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依然是太后(温梓童李玄愆)
重生后依然是太后(温梓童李玄愆)

重生后依然是太后(温梓童李玄愆)

分类: 二次元小说时间: 2021-04-20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温梓童李玄愆,重生后依然是太后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先帝茂年薨殞,新帝三岁即位。两宫垂帘,亲王秉政的格局下,表面两宫并尊,实则鼎臣世将却多趋于新帝生母所

温梓童李玄愆小说简介

素容很快进来,见状立马命小宫女去传太医!自己则守在榻前紧握主子的手,安抚道:“太后娘娘您忍着点,太医马上就来!”
“那安神汤……可加东西了?”先前饮用时她便尝出一丝怪甜,但偶尔素容也会加些饴糖,所以她并没多想。如今想来却觉得不对。
素容不由得一怔,接着头摇的拨浪鼓一般:“没有,奴婢今日什么也没加!”
“谁……送的?”
素容都是随主子一同上下早朝,故而汤饮的事不规她管。问了下面,才知今日送汤来的小太监确实是个面生的。

温梓童李玄愆全文阅读

如今便是不等太医来,温梓童也笃定自己是中了毒。她恍然记起先帝在时,曾有世外方士炼化了两粒仙丹献于帝后,说可补气血,可解百毒,能在危急关头保下一命。
于是她立马叫素容去取。
随后太医来到,请脉后证实了确系中毒。太医没开方子,直接跪在了地上恸哭。温梓童知道自己八成是没救了,她也不想难为谁,且让太医先退下。
待那仙药取来,温梓童便让人打碎一支玉簪,取出嵌在里面的一把小匙,将盛放仙丹的锦盒打开。
大约先帝是真将这丹丸当做救命的仙药了,故而珍藏时格外费心。这也给温梓童带来一点期冀,如今不管灵不灵验,且死马当活马医,总归不能更坏了。
可是当素容将锦盒打开,更坏的事它就来了……
“太后,盒子里是空的……”素容两眼怔愣的看着那锦盒,说好的帝后一人一颗呢?先帝那颗在他病弱时用了,还有一颗呢?
细细找了一翻,素容才发现盒子底还有一夹层,里面叠放着一封御笔亲写的遗书。
大意是先帝告诉她,那颗仙丹已在贵妃产子时吃掉了。而皇后也不必感到不公,因为他早已决定在死时留下遗诏,晋封贵妃为皇后。所以献给帝后的仙丹,给贵妃提前服下并无不妥。
最后还有一句劝慰“朕与皇后相携八载,纵无于飞之乐,也有共枕之缘。”
“呵呵……”温梓童苦笑,让素容将信烧了。
顿了顿,她又伸手指了指梳妆架:“那个黄玉妆奁里……有块西域进贡的伽南香,可止痛……”
“是是是,奴婢这就去点上!”跪在凤榻旁的素容胡乱抹了把脸上的泪,连滚带爬的去翻出那香,点好填进熏炉里。
待她再回凤榻旁,温梓童便命她们全部退下。
这意味什么,大家自然都懂。太后危浅,想体面的走。于是众婢子哭哭啼啼的退出了寝宫。
温梓童揩了揩嘴角溢出的血,努力躺正。
床头熏炉镂隙处升腾出袅袅清烟,香气熏浸溢散,围绕着她。渐渐的不那么痛了,她能静下来思量一些事了。
没想到她苟活至此,西宫那位还是不肯放过。既然如此,就让她静静的走吧。
这会儿她才发现,那野菊的香气似乎也不那么难闻。
就在温梓童眼阖了一半的时候,殿门倏忽开了。她以为是哪个不听话的婢女,费力的抬起头正想轰时,却见走过来的是连太后。
“妹妹,你这是怎么了?本宫一听太医的话就急火火赶来了,明明刚刚还好好的……”边拿帕子抹着不知道存不存在的眼泪,连太后边快步移至凤榻前,握上温梓童的手。
“妹妹可还有何话想对本宫说?”说罢又是低头拭泪。
温梓童苍白干枯的嘴唇,艰难的扯出了个弧度。看来是有人连清静都不想给她了。
也是,斗了半辈子,敌人咽气这出高/潮戏怎能落下?
温梓童转了转眼珠,不动声色的扫了眼那熏炉,然后按下心中怨懑,开始心平气和的交待起后事。
东宫下人的去处,墓葬的安排等一应琐碎,她都事无巨细的交待一遍。偏偏精气恹恹,说的也极缓慢。
连太后听着听着就不耐烦了,她只是想来听温梓童说自己有多怕、多痛、多不甘的,可不是来听个将死之人絮叨的。
温梓童这是连死,都不肯向她服个软吗?
是以她终于起身,清了清嗓子略显尴尬的说了个鬼都诓不过的脱词:“妹妹别胡思乱想,且慢慢将养,总有转好的时候。刚刚本宫来的太急,吓到了陛下,想来这会儿正哭着呢。本宫先回去……”
连太后话还没说完,便被温梓童打断:“姐姐不打算再装了么?”
“你……你说什么?”连太后不敢置信的看着温梓童。
温梓童撑着榻沿坐起,她干笑,“我说,你明明嫉妒我嫉妒的要死,恨不得吃我肉喝我血!却又总在我面前装得一副与人为善的样子,不累么?”
这会儿她竟觉得气力恢复许多,说话也不气短,心道这就是人们所说的回光返照?
被个将死之人这样一激,连今瑶的确觉得没必要再装下去了。她回以怪笑:“我装?整个皇城从前朝到后宫,谁人不在装?”
“便是你始终认为持中秉正的先帝,他又何尝不是在装?”
……
接下来连今瑶说了许多她与先帝恩爱的故事,又控诉了许多温梓童插足后造成的三人悲剧。最后她笑着问道:“温梓童,你以为八年来先帝为何不许你孕育他的骨肉?”
“那是因为早在我自甘为他做妾时,他便许下未来只会立我的儿子做太子!”
前面的话温梓童都全然不往心里去,直到这句时,她双眼圆瞪,之后陷入恍惚。

