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精穿成七零极品(林娇)
戏精穿成七零极品(林娇)

戏精穿成七零极品(林娇)

分类: 校园纯爱时间: 2021-05-06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林娇,戏精穿成七零极品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林娇一觉醒来,穿成年代文里的作死极品。家徒四壁,父母双亡,弟妹排斥厌恶,亲戚一心想占便宜,城里便宜公

林娇内容介绍

魏强双肩一震,眼睛眯了半瞬,很快恢复如常,走到灵台前:“我绝对...”
“砰!刺啦!!”
拐角的盆架突然倒下,红白相间的搪瓷洗脸盆在地上滚了几圈,发出刺耳的声音,吓了所有人一跳。
魏强面色一僵,眼神变得躲闪,不敢再直视灵台上的照片,移到旁处。
林娇微笑说:“洗手架倒了罢了,魏叔心虚什么,连照片都不敢看,继续说啊。”

戏精穿成七零极品全文阅读

“哎哟,这有鬼气啊,好好的洗手架怎么会倒了。”
“别瞎说话,你们谁刚才碰到了吧,魏强平时最老实,怎么可能做对不起小付的事。”
“那架子在里面,我们都在外面,谁能碰到,还这么凑巧,今天可是小付的头七。”
“这事有鬼气。”
外面人察觉到八卦的气息,没有掩饰自己的声音,魏强听完更加不敢直视桌子上的照片。
魏家老太太上前拍了拍他肩膀问道:“强子,你咋了。”
魏强被猛地一拍,如同惊弓之鸟,吓得差点灵魂出窍,偷偷瞟了一眼搪瓷盆,低声道:“这么凑巧,难道真有鬼气?”
林娇撑着灵台,讽刺说:“魏叔,说什么鬼神,那可是违反政治纪律的事,咱都知道社会主义好,不信封建,这点政治意识都没有,还当国家干部,我看啊,你就该被发配到农场去,接受改造。”
魏老太太脸色一变,一把捂住魏强的嘴,接着嚷嚷道:“瞎说八道什么,你听错了!”
“娇娇,到底怎么回事?”一直坐在旁边未曾出声的魏北骁外公,付建民问道。
林娇转身对着灵台跪下,眼泪哗哗淌:“外公外婆,两位舅舅,舅妈,我就知道今天他会捣鬼,所以特地赶过来,魏叔刚才拿出来的钱根本不止这些,他藏了六百多元在楼下杨阿姨那,这两人早背着付姨搞在一起了。”
“什么!”
站起付建民身后的两个舅舅先惊呼出声,不可置信看着林娇的背影,而后快步走上前的蹲下问:“娇娇!你没胡说?”
林娇抹着眼角,抽泣说:“大舅,这种事情我咋会胡说,那饼干盒子就藏在杨阿姨床头第二个箱子里,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魏强闷哼着想要辩解,魏老太太刚放开手,门外就发生动静。
“站住,快摁住杨娟!”
“别让杨娟跑了,来个人去她家瞧瞧看!”
“抓住她,平时叨叨人娇娇没完,原来是自己做了那档子事。”
“现在时局变了,搁几年前,非得把这两人拉去游街!”
魏老太太一马当先,冲到人群里掐着腰骂道:“再乱说话,老娘撕烂你的嘴,我看谁还敢胡说!”
“呸!老不死的,你来撕撕看!”
“杨寡妇那心虚的样子,再看你儿子跟雷劈过的木头一样,还能有假?”
“老东西,你算个什么,你儿子都沾小付的光才能住到咱大院来,还敢在咱的地盘耍横!”
此战魏老太太大败,被喷了一脸唾沫星子,缩回屋里。
“警察来了!警察来了!”
混乱中,楼下传来吆喝声,张如兰让两个儿媳妇下去处理,再去搜查杨娟的家。
林娇轻轻揉着肿胀的眼角,又听楼下传来新的声音:“北骁回来了!”瞬间挺直背脊,转头往门外看去。
屋里的外公外婆急忙站起来,还没挪动脚步,门口出现清隽挺拔的绿色身影,军帽下眉头紧蹙,轮廓坚毅,五官俊朗,视线牢牢锁住灵台上的照片,双唇紧紧抿着,隐忍着内心情绪。
屋里再次响起哭声,张如兰拉着外孙跪在灵台前。
地下摆着两个垫子,林娇跪在左边,看着右边的人磕完三个头以后埋在地上不肯起身,双肩颤抖,传出呜咽声。
人生最伤的事,就是没能赶得上看血肉至亲最后一面,这不单单是沉痛,还有遗憾与愧疚。
系统:“未婚夫已经出现,请宿主尽快表达温暖关怀。”
林娇叹口气,摸了摸口袋,没发现纸巾等物,看着手里她刚擦过的手绢,这才想起当下年代时兴用手绢,犹豫再三还是递了过去,条件有限,将就一下。
见他没有反应,正沉浸在悲伤中,将手绢放到他手里,然后轻轻推了两下,悄声道:“等下警察就上来了。”
余光看到魏强垂着头,双眼无神,不知是认命还是在思考对策。
很快两个舅妈跟随警察一起上来,二舅妈朱梅手里捧着红色铁罐盒子,面色气愤,走进来后狠狠剜了一眼老实忠厚的魏强,走到张如兰面前说:“妈,都弄清楚了,这是大姐的钱。”

