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宝2:秘物(卢灿)
相宝2:秘物(卢灿)

相宝2:秘物(卢灿)

分类: 都市职场时间: 2021-05-06

小说介绍

卢灿小说————相宝2:秘物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炎宗所著,讲述了既然青春留不住,莫让光阴虚空度! 既然有机会重来一遍,既然已经抢了别人的身躯,那么,就不在乎再多抢点

卢灿小说简介吩咐侍者将这件带框画作平放在画架上,杰尔斯接过其中一位侍者递来的文件袋,转身递给卢灿——这是画作收藏及转让记录文件及以前的购买协议。
卢灿简单翻看两页,文件上写着上一位收藏者,为彼得拉斯卡里斯,交易日期为1982年9月27日,至于交易价格栏,自然已经被抽掉。
没听说过彼得卡里斯的名字,不过,这不重要。欧洲很多家族都有收藏油画的传统,兴许,这也是一位移民北美的欧洲后裔在出售祖传画作。
他将文件递给温碧璃——在文件检查方面,她更有经验,转而将目光投注在眼前这幅油画上。
在欧洲,有关维纳斯题材的油画,数不胜数。

卢灿全文阅读知名的有意大利画家乔尔·乔丹的《入睡的维纳斯》、法国画家威廉·阿道夫·布格罗《维纳斯的诞生》、提香的《乌尔比诺的维纳斯》等等。
仅意大利画家提香一人,有记录的维纳斯题材油画,就有十六幅之多,其中很大一部分已经遗失或损毁在历史长河中,目前还能在博物馆展出的,只有六幅。
眼前这幅德拉佛斯的布质油画,是一幅“卧维”。
维纳斯题材油画很多,因而欧美油画收藏圈,又根据画幅中维纳斯的姿态,将其分为“卧维”“立维”“坐维”三种。
没有数据表明哪一种姿势的维纳斯油画价值更高,这更取决于作者的知名度、画作本身的质量以及画幅大小。不过,倒是有一种共识:“卧维”往往强调维纳斯的身姿丰腴优美,着重于人体的描绘;“立维”则有着强烈的孤芳自赏的表达;“坐维”更多的是一种和周围物体进行情感互动。
这幅“卧维”画幅不大,尺寸只有60CM×54 CM,属于中等偏小幅。
德拉佛斯的“白签”在右上角,所谓“白签”就是画家用刮刀在画幅某个部位将颜料刮掉形成签名,有点类似于“留白签名”效果。
德拉佛斯是港台的译名,在国内,他的名字往往被翻译为“夏尔·德·拉福斯”。
曾是法国学院派领袖画家勒布伦的学生与助手,后来他背弃了学院派古典主义的严格规范,而成为更重视色彩的弗兰德画家鲁本斯的追随者。
他的代表作为《化作向日葵的克莉蒂》,目前收藏在凡尔赛皇家博物馆。
德拉佛斯是路易十四时期宫廷画师,当时洛可可艺术大行其道,他免不了也会深受影响。这幅《维纳斯》油画就具备相当强烈的洛可可油画艺术特点——光色艳丽、构图优美、线条雅致、风格轻巧。
卢灿伸出右手食指中指,指腹在画布边角轻轻搭了搭,又换到右上角,同样搭一下,抬头问道,“你们画廊,给油画补色了?”
杰尔斯露出几乎难以察觉的错愕,没想到这位连“补色”都能看出来。
油画的装饰与国画不同,油画框往往不带玻璃。
这是因为玻璃框装裱不太透气,时间长了有可能会造成画面发霉、颜色剥落,而且油画的内框本来就有一定的厚度,用玻璃框装裱也不太方便,油画颜料在湿度增加或者气温上升的时候可能会变软,回粘在玻璃上,一旦拿开玻璃就会造成画面的损坏。
这就造成另一个后果,那就是油画表面的落尘,往往很重。
这就需要经常使用松节油或者其它清洁剂清理油画表面的浮沉。
经常在画面上油剂所产生的光色变化,与补色后的上光,差别很小,经验不足的人,是很难发现这其中的微小差异。
可眼前这位年轻人,一眼就看透……
杰尔斯马上摊摊手,笑着解释,“这毕竟是一幅三百多年接近四百年历史的老画作,我们画廊收回来之后,它的表面肌理就已经有些裂纹,所以,我们略略做了修补。不过,我可以保证,我们画廊修补大师的水平,绝对是北美顶尖。它只会让画作增值,并且寿命长久。”
老布质油画产生裂纹,对它进行补色补裂,是正常的维护手段,这能理解,但是,对方却没有在交易之前说明……这就有点说不过去。
这也让卢灿产生一些怀疑——在两次交易的表现中能看出来,对方不是一个老实人。
卢灿起身,深深地看了对方一眼,“我要求拆卸画框,检查画布,这要求不过分吧。”
呃……杰尔斯竟然愣住了,竟然有些目瞪口呆?
这让卢灿心中警铃大作!
这个要求,在卢灿看来很寻常,只需要将画框后面垫板拆除即可,这有什么可犹豫的?
除非……画布有问题,也就是他刚才没说实话——所谓补色,绝不仅仅只是表面裂纹补色,而极有可能是“画布破裂补色”!
两者有什么区别么?
大着呢!
油画补裂补色,分为三种情况。
一种是无笔触肌理油画补色,这种情况很好处理,上松节油清洗赶紧后,再平涂透明乳胶于裂纹处,并对有明显裂纹处补以颜色,待干燥后上光即可。
第二种是有笔触肌理油画补色,难度稍微大一些,步骤与第一种雷同,但是在补色时,工作量会大很多——因为补色的同时要考虑笔触肌理的走向。
第三种情况最严重,也就是画布被戳破导致需要补色,这属于“严重损坏”,其本质已经不属于补色,而是“修缮”!
多数油画采用亚麻布作为画布,虽然很厚实,但也架不住尖锐物品扎啊。

