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之夭夭(许颜罗钊)
桃之夭夭(许颜罗钊)

桃之夭夭(许颜罗钊)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5-06

小说介绍

许颜罗钊小说————桃之夭夭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云起风眠所著,讲述了许颜认识罗钊是在纸醉金迷的夜阑公馆。他是嘉城权贵圈年轻一辈中的翘楚,众人争相巴结的对象,而她被渣男出

许颜罗钊小说简介

晚上九点,随着内外灯饰依次被点燃,沉寂了整个白天的夜阑公馆,在茫茫夜色中换发出斑斓的活力。
作为嘉城最著名的销金窟,夜阑公馆的落地位置有些另辟蹊径,不在繁华市中心,也没借老牌“灯红酒绿”的光,偏偏建在又远又偏的城乡结合区。
公馆修建之初就极尽奢华之能事,不仅占地够大,修得够高,内外装修也尽贵尽美,就连来这里工作的人也都是最好看的,
和公馆一街之隔,是很早就划入嘉城外城改造,却因狮子大开口吓走的一波波开发商的“明星棚户区”。屋檐破旧,巷巷逼仄,地上的青石板坑坑洼洼,常年积满脏水,屋顶的天空被各户随意乱拉的电线割裂成伤。
夜色之下,灯光旖旎,如果从上往下俯瞰,两边的落差就像是京剧演员只上了半边妆的脸,妖冶可怖。

桃之夭夭全文阅读

建得偏不代表生意不好,不到九点半,公馆内大厅包厢都已客满。
许颜站在前台工位,脸上合宜的笑容已经有一点僵。
站在她旁边的同事小春绷着假笑脸抱怨:“今天周一,又不是过节,这些人怎么来这么早?”
站在旁边的小夏嗤声一笑,声音轻佻中带点神秘,却因为面部肌肉绷着,显不出神采:“谁说不是过节,听说今天有大人物来。”
小春还绷着:“谁?”
小夏翻白眼:“待会儿和你说。”
许颜没说话,不是她不好奇,公馆严禁前台工作期间聊天,抓到重罚。在这里兼职,薪水比别处丰厚很多,罚金也同样。
好在公馆为了前台能保持最佳状态,人性化规定每一小时就可以有两人滚动休息十五分钟。
十点整,许颜强绷着发酸的脸,去了后面休整室。
她和小春一进门,脸都垮下来,她忙着揉脸,小春忙着八卦:“唉,秋,小夏说今天有大人物要来?谁啊?”
正靠在沙发上补妆的小秋从粉盒后抬起半张脸,眼尾一挑说:“罗。”
小春不满:“能不能把名说全,说个姓我跟哪儿猜去。”
小秋“啪”的一声合上粉盒,翻着白眼正要开口,旁边的小冬抢话反问:“在嘉城,能有几个姓罗的配称大人物?”
小春瞬间顿悟,张大了嘴:“你是说罗氏集团那位?那位年轻的?”
“自然是年轻的。”小秋哼笑一声,意味深长,“你没看今天外面那些莺莺燕燕都疯了。”
“天啊!他不是一年半载都不来一回吗?谁的局,居然请到他?”
“听说是天胜的陈少。”小秋抿散嘴上的口红,“其实蛮奇怪的,天胜虽也算大企业,但跟罗氏比,差的可不是一点半点,陈少惯用的包厢在七楼,之前也没听说两人有私交,不知道这次怎么请到人的。”
“管他怎么请到的,反正人来了。”小春双手捧脸,不掩惊喜,“我什么运气,第一个月上班就碰上了。”
“呵,美的你。”小秋嗤一声,“我们在底楼,来了也见不着。”
“他不走大门进来的?”
“顶楼的客人有特殊通道。”
“哎呀……”小秋哀嚎一声,歪倒在沙发上。
许颜依旧没有插话,无论见不见得着,比起她,小春确实运气好,她在这里混了快三个月,那个人还是第一次来。
不过她们有句话说岔了,外面的莺莺燕燕都“疯了”,不光因为罗钊在嘉城权贵圈举足轻重,更因为这间夜阑实际也是姓罗的。
十点十五分,许颜和小春,小秋准时出去换班。
路上,小春问:“许颜,听说李经理想让你去楼上?”
许颜轻轻“嗯”了声。
小秋说:“去几楼啊?”
许颜:“她没说。”
小秋:“四楼以下,你都别答应。”
夜阑虽是会员制,但会员也是分等级的,楼层越高,消费越高,服务水准和私密性自然也更高。
许颜笑了下:“她只是随便问问。”
“这事儿可不能随便。”小秋有点恨铁不成钢,“你这么漂亮早该去楼上混,虽然压力大点,但钱多,机会也多啊。”
许颜自然明白她说的机会是什么,她此刻不想讨论过多,见已经走到工位,即刻端上标志性职业微笑想把这事揭过去,旁边一直没说话的小夏却嗤笑一声,酸酸的开口:“夜阑最不缺的就是漂亮姑娘,尤其是有想法的。”
她下巴一抬,一楼大厅中央的黑色雕花木门正向内开启,几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引路侍应退后的同时,一直等在门厅的几个妆容精致、仪态端庄的姑娘忙迎上去接着引路,个顶个的柔情蜜意,温柔似水。
小夏接着:“别说这些带路的,送酒的,再到喝酒的,哪一个不好看?”
她说的对,夜阑不缺漂亮姑娘,就连进来扫地的都比别处脸蛋好。
夜阑更不缺身份尊贵的客人。无论来者的身份是什么,订的是一楼还是顶楼,从进门到出门,此间风景一路繁花风光,旖旎成画,上位的机会多的是,想上位的人更多。

