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都被强取豪夺了[快穿](云声)
男主都被强取豪夺了[快穿](云声)

男主都被强取豪夺了[快穿](云声)

分类: 短篇小说时间: 2021-04-21

小说介绍

云声小说————男主都被强取豪夺了[快穿]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三三久久所著,讲述了东帝太一入三千渡情劫,少司命云声被迫跟随,化恶帮他躲过天道cao控。恶毒女配或天真娇媚,或媚眼如丝,

云声小说简介

苍翠树林尽头最后一缕日光垂落不见,初初入秋的夜,天微寒依旧有蚊虫叮咬,云声咬牙躲在草丛里。
蹲这儿两个多小时,大眼睛一瞬不瞬盯住靠近河岸的坑洼土路。
朦朦胧胧的树影婆娑遮着云声,村民经过没人瞧见这里躲着个人。
长久保持蹲坐姿势,秋风吹,心哇凉。
蚊子一口口咬着某兢兢业业.时刻准备道德绑架碰瓷男主的恶毒女配脚踝。

男主都被强取豪夺了[快穿]全文阅读

痒麻感钻入脚心,云声小腿肌肉乱抽抽。
她艰难地蜷缩着,无声抬高右腿,努力不发出声音地疏松筋骨。
耳边窸窸窣窣,突地树叶沙沙声伴着沉稳冷淡的脚步靠近。
冷俊挺拔的青年身影由远及近,身如雪松,月光从树林间的缝隙似飘带般洒落。
温润光辉融不暖青年剑眉星目蕴藏的薄凉冷意。
军装笔挺,从容迈步靠近。
3、2、1!
暗色矮灌木丛里突生变故,沈恪顿足,眸若寒星,“谁在那里,出来?!”
云声脑袋发胀,手脚软踏踏。
来之前,预备一个多星期的恶毒计划被麻木的双脚毁灭殆尽。
干坏事儿遭雷劈,可能这就是当恶毒女配的报应吧,干啥啥不顺。
——她怎么就忘记了这不是吃鸡,猥琐发育的基础是好身体。
云声再接再厉,立刻改用备用计划。羞答答从矮灌木丛中缓慢站起身,微凉月光洒下。
沈恪凝眉,灌木丛里苗条人影猝不及防惊叫了声,身子晃动,顺着灌木丛一晚咕噜噜滚下山坡,扑通掉进了河里。
沈恪?
秋日冰凉河水迅速围拢包裹全身,云声打了个寒噤。下意识舞动手脚,在水中开始上浮。
刹那后,她压住本能,放弃挣扎。发出惊慌失错的呼救声,还故意把脑袋往水里塞,咕噜噜灌了好几口凉水:“救命,我不会水~”
边演戏,云声心似苦菊,为自己流干了悲伤后悔的恶毒眼泪。
干坏事儿,遭雷劈。
这话不是说说就算嘛,怎得到她身上,坏事儿还没干就遭报应了。
【云声,沈恪来了!】
【上啊上!陷害污蔑一条龙,叫别人以为你们偷偷交往不纯洁,气疯他拉仇恨!】
云声不是旱鸭子,相反,她刚从星际水星回来,还在现代世界的游泳比赛中拿过金奖,还被戏称美人鱼。她真身是天上少司命,掌星辰,握凡人命途。控周天星斗图,跟一般神仙不同,她接地气,平日就游历三千世。
这趟不一样,云声是出公差。
