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心念念(白亦晚苏野)
心心念念(白亦晚苏野)

心心念念(白亦晚苏野)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5-07

小说介绍

白亦晚苏野小说《心心念念》特别推荐,心心念念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苏野在一中是出了名的惹不得,恣意张扬,桀骜不驯,武力值还爆表。直到有一天——他被一个转校生从围墙上一脚踹了下去。

小说简介

中二的年纪,暴躁傻逼少年最让人心动
苏野就是凭着自己的傻逼气质,引得无数小姑娘捧他的臭脚
都想当他下一任女朋友
因此,所有的人都以为全校闻名的野哥早就是情场老手,告白撩妹不在话下
直到有一天,学校广播室里传来——
白亦晚:“你靠这么近干嘛?”
苏野喉结滚动,声音微微颤抖:“我……我就是看你差个男朋友。”
装逼中二少年x暴躁小萝莉
学渣到学霸的蜕变,可以有甜甜的恋爱,但是学习不能落下!
【因为有了你,所以未来对我来说不再是无所谓了——苏野】

心心念念白亦晚苏野全文阅读

第7章  不吃亏
周五下午第二节课一下课,教室里就热闹了起来。
虽然嘴上说着是要去听讲座,但是大家都心知肚明,到了多媒体教室,就是一句话‘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班主任的嘱咐,都从左耳进右耳出了。
十班有好些人还踩着小土包逃课出去打游戏去了。
郑非和曾龙也兴致勃勃的去找苏野,想着要出去浪一波。
他俩到了一班教室门口,苏野已经没在座位上了,郑非随便拉了个人问:“苏野去哪里了?”
那人摇了摇头,随即指了指郑非他们身后:“喏,在那里。”
郑非转身,手自然的搭在苏野肩膀上:“野哥,出去玩去?”
苏野瞥了他一眼,有些嫌弃:“法制教育你不去听?这不就是为你量身订造的吗?”
……
这是为您量身订造的吧!
当然,这话郑非没敢真的说出口。
但是他们也明白苏野的意思了,要去听这个所谓的法制报告。
既然苏野要去,郑非和曾龙觉得他们俩单独出去也没什么好玩了,也就自然跟着去了。
三人懒散的走到后门的时候,阶梯教室里已经差不多坐满了。
苏野在门口站着,没动,目光四处搜寻,没一会儿,他眉头一挑,嘴角扬起淡淡的笑意,朝着一个方向走了过去。
那是倒数第三排,已经有人坐在那里了,是个男生。
苏野靠近哪里,伸手敲了敲桌子,凑过去:“兄弟,换个座位行不行。”
那男生没说话,直接站起来,猫着腰跑了。
白亦晚听到身后的动静,回过头来,恰好看到苏野在座位上坐了下来。
苏野也偏头看着她,挑了一下眉,那意思好像是在炫耀自己的地位。
白亦晚上上下下把他打量了好几遍,随后嘁了一声,嫌弃之色溢于言表。
苏野:“……”
卧槽,他这么优秀的男人,这奶团子到底是眼瞎了还是眼瞎了!
郑非和曾龙也找人换了座位,坐到了苏野的旁边。
他们刚一坐下,周围的女生就小声的讨论了起来:
“那是苏野吧,真的好帅啊,啊啊啊,我可以,我真的可以。”
“你可以有屁用,人家看得上你吗,你瞧瞧他旁边,可是我们学校的女神赵洁莹,人能看上你?你当他第10086个姨太太,人家还舍不得那口饭呢。”
“诶,说真的,这苏野是不是为了赵洁莹才来听这个讲座的啊,反正我是从来没见他参加过这样的讲座。”
“那必须啊,不是说赵洁莹是他女朋友嘛,据说是赵洁莹本人认证了的。”
……
这话,苏野越听越不对味,心想要不是白亦晚挑了这么个位置,他也不至于要和这个什么玩意儿女神坐一起,真是倒胃口。
想来想去,苏野都觉得这是白亦晚的错,听得那些女生说话又心烦,就一脚踢在白亦晚的凳子上,发出砰的一声。
女生们的目光怯怯的,都安静了下来。
只有白亦晚,狠狠的撞了一下苏野的桌子。
苏野嗤笑:这奶团子倒是一点儿亏都吃不得。
很快,法学教授走了进来,身后跟着的是三班的班主任。
听别人说姚敏和一班的班主任吵架了,所以维持纪律这事儿就落到了三班班主任的身上。
吵架?
他们两个,一个是最好班级的班主任,一个是最差班级的班主任,八竿子打不着,吵什么吵,白亦晚有些疑惑。
米贝凑过来,小声和她解释:“你还不知道吧,我们姚老师和一班的班主任是夫妻呢。所以呀,虽然我们班成绩是最差的,一班成绩最好,我们两个班也偶尔会联谊,一起出去玩。”
白亦晚睁大了眼睛,有些惊讶。
“他们两个呢,经常吵架的,但是他们感情很好 ,有人说吵架是他们之间的一种情趣。”
米贝继续解释。
