蛊惑(纪荷江倾)
蛊惑(纪荷江倾)

蛊惑(纪荷江倾)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5-06

小说介绍

主角是纪荷江倾的小说蛊惑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江倾一直嫌弃自己家那个叫纪荷的小跟班,嫌弃她土,嫌弃她直不起腰。嫌弃她嫌弃到纪荷在江里泡了三天三夜,救援人员用竿子戳着往岸边推时,他面目全非嘶吼,“轻点,她疼……”

小说简介

纪荷是江家保姆的女儿,溜须拍马的本事一流
给江家大少爷背包、写作业,大少爷飙车的时候她望风,大少爷进警局她敢装家长捞人
离开江家去留学的那天,纪荷直起了自己的背
挥挥手把江大少爷和其他的一切都丢下了
.
江倾一直嫌弃自己家那个叫纪荷的小跟班,嫌弃她土,嫌弃她直不起腰
嫌弃她嫌弃到
纪荷在江里泡了三天三夜,救援人员用竿子戳着往岸边推时,他面目全非嘶吼,“轻点,她疼……”
.
相传年少痛失所爱的江家大少爷一改纨绔,成了市局最年轻支队长
留学归来的纪荷不信
直到一件案情吹风会上,两人重逢,他的眼神克制又猩红,纪荷讶然,“嗨……江倾?”
对方:“……你活着?”
“废话。还能死了吗?”