月色淋漓,失足落水的可怜孤鸟惊慌失措在水里扑腾着,溅起的水花中隐约可见高高昂起的鲜白手臂。
好似杂乱无章的动作,实际即有规律,准确拿捏了由远而近救人靠近的青年。
掐准他过来的点儿,云声确保自己以最完美的姿态落进对方怀里。
月辉拢着的河水泛出粼粼波光,沈恪单手绕过女孩儿身子,结实有力的手臂强行按住乱扑腾的双手,拉拽着人到岸上。
沈恪担心云声会乱扑腾。
不会游水的旱鸭子落进水里,都会下意识游动想,往上扶,孰不知,自己只会沉得越来越快。
还连累施救的人。
力气稍微小些的,两人一块儿掉进河里溺死也不是没可能。
沈恪是当兵的,常年训炼,力气身手都远超常人。他并不担心这些,早做好了准备。
不曾想,落水的姑娘乍一接触到他,乖巧地八爪鱼一样笼过来。
娇软不同于男子的触感紧紧挨着自己,沈恪极不习惯。
推了两下,完全推不开后,他想着姑娘是吓坏了。身子发颤,紧紧窝在他怀中。
女孩儿低着头,湿透了的鬓发紧贴面颊,沈恪能望见她头顶的小小发旋儿和露出的通红耳垂。
红色衫子湿透后,紧贴着皮肤隐隐可见。
沈恪登时挪开眼,顾不得女孩儿还在受惊发颤,扯开那双没多大劲儿的小手,拖来自己下水前扔到岸上的军装外套,披到云声身上。
从头到尾没跟云声有丁点儿身体接触,麻溜后退开,嗓音沉沉得冷硬无情,“同志,你回家喝碗姜汤。”
惊吓过度的女孩儿素手拢好军装外套,反应慢半拍,微微抬起小脸。
明眸皓齿,若秋水盈盈。
素白干净的小脸儿巴掌大,皮肤被河水洗过,一连串的水珠子顺着脸颊成串往下坠。
云声柔弱欢喜地昂起小脸儿,双眸亮极了,璀璨如星辰,好似见到了天底下最最欢喜的事情,“沈哥哥。”
沈恪神情微微僵硬,干净凛冽的板寸头下,剑眉扬起皱成川字,好听低沉的声音极冷,“云同志,又是你?”
女孩子不知自重,没有廉耻心,连脸皮也不要了吗?
话到嘴边,看见云声柔弱无辜的小脸儿,那满是欢喜的模样……他终究将下半句话吞咽了下去。
姑娘年纪小,不懂事。沈恪不喜云声行事作风,觉得她风风火火不懂事,认识后糖块似的粘着自己。
他不喜,可不能如此落女孩的面子。即便这姑娘村里名声不太好,沈恪也不愿再浇油添火。
能对云声冷言冷语,与她保持距离,但说出不留情损伤女孩自尊心的话,到底是不忍心的。
话到唇边,只得了冷如冰霜的斥责:“性命只有一回,是你自己的。”
小姑娘欢喜雀跃的笑,笑起来时眉眼弯弯,漂亮的双眼眯成了月牙,仿佛听不出沈恪话中的疏离和冷淡,小心翼翼去揪男人衣角,“沈哥哥关心我,我好高兴。”
云声跟东帝历劫身的凡人沈恪认识半个多月了。
万物有轮回始终,象征万物初始源的东帝太一也如此。他陷入万劫中最复杂无理,最简单也最难的情劫。受天辖制,欲亡他神性,陷入红尘再不得出。大司命引清月之力化天书,勉强看了一角俗世演化,认为太一有泯灭神性的危险。少司命心不甘情不愿地入劫取代天道化恶,降低天道的控制度。

