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第一名媛总裁娇妻别再逃(秦遥之郁霆洲)
重生第一名媛总裁娇妻别再逃(秦遥之郁霆洲)

重生第一名媛总裁娇妻别再逃(秦遥之郁霆洲)

分类: 豪门总裁时间: 2021-04-22

小说介绍

主角是秦遥之郁霆洲小说叫做《重生第一名媛总裁娇妻别再逃》,由知名写手“咬草”打造;前世因秦时娅重病,不得不上门去莫家寻求帮助,却被莫家人百般羞辱。 他们羞辱她如乞丐一般乞求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看她就如同看一条狗! 重活一世,她不再去求别人,既然他们觉得自己恶毒,那么她就让他们看看,什么叫真正的恶毒! 霸道狠戾,精心算计,可只有那个男人知道,她骨子里仍然保有最纯粹的善意。

小说简介

前生秦遥之是自杀而亡,虽然这样的做法十分懦弱,但是却让她保留了最后的尊严。母亲在恶人的残害之下惨死,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她的任性所致,她无法原谅自己的所作所为。没想到上天怜悯,竟然将她带回了上辈子命运的转折点,母亲还健在,而她也没有铸下大错。既然机会难得,那么为唯有复仇才是重中之重,这一世,她会让那些宵小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手段!

重生第一名媛总裁娇妻别再逃全文阅读

第1章
潮湿阴冷的厂房内,秦遥之四肢被绑在生了锈的铁链上,空气中弥漫着血腥气。
一盆冰水迎面泼向秦遥之,将她从昏迷中拉了出来。
秦遥之睁开双眼,眼前一片血色,剧烈的疼痛让她的牙齿都在打颤。
她已经被折磨光了力气,此刻只想要一个了结。
“莫穗安,你杀了我,你杀了我......”秦遥之颤着声音说道。
莫穗安坐在一张干净整洁的椅子上,翘着腿,脚上的高跟鞋晃来晃去,听到秦遥之的话,动作一顿,随即,笑了起来。
“杀了你?秦遥之,你觉得,杀了你,就能让我痛快吗?你做梦。我就是要看你这样生不如死的活着,要让你看到你在乎的那些人,是怎么因你而痛苦的,哈哈哈,秦遥之,这就是你的报应。”
莫穗安尖细的声音在厂房内响起,空荡的厂房内回荡着回声,让这声音更显得凄厉可怖。
秦遥之已经被挂在这里十天了,每一天莫穗安都会来这里,指使她的手下对秦遥之用刑。
起初,秦遥之还傲着一身骨头,对抽打在自己身上的铁锁视而不见,宁死不发出一声闷哼。
直到今天,莫穗安给秦遥之看了一张照片,那上面,是她的母亲,因为她的失踪,去莫家想要寻求她父亲莫卫国的帮助,却被莫家的保镖打的奄奄一息。
莫卫国不想要摊上人命,叫人把她的母亲扔到别处去。
她体弱的母亲,再被发现的时候,身体已经僵硬了。
秦遥之终是敌不过内心的痛苦,这才向莫穗安要一个痛快。
然而,莫穗安不肯。
莫穗安站起身来,走到秦遥之的跟前,看着她那张让她嫉恨的脸,看到上面满是伤痕,就让她的心情无比的畅快。
她对秦遥之说:“你别急着死,现在,是你那个下贱的妈,过几天,就轮到你那个死心塌地的舔狗,秦遥之,我会一个一个,送你在乎的人下地狱。你要耐心一点,慢慢地等着。”
说完,莫穗安就离开了厂房,留下秦遥之一人。
秦遥之痛苦地闭上了双眼,脑海里全是母亲惨死的样子。