蛊惑全文阅读

“到底怎么回事,我活得好好着呢,怎么就被死了!!”
烧烤摊上,烟熏火燎。
来格尔木一定要尝尝当地一家叫做马文魁的烧烤店。
此刻,一张露天的白色大圆桌边坐了十来个人高马大的男人,他们服装统一,皆是深蓝色的长T和长裤,下摆扎在裤腰里,无论个子高矮,身材都相当健硕。人们尚未靠近,就似乎感受到这里强烈的荷尔蒙气息,只拿眼神捕捉,步子丝毫不敢上前。
然而,这一堆身材刚猛的大老爷们中间正坐着一个娇小的女人。
身量不高,大概一米六三,微卷长发,一张小巧瓜子脸精致,穿一件V领真丝上衣,淡蓝牛仔裤。夜晚气温下降,她似有点寒冷,一只长腿架在另一只膝头,修长小腿肚紧贴那一只,气又恼。
“心虚,一定是心虚!”她拍着桌面。
对面的男人面相硬朗,是这伙人的头儿,此刻,大家都把好奇的视线凝向他,意思是您怎么得罪这位美人了?
宋竞杨一人问候了一句操.你祖宗,眼神鸣金收兵,转对着眼前的纪荷,正襟危坐。
她浑身冒着莫名其妙被死了我很不爽的气息,你做为江倾的兄弟你要给个交代 ,不然没完。
至于怎么没完法宋竞杨是不知道,但能让江倾每年的这一天如人间蒸发一般消失的女人活生生就在眼前,他觉得得慎重,这女人绝对不好惹。
于是考量了一会说,“呃,这一定是个误会……”
“废话,我当然知道是个误会。”她手掌不住在桌面轻敲,“我倒不是对你生气啊,宋大队长,我就是挺莫名其妙你知道吧?”
“知道……”
纪荷说,“我跟他十年没见,刚才一个电话给我搞蒙了,说他有一个朋友跟我名字一样,还死了,今天还他妈是她祭日……我哪里就晓得那么巧,说的是我呢,”她叹气,“有话说得好,有缘千里能相见比如你我,无缘对面不相逢,比如我和他啊……在电话里说了那么多句我就没有听出来是他!”
宋竞杨附和,“可不是么……”
纪荷摇头,唉声叹气,又对旁边给她烤了一串什么东西的特警兄弟道谢,她抱怨不忘往嘴里塞一口,似乎味道不错,面色有所缓和,边嚼边说,“他一定是心虚、愧疚,才在我祭日……啊不……生日这天……生不如死!”
说着,似想起她和江倾血海深仇般的过往,恶狠狠一咬手中的圆球,嘎吱脆地挺香,小嘴上都染了那东西的一层油,继而暴跳,喝道:“那家伙从前就不是人——所以你在医院一问我,我就不想说认识他!”
宋竞杨感觉到蛋蛋一阵钻心疼……
“哎,这什么……”纪荷吃了一颗球入肚,才对着串子上的最后一颗,奇怪皱眉,“有股膻味……”
给她递串的板寸兄弟抻过头来,“羊球!”
桌面上突然一阵诡异的寂静。
十几双眼睛骨碌碌的盯着她。
纪荷来的突然,得知自己“死讯”在手机里暴跳如雷,和宋竞杨联系了地址,将白晓晨送来的同时,自己和这一帮正在聚餐的大老爷们一同坐下,桌面上是这帮老爷们自己点的,尽是些壮阳补肾的东西……
她情绪激动,大家也忘记给她单独点,所以不知不觉就吞了一颗羊球进肚子……
只见她脸色不变,只是眉头略微挑,还用舌尖卷了卷唇,似乎在回味着做评价,接着,她确认了这个东西似的,淡然“啊”了声,“羊睾.丸嘛!”
不以为意,猛地一张口,咬碎剩下那只,雪白的齿刮了下,气吞山河,“去你妈的江倾——你才死了!”
以宋竞杨为首的一众特警兄弟:“……”
……生猛啊,美女!
一通气出完后,她恢复了临危不乱,理性精明的一面。
“宋队,这件事不简单,我没有死的话,他每年去祭拜的那位又是谁?”纪荷不可思议皱着眉,“到底是巧合事件,还是惊天阴谋,欺负到我这个记者头上来就是不行。”
宋竞杨说,他也不清楚,因为这几年江倾很少说她的事情。
他之所以在可可西里,翻开车子那么震惊,是因为那张照片,被江倾放在警帽里珍藏并且多年从不开口的人,与她脸孔一模一样。
傻子都明白,这种份量,肯定在他心目中非同凡响。
然而,纪荷的说法却有点奇怪。
