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反派师尊后我和男主he了(苏轻云江珩)
穿成反派师尊后我和男主he了(苏轻云江珩)

穿成反派师尊后我和男主he了(苏轻云江珩)

分类: 都市职场时间: 2021-04-22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苏轻云江珩,穿成反派师尊后我和男主he了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作为建国前最后一只成精的兔子,苏轻云在渡劫时被天雷劈到了一本修真文里,穿成了书里表面风光霁月,实际心

苏轻云江珩内容介绍

还没等他继续往下想,对面,柳如玉已经放下了茶杯,站起身来。
“本来还以为你最近是有事在身才没及时去刑堂那边,现在看来,应该是没什么事了。”他看着一脸迷茫的苏轻云,脸上笑容不变,“既然能在这里坐上半个时辰,不如再用半个时辰跟我去趟刑堂,把事情解释清楚?”
听听这人说的都是些什么屁话?
当他愿意在这里坐半个时辰么?要不是这家伙,他现在早就变回原形去屋里睡午觉去了好么!
每天压着尾巴很难受的好吧。

苏轻云江珩全文阅读

下次这家伙再来,他保证自己进屋睡觉,让这家伙自己在外面呆着!
不不不,他希望这是姓柳的最后一次来了。
他可不想和这个腹黑男扯上什么关系。
苏轻云在心里悲伤的叹了一口气,磨磨蹭蹭的站了起来,即使心里一万个不愿意,表面上也不敢表现出一丝一毫,只努力维持人设,语气淡然的对柳如玉说道,“走吧。”
见柳如玉还看着他,似乎在等着什么,苏轻云憋了半天,才又不情不愿地加了半句,“四师兄。”
柳如玉闻言这才点点头,转身向外走去,苏轻云运了好几口气,才平静下来,抬脚跟上。
“等下。”刚走出两步,柳如玉突然又停下来,“你不带上你那个小徒弟?”
苏轻云心说他倒是想,但是人家男主现在还晕着呢,他总不能把个病人强行拎起来带过去吧?
“不必。”他努力维持冰山人设,“他还在养伤。”
“行吧行吧,反正那个闷葫芦,去了也未必有用。”见他并没有带人过去的打算,柳如玉这才继续走。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了院子,又召出了灵剑,直接往刑堂赶去。
苏轻云站在剑上,觉得自己的脸被风吹的生疼,只能说,陆地上的小动物真的不适合高空飞行。
——尤其是有点恐高的陆生食草动物。
到了刑堂门口的时候,苏轻云觉得自己不但腿软,整个人都快被风吹傻了。
等他看见一根头发丝儿都没乱的柳如玉从剑上下来的时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
等下,他为什么不用灵气护体?
苏轻云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
怪只怪原身留下的记忆太过模糊,尤其是那些心法剑术,他实在是没办法在短时间内应用自如。
这边苏轻云还没来得及抹平衣服上最后一个褶子,那边一个穿白色外袍的少年就已经走上前来,对他们行了一礼。
“四师叔,小师叔。”
苏轻云认出这少年是凌云宗宗主——苏轻云大师兄门下的小弟子,年纪不大,却已经是金丹后期的修为,他对着两人道,“师尊已经等候两位师叔多时了。”
苏轻云一听这话,便觉得自己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脏又开始一阵猛跳。
师尊——那不就是——
今天怎么回事?
你们是不是在难为兔兔?
这是要集齐原身的所有师兄师姐,然后召唤神龙,把他这个天外来客直接铲除吗?!
苏轻云心里紧张得不行,毕竟原身的师兄师姐也算得上原主接触最多的人了,他生怕一个不对就被这些大佬给人道毁灭了。
不过作为一只成熟的兔兔,苏轻云心里再慌,脸上也丝毫不敢显露,只轻轻瞥了白朗一眼,就跟在柳如玉的身后,径自进了刑堂。
刑堂里已经坐了不少人,主位上坐着的便是原身的大师兄,男子一身黑衣,长相俊美,但是面容严肃不苟言笑,一看就是个铁面无私的大家长,那双没什么情绪的眼睛看过来的时候,苏轻云甚至不自觉的往柳如玉身后悄悄缩了一下。
这边两人刚刚站定,还没开口,站在一边的一个蓝衣少年猛地冲出来跪在了地上,开始喊起冤来。
只把苏轻云吓得差点窜起来。
“宗主!”
那弟子看着身形单薄,嗓门倒是不小,直让苏轻云想起了自己家楼下那些中气十足打麻将的老大爷。
“宗主!”少年跪在下面叩了个头,礼数做的周全,语气里却满是愤愤不平,“那天明明是江珩出手将弟子打伤,弟子有多名同门作证,怎么能因为仙君的一句话,就这么,这么——”
就这么让他回去了呢!
说完他便抬起头来,目光直直的看向苏轻云。
苏轻云他这才看清少年的长相。
少年皮肤白皙,身形纤细,是个很俊秀的少年。
——如果他的脸上没有那道疤的话。
一道长长的,好像是被什么野兽抓出来的陈年伤疤,从少年右眼眼角一直弯弯曲曲的蔓延到左边的脸颊,将他的整张脸一分为二。
明明很清秀的长相,在这道伤疤的作用下,直接变得狰狞了起来。
怂兔子不动声色的攥紧了缩在袖子里的手指,深吸了一口气。
看着好疼。
少年说完话,所有的人都把目光投向了苏轻云。
沉默,沉默是今日的康桥。
苏轻云顶着自己师兄和刑堂的人,甚至外面看热闹的弟子的火热目光,开始在心里飞速的回忆剧情,想着有什么办法能给自家徒弟证明一下清白。