从被莫穗安抓到这里来,都没有掉过一滴眼泪,此刻,秦遥之再也忍不住,眼泪不受控地滑落下来。
她的妈妈已经因她而死,她不能够再让更多的人因为她受到伤害。
秦遥之死死地咬住嘴唇,终究是做出了最为懦夫的一个决定。
她张了张口,随即,用力地咬住了自己的舌头。
就让她和妈妈一起。
让她们在地下的路,彼此有伴。
喧嚣的吵闹声在耳边响起,秦遥之感觉有人在用力推着自己。
“之之,之之,你是喝醉了吗?快点儿醒过来,我们要走了。”
秦遥之睁开了双眼,入眼就看到了正在炫技的调酒师,偏过头去,就看到一张放大的肉肉脸。
她的瞳孔猛地放大,抬手在肉肉脸上狠狠地捏了一把,直捏的肉肉脸尖叫了一声,“秦遥之!你干嘛!”
肉肉脸的眼眶里都蓄上了水花,看着秦遥之的眼神儿别提有多么的委屈了。
秦遥之试探地叫了一声,“小格子,真的是你吗?”
“臭之之,说了多少遍了,不要叫我小格子,我又不是小太监,你怎么就不听呢。”小格子不满地说,一双和脸明显不符的纤细的手,朝着秦遥之的脸伸了过来。
她要报秦遥之捏脸之仇。
这死女人,不知道是不是药吃错了,捏的她的脸好疼啊。
“好,不叫小格子,那叫格格。”秦遥之说。
小格子瞬间更郁闷了,叫小格子像太监,可是,叫格格也太中二啊。
她可没有当皇亲国戚的公主病。
“你刚才是怎么了啊,我叫了你半天都没有反应,害我还以为你酒喝多了,酒精中毒了。”小格子说道。
秦遥之笑了笑,目光落到自己面前的酒杯上,“就这点儿酒,还能灌醉我,小格子,你忘了我是千杯不醉了?”
小格子抿抿唇不说话,觉得秦遥之说不上来的怪异。
秦遥之又向酒保要了一杯酒,仰头一口灌了下去。
酒水穿肠,这才让秦遥之有了一种真实感。
她,真的重生了!
握着酒杯的手指控制不住的在用力,好似随时都能够把酒杯捏碎了一般。
秦遥之努力克制着内心的狂喜,才没有让自己出声尖叫出来。
认清了她已经重生了的事实,秦遥之的大脑飞快地转动,很快,她便从狂喜当中冷静了下来。
既然,老天重新给了她一个机会,那么,她绝对不会浪费。
这一世,她要保护好妈妈,保护好她的朋友们。
最重要的是,她要让莫卫国一家遭到报应,要让莫穗安把加诸在她身上的痛苦,都体会一遍。
打定了这个主意,秦遥之便不准备再继续在酒吧喝酒浪费时间。
她从高脚椅上跳了下来,对小格子说道:“小格子,我们走吧。”
“刚就叫你准备走,还以为你还没喝尽兴呢。”小格子一面吐槽,一面拿起两人的背包,就准备离开。
秦遥之走了几步,突然想到了什么,停住了脚步。
她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脑中突然灵光乍现,叫她调头就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小格子走了几步,发现秦遥之不见了踪影,转过身去寻找,却根本已经不见了人影。
此刻,秦遥之已经抬脚爬上了三楼。
那里是这个会所最顶级的包房,也是一众少爷小姐彰显自己身份地位的欢乐场。
前一世,秦遥之记得,郁家小小姐郁清惟在这里玩的时候,被一群纨绔少爷给下了药,让她险些被那群人给糟蹋。
而莫穗安出现的刚刚好,把郁清惟给救了下来。
郁家对莫穗安感恩,郁清惟又将莫穗安当成了救命恩人,便时常与她亲近,时不时叫她去郁家作客,莫穗安因此搭上了郁家那位权势滔天的男人。
秦遥之知道靠自己去复仇有多难,所以,她必须要抓住机会。

