宸王的心尖王妃(沈栀沈玥苏佩芸江珩)
宸王的心尖王妃(沈栀沈玥苏佩芸江珩)

宸王的心尖王妃(沈栀沈玥苏佩芸江珩)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5-07

小说介绍

一样的古言,不一样的精彩。《宸王的心尖王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霜棠原创的一部古言 小说,小说精彩分享苏佩芸是沈栀的表妹,也是江珩的平妻,晋安伯府的当家主母。沈栀自顾自地翻看着佛经,对苏佩芸的嘲讽不以为意。苏佩芸此番作态无非是想看自己失态罢了,她怎会让苏佩芸如愿?小编为您带来沈栀沈玥苏佩芸江珩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

小说简介

天泽大陆,中部丰洲,南唐国。
沈栀披肩的长发夹着白雪,低垂着的眉眼已经波澜不惊,即便是身后传来门被推开的声响也不足以让她回头。
苏佩芸迈着步子,走到沈栀的身后,烛火将她的身影拉得纤长,宛若鬼魅。
她的脸上透出讥讽:“啧啧,真没想到曾经风华无双的沈家嫡女竟然如此的落魄,被拘在这里诵经念佛。”

宸王的心尖王妃全文阅读精彩赏析

天泽大陆,中部丰洲,南唐国。
沈栀披肩的长发夹着白雪,低垂着的眉眼已经波澜不惊,即便是身后传来门被推开的声响也不足以让她回头。
苏佩芸迈着步子,走到沈栀的身后,烛火将她的身影拉得纤长,宛若鬼魅。
她的脸上透出讥讽:“啧啧,真没想到曾经风华无双的沈家嫡女竟然如此的落魄,被拘在这里诵经念佛。”
?
苏佩芸是沈栀的表妹,也是江珩的平妻,晋安伯府的当家主母。
沈栀自顾自地翻看着佛经,对苏佩芸的嘲讽不以为意。苏佩芸此番作态无非是想看自己失态罢了,她怎会让苏佩芸如愿?
“且不说你是伯爷明媒正娶的夫人,单单是念着你我同为亲戚的份上,我理应早点儿来看你,但是——”
苏佩芸的声调忽而压低,又骤然拔高,尖锐而刺耳地笑着,“伯爷他不许我来看你。”
沈栀静默不语,甚至连眼皮子都懒得抬一下。
苏佩芸恨的就是沈栀这副波澜不惊的样子,衬得她像个小丑似的。
猛地伸出手将佛经打翻在地,怒气盈胸:“装出一副清高模样给谁看呢!”
她本以为沈栀嫁入伯府,她这辈子都不能越过她。没想到沈栀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竟败坏伯府颜面,被拘在佛堂了此残生!
沈栀身子一僵,不自觉地攥紧手,指甲嵌入肉中尚不觉得痛。
当初发生的事情简直是记忆犹新!
江珩为打压沈家,污沈家清明。
他神色阴狠,满怀恶意地说道:“告诉我,明明是冰清玉洁之躯,却被人说不洁,是个什么滋味?”
什么滋味?
她恨不得生啖了他!
祖母在得知她被拖出去游街示众后就一病不起,不出三月,撒手而去。
她,沈栀,折了沈家的风骨。
令世人所不齿!
沈栀压住席卷而来的怒意,若无其事捡起经书,喃喃低念。
“你藏匿妖女,致使沈家满门获罪,锒铛入狱。沈栀,你不会以为你念几句经就能洗清你满身罪孽吧?”
“妖女?什么妖女?你这话什么意思?”
至始至终低垂着眼帘的沈栀在听到妖女这个词的时候,抬眼看向苏佩芸。
苏佩芸嗤笑:“我的好姐姐,你这副欲盖弥彰的样子真是好笑。你自己嫡亲的妹妹,你会不知道?”