男主都被强取豪夺了[快穿]云声免费阅读

进来后,云声欢喜了。她来折磨人,搞压迫来了。
沈恪所在的部队三个月前,驻扎到小岗村附近。
小岗村临海靠山,山地地形复杂。
她依照天书地图,故意在山里到处溜达。“偶然”捡到迷路的战士×4,顺利把他们带回营地,认识了沈恪。
沈恪24岁,15岁从军。年纪轻轻就是营级干部,未来前途广大,光明无限。
就天书自然演化的剧情里,沈恪跟随部队转移到小岗村,原恶毒女配云声爱慕虚荣,不择手段,卑鄙的陷害他,利用舆论和自己的清白跟男主绑到一起。
沈恪被迫谈对象,厌憎云声。
云声不愧为恶毒女配,在她一系列骚操作下,男主身败名裂,没办法继续待在部队,十多年的军旅生涯就此终结。
然而,男主就是男主,他离开部队恰逢改革开放。自己孤身前往特区,白手起家,数年后一跃成为跨国集团总裁。
因年少历经人心险恶,印象深刻,沈恪极其厌恶女人,特别是美丽柔弱的解语花类型。
照此套路下去,接下来该女主出现,救赎男主,治愈他可怜又饱经沧桑风霜的内心,男主爱上女主。
大结局——公主嫁给王子,跃龙门变凤凰一家和和美美,生儿育女。
事实不如想象美好,沈恪年少遭受的心理阴影太大,后续女主的温柔体贴完全打动不了他。
反而令沈恪越发厌恶女人,患上了恐女症,自闭到死,孤独终老。临死时孤僻寥落,神性亏损。
云声穿进历劫世干活。取代了原恶毒女配,是为了拿捏好分寸,给沈恪挫折,可万万不能让太一心理阴影过大。
总而言之,恶毒女配的度要把握好。
云声:就很糟心。
她偷偷瞧成了凡人的东帝,犹记得那人雪夜寒梅的孤寂和冷淡,明明是春之起源,冷然得比冰雪更难靠近。
沈恪不知云声在想什么,七零年代的军装肥大没有线条,暗绿色晦涩难看。
肥肥大大的,套在他身上,却显出笔挺板正的身材。
肩宽体阔,长腿蜂腰。
板寸发型不突兀不刻板,极有军人气概和硬朗锐利的男人味儿。
沉稳,硬朗又英俊。
瞳色浅淡,眼尾微微有上扬的弧线。
成熟英俊,打眼一瞧,便是历经过许多事情的稳重兵哥哥。
啧啧,预言里那原恶毒女配得多没良心,干出了多惨绝人寰的坏事儿,才能给这样的男人留下恐女症的心理阴影?
云声一时不查,看他久了。眼里有克制和同情:有些人表面看着很成熟,心里却很脆弱。
宝宝似的,自己可千万得拿捏好。确保留下最大最严重的心理创伤,最后再留下一缕希望给未来的女主。
一时间,女孩看沈恪入了神,杏眸氤氲水雾迷离朦胧:知道的,以为咱是当恶毒女配的,不知道的确还以为咱是来当妈的。
宝宝,儿子。
云声恶毒得想:太一儿砸,恶毒女配妈妈声为你操碎了心。
以后记得给五星好评。
“云同志。”沈恪蹙眉,好不矜持。他会错云声的意,只晓得女孩儿痴痴得瞧他入了神。
秋水般澄净的眼里倒映着自己的影子,那双眼中仿佛只乘下他一人,只有他一个。
——好歹是个女同志。还这么小,矜持些!
他想这么说,“阿嚏!”
云声被秋风吹的身子发颤,冷不丁回了神儿,挺翘的鼻头红红,双手却依旧笼沈恪衣角,窝在他腿边儿。
仰着头的模样像被抛弃的小奶猫,毛儿湿漉漉。
鼻头发红,眼睛也湿噜噜的可怜巴巴。
还是个小姑娘,何必跟她计较?小孩心性,爱玩罢了,过几日自然就好了。
沈恪又心软,冷硬疏离的眉目动了动。
沈家三代都没出过一个女孩儿,少年沈恪很多次幻想过自己有个妹妹。
小小的,娇娇的。
小奶猫似的娇,他肯定将妹妹当成心头宝。
在秋日的冷水河里泡过又起来,吹了这会儿冷风。云声冻得身子都在抖,保持安静揪住他的衣角。
一时,沈恪心软多了三分:“你……”
“快快快,我听见那边儿有人落水了。”
“我可不会水。”
“我刚才就寻了些长竹竿来。”
村人的脚步声碾过碎落叶,窸窸窣窣嘈杂不定。如鹌鹑般乖巧可爱的云声双眸亮起,在沈恪鬼迷心窍心软的刹那,如饿虎扑羊,向前冲去。
瞬间爆发,扑到某只头脑发昏.后悔也来不及的心软狼。
沈恪扑街在地,背后是粗壮斑驳的老树树皮,他回神,唇上沾了微凉的温软甜蜜。

小编推荐理由

男主都被强取豪夺了[快穿]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