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为夫(简轻语陆远)
锦衣为夫(简轻语陆远)

锦衣为夫(简轻语陆远)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5-07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简轻语陆远,锦衣为夫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宁昌侯府刚来的嫡女简轻语有一个秘密,她在回京的路上不慎流落青楼为了自保,也为能回京都侯府她委身给一个

简轻语陆远内容介绍

不知不觉已是晌午,大日头将院落晒得热腾腾的,若隐若现的蝉鸣预示着夏日的逼近,阵阵燥意叫人忍不住犯懒。
简轻语本就起得晚,经过院门口一耽搁,等她同英儿到了佛堂时,佛堂里只剩下她那个侯爷爹和如今唯一的侯爷夫人秦怡了。
这二人礼佛结束正要出门,与刚来的简轻语遇了个正着。
简轻语回来一个多月了,还从未主动出过院子,二人乍一在佛堂见着她,眼底都闪过或轻或重的惊讶。
“轻语,你怎么来了?”对这个几年都不见一次的女儿,宁昌侯生分大过熟悉,连关心里都透着客气,“身子好些了吗?”

锦衣为夫简轻语陆远全文阅读

“好多了,已经不痒了。”简轻语回答。
宁昌侯连连点头,仿佛没看到她脸上连白纱都遮不住的红疹:“好了就行,好了就行,礼佛一事不必着急,你再休养些时日再来也行。”
秦怡睨了没对她行礼的简轻语一眼:“轻语有孝心是好事,只是咱们家礼佛向来是辰时起巳时终,你今日来得晚了些,已经结束了。”
简轻语看了眼秦怡,慢吞吞地“哦”了句,福身:“女儿省得了。”谁知刚起身,竟是咳着了。
英儿向来机灵,也不知小姐故意还是不故意,连忙扶住她:“大小姐您没事吧?就说您身子还没大好,不该这般着急来拜见侯爷,您怎么不听呢。”
宁昌侯跟这个女儿虽然不算亲,但多多少少的愧疚还是有的,现下见她主动来佛堂见自己,眼底顿时闪过一丝动容,再看秦怡时便略带了责备之意:“轻语身子还虚,来晚了也是情有可原,你身为当家主母何必苛责。”
秦怡表情一僵:“是,侯爷教训得对。”
简轻语的目光在二人之间转了一圈,心情稍微愉悦了些,但想到母亲的吩咐,还是清了清嗓子给了台阶:“是轻语来迟,下次会注意些,父亲切莫动怒。”
宁昌侯抿着唇应了一声,又看了秦怡一眼,这才对简轻语道:“时候不早了,慢声和震儿去了酒楼用膳,你便随我和夫人一同吃些吧。”
他口中的慢声乃是秦怡所出的女儿,与她只差了半岁,震儿则是姨娘所出的庶子,如今也有十五岁了。秦怡生完简慢声后便伤了身子,再无法生育,于是将简震抱到了身边养,虽然没有正式收为嫡子,但待遇比起嫡子也不差多少。
至少比她这个正经嫡长女的待遇要好多了。
这两个便宜弟妹一向不待见她,今日不在也好,省得又多俩绊脚石。简轻语唇角翘起,乖顺地答应了一起用膳。
秦怡本以为她会拒绝,一看她点头了,不由得撇了一下嘴角。但不耐烦也只是一瞬的事,她很快便慈笑着招呼起来。
几人一同去了主院,刚一落座,秦怡便开始挑简轻语的刺:“明明还是个小姑娘,怎么衣衫穿得这般素净,不知道的还以为侯府苛待你了。”