苏佩芸凑上前捏住沈栀的下颌,尖锐的指甲缓慢地划过脸颊,在上面刻画出血痕。
她饶有兴致地看着沈栀脸上失魂落魄的神情,沈栀越痛苦她心里越快意:“雪白的皮肤,雪白的头发,粉色的眼睛……”
沈栀只觉得嘴里有股子腥味在蔓延,咬紧牙关问道:“你什么时候见过她?她现在又在哪里?”
前段时间,沈栀听到些风声,知道江珩按捺不住了,想除掉自己。她倒是不怕死,只是她死了,妹妹又该怎么办?
沈栀思来想去,便将妹妹的存在告知给了奶娘,让奶娘带着妹妹离开京城。
她们离开也有七八天了,应该走远了吧?
“想知道她的下落?”苏佩芸笑容恶劣,“我偏不告诉你。”
苏佩芸想起自己当初哀求沈栀救一救苏琅的时候,沈栀拒绝自己,那时候的沈栀多高不可攀啊。
“你当初无情无义拒绝我的时候,可曾想到过今日?”
沈栀知道苏佩芸恨她的原因,声嘶力竭地说道:“并非我不愿意救苏琅,而是当时沈家没有能力救下他。”
“我不管,你当初不顾我的哀求,我今天也能不顾你的哀求。”
“你怎样才肯说?”
苏佩芸的唇角翘起一抹笑意:“跪下来求我,我就告诉你。”折辱沈栀最好的方式就是折断她的傲骨!
没有任何犹豫的,沈栀膝盖一弯,直接跪在地上。
膝盖撞击地面的声音在寂静的佛堂里显得格外的刺耳。
苏佩芸怔了怔,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沈栀。
尔后,艳丽的脸上又是兴奋又是骄傲,仿佛她做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那双眼睛里闪着得意的光芒,盯着沈栀看了好一会儿,像是要将这人里里外外都看透:“你刚刚突然
天泽大陆,中部丰洲,南唐国。
沈栀披肩的长发夹着白雪,低垂着的眉眼已经波澜不惊,即便是身后传来门被推开的声响也不足以让她回头。
苏佩芸迈着步子,走到沈栀的身后,烛火将她的身影拉得纤长,宛若鬼魅。
她的脸上透出讥讽:“啧啧,真没想到曾经风华无双的沈家嫡女竟然如此的落魄,被拘在这里诵经念佛。”
?
苏佩芸是沈栀的表妹,也是江珩的平妻,晋安伯府的当家主母。
沈栀自顾自地翻看着佛经,对苏佩芸的嘲讽不以为意。苏佩芸此番作态无非是想看自己失态罢了,她怎会让苏佩芸如愿?
“且不说你是伯爷明媒正娶的夫人,单单是念着你我同为亲戚的份上,我理应早点儿来看你,但是——”
苏佩芸的声调忽而压低,又骤然拔高,尖锐而刺耳地笑着,“伯爷他不许我来看你。”
沈栀静默不语,甚至连眼皮子都懒得抬一下。
苏佩芸恨的就是沈栀这副波澜不惊的样子,衬得她像个小丑似的。
猛地伸出手将佛经打翻在地,怒气盈胸:“装出一副清高模样给谁看呢!”
她本以为沈栀嫁入伯府,她这辈子都不能越过她。没想到沈栀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竟败坏伯府颜面,被拘在佛堂了此残生!
沈栀身子一僵,不自觉地攥紧手,指甲嵌入肉中尚不觉得痛。
当初发生的事情简直是记忆犹新!
江珩为打压沈家,污沈家清明。
他神色阴狠,满怀恶意地说道:“告诉我,明明是冰清玉洁之躯,却被人说不洁,是个什么滋味?”
什么滋味?
她恨不得生啖了他!
祖母在得知她被拖出去游街示众后就一病不起,不出三月,撒手而去。
她,沈栀,折了沈家的风骨。
令世人所不齿!
沈栀压住席卷而来的怒意,若无其事捡起经书,喃喃低念。