重生第一名媛总裁娇妻别再逃免费阅读

第2章
秦遥之不知道郁清惟所在的具体房间,三楼的包厢又不可能让她一个一个去找。
她只能够搜寻自己的记忆,她记得,莫穗安是在卫生间里救得郁清惟。
那么,她就只能够去卫生间里守株待兔。
三楼的包厢里面,都有各自的卫生间,而整个三楼,是有两个公共的卫生间的。
秦遥之仔细地想了想,选定了一个方向,便猫着身子躲了进去。
约么十来分钟以后,秦遥之听到了一声乒乒乓乓的声音,她佯装刚刚上完厕所,从格子间里面出来。
万幸,秦遥之压对了地方。
那个躲进来的身影,可不就是郁清惟。
秦遥之已经听到了外面的脚步声,还有一个让她十分耳熟的声音。
“你们怎么回事啊,不是让你们看着她吗,怎么能让她跑出来呢?”莫穗安急吼吼的声音传了进来,带着气急败坏,活似是被坏了好事一般。
秦遥之这才明白了过来,什么莫穗安救了郁清惟,根本就是莫穗安和那些个纨绔少爷一起做了一个局。
他们根本不是真的要糟蹋郁清惟,只是为了莫穗安铺路,好让她能够和郁家搭上联系。
秦遥之的眼底闪过一抹嘲弄,不得不感慨,莫穗安的胆子是真的大,连郁家的小公主都敢算计。
她不由得觉得,郁家的那个人,脑子可能并不怎么聪明。
不然,怎么可能会掉进这么粗糙的陷阱当中呢。
眼下不是感慨这些的时候,秦遥之听着越来越近的声音,一把拽过郁清惟,将她拽进了格子间里面。
郁清惟下意识地就开始挣扎,张口就想要大喊,却被秦遥之一把捂住了嘴巴。
她抬起手来,照着郁清惟的后颈就劈了下去。
此刻,她根本无法给郁清惟说明情况,也无法让她知道自己的处境,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她先不省人事,好省去一些麻烦。
好在,郁清惟本来就已经被下了药,意识早就已经不怎么清楚了。
她这一手刀下去,郁清惟就乖乖地晕死了过去。
解决掉了一个难题,下一个难题就是,要怎么把郁清惟给带出去。
她此刻的心情是很忐忑的。
若是莫穗安他们强行到卫生间里面来搜刮,那么,她和郁清惟两个人,根本是藏不住的。
加上秦遥之此刻,还不打算就这么和莫穗安正面撞上。
就在莫穗安已经进入到卫生间来的时候,屋顶的火警警报器终于响了起来,水柱从屋顶喷洒下来,直击了莫穗安的面门。
才堪堪几秒钟,莫穗安就如同落汤鸡一般,尖叫着从卫生间里跑出去。
秦遥之拍了拍胸脯,终于是长舒了一口气。
好在,好在,小格子还是很靠谱的。
原来,在秦遥之埋伏进卫生间的时候,就已经给小格子说明了情况,并且,让她无论如何,一定要想办法让火警警报器启动。
这个会所,所有的房间,都安装有严格的火警装置。
只是,秦遥之怎么也没有想到,小格子一出手,就直接来了一个大的,让所有的警报器统统启动。
只短短几分钟的时间,整个会所都被水给淹了。
秦遥之听到外面满是愤怒的声音,还有那些个服务人员,在努力地寻找着火源。
她也是在这个时候,快速的把自己和郁清惟的衣服给交换了,等到小格子找了过来,这才趁乱把郁清惟给带出了会所。
两人直接把郁清惟送到了医院。
郁清惟虽然所中的药并不算多,却还是留院观察了一晚。
秦遥之没有让小格子陪着她们,到了医院以后,就让小格子离开了。
她整整守了郁清惟一个晚上,直到天蒙蒙亮,郁清惟才睁开眼睛。
秦遥之听到一声轻呼声,猛地从凳子上起来,看着已经醒过来的郁清惟,柔声问道:“你怎么样?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唔......脖子好疼......”郁清惟说。
秦遥之眸光一闪,带着些许的不自然。
她可太清楚郁清惟为什么脖子疼了,还不就是她那一手刀给打的。
不过,她是不会不打自招的。
郁清惟缓了缓神,才看着秦遥之,问道:“你是谁?”
到底是郁家的小公主,声音里头都带着一种天生的娇蛮。
不过,却并不让人讨厌,反而有点儿天真可爱。
秦遥之回答,“我叫秦遥之,昨晚在酒吧喝酒,上厕所的时候碰巧遇上你,你昏倒在厕所,我就把你带到医院来了。”
郁清惟皱着眉头回想了一番,便清楚了是怎么一回事。
酒吧、喝酒、厕所,这些都对的上,所以,郁清惟便对秦遥之的话没有了怀疑。
只不过,她看着秦遥之好半天,才狐疑地问道:“你知不知道我撞到哪儿了?我的脖子怎么这么疼?”
秦遥之并不想要和她探讨这个问题,她说道:“没有,我从格子间里出来的时候,你已经昏倒了。”
郁清惟听她说的这么的笃定,便也不再去怀疑她所说的话了。
她的视线上下打量了一番秦遥之,这才发现,她身上的衣服都脏了,很是狼狈。
郁清惟问道:“你怎么了啊?衣服怎么弄成这个样子?”
秦遥之不以为意地说道:“就是带你出酒吧的时候,碰上酒吧失火了,被水给淋的。”
“所以,你是守了我一个晚上吗?”郁清惟的声音瞬间就软了下来,看着秦遥之的目光里也莫名带上了一点儿依赖感。
秦遥之心里莫名涌上一抹歉疚,知道郁清惟是对她心存感激了。
若不是情况特殊,秦遥之着实是不忍心利用这样一个女孩子。
可是,眼下,她只能够压下心口的那抹罪恶感,转移了话题,“你要不要给家里头打个电话,一晚上没联系到你,他们会很着急。”
音落,病房的门就被推开了。
秦遥之心头一紧,不知为何,她总有一种来者不善的感觉。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重生第一名媛总裁娇妻别再逃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