“怎么可能。”她笑,“我跟他,八百辈子不可能!”
这么斩钉截铁。
宋竞杨有所保留的笑了笑,没把照片的事情说全……不然江倾就尴尬了,被动了。
不过好奇心全然被挑起,不安分的拾掇着纪荷,立即联系江倾,给他一个惊喜!
纪荷没应声,反把靠在自己腿上的白晓晨往那边一让。
宋竞杨连忙接住。
白晓晨咕哝着“姐姐”,深醉当中保持着最后一点做为警察的直觉,她得时刻跟着女性而不是男性……
纪荷拍拍腿上不存在的灰,站起身,单手扬了下散在肩头的发,半回眸笑,“各位兄弟慢吃。我得回医院了。有机会明州见!”
宋竞杨急忙把白晓晨安顿在另一张椅子上,追去时,只看见她一个过马路的背影,街头霓虹和白色斑马线,形成这个女人在他脑海中的最后印象……
回来烦躁的再次拨打江倾手机,很操蛋的,仍然是没接通。
“就这……”宋竞杨不可思议,“还跟我说,八百辈子的清白?”他的副队突然蹭过来一个脑袋说,“这绝对是你哥们暗恋她!”
宋竞杨一摸下巴,点头,“没错!”
……
七天后明州。
飞机在停机坪降落,四季分明的气候令人怀念,没出机场,纪荷和同事们就把外套脱了,个个手臂上挂着衣服,步履飞快的往外走。
一边议论着单位到底谁来接,一边说着这次采访的片子怎么剪,都一片欢笑中的焦头烂额样子。
身为社会人,大约志同道合最为重要,再累都不觉得苦。
出了机场,在外头果然碰到单位的车来接。甚至还带了一面锦旗!
“纪制片这次不顾个人生死保护片子的壮举,已经震撼台领导,甚至市委都有大人物过问,说要将你事迹开巡回宣讲。无冕之王,你当之无愧啊!”
纪荷把旗子收了,惊地眉毛一跳一跳的,“巡回宣讲?我一不是抗疫英雄,二不是可歌可泣,没那么多材料可讲。饶了我!”
大家一阵哄笑。
上了车,是一辆考斯特商务9座,她一讶,“这是干嘛去?”
“吃饭,吃饭!”来接人的虞总监,在明州台级别高,本来纪荷已经挺惊讶,烦领导亲自来接,这会儿一看车子,这是要往哪里去的节奏啊,且那头官威更胜,不然大家采访车一开,灰头土脸就奔去了。
她悄悄问老蔡,“虞总搞什么鬼?”
“领你上馆子呢。总之好事儿!”老蔡膀大肚圆,对吃有极致追求,这类中年男人不是研究茶就是吃,纪荷已经绝望!
要不说她的第六感所向睥睨呢,从一开始觉得不对劲,后面就真会坏事儿。
明州台在天鹅湖新区,万万是看不到一点儿老旧砖瓦,此刻的颐和路各式政府办公建筑节次鳞比,越往深处开林荫更胜,快至尽头一栋巍峨、有着门前广场的建筑拔地而起,是一栋跨世纪高楼,而高楼正中央挂着壮观的警徽——红色国徽,蓝色盾牌,金色长城和松枝一同组成的标识,纪荷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看得如此仔细!
她呆了,脑海里同时响起那晚在格尔木街头,她上了车往医院回,不放心打了电话给彭琳问情况,对方苦着腔调破口大骂。
“好你个坏丫头,什么自杀——人家冲上去看到一把枪挂在桌沿以为犯罪分子就报警啦,结果人房主是明州公安局刑侦支队一哥,刚上任就被从浴缸里逮出去,众目睽睽下露着鸟被抓——你他妈有病啊!”
纪荷当时的表情和现在看到明州市公安局这六个大字时一模一样——可以塞一个羊球到嘴里。
她瑟瑟发抖,无论如何告诉自己,自己是好心,且帮他救了他前上司白厅长的女儿,对他好歹是双重的好意,他不会计较颜面尽失的事,该对她感恩载德……
况且,她没死呢!这对他而言绝对算大惊喜——
他该善待她!
但是,她因为太尴尬了,太别扭了,太抗拒重逢这件事,而彻底做了逃兵。
“开门!”大力拍门,不是肋条的伤没好全,她绝对一脚踹开车门或者从窗口跳出去。
虞总惊奇的望着她,“要和新的刑侦支队一哥见面,这么激动哦!”
纪荷回眸,心吐芬芳:“……”