“你藏匿妖女,致使沈家满门获罪,锒铛入狱。沈栀,你不会以为你念几句经就能洗清你满身罪孽吧?”
“妖女?什么妖女?你这话什么意思?”
至始至终低垂着眼帘的沈栀在听到妖女这个词的时候,抬眼看向苏佩芸。
苏佩芸嗤笑:“我的好姐姐,你这副欲盖弥彰的样子真是好笑。你自己嫡亲的妹妹,你会不知道?”
苏佩芸凑上前捏住沈栀的下颌,尖锐的指甲缓慢地划过脸颊,在上面刻画出血痕。
她饶有兴致地看着沈栀脸上失魂落魄的神情,沈栀越痛苦她心里越快意:“雪白的皮肤,雪白的头发,粉色的眼睛……”
沈栀只觉得嘴里有股子腥味在蔓延,咬紧牙关问道:“你什么时候见过她?她现在又在哪里?”
前段时间,沈栀听到些风声,知道江珩按捺不住了,想除掉自己。她倒是不怕死,只是她死了,妹妹又该怎么办?
沈栀思来想去,便将妹妹的存在告知给了奶娘,让奶娘带着妹妹离开京城。
她们离开也有七八天了,应该走远了吧?
“想知道她的下落?”苏佩芸笑容恶劣,“我偏不告诉你。”
苏佩芸想起自己当初哀求沈栀救一救苏琅的时候,沈栀拒绝自己,那时候的沈栀多高不可攀啊。
“你当初无情无义拒绝我的时候,可曾想到过今日?”
沈栀知道苏佩芸恨她的原因,声嘶力竭地说道:“并非我不愿意救苏琅,而是当时沈家没有能力救下他。”
“我不管,你当初不顾我的哀求,我今天也能不顾你的哀求。”
“你怎样才肯说?”
苏佩芸的唇角翘起一抹笑意:“跪下来求我,我就告诉你。”折辱沈栀最好的方式就是折断她的傲骨!
没有任何犹豫的,沈栀膝盖一弯,直接跪在地上。
膝盖撞击地面的声音在寂静的佛堂里显得格外的刺耳。
苏佩芸怔了怔,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沈栀。
尔后,艳丽的脸上又是兴奋又是骄傲,仿佛她做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那双眼睛里闪着得意的光芒,盯着沈栀看了好一会儿,像是要将这人里里外外都看透:“你刚刚突然跪在地上把我吓到了,我忘记到哪里见过她了。”
“我以前养过一条狗,可惜它后来死了,说起来我还怪想念的呢。表姐,要不你学学,指不定我一高兴就想起来了。”
“汪——”
叫声在这佛堂里回荡,菩萨低眉,似不忍再看。
沈栀每叫一声,苏佩芸便高兴一分,眉梢都透着笑意:“这么听话还真是少见。”
沈栀攥紧了手,垂下的眼帘遮住了眼底所有的情绪,低沉的嗓音带着压抑:“告诉我她的下落。”
“前些天她被关在伯府地牢里,至于现在,自然是在祭天场。”
沈栀猛地抬头:“怎么会?”
苏佩芸被她突如其来的低吼吓到,踉跄着后退几步,身后护主心切的嬷嬷抢步上前抡起胳膊甩了沈栀一巴掌!
跪在地上把我吓到了,我忘记到哪里见过她了。”
“我以前养过一条狗,可惜它后来死了,说起来我还怪想念的呢。表姐,要不你学学,指不定我一高兴就想起来了。”
“汪——”
叫声在这佛堂里回荡,菩萨低眉,似不忍再看。
沈栀每叫一声,苏佩芸便高兴一分,眉梢都透着笑意:“这么听话还真是少见。”
沈栀攥紧了手,垂下的眼帘遮住了眼底所有的情绪,低沉的嗓音带着压抑:“告诉我她的下落。”
“前些天她被关在伯府地牢里,至于现在,自然是在祭天场。”
沈栀猛地抬头:“怎么会?”
苏佩芸被她突如其来的低吼吓到,踉跄着后退几步,身后护主心切的嬷嬷抢步上前抡起胳膊甩了沈栀一巴掌!