重生后依然是太后免费阅读

这么多年,她一直因自己身子虚寒不易受孕,而心怀愧疚。原来无子并非她的问题,而是李桓不许她有?!
难怪,难怪打从成亲以来,每逢小日子李桓都会亲自送来汤药。他说那是缓解腹痛的,而她一直感动于他的心细体贴,所以不管这些年来他如何冷落,她都觉得一个能记得她小日子的男人,定是将她时时放在心里的。
现今想来,那根本就是避子用的!
“呵,死前听到这种消息,可真是悲哀啊……”可怜她从不曾疑心自己的枕边人。
“哈哈哈哈哈——”连今瑶失控的大笑,“温梓童,你这是终于认栽了?”
然而温梓童却也不见多恼,她淡然的望着连今瑶,唇角微微勾起,竟道了句:“谢谢。”
连今瑶立时懵怔住,敛了笑意,歪头斜觑:“你说什么?”
“谢谢好姐姐愿意陪我上路。”
“陪你上路?”难道不该是送她上路?连今瑶不解,却是只当温梓童病糊涂了。可是下一刻,她突然感觉到头有些疼……
她以手扶额,身子竟然晃荡了下,有些站不稳。缓了缓,她才面色惊恐的问:“你对本宫做了什么?!”
温梓童不语,只是双眼空洞的落在床头熏炉上。
连今瑶似乎明白了什么,踉踉跄跄往外走去。难怪温梓童明知是她动的手,还耐着性子与她絮叨身后事,原来是要拖上她去见阎王!
可气的是她来时想好好看一出戏,所以屏退了所有宫人,让她们去外殿候着。这会儿连个能搀扶她的人都没有。
看着连今瑶跌跌撞撞走出寝殿,温梓童重新躺下,这回她是真的没力气了。她不知那些药量能不能送连今瑶下地狱,但总归是给了她些苦头。
温梓童正想阖眼,突然又听到门外一些动静,她艰难的侧头去看,竟见好容易逃出去的连今瑶又退了回来……
随着连今瑶步步后退,那个提剑抵着她咽喉的人也进入寝殿。
温梓童错愕的盯着那人,仿佛见了什么阿傍罗刹!
而连今瑶则是又惊又惧,她与李玄愆四目相接,泣数行下。鼓了口气,哆嗦着嘴唇,不甚有底气的威胁道:“议政王……不得……不得擅入后宫……”
李玄愆回复她的声音阴森低沉:“连太后所指的君仁臣恭,是在太平盛世。可从温太后中毒的那刻起,君仁没了,臣恭也没了,大燕的太平盛世,自然也不复存在了。”
“你……你这是要反?”连今瑶一个趔趄跌在地上,撑着手继续拖地后退,一边又哭笑道:“呵呵,本宫早看出来了,你觊觎那妖后……”
可惜这话的后半已是让人听不清了,因为李玄愆的剑锋一偏,便切萝卜似的斩下了连今瑶的一条臂膀!
没了手臂支撑,连今瑶身子失重,上半身也歪倒在地。她哭嚎着借另一只手臂蠕动身躯,继续后撤,苦苦哀求:“饶本宫一命……本宫让陛下认王爷为义父……此后你就是摄政王,整个大燕江山都是你的……”
“啊——”话未及说完,又是生受一剑,她右臂也不翼而飞!这下便再无可退。
连今瑶自知是没有活路了,一改先前懦弱,放粗嗓子厉声喝骂:“妖后圈养面首!荒/淫无度!你居然为了这样一个女人连江山都不要了?!”
“是。”只轻吐这一字,李玄愆便手起剑落,在连今瑶细颈上划下深深沟壑。
方才连今瑶的声量足够高亢,凤榻上的人也足以听清。李玄愆缓缓侧过头,睨向凤榻。
温梓童已然气息奄奄,她看了看断气的连今瑶,又草草与他对了一眼,之后阖下眼帘,玉臂垂落……
目送她去,李玄愆双眸紧闭,泪落成行。
温梓童一直以为人死便如灯灭,不会再有半点余烈。直至她的游魂高高浮于半空,亲眼看着那个男人步步逼近凤榻,拥她尸身入怀,她惊呆了……
这屋里只有他一个活人,和两具尸体,他断没有继续作戏的必要。
所以,他是真的……
不及再想下去,温梓童便想起那个熏炉!于是她大声喊:“出去!快出去!”
“那香有毒!”
……
可她喊的嗓子快哑了,他也没任何回应。他根本听不见一个游魂歇斯底里的呐喊。
最后温梓童被一束光捕捉,而后灰飞烟灭。
李玄愆仍旧紧紧抱着她的尸身,良久后,附她耳畔说了句:“我知道。”

小编推荐理由

重生后依然是太后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