方才还对秦怡略有不满的宁昌侯,顿时跟着附和:“夫人说得对,还是穿得鲜亮些比较好。”
简轻语本来还在想该怎么进入正题,听到这夫妻俩的话后,干脆就红了眼眶:“我母亲刚离世不过四个月,我这个做女儿的,怕是还不能穿得太鲜亮。”
秦怡闻言瞬间眼观鼻鼻观心,假装不是自己挑起的话头,宁昌侯面露尴尬,横了她一眼后匆匆端起茶杯,攥了半天憋出一句:“我朝待嫁女子守孝三月即可,你如今素衣四个月,也算可以了。”
简轻语抿了抿唇:“父亲,我娘已经走了这么久了,您打算什么时候将她迁入祖坟?”
宁昌侯顿了一下:“她不是已经在漠北下葬了吗?”
“是已经下葬,可她身为您的嫡妻,在京都祖坟至少该有个衣冠冢吧?”简轻语蹙起眉头,“这是她临终前的遗愿,这最后的体面,您总要给她吧?”
说罢,她看向秦怡,加重了自己的筹码:“我这次来,就是为了此事,待母亲的衣冠冢立好便回漠北继续守孝,夫人您觉得如何?”
她本就打算完成母亲遗愿后就离开,自此跟这个狗屁侯府断绝关系,所以如今也不怕直说,只想视她们母女为眼中钉的秦怡,即便是为了日后清净,也能就此答应。
果然,她在说了会离开京都后,秦怡瞬间就动心了,只是还未等她说话,就听到宁昌侯沉声道:“你母亲已去,以后京都就是你的家,回漠北的事不必再提,至于你母亲……并非我不想让她进祖坟,只是你祖母生前说过,不许她踏进京都一步,我身为人子,怎能违背她的意思。”
见他如此坚决,简轻语干脆放下筷子跪了下去:“父亲为人子,轻语亦为人子,母亲临终交代,是必然要完成的,还望父亲成全。”
宁昌侯顿时皱眉:“跪什么,快起来。”
“只是立衣冠冢而已,我母亲的尸骨不会进京,不算违背祖母,父亲觉得呢?”简轻语哀求地看着他,泛红的眼眸与她母亲有三分相像。
宁昌侯心软一瞬,但思索之后还是摇了摇头:“不行,你祖母泉下有知,或许会不高兴。”
简轻语怔了怔,再看宁昌侯时,眼底闪过一丝失望:“那母亲呢?父亲就不怕她泉下有知会不高兴?”
宁昌侯闻言,竟有些不敢看她,但也没有多说什么,似乎已经打定了主意。
“轻语,你就别让你父亲为难了,他最是孝顺,肯定不会违背老夫人意思的。”秦怡半真半假的劝,没忍住流露出一点幸灾乐祸的语气,被宁昌侯瞪了一眼后才老实。
简轻语定定看了宁昌侯半晌,最后垂下眼眸站了起来:“父亲,你当真不肯?”
宁昌侯看了她一眼,又飞快别开脸,强行转移话题道:“过几日我会请高僧来府中,为你母亲做一场法事,好叫她九泉之下能安心,至于你……日后就留在京都,我会为你寻一门好亲事的。”
简轻语微怔:“亲事?”
“是啊是啊,你如今也十七有余了,京都的小姐们这个岁数早就许了人家,慢声也定了亲,你得尽早找门亲事才行,总不能比慢声晚出嫁吧。”秦怡急忙附和,一副巴不得现在就把她嫁出去眼不见为净的样子。
简轻语眼神微凉:“我娘刚走四个月,父亲就要将我嫁出去,女儿到底做了什么,让爹如此难以忍受?”
“莫要胡说,你年岁不小了,再耽搁真要嫁不出去了,父亲也是为你好。”宁昌侯皱起眉头。
秦怡跟着点头:“可不就是,若真耽搁到十□□,就说什么都晚了。”
简轻语心底火气翻涌,为了避免跟他们吵闹起来,只说了一句身子不适,便转身离开了。

