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有钱哥哥认栽(温瓷徐时礼)
向有钱哥哥认栽(温瓷徐时礼)

向有钱哥哥认栽(温瓷徐时礼)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5-07

小说介绍

温瓷徐时礼小说《向有钱哥哥认栽》特别推荐,向有钱哥哥认栽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温瓷苟延残喘了这么些年,她觉得自己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她甚至觉得自己已经封神了。高二那年因缘借住到季阿姨家,季阿姨家有个高三儿子叫徐时礼,初次见面人染了头天蓝非主流发色,一双内勾外翘的深邃眼眸看人时慵懒傲慢,一副不大好相处的模样。温瓷觉得以后最好他富他的贵,她社她的会,大家香水不犯花露水。

小说简介

期中考试前后。
温瓷本着寄人篱下就得夹起尾巴做人的绝对真理,为了显示自己善解人意绝不给他麻烦的诚意,先徐时礼一步提出,“徐哥哥,我们在学校就装作不认识吧?”
徐时礼眼睛略眯成一条缝,磨了磨后牙槽,“哥哥不够帅?”
温瓷盯着他俊美如斯的脸看了三秒:“……帅。”
“哥哥成绩不够好?”
温瓷想到他那排满整面墙大大小小的奖杯奖状,沉默了,“……”
“那就是哥哥不够有钱。”
温瓷:“……”
——那你为什么不喜欢哥哥。