蛊惑免费阅读

进了市局,纪荷借口去洗手间,单独转到一个楼梯间,隔着落地玻璃,看底下广场热闹非凡场景。
媒体的长.枪短炮对着已经侦破的127非法持枪抢劫杀人大案,进行全方位无死角的报道。
明州台当家花旦主播也在底下进行现场直播。
她来这边干什么的?
哦……
吃饭。
双臂抱胸,抵墙望天,纪荷无语……有句话叫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平时巴不得跟着领导过来拉关系,这会儿避之不及。因为所要拉关系的那人不是别人……
刑侦支队新一哥,江倾。
她这辈子再不想相遇第二次的男人。
造化弄人。
……
一番自我排解之后,纪荷深吐一口气。伸手在包里掏了一只口红,对着玻璃上自己模糊的光影,半张唇口,随意涂了涂。
此时,楼梯间正好有人上来。
一边走着,一边说笑。
女孩清透的声音倏地戛然。
抬头就看到平台上一个女人正在涂口红。
天光明媚,女人穿得单薄,丝质料子的上衣贴合曲线,打眼就给人一种很轻的盈盈感,上围曼妙着。
女孩一时呆。
女人似不满意,又用手指在唇峰捻了一下。动作深重,配合倏然按上盖子的举动,她整个人透露了一种肆意的洒脱,和明媚的乖张。
倏地发现她们。
女孩惊滞往后一退。被她眼神射了一下似的。
对方却不打紧的一挑眉,意味不明的一扬唇,似笑又似没打招呼的洒脱走了。
“她谁?”白晓晨皱着眉。她来宣传处快一个月,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级别的美女,骨子里的一种诱惑感,连同性都忍不住侧目。不免有些紧张。
同是宣传处的女同事不确定着,“好像是《法网》的纪制片。”
“怪不得。”白晓晨心里有数了,只有女主播才有这种姿色,不过往上走了两步,她忽然一惊,“……姓纪?”
……
“小纪你去哪儿了!”一到会场,人头攒动,不止媒体记者,还有另三省的侦查精英,127大案涉案之广,可见一斑。
“去洗手间也不行啊,我只是打工的,不是为您卖命。”和虞总监油嘴滑舌着,纪荷心里的忐忑又减少了一分。
反正要见,总得自然一点。
“你看,那位就是刑侦支队新来的江队,我领你过去打个招呼。”俗话说这叫拜山头,换了新管理者,理所当然打照面。
纪荷原地不动。
“你走啊。”虞总诧异,现场太多人,警方,媒体代表,还有各路大佬,他忙着寒暄,应接不暇,此刻拽着自己爱将的胳膊,却拉不走,就有点奇怪了,催她一声。
纪荷胸脯明显深起伏了一下。然后脸色似好了一些,坦然随领导往前走去。
人来人往。
那人是侧影向着她。
穿蓝色警衬,肩头的花没看清,暂时有点远,但他级别应该不低,一张侧颜立体深邃,和他年少模样说不清哪个好,但就是很明显的气质变了。
从前是薄弱的少年,现在,穿制服,双肩,长腿,完完全全撑起。
隆起的衬衣底下,显而易见的肌肉感。
他倏地不经意朝这边看了一眼,纪荷心一跳,除了发现他相貌更加英俊,再就是他的眼睛,锐利、深藏不露像两口危险的井。自然看到他的井,也就意味着,他们对视了!
对视!
纪荷脚步倏然停。旁边的领导刚好和一个熟人寒暄。
她有充分的时间站在那里。并且,很得体地朝他挥一下手。
他头低下去,在她手掌抬起的瞬间。纪荷于是僵在半空中。
她眉头不可思议挑起,这是没认出她?
可明明对视了,非常深的一眼……
在她心头砰砰乱跳,不明白怎么回事后,他居然又抬了一次头,这次,他没有头一次的不经意感,是直接朝她看来的深渊感。
纪荷脸上虽然在笑,手掌也朝他挥动,但是她知道,不仅周围一切的声音和人影被虚化,她自己五感也全数关闭,只有那一双深渊般的眼睛,困住了她。
她正在其中,逃脱不开,努力迎接他的时候,他忽然又落下了视线。
这一次,他足足与她对视了有十秒,但仍然没认出?
他继续拿着笔,在一名警员的文件上签着什么,只是速度有所减缓,直至最后一动不动……
纪荷有点恼了,心说你这什么深切哀思?人站你面前都认不出,空装地好玩呢!
她笑脸也垮了,双臂抱胸,给一个似笑非笑给他。
是的。他们又再次对视了。
第三次。
一个穿警服身段窈窕的女孩子跑过来找他,在他耳边亲密说了一句什么。