白亦晚点了点头,想了想姚敏的性格,确实挺好的,就算是吵架,应该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呼,呼,好,同学们大家下午好,我是……”
法学教授的声音打断了白亦晚和米贝的谈话,两人很是默契的坐直了身子,望着台上的男人。
一开始的时候大家还都仰着头认真听,没听一会儿,就有人趴着睡觉了,也有人拿出了自己的作业开始埋头写作业。
白亦晚打了一个呵欠,但还是撑着下巴,坚持的听讲。
郑非就是睡觉中的一员,平时最为嗜睡的苏野倒是最精神。
他盯着白亦晚的背影看,见她脑袋一点一点的,心里觉得好笑。
随后,他从包里拿了一把剪刀出来。
是最小的那种手工剪刀,这是苏野看到班上女同学在做手工,随手借的。可能是那女生见他太帅,还把这剪刀送给他了。
白亦晚扎着一个马尾辫,她的头发黝黑顺滑,还散发着淡淡的橘子香味。苏野把剪刀举到她头发边上,一时之间竟然有些下不去手。
突然,白亦晚脑袋又动了一下,这一次,彻底倒在桌子上,睡着了。
苏野稳了稳心神,在无数双震惊的眼神中,一点点的剪了白亦晚的头发,还很有公德心的用纸巾把碎发包了起来。
白亦晚又动了动,苏野倏的收回剪刀,见她没醒,就慢悠悠的把她的头发捏在手里,然后拿着剪刀,站起了身来。
台上的法学教授问道:“这位同学,你有什么事情吗?”
苏野笑了笑,一副乖学生的模样,开口道:“老师,我想去上个厕所。”
教授点点头。
苏野一巴掌拍在郑非脑后,郑非一个激灵站起身来,迷迷糊糊的看了看四周,最后见赵洁莹旁边的位置空了,就笑嘻嘻的坐了过去。
……
苏野也没什么别的地方好去,他就是不想和那个什么校花坐在一起,索性就出来回了寝室。
刚好,还能躲一下白亦晚。
刚出多媒体教室,他就把剪刀扔到了一边的垃圾桶里。
等他回到了寝室,坐到了自己的凳子上,才想起还有一包白亦晚的头发没有扔。
想到那头发的顺滑芳香,苏野一时心动把头发拿了出来摆在桌子上,还凑过去闻了闻。
嗯……果然是橘子味的,真香。
然后,他就打开手机,点开浏览器搜索:什么洗发露是橘子味的?
-
讲座历时一个半小时,白亦晚把后面一个小时都睡了过去,米贝也差不多。
散场的时候,白亦晚总觉得周围的人都对着她指指点点的,她凝神听了好一会儿,这才零碎的听到什么头发呀,苏野呀,剪呀什么的。
她心里有一种不是特别好的预感,抬起手来把自己的头发握在手里,随后,心里一跳,跑到了厕所里。
果然,她的头发被人剪了。
而且那人一点儿技术都没有,把她这么漂亮的头发剪得像是狗啃了的一般。
不对,这分明就是被苏野人那狗东西给啃了的!
白亦晚咬唇,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此仇不报非君子!
总归这头发这般难看,她索性把橡皮筋取了,让头发披散下来。
米贝进来拉着她先回教室。
今天是周五,是要放假回家的,但是在姚敏先前就交代了,听完讲座要回教室去,她要布置作业。
从厕所出来的时候,白亦晚的头发本来是披散着的,但因为每天头发都是扎着的,这一下子披散下来有些奇怪,她就又用橡皮筋给自己绑了个半丸子头。
回到教室的时候姚敏已经在了,讲桌上放着一沓卷子。
白亦晚咋舌,这才上一周的课,怎么的就要做卷子了啊。
可能是思家心切,短短十分钟,所有同学就都回了教室,连郑非和曾龙都回来了,还坐得端端正正的,一副乖宝宝模样。
姚敏把卷子发了下来,在同学们传卷子的时候开口念叨:“周天下午六点钟之前要回来教室哈,打扫清洁的同学要在六点钟之前打扫好卫生,这个周末作业不多,就一张卷子,这是一班老师出的卷子,你们好好做,看能得几分。”
她话音刚落,所有的同学就抬头看着她,长长的咦了一声。
很是明显的挪揄。
“闹什么闹,还想不想走了!”
姚敏的话恶狠狠的,但还是掩盖不住她脸上的笑意。
白亦晚点点头,终于相信吵架是一种情调了。
终于,卷子发到了每个人的手里,姚敏又说了两句就让大家回家去了。
白亦晚速度很快,连米贝都没等,直接冲到门口拦住了曾龙。
曾龙望着她,脸又红了,不好意思的问:“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吗?”
白亦晚:“你知道苏野还在学校吗?”
曾龙挠了挠后脑勺,想了想苏野的习惯,然后很是肯定的说:“野哥肯定在寝室里,周五他一般都是很晚才离校的。”
“那你们寝室是几栋啊?”
“高二的男生都在二栋。”
“谢谢你。”
白亦晚笑着道谢。
曾龙的脸更红了,连忙说不用谢。
白亦晚点头,朝着他挥手:“那我就先走了哟。”
不等曾龙做出反应,白亦晚捏着书包袋子,手里紧紧的捏着一把剪刀,气冲冲的朝着二栋男寝去了。