桃之夭夭许颜罗钊免费阅读

十一点十三分,正当小春掐点等着休息的时候,楼层经理李露突然来到前台。
“许颜。”她容色与平素无异,声音却带着一丝急迫,“王经理让你上去一趟。”
她口中的王经理名王挺,是夜阑公馆的总经理,比李露这个楼层经理高了不止一级。
前台几人都显出好奇,探究的神色,许颜平静问:“去几楼?”
李露:“顶楼。”她没有说几号房,因为整个顶楼只有一间。
整个前台的人都惊悚了,顶楼哎,虽不知陈少今晚组的什么局,但是罗钊来了,这局就不会差。
李璐领着许颜去电梯,她是一楼楼层经理,按夜阑规定,非必须不得去别的楼层,楼上只让她通知许颜上楼,没说让她带着,她就只能送到电梯口。
她见许颜一路沉默,以为她是害怕,忍不住安抚:“我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事,但应该不是坏事,你别紧张。”
许颜笑了笑:“谢谢露姐,我不怕。”
李璐点点头,低声叮嘱:“待会儿如果实在不知道怎么办,就找唐少,他最好说话。”
许颜点点头,电梯门关闭,将李璐略带担忧的脸,隔离在外面。
许颜的脸也冷下来,她当然知道唐少好说话,但前提是她愿意陪他睡。
电梯一路畅通无阻,不过十来秒就到了。出电梯前,许颜制服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是微信。
她犹豫半秒,还是拿出来,备注名为隽的头像上出现三个红色小点。
【今晚忙不忙?】
这条是十分钟前。
【手术定在明天上午,我害怕。】
【你现在可以过来吗?】
这两条是刚刚发的。
许颜默默将手机放回口袋,站直身体看着电梯门打开,外面等着的两个人齐刷刷看着她。
她走出电梯,冲一个穿着黑色礼服裙的中年女人微微低头,喊了声:“曼姐。”
苏曼是顶楼的楼层经理,三十出头,人长得漂亮,更会察言观色,笼络人心,在许多公子哥跟前都能说上两句话。
听到她叫,苏曼撩起眼皮很冷淡的瞥她一眼。
“走吧。”
她转身上前,许颜跟上去。
“难得你认识我。”苏曼声音软软的,媚媚的,飘在空旷的厅里有种丝绸的冷感,“今天不是借陈少的光,我还不知道楼下前台来了这么水灵的姑娘。”
许颜忽略掉她尾音里的不屑,说:“在夜阑没人不认识曼姐。”
苏曼本以为这句后该有后文,等了几秒不见她再说,冷哼一声,不再言语。
顶楼虽然只有一间包房,但面积实际是很大的。
许颜跟着苏曼往前走,纯手工的真丝地毯从电梯口一路铺过去,很厚,高跟鞋踩在上面有轻轻的陷落感,仿若走在云端。
走进一条长长的走廊,许颜一眼望见走廊尽头两扇棕色的雕花木门紧闭着,门口站在几个穿黑衣的保膘。
制服袋里的手机又响下,许颜看一眼脚下鱼池里肆意游动的热带鱼,犹豫半秒,拿出手机。
隽:【你过来好吗?】
【我现在很忙。】她快速发过去,又说:【今晚一定过来。】
将手机放进口袋,人已经走到门口,保膘打开门,许颜挺直了腰背,从容走进去。
大门应声关闭,跟在苏曼身边的女孩咂嘴道:“她好像一点不害怕,都不问问是什么事儿?”
苏曼目光还在闭合的门上,闻言冷笑:“在夜阑,仗着一张脸想飞黄腾达的人很多,没脑子的更多。”
*

小编推荐理由

桃之夭夭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