向有钱哥哥认栽免费阅读

第 12 章有钱哥哥

徐时礼直勾勾地看着温瓷,温瓷也不是胆小怕事之辈,注视了回去。
僵持了半晌,徐时礼轻舔舌尖,声线哑了几分,“幼稚?行。”
温瓷眼睁睁地看着他干脆把美年达也拿走了,淡淡的嗓音落下一句,“汽水也别喝了,碳酸饮料喝多了也对身体不好。”
……?
温瓷平日生活中虽然低眉顺眼作态,实则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她甚至觉得自己已经无敌到封神了,几乎没有人能真正意义地将她欺负了去。
然此时此刻,温瓷心里极度不爽。她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并没有明显地表现出她的不爽来,但在场人都感觉到了气氛中的剑拔弩张。
她眼神算不上友好,话语里已经有几分咬牙切齿,“那我喝、什、么?”
小姑娘这语气已经颇凶了,张牙舞爪地,仿佛下一秒就能跟徐时礼干一架。自昨天后,徐时礼对这一点甚至毫不怀疑。
见她反应这么大,徐时礼喉结一滑,眉眼温和了些,“你喝白开水。”
“要不礼哥——”老二出声,给小姑娘台阶下,“就让你妹妹喝点橙汁?老三这有橙汁。”
说着老二给老三使了个眼色,“老三你一大男人喝什么橙汁,娘们唧唧的,快给咱妹妹喝!”
老三看了眼徐时礼,见人并不反对,把橙汁开了放温瓷面前,“妹妹,三哥橙汁给你喝。”
这些人你一句我一句地,气氛简直被换了一轮儿。只是悄然间,温瓷成了国民妹妹。
她睨了徐时礼一眼。
徐时礼慵懒地靠着椅背,就这么看着她,大有一副“你爱喝不喝”、“不喝连橙汁也没得喝”、“这台阶你爱下不下”的可恨态度。
此时,一道身影出现在包厢门口,一道轻柔女生声音传来——
“大家好啊。”
所有人都朝门口方向望了去,除了徐时礼。
门口的女生出现后很快朝徐时礼看了过去,在发觉徐时礼没有看她时,眼里划过显而易见的失望。
温瓷也朝门口望了过去。
出现在校门的女生特意画了个全妆,不难看出的涂了睫毛膏画了十分斩男的眼线。
她身上穿了件淡紫色的泡泡袖连衣裙,领口翻折,边上点缀着几颗珍珠,显得裙子单调而轻奢,裙子长度及膝盖,裙边是好看的鱼尾设计,折起的几道褶子自然地垂落在女生白皙腿边,露出一双漂亮好看的腿。
温瓷认得她。
纪园口中,抢了她男生CP的校花称号的现任校花。
温瓷正回想着那校花叫什么名字,便看见校花身后其实还跟了一个女生。
那女生穿着容城一中的校服,带着半框眼镜,眼镜框下是一双狭长的风眼,小巧秀气的鼻梁,温瓷只觉得她的相貌也相当眼熟。
“哟!唐大校花!”老二意味深长地看了眼徐时礼。
后者这时才掀起眼皮子抬眸朝身后看过去。
那女生抬手将头发往耳后挽,面上难掩的几许紧张,“学长,晚上好。”
徐时礼目光一顿,转眸看向老四,语气温凉,“谁带来的。”
老四心里被盯得发毛,开始后悔了。
老四之前帮过唐大校花送奶茶、送情书、送明信片,以及把唐大校花带去各种篮球赛现场也就算了,这次还瞒着所有人把人带到队里自己人饭局,难保徐时礼不会真的生气。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老四现在应该已经死了。
老四支支吾吾地说了半天,也没说出话来,还是老二看他可怜,才出口救了那么一下,“唐大校花快坐啊,我就说呢,原来是和老四来的,没关系,带家属嘛,都懂的,别拘谨,礼哥也带了家属来,他妹妹。”
唐苏酥一愣,看向徐时礼旁边,温瓷的方向。
唐苏酥其实一进来就注意到了徐时礼旁边的人了。因为那个女生的长相,实在很难让人不一眼就注意到,何况还是坐在徐时礼身边。
听见队里老二陈俊这么说,唐苏酥光明正大地把目光放到了温瓷身上。
温瓷扎着低马尾,杏仁眼,长眼睫,唇红齿白,五官放人群中足以让人眼前一亮。
唐苏酥也属于长相漂亮那一卦,所以对高颜值的女生天然敏感,这种敏感来自于她下意识地去做比较,并且需终结于她得出自己更好看的结论。
唐苏酥一眼看到温瓷的时候,就诧异了那么一下。
如果学校里有这种程度漂亮的同学,她不可能不知道。
听见温瓷是徐时礼的妹妹,唐苏酥默默收回目光,心里莫名松了口气。她和她身后女生在留出来的两个空座位坐下。