穿成反派师尊后我和男主he了免费阅读

原书里只说这弟子是在和江珩一起执行宗门任务的时候,趁着和男主独处,先是对男主出言不逊,见男主并未理会,转而要抢夺男主腰间那块玉佩,江珩明明是正当防卫,却被那弟子诬陷成残害同门。
其实本来可以说是同门之间闹矛盾,但是要命的是,其他同门赶到的时候,只看见毫发无损的江珩两眼通红,把狼狈不堪的少年狠狠按在树上,手里一道灵气就要打向少年丹田。
几个人拉都拉不开。
加上江珩回去之后死活不肯开口辩解,所以这件事最终就被定性为了男主伤害同门。
凌云宗最忌讳同门相残,所以才会有后面的三年思过崖冷风套餐。
“十三?”见他迟迟未开口,大师兄直接点名苏轻云,“你怎么说?”
好家伙,苏轻云觉得他不想说,他想消失。
似乎觉察出了他的迟疑,跪着的少年微微垂头,在众人都看不见的角度,露出了一个扭曲的笑。
江珩当着那么多同门的面就要毁了他的修为,他身上的一身伤还没好呢,这可是人证物证具在。
他要江珩那个杂——
下一刻,一个清冷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你说是江珩无故攻击你的?”
“是。”
那片林子里当时只有他们二人,其他同门赶到的时候,可是只看见了江珩那个小杂种想要杀了他。
除了几个同门,那个林子里根本没有别人,江珩就是说上天去,也没人信他。
不过——
轻云仙君一向不问世事,一心修炼,听说就是对自己的徒弟平日里也不多过问,怎么这次突然上心了?
“宗主。”苏轻云向大师兄行了一礼,抬头道淡淡道,“听说当时还有其他弟子在场,不如把人都叫来,听听他们怎么说。”
柳如玉去找他之前,刑堂管事已经派人把当时几个作证的小弟子都找了过来,人从刚才开始就在侧屋里候着,苏轻云一开口,立时就有刑堂的人去把几个小弟子叫了过来。
几个小弟子都穿着蓝色的弟子服,许是没见过这么平日里见上一面都难的大佬聚在一起的场面,几人都规规矩矩的低垂着头,神色明显有些紧张。
刑堂的管事看了一眼宗主,开口把苏轻云的问话对着几个弟子说了,几个小弟子立刻把当时的情形又说了一遍。
“当时弟子回去的时候,正看见江师兄掐着叶星辰的脖子,还要用灵气毁了他的修为。”
“我们拉都拉不开。”
“是啊仙君,江师兄当时的表情吓人极了。”
几个弟子纷纷把自己赶回去的时候看到的情景绘声绘色地说了一遍,苏轻云看着那跪在地上的叶星辰,慢慢道,“你们是一直跟在他们身边的?”
他眼神冷冷的扫过几个小弟子,看着他们好像被人突然掐住了脖子似的惊诧表情,语气平静,但是话里的意思却让他们心头一紧。
“你们既不是一直跟着他们两人,又不知道事情的经过,就断言是江珩的错了?”
几个小弟子呐呐不言,有性子直的,直接涨红了脸,似乎想反驳些什么,被身边的弟子拉了一下,才不情不愿似的沉默了下去。
“你口中的证据,就是几个不知道前因后果的弟子所谓的证言?”
高高在上的仙君转头看向他,语气平静,神色冷清。
叶星辰抬头看向苏轻云。
轻云仙君,凌云十三峰里面最年轻的峰主,明明是前任宗主最小的小弟子,修为却比他的不少师兄师姐都高出许多。
不到百岁的大乘期的修者,这在整个修仙界都称得上是天才了。
这样的强者,为什么,为什么会给江珩那样的半妖,那样的杂种撑腰!
他怎么配!
叶星辰感觉自己的心脏仿佛已经被愤怒和不甘的毒液浸透了,他直直的看着那个平时高高在上,好像除了修炼什么都不会放在心上,如今却愿意为了一个半妖质问自己的仙君。
他听见自己嘶哑的声音在屋子里响起来。
“仙君不信弟子的证言,可是弟子的伤总不是假的。”
“哦。”苏轻云道,“可是这只能证明江珩比你强。”
“如果是你先行挑衅,江珩只是正当防卫呢?”
苏轻云盯着小弟子好像要杀人的目光,努力让自己看上去理直气壮。
别看了别看了,明明就是你陷害人家,大家都是反派,怎么就你这么凶。
还有,他说的话很好笑吗,旁边那个,别以为他没听见!
许是他这话真的有些强词夺理,不只柳如玉轻笑出声,就连上首的大师兄也不赞同的看向了他。
“那仙君,”叶星辰露出了不服气的神色,“仙君又怎么能证明江珩是正当防卫,不是残害同门!”
一瞬间,刑堂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苏轻云身上。

小编推荐理由

穿成反派师尊后我和男主he了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