戏精穿成七零极品林娇免费阅读

魏强冷不丁出声,“妈,这事我的确有私心,但我跟那杨寡妇确实没有任何关系,我发誓!”
朱梅立马回头骂道:“你发!我倒要听听你发什么誓!断子绝孙,天打雷劈你敢吗?!”
魏强双眼通红,举起手就要发,被魏老太太拉住:“你还真敢发,你做没做那档子事,你自己心里没数啊!”
旁观者顿时哄笑出声。
“老魏,那杨寡妇见到警察吓得什么都招了。”
“连你身下那二两肉上有几个痣都说了,可不是人家冤枉你。”
“咦!说什么呢,这么多孩子在场,嘴上没个把门。”
“你妈都知道你做了,你还敢发誓啊,怎么,做那事的是魏弱,不是你魏强是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太损了。”
外面再次响起哄笑声,只因刚才杨寡妇被警察询问的时候,把魏强在床上不能行的事都给说了。
魏强被戳中心底的痛,恼羞成怒,面色再也绷不住,变得狰狞,目光像是淬了毒盯着林娇,“我做了又怎么样,你还不是个骚蹄子,骁子,你不知道,你这未婚妻背着你爬上别人的床,早给你带上绿帽子了!”
魏老太太以及其他魏家人顿时反应过来,七嘴八舌道:“大院里谁不知道你整天勾勾搭搭,不要脸的货色!”
“来来来,大家评评理,平时这林娇是不是跟杨寡妇的侄女黏在一起,对着楼上的小原勾勾搭搭。”
“呸!北骁,你可不能娶这样的货色进门,我第一个不同意!”
林娇跪坐在垫子上,不痛不痒道:“警察,这群人无端污蔑我,对我人生攻击,触犯刑法哪一条来着?”
“华国刑法第二百条,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处五日以下拘留,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警察还没回答,旁边响起嘶哑的声音,林娇诧异转头,盯着他坚毅侧颜,真没想到这人会突然出声帮她说话。
说是未婚夫妻,但其实两人接触并不多,魏北骁比她大三岁,一个在县城,一个在乡下,见面次数寥寥无几,再且说那个穿越者目标是魏强口里的小原。
林娇经常来县里也就是今年的事,魏北骁早就当兵去了。
一听要坐牢,刚才义愤填膺的魏家人,顿时像是被人掐住了嗓子,缝住了嘴巴,再不敢蹦出一个字来。
林娇撑着地站起来,跪久了腿麻,脚底一软,摔倒前慌忙撑住旁边人的肩膀。
真够结实的,被撑住后男人身体纹丝未动。
林娇站稳后对着魏强嘲讽一笑:“警察同志,我要举报淮峰县宣传委员魏强,涉嫌下迷药犯罪!”
一石激起千层浪,喧闹戛然而止,变得鸦雀无声。
魏家人震在原地,魏强面色浮现惊慌,目光不自觉瞥向桌上的杯子,在警察正打算质问的时候大步迈向桌前,只是才刚准备伸手拿杯子,就被一道绿色身影摁倒在地。
林娇惊呆了,她还没说出证据,犯人就玩自爆,心理承受能力居然这么弱,难不成真正有主角光环的是魏强?否则凭这智商怎么会把付家人玩的那么惨。
反应过来后,倒是有一丁点理解,杨寡妇一事不过是政治生涯完蛋,迷药要是坐实了,魏强可是要面临牢狱。
不过,仅仅如此怎么能够,眼下迷药她没喝,顶多算是犯罪未遂,微微勾了勾嘴角,正色道:“警察同志,隔壁靠墙角的房间还有一个已经喝下迷药的人。”
话音刚落,魏强拼命挣扎,像是一头困兽,红血丝充满眼眶,眼神狠毒锁定林娇,他忍了十多年,计划好一切,就要迎来属于他的辉煌,预算好整个淮峰县都将是他的天下,临时却被一个看不上眼的小骚蹄子给轻易破坏了!!
警察拿着手铐将他拷住,另一人领着热心群众走向隔壁房间。
魏老太太见到儿子被拷住,终于反应过来,坐地嚎叫:“作孽啊!我儿子那么老实的一个人,都是娶了一个二婚女才落得这个下场,魏北骁你个畜生,我儿子把你养这么大,就落得这个下场哟,你们付家都是绝子绝孙的畜生窝子。”
大舅妈沈媛掀起袖子破口大骂:“你这老虔婆,真是给脸不要脸,当初是你儿子跪在我们家门口一天一夜,声称自己没有生育能力,不在乎我们大姐有孩子,头都磕破了,才把我大姐娶回家。”
“我爸妈都是有素质的人,不跟你计较,我可忍不了,这么些年,骁子都养在我们家,什么时候让他魏强花过一分钱,他那点工资全寄给你们一大家子用了,吃穿用度都是花我大姐工资,就连住的地方都是我大姐厂里分配的房子,你儿子养大的,真是有脸说!”
几句话将魏老太太怼歇气了,从满嘴脏话变成干嚎,大舅妈还想接着说,外面传来轰动。

小编推荐理由

戏精穿成七零极品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