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君的黑店天天上热搜(余途天迢)
仙君的黑店天天上热搜(余途天迢)

仙君的黑店天天上热搜(余途天迢)

分类: 都市职场时间: 2021-04-27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余途天迢,仙君的黑店天天上热搜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作为留守三界唯一的仙君,余途看守着世间最后一块禁地。禁地内灵兽成群,群魔乱舞。2021年,千年之期将

余途天迢小说简介

什么罢工,该干还得干。
“我就是天底下最苦命的兔子。”余途如此叹道。
当初随嫦娥仙子飞升仙界,本以为等着他的是吃香喝辣的好日子,却没想到广寒宫清苦如此,虽借此机会成了兔子这一种族里的皇族,摇身一变成了各类兔子口中的殿下,但长年累月守着冷清的广寒宫,实在无趣。
更可恨的是,后来吴刚犯了事,被罚来广寒宫伐桂。仙桂枝难断,砍了又生,简直无穷无尽。
好巧不巧,广寒宫唯二的主人中,嫦娥仙子是高贵无比的存在,自然不会去看管吴刚那莽夫,监管吴刚伐桂的这差事正好落在二主人余途身上。

仙君的黑店天天上热搜余途天迢全文阅读

现在光想到吴刚两个字,余途都还恨得牙痒痒,吴刚需伐桂枝十万条,他每天得去守着吴刚,等他砍断桂枝就收起来好作清点计数。
闲来无事,他正好趁守着吴刚的时间学习术数,术数是一切术法的基础,他术数不精导致他术法也修得乱七八糟。
可吴刚为了偷懒,今儿用砍下来的桂枝缠个花冠送给他,隔天又用桂花酿酒赠予他,被耽误了学习术数的功夫不说,还捡不回桂枝以作清点,记录做得他小脑仁儿疼。
那时吴刚诓他:“余途仙君,你尝尝这桂花酿,香醇甘甜。仙君你瞧,今日我砍下三枝桂枝,用去两枝酿酒,还得一枝桂枝,可我又确实砍了三枝,还请仙君如实计数。”
他喝着桂花酿,将书本枕在脑后,晕滋滋回道:“自然,本仙君自会如实计数。”
隔天吴刚又取出一壶桂花酿赠予他,“我瞧仙君对这桂花酿还算喜欢,便又酿了一壶,请仙君尝尝。”
他接过酒壶,“可。”
吴刚便又诓他,“仙君,桂花酿一壶得用两枝桂枝,还请仙君把数量记上。”
一壶酒等于两桂枝,他想想确实没毛病,便给记上。
自那以后,吴刚每天都用一壶酒换两桂枝的计数,他也没发现其中端倪。
很快吴刚刑满释放,他望着光秃秃的桂树,仙桂树摇曳着被吴刚摘秃了皮的枝条对他哭诉道:“仙君,求求你好好学习一下术数吧!”
……
可恶!
余途怒气冲冲的抱着天条下楼,正好碰到三个背包客坐在餐厅吃着面条。
清汤寡水的面条虽然异常筋道,但味道实在难吃,无盐无味,像是在吃橡皮筋。
看老板下楼,三人纷纷抬起头,用怨气值拉满的眼神盯着余途,“老板,你说的荷包蛋呢!”
余途正在气头上,正要回道,突然怀里的天条一烫,已经跑到喉咙处的话生生被他咽了回去。
不能冲动,他现在是个只有五分的兔子,再出言不逊被扣掉5分,他就得变成雷劈兔,为了一时口舌之快,不值得。
他生硬地回道:“不……好意思,鸡蛋用完了。”
想了想,又看了看桌上的三碗面条,余途从吧台后面取出一壶桂花酿,“喝着玩吧,这个不收钱,喝了酒晚上就乖乖呆在房间里,别到处瞎跑。”
“还有,谁的房间需要打扫告诉我,我安排人去打扫。”
三人面面相觑,被老板这大转弯的态度弄得有点懵,“我们的房间都需要打扫。”
等余途又急匆匆走了,其中一人突然问:“你们……有看到其他工作人员吗?”
另外有人不确定道:“应该……有的吧。”
余途把躺在院子桂树下打盹的狸花猫拍醒,“醒醒黎奇,去把客房都打扫了。”
黎奇用小爪子抱住余途的手,撒娇似的回道:“遵命,我的主人。”
掰掉黎奇的小爪子,“以后打扫完才能看电视,再敢通宵追剧白天睡觉,不干工作,就罚你去天沟执勤。”
黎奇瞬间精神了,炸开了毛,飞一般的冲去客房,“主人,我一定好好干活!”
收拾完黎奇,余途又叫来负责客栈安保的细犬族族长吩咐道:“权召,给我把这三人看牢了,不许他们进天沟,天沟又有异动,去了怕会送命。我给了他们桂花酿,等他们喝了应该能直接睡到明天中午,但万一有人没喝到处乱跑,给我把人吓回去。”
权召:“明白,主人这是要进天沟?”
余途点头。
“用不用我叫些族人陪主人一同进去?”
“不必,我会带着天条进去,谁敢闹,我就劈他。”
……
天沟位于川北一个小镇上,从地图上看得用手指使劲儿放大地图才能看到天沟二字。
从入口向里看,两座紧密相依的高山中间正好有一窄道,一条不宽的小河伴着窄道朝山沟里蜿蜒,河堤里是一块块从山上坠下来的巨石,看上去怪石嶙峋,别有一番风味。
肖宇是今天中午吃了午饭后和同伴进的天沟,原本他并不知道有天沟这么个地方,他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资深驴友。
这次只是和同伴一起休年假出来自驾游,先一起去了隔壁县城的旅游景点,深觉被坑,那里一点特色也没有,收费还特别贵,他们两个被狠狠宰了一通。
自驾几百公里过来结果什么都没玩到,就这样回去又觉得亏,所以同伴昨晚上在网上做了下攻略,找到天沟这么个地方。
既不要门票,照片里的景色还那么美,所以两人一合计就很干脆的直接开车进了天沟。
按照两人的打算,在天沟里玩一下午怎么也够了,到时候天黑前出来去邻近的客栈住一晚上,第二天的时候就直接返程,安排得十分合适。
两人开车进了天沟没多久,前面就没法行车了,他们只好下来步行。
天沟景色确实美,现在才初春,春色就已经铺满了整个天沟。各种叫不出品种的古树,恣意地舒展着枝干,一朵朵粉嫩嫩的鲜花爬满枝头,隔着老远都能闻到阵阵扑鼻的花香。
林子里时不时传出悦耳的鸟鸣,他们行走的动静稍大,一些被受惊的鸟雀从林中飞出,在空中划出一道道五彩的掠影。
唯一得小心的是,由于两座山靠得太近,山壁又陡峭,得小心山上的落石,这要是被砸到了,不死也得去掉半条命。
总的来说这一趟来得真值。