是白晓晨。
刚才在楼梯间,纪荷就认出来,这会儿,对方晃着男人的胳膊,在他耳边说的那话,虽没近距离听见,但纪荷肯定知道,那丫头无非说,看,那位就是救我的纪荷……哦,对了,她还给你报了警,说你自杀。
江倾的眼神,直直地盯过来。
他甚至在两次一次比一次深的对视后,仍然放弃她,调转步伐往里走,但白晓晨冲出来,扯住他胳膊,止住了他。
他的身体是那样高大英挺,和纪荷一米六二的身高比起来,他能一个胳膊拎起她……这会儿,却被同等分量的女孩冲击力撞得小退半步……身形有些虚晃……
纪荷忽然很内疚……
莫名其妙的。
似笑非笑,变得有些勉强。
好在相隔较远,有充分的时间收拾情绪。
虞总也终于寒暄完毕,在她耳边说话,纪荷能听见声音了,回到了熟悉的大众环境里,她和虞总一步步走向他。
越走近,他眼角越红……
“纪姐姐,谢谢你!”白晓晨嘴甜,又俏皮,主动和她打着招呼。
“呦,小白啊,这是哪门子谢啊?”周围都是人,宣传处的领导插.入的恰如其分,笑问着白晓晨。
白晓晨吐了吐舌,“在外面旅游遇到流氓,纪姐姐救了我。”
“还有这事儿?”虞总眼神惊喜,这可是公安厅长的女儿,显而易见攀关系的好时候,可再看纪荷眼睛,人家一个眼梢都没给白晓晨,笑勾着唇角,只望着面前的男人。
一时,不止虞总,其他人也愣了。
这明显眼神不对啊。
白晓晨眼睛来回转,在两人身上。
纪荷问,“你还认识我么,江倾?”
他眼角肌肉抽了一下,本就猩红看她的眼,更加猩红。
“你活着……”声音变了,低沉,男人味,比年少、比通话中都要沙哑的多。
纪荷望了一眼他肩章,两杠一星,然后抬眸凝着他笑,“废话,还能死了么。”
你傻不傻啊。
两杠一星,三级警督的男人,你弄不清那尸体不是我的呀……
他没回话。不过轻哼笑了一声,那种哼,更像一种气息的突然断裂,所以听上去有些讽刺的感觉。
气氛十分令人窒息。
莫名其妙的旁观者,难以共情的好奇力量,像一股闯入的利器,将里头的人生吞活剥。没给喘息机会。
“太有缘了,你们居然认识!”七嘴八舌着,“以后合作更加方便……来来来……去吃饭……”
纪荷轻叹一口气,说,“江队一起去?”
江倾拒绝了。
众人劝着,说一定不能少他。
他望了她一眼,仍用那种低沙嗓音,“你们先去。”
白晓晨犹疑的眼神在他脸上瞧了瞧,没瞧出名堂,除了眼角有点红,他整个人还是非常冷静的。
再看纪荷呢,她嘴角笑弧依旧,说,“别生气了。那晚电话里没认出你,不然不能像涮着你似的,跟你那样说话。”
白晓晨问,“纪姐姐,你们认识很久了?”
“不多。十二年。”这轻飘飘的话语似乎惊着大家了。那些领导一致笑,“不管多少年,大家饭桌上说?”
纪荷说,“各位先去。我们再说两句。”
虞总没办法,只好把人带走。白晓晨一步三回头地,望着他们这边。
“你一开始没认出我?”她笑,十分好奇的。
“敢认么。”这三个字沙哑到像锉刀磨过。
“……”纪荷一下不知该说什么。只好跳起来拍拍他肩,欢笑道:“好啊,有你的,两杠一星!当年跟着你善后,忙到晕头转向的小跟班我,真是与有荣焉,刮目相看,佩服之至!”
对她来说,被死去是好玩,有意思,莫名其妙,但真以为她不在的人,是一种折磨吧。
她一掌拍下去后,对方没感受到她的重逢“快乐”,反而狼狈不堪地被她拍弯腰,单手支膝盖才没面条一样软下去。
纪荷一惊。
他视线从下方凝上来,笔直盯着她瞠目结舌的样子,纪荷于是后背脊一凉,悟出他眼神是一种叫死亡凝视的东西。
立时回避,半侧转身,哈哈笑,“你干嘛呢,我是克制不住,甚至喜极而泣嘛!”说完,莫名其妙滚一颗大泪。
她手心发抖,似乎刚才一触及他肩头,所感受到的颤抖传递到她掌心来了……

小编点评

蛊惑全文免费阅读为您分享,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内容细致、丰富、饱满,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作品,非常值得一看。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