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邪魅老公宠上天(许静宜楚慕风)
被邪魅老公宠上天(许静宜楚慕风)

被邪魅老公宠上天(许静宜楚慕风)

分类: 豪门总裁时间: 2021-04-20

小说介绍

许静宜楚慕风的超火爆重生甜宠文《重生归来总裁老公宠上天》全本已完结,砰!地一声门响,惊醒了昏睡中的许静宜。 她迷离的睁开双眼,既熟悉又陌生的卧室,这是怎么回事?

小说简介

前世因她错信她人,被人蒙蔽,最终害得她家破人亡,父亲因保护她,被人害死,就连四岁的女儿,也未逃过。重生一次,她定不会在辜负爱她之人,她定要将父亲和女儿所遭受的一切,加倍讨还回来!
 “老婆,我好想你”带有些许暧昧的气息洒在她的耳麦。“你够了!”男人挑开她的浴巾,“不够?”

重生归来总裁老公宠上天全文阅读

“砰!”地一声门响,惊醒了昏睡中的许静宜。
她迷离的睁开双眼,既熟悉又陌生的卧室,这是怎么回事?
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还未等她想清楚怎么一回事,她的身上一重。
男人漆黑的双眸,散发着危险的气息,“呵,竟然想逃婚?”
逃婚?
许静宜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楚慕风!
‘撕拉’一声,洁白的婚纱被大力扯开。
她张开嘴,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来。
身上的薄纱,很快就被楚慕风给脱的干干净净,许静宜忘记了反应。
直到男人再次欺身,她的眼角流下了晶莹的泪珠。
“许静宜,你是在想着为谁守身如玉?嗯?!”楚慕风的拇指轻轻擦拭着她眼角的泪水,动作轻柔备至,好似是在呵护什么珍宝一般。
可他的语气却冷翳到了极点。
许静宜回神,眼神眷恋又温柔的看着楚慕风,难道是老天垂怜?让她在临死一刻,回到了七年前,她和楚慕风结婚的那一天?
然而,许静宜的眼神,让楚慕风皱了皱眉。
随即,他捏紧了她的下巴,脸色又冷了几分,“我告诉你,你不用在耍什么花招,我是不会放过你的!就算是死,你也是我的鬼!”
说完,他放下手,准备起身。
许静宜一怔,然后伸手紧紧的抱住楚慕风,“去床上好吗?”她的语气很轻柔,带着几分依恋。
“以进为退?呵,我倒是小看了你!”楚慕风直直的看着许静宜,掰开她的双手,麻利的起身,“既然如此,我便成全你!”
不……
不是这样的……
许静宜想要反驳,可她发现,她无法反驳,以前的她,伤害和欺骗过他太多太多次。
楚慕风弯身抱起许静宜,把她放在柔软的大床上。
没有亲吻,没有任何前戏,很快两人就进行着最为原始的运动。
痛!
为什么会这么真实?
许静宜恍惚。
“轻……轻点……好吗?”她眼神迷离的看着楚慕风,语气之中带着几分隐忍的痛。
而上面的男人,像是没有挺清楚她的话一般,继续着刚才的运动。
终于,在她快要晕过去的时候,男人动作轻缓了下来。
完事过后,楚慕风穿上睡袍起身,许静宜快速的抓住楚慕风,“不要走,留下来陪我好吗?”
她清清楚楚的记得,七年前的那天,她和楚慕风结婚之时,她逃婚了。
是楚慕风一个人顶着压力,完成了婚礼,直到晚上,她才被找到。