锦衣为夫简轻语陆远免费阅读

“简轻语,你说走就走像什么样子,还不给我回来!”宁昌侯在后面怒斥。
简轻语充耳不闻,英儿小跑着才勉强跟上,小心翼翼的提醒:“大小姐,侯爷叫您呢。”
“当没听见就行。”简轻语咬唇,显然很不高兴。
英儿咬了咬唇,欲言又止地看了她一眼。简轻语走了一段后,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快走到侯府大门了,于是干脆停了下来。
“你想同我说什么?”简轻语扬眉看向英儿。
英儿轻咳一声:“奴、奴婢只是觉得,大小姐也确实到了议亲的年纪了,若侯爷肯亲自操办……”
“我此次来京只为给母亲立衣冠冢,做成之后便会回漠北,所以不可能留在京都嫁人的,懂吗?”简轻语捏了捏鼻梁,火气稍微散了些。
英儿听得一愣,剩下的话顿时卡在了喉咙里。
简轻语看了看她,突然对她眨一下眼睛:“你到时若愿跟我一起走,那我便带着你,漠北你也是去过的,想来也住得习惯。”
“真的?”英儿刚生出的失落瞬间没了,一脸惊喜地看着她,“大小姐真要带着我?”
“嗯,带着你。”
英儿笑得开心,立刻同简轻语聊起记忆中的漠北,简轻语听着她叽叽喳喳的声音,心情顿时好了许多。
英儿一个人热闹地说了半天,视线突然落在简轻语满是红疹的脸上,她顿时叹了声气:“回漠北的事且不说,大小姐如今最重要的,便是将脸上的疹子治好。”
“无妨,京都的大夫用药太轻,才会好得如此慢,待我亲自抓两贴药,不出三日便会药到病除。”简轻语不甚在意道。
英儿闻言表情僵了一瞬:“大小姐又要自己治病?”
之所以会用‘又’这个字,是因为大小姐回来这一个月里,已经自行诊治过两次了,自己几年未见大小姐,见她颇为自信,还真以为她学医有成,结果由着她自己治了两次,第一次犯了两日恶心,第二次直接昏睡三天,怎么看都像庸医所为。
“怎么,不行?”简轻语不解地看向她。
看着简轻语眼中真诚的疑惑,英儿尽可能的委婉:“大小姐学医之后,可给谁治过病?”她不忍心直说大小姐医术烂,大小姐以往治过的病患总是忍心说的吧?
简轻语微微一愣,脑海中蓦地浮现一张清俊冷漠的脸。她自学了三年医,真正医治过的怕只有陆培之一人,那时陆培之被贼人刺伤手背,是她亲手缝合的。
“大小姐?”英儿唤她。
简轻语回神,半晌缓缓答道:“治过。”
“那病人怎么评价您的医术?”英儿忙问。
“说还不错。”她原先对自己的医术并无信心,但陆培之说过不错后,她便确定自己往日太谦虚了,毕竟以陆培之的挑剔程度,他亲口说的不错,至少也是名医水准了。
英儿:“……”病患是被治疯了么?
主仆二人相对无言的空当,前方的大门突然开了,惨叫声顿时传了进来,然后便是几个仆役匆匆跑了出去,方才还安静的侯府,顿时热闹了起来。
“听声音好像是少爷,”英儿收敛笑意,眼疾手快地拉住一个跑进来报信的奴才,“匆匆忙忙的发生了何事?”
奴才刚要怒斥,看到简轻语后忙把粗话咽了下去,着急忙慌地解释:“大小姐,少爷被锦衣卫打断了腿!”
简轻语声音微沉:“锦衣卫为何会打少爷?”
“少爷和二小姐今日去酒楼吃席,无意间遇上了几位锦衣卫的大人,其中一位大人说二小姐生得与故人有几分相似,当时这几位大人未着飞鱼服,少爷便将他们当成了宵小说了一句,这就、这就被打断了腿啊!”
说话间,简震哀嚎着被抬了进来,昔日还算看得过去的脸,此刻青肿得厉害,门牙也掉了一颗,嘴里呜呜地往外冒血沫,一双眼睛更是被打得通红,反倒是断掉的腿看起来没那么严重了。
简轻语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奴才急得出了一头汗,随便擦了两把对简轻语躬了躬身:“奴才得尽快知会侯爷和夫人一声去,就不打扰大小姐了。”
说罢便急匆匆离开了。
英儿目送奴才离开,这才心有余悸地开口:“少爷胆子忒大了,竟然连锦衣卫都敢招惹。”
“他招惹时,又不知道是锦衣卫,”看着简震身上的伤,简轻语虽然跟便宜弟弟没什么感情,这会儿心里也十分不悦,“更何况即便是锦衣卫,说未出阁的姑娘与故人相似,便不算下作了吗?”
这种老旧的搭讪手段,被当作宵小又有什么奇怪?
“嘘,大小姐小声点,别被锦衣卫听见了,”英儿一脸紧张,“曾经有世家公子因为和锦衣卫拌了一句嘴,就被砍了脑袋挂在城门楼上七七四十九日,尸体都变成干儿了都没摘,少爷此次能留一条命,已经是烧高香了。”
简轻语蹙了蹙眉,便没有再说话了,只是在心里默默念了一遍锦衣卫三个字,提醒自己日后定要离这些人远一点。

小编推荐理由

锦衣为夫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