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犬进化史(程兮遥阿圆)
恶犬进化史(程兮遥阿圆)

恶犬进化史(程兮遥阿圆)

分类: 都市职场时间: 2021-04-22

小说介绍

程兮遥阿圆小说————恶犬进化史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岸岸所著,讲述了一个又丑又疯的小傻子不小心吃坏了东西,扶在自家饭馆门口呕吐了出来,惹得饭馆的客人当即破口大骂、厌恶嫌

程兮遥阿圆小说简介


程兮遥站在自家门口,看着扬尘而去的银色奔驰,自嘲一笑。
就在不久前,继母的女儿,也就是她那没血缘关系的继妹郑怜芳,在没经过程兮遥的同意下,到她房间里拿走了一个水晶发卡。
从浴室出来的程兮遥发现梳妆台上的发卡不见了,立马追了出去,果然看到正准备下楼的郑怜芳。
程兮遥跑去拦住她,蹙眉问道:“是不是你拿了我的发卡?”这人擅自去她房间里随意拿东西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恶犬进化史程兮遥阿圆全文阅读

郑怜芳举起手,拿着水晶发卡在灯光下摆动:“你说这个呀,我今晚有个聚会,但临时找不到好看的首饰来配我的碎花裙,刚好找到了这个发卡,上面一闪一闪的白水晶和我的裙子挺搭的呢,所以就给我吧。”说完,还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程兮遥按捺住心中的不悦,解释说:“我去拿别的发卡给你,这是我朋友送的,对我来说很重要,不能给你。”
郑怜芳灿烂一笑:“噢,既然是姐姐重要的东西,那我就更喜欢了,拜托拜托,别这么小气嘛,这个就给我咯。”说着,径自将发卡收进自己牛仔短裤的裤兜里,准备转身走人。
程兮遥一把抓住她的胳膊,板起脸来:“请你把发卡还给我,我拿其它有镶水晶的发卡给你。”
“不要嘛,人家就喜欢这个。”
程兮遥抓着对方胳膊的手劲逐渐加重:“我再说一遍,请把发卡还给我!”
“不行,我就是不还,姐姐太小气了,连个发卡都不给我,姐姐欺负我还想打我。”郑怜芳最后两句喊得特大声,摆明是故意想让屋里的所有人听见。
接着她又回过头,对程兮遥吐了吐舌头,“姐姐别小气嘛,不就是一个发卡而已。”
“你!”程兮遥气得咬唇。
从客厅走来的程兮远,抬头看了看了楼上的两个姐姐,马上啪嗒啪嗒地跑上去。
程兮远今年六岁,是程兮遥同父异母的弟弟。
程兮远冲到两人中间,个子小小的他伸出双手推了推郑怜芳,一脸义正言辞:“不许你欺负大姐姐!”
郑怜芳怒瞪他,“是大姐姐欺负我,小混球帮谁呢,我和你才是一个妈生的!”
程兮远仰起脸,不服气道:“明明每次都是二姐姐你欺负大姐姐,我都看见了。”
郑怜芳气得要去掐弟弟,程兮遥赶紧将弟弟护到身后,拦住郑怜芳的手,“够了,弟弟还小不懂事,你个十九岁的成年人跟个小孩子较什么劲儿,总之别闹了,快把发卡还给我。”
“我就偏不还,哼。”郑怜芳对程兮遥翻了白眼,也不装无辜了,被这个胳膊往外拐的弟弟给气的!殊不知自己平时却不怎么关心照顾过弟弟,甚至觉得他年纪小不懂事所以时常抓弄他。
程兮遥不再言语,直接伸手要去翻郑怜芳的裤兜。
郑怜芳左闪右躲,弟弟程兮远借着个子小也要去拉扯郑怜芳的裤兜,郑怜芳气得心里想扇这小混球几巴掌。
在两大一小的争闹中,郑怜芳眼尖瞥见父亲程滔伟正从大门走进来,当即计上心头。
郑怜芳趁乱向左边移了几步,等弟弟因为躲在程兮遥身后而背朝着楼梯口时,她手臂迅速越过程兮遥,用力推了一把那个小身板,程兮遥还没反应过来,便听见咕隆咕隆的翻滚声和尖叫声同时响起:“啊,姐姐你干嘛推弟弟!——”
动静一出,屋里的人都赶忙跑了过来。
只见程兮遥正僵硬地站在二楼楼梯口;郑怜芳推完人后立刻退回原位,作出一脸惊慌和不置信的表情;而弟弟程兮远已横躺在一楼地面上,额头渗血,只动弹了几下便陷入昏迷。
三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事,赶到的人一目了然。
离程兮远最近的是刚进门的程滔伟,他急忙蹲下去查看程兮远的伤势。程兮遥慌张地跑下楼,继母郑钰美和保姆也匆匆围了过去。
郑钰美当场就哭喊了出来:“天哪,远远,我的小宝贝!兮遥,你一直不喜欢我们家怜芳就算了,我们也从没奢求过什么,但你怎么忍心对远远下手,他怎么说也算是你亲弟弟啊……”
程兮遥还处在惊愕中,她不敢相信郑怜芳为了陷害她居然会对自己的亲弟弟动手。她伸出手要去触碰弟弟,声音颤抖道:“爸爸,弟弟他……”不会有事吧……