宸王的心尖王妃免费阅读精彩试读

沈栀耳朵里嗡嗡作响,倒在地上半天都反应不过来,却还是一个劲地质问她:“你在骗我,对不对?”
苏佩芸看着似陷入魔怔的沈栀,觉得她崩溃的样子特别有意思,“我犯不着骗你,是你的好奶娘林氏亲手将妖女交到伯爷手里的。啧啧,真没想到伯爷寻找了好些年的妖女居然一直藏身在伯府里。”
听到这里,沈栀只觉得满腔的气血往上涌。
她最信任的奶娘在她心口上撒了一把盐!
“今个儿是妖女祭天的大好日子,咱们姐妹一场,念及亲情,我带你去祭天场沾一沾喜气。”
京华城西祭天场内祭台上竖立着巨大的刑架,刑架上绑着一位全身雪白的女子。
时辰还不到晌午,围观的百姓们就已经将祭天场围得水泄不通了。
沈栀被两个奴仆押解着站在一旁,抬眼看向祭台上那对璧人,男人俊朗不凡,女人容色倾城,刺目的阳光在点缀着最后胜利的人。
沈家是京城十大世家之首,沈老爷子是太子恩师。后因太子谋反一案,沈家遭受到牵连,不得不蛰伏起来。
然而随着朝野动荡,沈家男儿死的死、伤的伤,沈家儿郎竟无一人能支撑大局。
沈家嫡女沈栀在晋安伯府江珩的算计之下不得已与其成婚,沈家被迫过早站队,帮助三皇子慕容慕上位。
被册封为太子的慕容慕纵容燕婉所在的燕家打压沈家,致使沈家覆灭,沈氏族人一一惨死!
现在,慕容慕和燕婉都在。
他们被百姓围绕着,被天下人歌颂着。
没有人看见他们脚底下的累累白骨。
“太子殿下和太子妃真是福泽深厚,连妖女都能抓来祭天!”
“我听说这妖女是晋安伯亲手抓住献给太子妃的。他为国除害,太子妃对他赞不绝口呢,还主动向太子殿下提出为他晋升爵位呢。”
“这妖女是伯爷夫人嫡亲的妹妹,被伯爷夫人藏了十几年。还是伯爷顾全大局啊,大义灭亲除掉这妖女!”
“快到正午了,刑官怎么还不开始行刑?”
男人的话感染了周围的人,人们纷纷举起拳头,嚷嚷道:“杀妖女!杀妖女!”
“看看,你好好看看,群民激愤啊。”
日头渐渐升高,已至正午,祭台上传来刑官冰冷无情的声音:“时辰到,行刑!”
围观的百姓们义愤填膺地呼喊着:“杀妖女!杀妖女!”
沈栀疯了似得挣扎着,泪水喷涌而出,被布团堵住的嘴里发出的绝望呜咽声在民怨沸腾当中被遮盖住。
苏佩芸看着沈栀因极度痛苦而扭曲的面容只觉得心头十分畅快,多年来积压的郁气仿佛一扫而空:“你可要睁大眼睛好好看着,这可是南唐有史以来难得一见的盛况呢。对了,行刑的人是令所有犯人闻之色变听之胆寒的宋提刑。他最擅长将人凌迟,犯人往往是疼死的。”
凌迟在继续。
百姓们疯狂地叫喊着。
这是魔鬼的盛宴!
沈栀看着妹妹,她疯狂地挣扎着,嘴里发出一声又一声绝望的低嚎。
“……七十七刀。”宋提刑颤抖着嗓音报数,这妖女是不知道痛吗?从头到尾都没痛呼过。
疯子,这群人全是疯子!
两行血泪从眼眶流出,顺着脸颊往下滴落。
钳制住沈栀的奴仆被滚烫的血泪一惊,松开了手。
挣脱出来的沈栀发疯了似的冲向祭台。
祭坛内坛里一直维持着沉稳淡漠脸色的晋安伯江珩在看到沈栀冲向祭台的时候,平静的面色终于出现裂痕。
“来人,放箭!”
他阴沉着脸,恨极了擅闯祭台的沈栀,要知道他放在心尖尖上的那人极其看重这次祭天!
沈栀身后,漫天的羽箭破空而来,而她的眼里只剩下刑架上受苦的妹妹。
锐利的羽箭冲向她,身上绽放出无数血花,和沈玥那样相像。
她像是不知道痛似的拼了命的往前跑,离刑架上的人越来越近。
宋提刑想阻拦,然她的眼神里竟似带着一丝哀求。
宋提刑眼中隐现泪光,站在原地没动。
沈栀奔向沈玥,明明很短的距离却像隔着千山万水,需要耗尽生命才能走到她面前。
将人拥在怀里想开口说几句话,却双唇颤抖,字字艰难。
沈玥宛如破布娃娃窝在沈栀怀里,目光清澈如稚子,照出她狼狈不堪的容颜。
“阿姐,疼,阿玥好疼……”
“但阿玥没有哭哟……”
“阿姐,阿玥已经长大了对不对?阿玥不想住在黑漆漆的柜子里了,你带阿玥住大房子睡大床好不好?”
“好。”沈栀轻声呢喃,简简单单的一个字竟酸涩得让人想哭。
得到沈栀应允的沈玥笑了笑,眼里却含着丝丝委屈,“阿玥长大了,阿玥不能哭,但是阿姐,阿玥真的好疼……”
“阿姐带你去一个地方,在那里,金色的阳光弥漫整个世界,永无黑暗,永无痛苦……”
“那是哪里?”
沈栀浅笑着闭眼,血泪滑落,低喃的声音带着缱绻:“西方极乐……”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你准备的沈栀沈玥苏佩芸江珩完整版阅读 ,小说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十分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熬夜看完!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