唐苏酥坐在徐时礼对面,她带来的女生正对着温瓷,温瓷只在她们进来时看了眼,很快记起了纪园说的校花叫唐苏酥。
她又看了眼身边的徐时礼,徐时礼在看老四。
徐时礼察觉到温瓷目光,垂眸睨了她一眼。
他看温瓷时,温瓷不知道什么时候拿了吸管插在橙汁里,正吮吸着,她晶莹眼睛望着他,眼神里难掩对局面的好奇。
这小姑娘明显得不能再明显了,在看戏呢。
徐时礼:“……”
很快,菜上来了。
从两个女生进来开始,气氛没有先前轻松,因为唐苏酥总是能把话题引到徐时礼身上。
温瓷觉得纪园情报有误。
这不能叫暗恋的,这是正儿八经的明恋。
而且经她观察,这还是单恋。
不过五分钟,菜就已经上齐了。
摆在温瓷最近的一盘清蒸鲫鱼鱼肉莹白,淋在上面的鲜酱油渗入鱼肉,看起来美味诱人。
温瓷动筷夹了离她最近的一块鱼腩,埋头张嘴,正要往嘴里送。脑袋上传来徐时礼的声音——
“吃饱了吧?”
温瓷抬眸,徐时礼已经站起来了,此时垂着睫毛,定定地凝着她。
温瓷意识到他的神情不像是开玩笑的。
经过今晚的威胁,以及克扣温瓷酒水的一系列,温瓷现在觉得他眼神也不太好使。
她才刚夹了第一筷子,还没往嘴里送,和饱这个字眼是构不成半毛钱关系。温瓷打算继续把鱼肉往嘴里送,便听见人继续说,“吃饱走了。”
温瓷:“…………………………………”
“礼哥,别啊。这菜才刚上呢。”
徐时礼将他手机揽回来,另外一只手揣兜里,“小姑娘吃饱了,她作业还没写。”
温瓷:“………………”
被强行吃饱的温瓷本来以为自己睁眼说瞎话的本事高强,没想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徐时礼睁眼说瞎话的程度已经炉火纯青了。
老四咬鸡腿的动作一顿,首先看向唐苏酥位置,然后放下鸡腿解释,“礼哥……今晚地方是唐同学订的,她说请我们吃饭。”
唐苏酥带来的妹子也说话了,“听说这个酒店厨子从西洋请回来的,很有名的,还是苏酥拖她爸爸才定到的包厢,一顿饭五位数呢。”
这是校花带来的女生今晚开口说的第一句话。温瓷知道这个女生的作用是什么了,大概是帮校花说出她想说又不适合说的话的。
哦豁。
温瓷觉得局面十分精彩。
她大概懂了。
别人是为了拥抱一个人拥抱了全班,而校花是为了请一个人吃饭请了一个校队。但这校花还专门挑了这种消费水平高的酒店,摆明了就是知道大家都是学生,付不起人均几千块的钱。
看戏是一码事,但不妨碍温瓷对这档子事的判断。
她默默把鱼肉扔回碗里,把筷子放下,起身,对着徐时礼,眸色十分认真,“哥!我吃饱了,我语文作业确实还没写,不然我们就先回去吧。”
温瓷说完,觉得不够真实又添了一句,“虽然我只剩三科没写了,但是你六科一科都没动过呢,我觉得你得赶紧了。”
徐时礼看着她,一时没反应过来。
老二愣了,“今天不是周末吗?明天还有一天呢!”
温瓷觉得也是,她求救地看向徐时礼,希望他能临场发挥一下。徐时礼漆黑眸光看着她,先是愣了两秒。
两秒后,他拿了张黑色襄金边的卡出来,指尖夹着点到桌面上,“陈俊,结账时刷我的卡。”
温瓷认得那个类型的卡!
她大伯母也有一张,虽然发行银行不同,但那确实是某银行发行的、记挂在某资产人名下、卡里上限是温瓷就算有两双手也数不过来的、叫做黑卡的东西。
徐时礼视线扫过震愕着的温瓷,又正儿八经补充了句,“做完我的六科还要教小姑娘写剩下的三科,她人笨,没个半天一天的学不来。”
温瓷无语凝噎。
“徐时礼。”唐苏酥站起身,“这顿饭少说也是五位数,还是我来吧。”
也许是因为徐时礼在学校里过于低调,从未像唐苏酥那样高调宣扬自己家是开银行的,以至于唐苏酥觉得自己家里有钱就是追徐时礼的优势条件。
就连年级里的很多人都是这么认为的。长得帅成绩好却不够有钱的人生需要一个踏板,最后和富家千金在一起再正常不过了。
学校里传闻,徐时礼三年家长会家长都空缺了。
学生们总会自行脑补一系列的悲惨故事,其实只是简单的因为季枚恰好三次家长会都没时间,并且徐时礼成绩好到完全不需要季枚担心而已。
高二举办成人礼时,徐时礼他爹从京都邮寄了个礼盒过来,礼盒里就是这么一张黑卡。
只不过,徐时礼不太喜欢用那个人给的钱。