恶犬进化史程兮遥阿圆免费阅读

不等她把话说完,程滔伟一把挥开她,站起身,反手重重地掴了她一巴掌——“啪!”
清脆的一声响,把屋里的人都给惊到了。
程滔伟抱起程兮远,怒目直视程兮遥,疾言厉色道:“你给我听好了,如果你弟弟检查出有什么闪失,你就给我立马滚蛋离开这个家,他不需要你这么歹心的姐姐!”说完,面色铁青地转身大步往门外走。
程兮遥愣怔的站在原地。
郑怜芳见状,这才从裤兜里掏出发卡丢到了她脚边,带着哭腔不停嚷嚷着:“姐姐好狠心呀……”然后立马跟在母亲郑钰美的身后追上父亲,带着昏迷的弟弟,和侯在大门外的司机,几个人一起乘车离去。
程兮遥弯腰捡起地上的发卡,慢慢走到门口,左边脸颊的火辣感和口腔里的血腥味让她做不出任何表情,冷眼望着远去的车子成为一个黑点消失在她的视线中。
她想,车里的那四个人,才是真正的一家人。
父亲的一巴掌倒是把她打醒了。
没有交流,没有解释,没有信任,这就是他们父女的相处模式。
她只是父母联姻的附属品,从小到大没得到过多少父爱和母爱,因为父母俩人本来就不相爱,他们各忙于自己的事业,甚至在外面各有自己的情人。
母亲是在七年前的一场航空意外去世的。母亲走后的第二年,父亲便把郑钰美正式娶进家门,郑钰美是个寡妇,带着十二岁的郑怜芳一起进门。
据说郑钰美原是父亲的初恋情人,因为两人家世背景差距太大,被男方家族长辈阻挠才无法走到一起,至于后来等母亲去世后又敢把寡妇郑钰美娶进门,是因为父亲已经是程氏家族的掌权人之一。
程兮遥是个感情淡薄的人,她内向寡言,说白了就是有点胆小怕事,不爱惹麻烦,除非是触及到她原则和底线的事情,否则平时都犹如一个隐形人般存在。
这次如果不是郑怜芳恰巧拿了她重要的东西,她可能就不会那么在意并主动去追讨了。
程兮遥也不知道自己是在什么时候招惹郑氏母女的,或者说打从第一次见面起,她们母女就不喜欢她,更是嫉妒她从小处在优渥的生活环境里,并且有个名正言顺的大小姐身份,怕她的存在会影响和动摇了她们母女在父亲心中的地位,于是开始排挤她,甚至陷害她。
程兮遥不生气、不在意吗?不,她非常生气,非常在意,但那又怎样,归根到底,父亲对她的漠视和冷淡是从她出生的那一刻开始的,郑氏母女从中挑破离间的行为,并不会加剧或减轻他们已经冰冷到极点的父女关系。
而且只要她一旦有了反抗或报复的苗头,她们母女就会变本加厉地让她不得安生,所以为了不给自己平定安稳的生活带来波折和麻烦,她才会一直选择包容和忍让她们。
直到今天,她才知道到自己错得有多离谱,一味地容忍和逃避只会让对方更加肆无忌惮地逼迫自己!
就这么胡思乱想着,程兮遥已经打包好简单的行李,站在了自家大铁门前,最后回头望了一眼那左带花园右带车库后带泳池前带喷泉的五层楼别墅。
“再见了。”程兮遥轻轻地说。
捧着盆栽路过的保姆,隔着栅栏,用“这个大小姐蔫儿坏”的眼神上下瞅了瞅程兮遥,然后才扭头走开。
程兮遥也不计较,这里已经没有任何值得她留恋的事物了,除了她的弟弟。
虽然郑怜芳伤害了弟弟,但归根结底也是她的存在阻碍到了对方,只要她一走,郑怜芳也没什么的理由继续使坏了,毕竟弟弟才是父亲和继母爱的结晶,是他们心头的宝贝疙瘩,所以怎么也轮不到她去担忧弟弟的安危。
只能说,她现在的离开,不是对父亲的失望,不是对郑氏母女的妥协,也不是对现实的逃避,而是……她今年刚好也毕业了,正好借着这次与父亲决裂的档口,是时候该出去自力更生了。
不想留在家里听命于家族的安排,更怕像母亲那样变成家族的联姻工具……至于其他的跳梁小丑,想扰她不得安宁,她就自己出去寻找一片安宁。
然而以后她就会发现,外面的社会让她更加……无法安宁,这是后话。

小编推荐理由

恶犬进化史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