余途天迢免费阅读

网上的照片根本没有展现出这天沟景色的万一,这原始的充满浓郁生机的景色让人头脑一清,格外畅快。
而且同伴还惊呼看到林子里有大熊猫,等他定睛一看,什么也没看到。他只当同伴看走了眼,却丝毫不影响同伴因此而高兴的心情。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山里黑得格外的快,他们觉得还没看多久,没有走多远,天就已经渐渐黑了。
他们这才反应过来,望着仍看不到尽头的天沟,开始往回走。
和白天不同,他们总觉得背后有眼睛牢牢盯着他们,让人心里发毛。
肖宇用手机照明,小声地问同伴:“你有没有觉得后面有人盯着我们。”
同伴吸了一口气,“你也感觉到了?”
脚下不由自主地加快了步伐,可离他们停车的地方仍不知有多远。
林子里传来窸窣声,仔细一听,像是蛇游过枯枝,发出来的声响。
河水不知怎么回事也变得湍急起来,一簇簇水花拍在巨石上,离得近一点,溅起的水珠已经洒到路上。
肖宇咽了咽口水,和同伴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开始小跑起来。
天沟的路不平,被落石砸出来的坑洼也没有人填补,走起来都不太方便,此时两人小跑起来就更加费劲。
嗷……呜……
分不清是狼啸还是狗吠的声音从前方传来,紧接着身后的窸窣声逐渐密集,像是蛇群开始出动,与此同时河里也传来踢踏声,是脚淌过水,带起来的声响。
这到底是个什么鬼地方啊!
后悔和害怕同时在心里滋生,该不会出来踏个春把命搭进去了吧。
而且这还是没有开发过的地方,死在这里恐怕都找不到人赔钱……
心一慌,脚下动作一下子就乱了,肖宇先被坑洼绊倒,连带着一旁的同伴也被他带了下去。
硬挺挺的砸在泥地上,脑袋被磕得头昏眼花。
各种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急。
肖宇心想:“真的要死了。”
不管是被蛇毒死,还是被不知名的野兽咬死,都是死。
同伴捂着头,“真不该来的……”
美景哪有命重要。
惊慌已经堵到嗓子眼,想挣扎着站起来,但怎么也爬不起来,两人认命的趴在地上。
可各种声响很快就从他们身侧略过,朝着前方崩腾而去。
好像……很欢快的样子?
……
余途刚进一走天沟,脸色就变得铁青。
又有人趁他不注意的时候进了天沟,真是不知死活!
连他都不愿意经常出入的天沟,居然这么多人赶上来送死,真是绝了。
正恼火着,一只头戴着花环的金丝猴骑着雪白的松狮从山壁上一跃而下。
金丝猴身姿灵活的从松狮身上跳下来,献宝似的将头顶上的花环取下,捧到余途面前,“参见仙君。”
一旁的松狮也不示弱,憨憨的脸上挤出一抹憨笑,对着天空咆哮一声,“参见仙君。”
这还没完。
紧接着,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太白鸡衔着一根年份很足的人参飞来,它嘴里的人参正奋力挣扎着,大声呼叫着:“请仙君救命,这只蠢鸡要杀我……啊……”
望着源源不断过来的各种异兽,余途手一挥吩咐道:“都不用过来拜见了,各司其职便是。”
金丝猴问:“仙君这是准备去天沟深处?”
余途迈开步子向天沟里面走,“嗯,最近里面那群家伙还安分吗?”
松狮跟在余途身边,答道:“回禀仙君,最近天沟深处还和以往一样,时不时有些小暴动,幸有仙君坐镇震慑,目前一切安稳。”
金丝猴暗自翻了个白眼,这松狮看上去憨厚,却是个惯会拍马屁的家伙,他不甘示弱:“还请仙君去敲打敲打他们,最近入春了,连太白鸡都发情了,里面的家伙虽然动手少,但特别吵,动不动就嚎两声,扰民得不行。”
一旁的太白鸡张开翅膀,用嘴狠狠朝金丝猴戳过去。
余途及时阻止了鸡猴大战,“行了,今天又有人进来了?”
松狮:“回禀仙君,是进来了两个人,喜鹊一族一直盯着他们呢,他们刚要靠近禁地,就被里面的家伙吓了回来。那两个家伙胆子还挺小,刚被各族弄出来的动静吓得摔了个大跟斗,爬都爬不起来,估计以后都不敢进来了。”
余途无语道:“照老办法,把人安全送出去吧。”

小编推荐理由

仙君的黑店天天上热搜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