被找到之后,她被打昏了放在沙发上锁在卧室里。
楚慕风处理完婚礼事宜之后,回到卧室,就在沙发上狠狠的要了她。
发泄完了之后,楚慕风只留给了她一个背影,和一个满是伤痕的躯体。
即时老天在给她一次机会,那么她再也不要重蹈覆辙。
终究楚慕风还是没有走,在许静宜充满希冀的眼神之中,留了下来。
他声线有些嘶哑,“你最好不要在玩什么花样。”
说完这句,他便闭眼睡去,许静宜看着身边的男人,有些带着些许惨白的红唇,笑了。
如果从一开始,她不要听信谗言,没有被人利用,她一定会和他一直好好的吧?
他们的婚姻会好好的,而他们的孩子,也不会死!
想起四岁的女儿,许静宜闭上了眼,泪水止不住的滑落,她的女儿才四岁,就那么被人残忍的夺取了生命。
她好似看见了她四岁的女儿妮妮向她招手。
许静宜在心里呐喊,‘妮妮,不要怕,妈妈很快很快就来了,很快就来陪你了,妈妈一定会补偿你的。’
——
无数的红外线照射着,冷冷冰冰的实验室的一个太空舱里,躺着一个四岁的小女孩。
小女孩的脸色惨白,她的眼神里面充满了恐惧和不安,而她的嘴里,一遍又一遍的叫着妈妈!
可穿着白色大褂的实验者,拿着针孔,露出洁白的牙,对小女孩森冷的笑着。
“不,不要!”许静宜被惊吓醒来。
她睁开眼,看着白色的天花板,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熟悉而又陌生的房间,再次进入眼帘。
许静宜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一起,难道……
难道这一切不是梦?
她真的回到了七年前?
可是……
可是她的女儿妮妮。
只要一想到妮妮,她的胸口就发闷,疼的厉害。
她死死的捂住心口,她的女儿妮妮已经不在了,她怎么能够独活呢?!
想到这,许静宜冲下床,拿起桌子上的剃眉刀,就往手腕上一滑,她要去向妮妮赎罪。
鲜红的血,顺着手腕流下。
可许静宜却似是感觉不到疼一般,她轻柔的笑了。
在她快要支撑不住的那一刻,她好似看到了楚慕风从浴室里冲了出来。
再次醒来,是在充满了消毒水的医院。
楚慕风站在床前,目光冷炙的看着她,语气犹如四月飞雪,“这种事,没有下次。如果再有下次,你想想许氏,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许静宜,别在我面前玩什么花样,我的耐心有限。”
难道她嫁给他就那么不情愿?宁愿以死来解决?
呵!
那么,他偏偏不会让她得偿所愿的。
想要死,也得看他愿意不愿意。
许静宜,你这一生,都别想逃离我!
楚慕风以为许静宜会大闹,然而她没有,她只是安安静静的看着天花板。
许静宜没有去看楚慕风,她眼神空洞的看着天花板,为什么?
为什么不让她去陪妮妮?!
楚慕风看了眼许静宜,转身出门,在快要踏出病房门的那一刻,他的脸微侧,带着警告十足的语气,一字一顿的说道:“你、没、有、资、格、死!”
说完,楚慕风便不在停留,径直离去。
然而,楚慕风的话,却是让许静宜的心口一滞。
对啊!
她没有资格死!
她做了那么多错事,她还没有改过,她怎么有资格死。
还有害死妮妮的那个人,把妮妮送到实验室的那个人还好好的,她怎么有资格死呢?!
她一定会让那些人,付出应有的代价!!!