向有钱哥哥认栽全文阅读

第 13 章他说,“对不起”

五分钟后。
饭店外,两人站在路灯底下。
温瓷一手勾着她的零食塑料袋,一手还顺走了她喝了半罐的橙汁。
徐时礼一手抄袋,垂着眼睫,一手拿着手机划过还没退出的游戏界面,他看着他不但没有通关升星反而掉了三颗星的记录,沉寂了许久,真诚地赞美温瓷,“游戏玩得不错。”
温瓷抬眸对上他,大言不惭地收下他的赞美,“谢谢。”
徐时礼:“……”
夜里格外凉,温瓷又吸了口橙汁,原本明亮的眼珠子十分黯淡,甚至耷拉着几分厌世情绪,她默默地看着徐时礼。
徐时礼:?
温瓷唇微启,想说什么,还是放弃了。
徐时礼将她这反应看在眼里,眉梢微抬,示意她说话。
温瓷:“……”
徐时礼:“……”
徐时礼盯着温瓷半晌,她吞了口橙汁,斟酌了下字句,“你刚刚付了饭钱。”
徐时礼挑眉,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温瓷说,“我一口都没吃!”
日了。
温瓷本以为自己行侠仗义救他于水火之中,没想到人姿势帅气地掏出了张卡,酷酷地把单买了!
帅是蛮帅的。
但帅也不能当饭吃啊?
毫不夸张地讲——这个时间点温瓷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徐时礼沉吟片刻,“走吧,哥哥带你去吃好吃的。”
温瓷眼里划过一丝怀疑,徐时礼瞧了她一眼,就已经往前迈腿了,留下一句,“还不赶紧跟上?”
温瓷这个人吧,属于慢热型的,和别人熟不了太快。
她虽然一口一个“哥哥”,但那也只是为了作作样子喊出来的,她自己清楚其实根本没有参杂半分真情实感,更不觉得自己喊他一声哥哥会在言语上吃亏。
但他自称“哥哥”,让温瓷油然升起一种他在言语上占自己便宜的感觉,那种感觉复杂又奇妙。
……
晚上九点半。
某达商业中心一楼有一家进口零食店,温瓷拿了两个八爪鱼饭团,要了两份港式车仔面,店里有食用专区用餐。
两人吃饭都慢条斯理的,各自都是边看手机边吃东西,不急不缓。
温瓷把车仔面吃完后,边看手机纪园给她发的微信,边仔细撕开着八爪鱼饭团。
纪园:【温瓷同学,这是我的笔记,我拍给你啦。[图片jpg]】
是纪园高一时的各科笔记汇总。
温瓷回了个【谢谢】
小饭团被温瓷几口吃完,对面将又一个八爪鱼饭团放她面前。温瓷抬眸,看向徐时礼。
他眸光微敛,掠过温瓷手机屏幕,挑眉,“课程跟不上?”
温瓷自认为在学习上怎么也是个天赋型选手,此时她要是承认跟不上不就是变相地承认自己不行吗?
她十分坚定地摇头说不是,又把饭团还了回去,目光同时也坚定着,“我……饱了。”
徐时礼没接,目光别有深意,“是吗?我也吃不下了。”
温瓷抿了抿唇,又把饭团收了回来,撕开。
她咬了一口,微信就弹出一条纪园发来的文字消息,【温瓷,你不是说怕自己跟不上吗,这个是我之前向一个学姐借的笔记,我拍下来给你了。】
温瓷立马熄了手机屏幕,下意识看徐时礼,去确认他看没看到。
徐时礼已经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垂着眼眸,“在这等我一下。”
温瓷点头,看着他朝货架走去的背影,低着头又咬了口饭团。
很快,她三两下把饭团吃完,重新打开手机。
纪园把几十张照片发了过来,里面有各科的笔记。
就在温瓷点开笔记大图一张一张看的时候,她面前被放了一袋子零食。
温瓷猛然抬头。
十点钟店内几乎要关门了,灯光没有开全。徐时礼站着,温瓷坐着。
他勾了袋很大的零食放到了桌面上,居高临下瞥过被她吃干净的饭团,唇边勾起道几不可察的笑,“吃完没?吃完回家。”
温瓷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心思是那么敏感的。敏感到格外注意到他的遣词里有“回家”二字,不是回他家,是回家。
温瓷也从桌子上站了起来,点头说,“吃好了。”
回去路上,温瓷并肩走在徐时礼身边,她低着头,看见旁边人的影子在月光下越拉越长,很快又变短。
两人都没有说话,静静地走在路上,走进锦绣山庄。
家门外,气氛格外的和蔼之中,旁边人站住了脚步。
温瓷也顿住脚步看他。
月光渡在他身上,为他俊逸的脸庞平添了几分柔和,他吊着眉梢看着温瓷好一会儿才开的口。
“温瓷。”
温瓷很意外。他神情有点儿严肃地酝酿了这么一会儿,然后又这么正儿八经地喊自己的名字,说不害怕是假的。
温瓷看着他,乖巧地“嗯?”了下。
徐时礼漆黑眼眸里落了几分月光,“那天哥哥确实喝多了忘记了去接你的事情,哥哥的错,哥哥给你道个歉,对不起。”
温瓷:“啊?”
这突如其来的道歉是她没想到的,徐时礼把手里的零食袋提了起来给她,她怔怔地看着徐时礼,一时反应不过来。
那零食原来是给她买的。
徐时礼扬眉,“你不接受?”
温瓷迟钝地反应过来,原来他叫她等她,就是为了这事,还专门给她道了歉。
在徐时礼直白的目光下,温瓷接过了那袋子东西,说了声“谢谢。”
温瓷现在的感受十分的怪异。
那种怪异来自于,温瓷向来认为自己不需要道歉,而她自认为她完全不需要的一件事,眼前有个人对她这么做了,她竟然会觉得鼻尖一酸。
一旁路灯昏黄,徐时礼勾唇笑她,“怎么?被感动到了?哥哥好不好?”
晚风遣倦,吹来丝丝凉意,温瓷吸了下鼻子,语气客观地说,“还行。”
徐时礼眯了眸,“就还行?”
温瓷沉默了下,虚伪改口,“你是个好人。”
徐时礼:“……”
外头风大,见温瓷穿得单薄,徐时礼就没再逗下去,转身开门。
回到家,两人一前一后上了楼,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
温瓷把袋子零食放到自己床上,又愣了几秒,然后收拾了一下,去洗澡。
洗完澡出来吹干头发,温瓷把那袋子零食一一拿了出来。
里头有三包不二家棒棒糖、果冻、棉花糖、薯片,以及很多泰国果干,各种乱七八糟的进口食品,有很多她都没吃过,甚至叫不出名字来。
温瓷躺倒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勾起了唇,一种神奇的感觉在她心中荡漾开来,这种感觉让她莫名地心神愉悦。
发了好一会儿的呆,温瓷才想起今天刚开机时岑年给她打了电话,她并没有回回去。
温瓷一把捞起她的老古董,给人把电话回了回去。
“温瓷?卧槽,你他妈竟然回主动给老子回电话?”岑年那头诧异十分,“怎么了,被欺负了?”
“……”
温瓷后悔了,她为什么要给这傻逼打电话。
于是,温瓷把电话挂了。
马上,那头又把电话给她打了回来。
温瓷犹豫了十秒钟,还是接起了电话。
“温小瓷,我和我哥最近要回国一趟,你把你住址给我,我们去看看你。”