相宝2:秘物卢灿免费阅读扎个洞怎么办?
那工作量就大了!首先需要对画布进行修补——最常用的方法就是乳胶“打补丁”,然后电熨斗熨烫让两者补丁与画布紧密贴合,最后再修补画面。
修补画面同样不简单,不仅需要补色,甚至有可能要重新用乳胶调和大白粉(或立德粉)成膏状作填充材料,等填充物干燥之后,重新上色上光。
这种“打过补丁”的画作,又怎么能和原作等值呢?
从杰尔斯的神情中,卢灿猜测,这幅画“打过补丁”!
这家伙……还真不老实!卢灿眯眼笑笑,“怎么,真的打过补丁?”
说完,他坐回座位,示意温碧璃不用再看那些文件。
“嗨,维文,你听我解释。”杰尔斯抹抹额头,笑容有些尴尬,在卢灿旁边坐下,“这幅画作确实打过补丁,但补丁很小,而且……你也看见了,我们画廊的修复大师,基本上完美的还原这幅画作,不是吗?”
这家伙,依旧想要向卢灿推荐这幅“残画”。
卢灿摆摆手,“我们不聊这个话题好不好?胡安·汉密尔顿先生,什么时间到?”
“还请稍等。”杰尔斯表情有些沮丧,对待卢灿俩人的态度,更为客气,“汉密尔顿先生在照顾欧姬芙大师,欧姬芙大师不喜欢闹市,她居住在棕榈泉边缘的沙漠地带,开车过来需要两个小时。”
欧姬芙大师的怪癖有很多,比如自闭,又比如喜欢穿黑、白色服装,喜欢居住在沙漠中,喜欢收藏沙漠中的各种骨骸,不喜欢别人称呼她“女画家”……
卢灿点点头,示意自己可以等,随即低头与温碧璃用粤语小声聊着刚才的事,不再搭理杰尔斯。他确实不想和这位不太诚实的经纪人做买卖,如果不是欧姬芙大师的作品太有诱惑力的话。
可杰尔斯不太死心——卢灿昨天二十五万美元,购买安德斯顿的临摹油画《圣体的评判》,今天又十一万美元,买下阿尔伯特·勃朗特·戴维斯《冬日城市恋歌》,还想着要将欧姬芙大师的作品包圆……怎么看都是超级优质客户。
他现在已经很后悔,刚才没能坦诚相告——实在是对方太年轻,让杰尔斯产生“侥幸”心理,想要趁对方经验不足,把这幅有缺憾的油画,处理给对方。
哪能想到,对方竟然提出拆背板检查画布?
拆背板检查画布的情况,并不多见。
油画画布需要用木框绷紧,因而画布背面会有一定的空隙,很多油画在装运或者装饰时,会用一块薄板,将背面的空框封住,以防止被硬物扎破。
这幅油画的背面,就采用橡木板封背。
一般情况下,像这种封背的油画,没人愿意将其拆卸下来……可是,谁让他在油画补色方面让卢灿起了疑心,才提出这一要求。
只能说,杰尔斯自己露马脚,坑自己一把。
如果因为这件事,丢掉这位超级客户,杰尔斯会懊恼致死——像卢灿这种大客户,可以说是每一位艺术品经纪人最理想客户。
好在……对方没离开,还有机会补救。
杰尔斯出门,吩咐工作人员送来两杯咖啡,约莫十分钟,他再度回会客室,坐到卢灿俩人对面,带着一丝尬笑,“两位……咳……维文先生,能听我说一句吗?”
温碧璃胳膊肘碰碰卢灿,示意他接话。
卢灿抬眼,“你想说什么?”
“为表歉意,这张贵宾卡是赠送给您二位的一点小礼物。”他双手递过一张金色卡片。
卢灿信手接过来,哦,还真是黄金卡片!
正面印着“卢卡斯画廊”英文,以及标识,背面为编号:****,也就是说,自己可能是第二百七十五个拿到这一黄金名片的贵宾。
他是玩黄金的老手,看看色泽,颠颠重量,就能大致猜测出,金镍合金材质,纯金太软,加入镍能增强硬度。黄金占比大约六成左右,这么一小张卡片,约15克黄金。
卢灿笑笑,随手将卡片递给温碧璃,“这次回香江,我们可以考虑做一批翡翠名片。”
温碧璃掩嘴轻笑,拿起黄金名片看看。
还别说,这东西值不了几个钱,但看起来很有“范儿”。家中还真的可以制作一批翡翠……翡翠还是算了,容易碎,家中黄金白银的不少,可以分级做成黄金、白银两种名片。
见卢灿两人收下这份“小礼物”,杰尔斯的脸色缓和一些,笑着介绍,“这份贵宾卡,原本是卢卡斯画廊赠送给消费一百万美元以上的客户。可今天我存在工作疏忽,因此特别向我们画廊总裁保罗先生,申请了一份,表示歉意。使用这张贵宾卡,在北美三家卢卡斯画廊,购买艺术品,可以获得中介费八折的优惠,常年有效。”

小编推荐理由

相宝2:秘物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