重生归来总裁老公宠上天免费阅读

楚慕风的话,让许静宜振作了起来。
二月末的阳光中裹着冷冽的风。
白色医院高楼里,许静宜一改郁郁不求生的态度,安安静静的坐在床上,捧着热水杯吃药。
她想,重回一生,仇没报,愿没偿,怎么能甘心呢。
不甘心,就要蓄积力量爱那个对她好了一世的男人。
心有怨恨,就要亲手将那两个罪魁祸首送入深渊去。
将苦涩的药咽下去,她捧着杯子喝了好几口水,这才皱着娇柔的眉将杯子递给一旁的护士。
护士拿过杯子,细细地看了眼杯底。
杯底透白,没有吐药的痕迹。
楚总的意思是让她盯着许静宜的一举一动,保证她不求死,还得好好活着。
护士皮笑肉不笑的冲许静宜点了点头,盯着对方吃药的任务完成,她转身出了病房。
门关上的声音几乎不可闻,这奢华的私人医院住院套房里,那烤漆实木门的白色纹理也极尽奢华。
许静宜暗暗呼了一口气。
周围的一切加深了她重生的真实感,她眺望不远处白色屋檐的别墅群,那里的樱花盛开的白灿烂了整个视野。
敲门声响起,保姆吴妈在门外的声音有点远,“夫人,该吃午膳了。”
许静宜清浅的眸子微微波动,“进。”
时隔七年,她想念吴妈做的饭菜了。
吴妈将饭菜一一摆放在一旁小桌子上,又亲自盛了一碗鸡汤,端到许静宜面前。
布满皱纹的脸上带着关切的笑,吴妈慈祥的看着她,“这鸡汤是现熬的,你闻闻多香啊,里头加了红枣枸杞,最是补血养气的了,夫人,多喝点。”
上一世也是如此。
那时候她刚在小沙发上经历了楚慕风的折腾,浑身酸软,加上几日不进食,身体虚弱。
吴妈也是炖了鸡汤给她,却因她沉浸在自己想逃离楚慕风的恐惧中,失手打掉了碗,枉顾了吴妈的一片心意。
而此时,许静宜小口小口的喝着鸡汤,很快一碗见底。
她舔了舔唇上的汤汁,露出贪念柔和的笑。
“吴妈,真好喝。”
肚子里暖暖的,全身都暖洋洋的。
吴妈顿时一张脸笑灿烂了,接过她的碗,“再给夫人盛一碗。”
“别,除了鸡汤,我还想吃其他的,否则待会儿就吃不下,辜负了吴妈的手艺了。”
吴妈忙放下汤勺,给她加了碗饭,看着许静宜吃得岁月静好、心满意足的样子,她突然皱眉。
“夫人到底和先生又闹了什么矛盾,没结婚前就冷战,结婚后又割腕……夫人,先生对你的心思我看得明白,为什么……”
她迟疑着。
许静宜一双眸子湿润了,“吴妈,我想明白了,之前是我错了。”
错得一塌糊涂。
好在还能挽回。
吴妈从小就是楚慕风的保姆,家里没人,她把楚家当做自己的家,自然待楚慕风极好。
又因为许静宜从小和楚慕风定亲,吴妈对她爱屋及乌。
吴妈一听此话,认真打量许静宜,慈祥的脸上笑纹密集的堆砌起来。
“若先生听到这句话,一定会高兴的。”
许静宜一瞬间怅惘起来。
她曾经到底忽略了多少他的好?
傍晚时候,白大褂医生来例行查房。
一看许静宜白皙的脸上透着粉润的光,整个人状态也极好,再看了看数据,他点头赞道,“恢复得不错,记得以后切忌一时冲动伤害自己身体。”
医生话语里多少唏嘘。
许静宜顺着他目光看向自己还缠着绷带的手腕,笑容轻软温柔,“再不会了。”
医生是楚慕风的人,自然一转身就将这件事报告给了楚慕风。
楚慕风听了,眸光是幽黑的冷,“好,我知道了。”
许静宜若真能像她名字那样听话,才是怪事。
莫非又在暗中筹划着逃跑?
从公务事中脱身已经是凌晨两点了,因为结婚当时闹得满城皆知的新娘逃婚的笑话,还有筹备婚礼他浪费了不少的时间,楚慕风手上积累了不少工作安排。
还都是要紧的事,他不得不在婚后弥补回来。
凌晨时候,楚慕风出现在医院,他长身玉立背对着落地窗,微微俯身看着床上娇软的人。
紧皱着眉头,气压也低沉得让人胆寒,楚慕风脸上没有笑意,低头看了看她粉润的小脸半晌。
然后他伸出手来轻揉慢捻她细嫩的手腕,那里刚拆了绷带,割腕自杀后遗留的红痕还没消失。
就像是刺在他心头的一根刺。
他温柔的目光一瞬间清冷起来。
那一日满身的血,还有那血腥味还记忆犹新。
许静宜眼眸轻颤,皱起了纤细的眉,似乎是察觉身边有人,她不安的醒来。
看到他第一眼,反射性的身体一颤,然后她轻软干净的看向他。
“你……你怎么来了?”
她些许诧异被尽数掩藏,可他已看在眼底,握紧了她的手腕,突的笑了声,“你怕我?”
似是冷嘲。
许静宜连忙摇头。
“我没,慕风,我真的没有。”
她解释的话还带着抖音,看得他眼眸愈发的冷峭,玩味的看着她,“哦?看来你是真的怕我。”
顺着他眼眸,她察觉到自己攥得极紧的粉拳,她有些泄气。
怎么重生一世,上一生的后遗症还在?
可楚慕风的心已经狠狠抽了抽,他松了手,转身就要走,背影疏离。
下一步,他突兀的顿住脚步。
那纤细白皙的小手怯怯的勾着他的袖口,白玉般的肌、肤衬得他黑色的衬衫如同墨玉一般。
楚慕风眼眸略过,锁紧了她的小脸。
此刻懵懂又无辜盯着他的样子,真是勾人。
楚慕风又片刻失神,回过神来时候发现许静宜一只小手捂着小嘴,一个可爱的小哈欠。
她失血过多、身体还在恢复期,可此刻为了留他,两只手臂还露在外头。
倒春寒来得厉害,在这初春时节有些温度还一直降低。
她袖口卷起的一角边,肌、肤已经泛起冷疙瘩。
他一把将她按下,又拢起被子把她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张粉嫩小脸。
许静宜眼眸清浅的看着他,可一只耳朵已经薄红一片。
楚慕风突的低头一笑,“不准再生其他念头,敢跑我就打断你的腿。”
他声音泛着冷,是和他动作违和的警告。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重生归来总裁老公宠上天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