温瓷问,“你们要来找我?”
“你不欢迎?还是不方便?”
“不是。”温瓷想了会儿,“也行,你们什么时候回来。”
“下个月。”
温瓷翻了个白眼,“现在是月初,那就是还有一个月。”
那头岑年欠揍地说,“小爷不是想着提前告诉你,让你开心开心嘛!”
温瓷:“……”
挂了电话后,温瓷写了会儿作业就睡下了。
睡前,她回了季枚的微信,都是诸如此类关心她有没有吃饭,附近的路找不找得到,学习习不习惯之类的关切问题。温瓷全都一一回应了。吃饭了,找得到路,学习跟得上。
季枚最后发了个表情过来,并说【如果徐时礼欺负你你就告诉阿姨,知道了吗?】
温瓷犹豫了几秒,然后乖巧回答【知道了。】
*
第二天是周日。
温瓷睡到了十点钟,她下楼时看见张姨已经来了,在做饭。
通过张姨的口,温瓷才知道高三周日是要上课的,只放一天。
纪园之前告诉她,高一高二是不强制上晚修的,所以可上可不上,但是高三要强制性上晚修,晚上九点半下课。高一高二早上到教室时间也相对宽松,早上七点半到就行,高三的六点半。
周日一整天,除了吃饭时间,温瓷都呆在房间里看书。
晚上吃饭后,她拆了包不二家,吃着棒棒糖,手机震动了起来,她看了眼,显示有人添加她为微信好友。
备注梁子昂。
温瓷点了通过,马上对面就发来了个表情包,温瓷也回了个表情包,对面又发了个表情包。
“……”
温瓷给人发了句,【这么晚了,你不用写作业吗?】
梁子昂迅速回答,【新同学,你成绩怎么样?】
【一般。】
【作业借我抄抄呗?】
【哪科。】
【你写了哪科?】
【除了数学最后一题附加题,基本都写好了。】
【那行,你都给我发过来吧!】
温瓷:“……”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向有钱哥哥认栽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