了一颗五两的银子,往日她都是捡二两重量的石子变银子的。不过虽然成功了,但那一瞬间的饥饿感太浓郁,今天的金手指又用完了。刚才一打岔她也睡不着了,索性便坐在一边看荷香她们做针线。
荷香手里正在缝制一件袍子,样式有些像现代的睡袍,是陈若雪画的。她嫌冬天洗完澡冷,穿寝衣又麻烦,便画了这睡袍的样式让荷香给她做出来。
用的是白色的棉布,做成宽大的样子,中间加了条腰带,有点魏晋飘逸的味道。
看着看着陈若雪的思绪就偏了,荷香茴香两人和原主一样都是老实本分的人,身为贴身宫女从来没撺掇过她或者是原主去争宠,每天都老实的过日子,最多是抱怨抱怨内务府给的衣裳料子坏了之类的话……
今天早上请安……嗯她光顾着看美人了,没注意她们都说了什么。皇后富察氏是历史上有名的贤后,至于是不是真的贤?陈若雪偏向是真的,她对历史了解不多,当然史书也不会去探讨富察皇后是否真的贤惠这种事情。
不过可以从后宫子嗣上看,从到富察皇后薨逝的乾隆十三年间,后宫一共生育了8位皇子,4位公主,夭折了4个,两位皇子两位公主。其中有3位都是富察皇后的亲生孩子。要说富察皇后是个坏人,从后宫孩子的夭折程度来看,可能性不大。
当然也不能这么武断,陈若雪穿越这几天只有每日请安的时候能见到富察皇后,富察皇后从不让她们在外面等候,一过去便由长春宫的宫女迎进屋内坐着,还有茶点可用。请安时也多着说说闲话,至于拈酸惹醋的话……她和原主一样都是背景板,实在是感受不到。
还有一点印证富察皇后是好人的话,那就是内务府从来不克扣她的份例,虽然拿过来的东西质量可能不咋地,但数量上并没有少。
要不然一个掌管六宫事务的皇后想让一个不得宠的小常在过的不好,那可是太简单了。
所以说不管是从历史上看,还是她这几日的真实观感,富察皇后应该是一位很好的皇后。既然如此陈若雪也灭了内心最后那点争宠的心,有吃有喝,争什么宠呢?反正这诺大的后宫除了她,谁也活不过乾隆。在说真得宠了,早晚也得失宠,何必呢。
至于生一个孩子?陈若雪也没想过,不说生孩子对母体的伤害,就说这古代低下的医疗水平,一旦难产小命休矣。就算不难产平安把孩子生了下来,以清朝皇室子嗣过半的夭折率能不能养大还是两说。
最重要的清宫宫规变态,连皇后都无法亲自抚育自己的孩子,统一送去撷芳殿由嬷嬷们教养,亲生的额娘只能等到孩子来请安时瞧一眼。就这,还得是嫔位以上妃嫔才有的待遇。嫔位一下,孩子生下来就得抱走。看看纯嫔这几日的愁容,即便是她们关系不算亲密,她瞧着都挺心疼的。想想若是自己的孩子被抱走,想看两眼都难……陈若雪怕会疯!
在说了好不容易把孩子养大了,也不一定活得过乾隆。要是个皇子容易受到皇帝的猜忌,是个公主很大可能性被送去和亲。所以说实在没有生孩子的必要。
不争宠不生孩子,光靠签到打卡熬资历,这是陈若雪穿越两天后给自己定下的未来工作准则。
“主子皇后娘娘的赏赐里有一张白狐狸皮,天气冷了,奴婢给你做个手袖可好?”茴香掐了手里的线头,抬头看着陈若雪问道。
陈若雪收回飘散的思绪点点头:“好。”
见陈若雪答应了,茴香露出一丝笑容,她不比荷香,跟在主子身边日子久情分足,便得好好表现表现。
“提晚膳的时候早些去,我今天想吃前日那份樱桃酥肉,天冷了在要一份酸笋鸡汤,拿着银子去,御膳房不给便用银子买,在提一壶牛乳回来。”
日子悠闲,这不,陈若雪又开始琢磨起了晚膳吃什么。
位分低也有位分低的好处,身边伺候的人少,不用被时时刻刻教导着规矩、规矩。想吃什么便拿着银子去御膳房买,她虽然不得宠,可御膳房的人也不会跟银子过不去。
荷香也是个吃货,听到陈若雪说起吃食,眼睛一亮 ,连忙点头应到。像她们这样的贴身宫女,除了日常份例外,就是跟着主子吃,主子吃什么 ,剩下了就是她们的。
茴香知道了自家主子是有些银子的,也不讨嫌了,谁不想吃点好的呢。宫女的日常吃食虽然比太监好些,可也好不到哪去,就是数量管够罢了。
没什么事儿,陈若雪便跑去了南边隔出来的小书房坐坐。书房的位置是东侧殿明亮的地方,大约十五六平大小,前面用一架八宝架隔开,地上铺了一块如意云纹的地毯,一张酸枝木的黑漆上边描着山水花纹的大书桌,一把同样花纹带着扶手的椅子,旁边并排摆着两个图书架,上面放着几本书籍和宣纸。书桌上摆放着笔墨纸砚等物。
这些摆件家具都是内务府的,她只有使用权没有所有权,和份例中那些首饰一样,只能穿戴不能变卖,都是记录在册的东西。丢了、没了得登记造册。拿出去卖被发现了,是触犯宫规的。
陈若雪也发现了,宫里规矩森严,左一句触犯宫规右一句触犯宫规,所以她让荷香去找了一份宫规来,准备拿出当年高考的劲儿,给它研究透彻了,免得哪日真的触犯了宫规。
茴香见陈若雪去书房坐下,安静的看书呢,便继续做针线活了。婉常在除了不得宠,是个很好伺候的主子,平日里只是让她们安静些,并不需要时时刻刻伺候在身边。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清穿之婉贵妃陈氏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