心心念念白亦晚苏野免费阅读

第8章 不合适
她到男寝楼下,等了一会儿曾龙和郑非就过来了。
郑非是怎么都不待见她的,看了她一眼,没说话就走了,曾龙倒是走到她面前,笑着问:“你找野哥吗?”
白亦晚点头。
“那我帮你叫他下来。”
白亦晚疯狂点头。
“白亦晚在楼下,多半是找你的。”郑非先到寝室,一进门就开口。
苏野随意嗯了一声,就低着头玩手机。
没一会热,曾龙也上楼来了,他一推开门,就说:“野哥,白亦晚在楼下等你。”
苏野又嗯了一声,丝毫没有要动的意思。
“你不下去吗?”
曾龙继续问。
“凭什么她找我,我就要下去?”
苏野依旧漫不经心。
曾龙没有再继续说话,低着头收拾自己的东西,不过三五分钟就提着一包自己的脏衣服走到门口:“野哥,阿非我先走了。”
苏野嗯了一声,郑非朝他吼道:“周末出来玩啊!”
“到时候联系。”曾龙答了一声,关上门匆匆离开了。
“这小子,肯定是下去找白亦晚了,我看呀,他是真的喜欢上白亦晚了,要不咱们别整她了吧。”
郑非说了一大段,见没有回应,就回头看了看苏野。
苏野懒洋洋的靠在椅背上,在发呆。
郑非走过去,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野哥,野哥,你想啥呢?”
苏野回神,拍了一下郑非的手:“白亦晚不适合他,别瞎点鸳鸯。”
郑非随口吐槽:“不适合他,难道适合你啊!”
苏野:“……”
-
白亦晚蹲在一旁,见曾龙下来了,立马起身跑过去,笑着问:“他还在寝室吗?”
曾龙点头,但是脸色不是那么好。
白亦晚猜到苏野不肯下来,但也觉得无所谓,她本来就没想着苏野会立即下来,她只确认苏野还在就可以了。
送走了曾龙,白亦晚又走到边上去蹲着。
慢慢的,大多数人都走了,白亦晚看到一些一班的男生,都笑着打招呼,虽然那些人好奇她为什么在这里,但是也没有开口问。
白亦晚在楼下等了两个小时,一直到八点过,苏野才提着书包,吊儿郎当的从大门里走出来。
一看到苏野,白亦晚就来了精神,直接从他身后跑过去跳起来锁住他的脖子,把人摁到了地上。
突然遭到袭击,苏野本来神色暗了下来,本准备踢那人一脚,但是一簇顺滑的头发扫过他的脸,带着一股子熟悉的橘子香味。他瞬间就松了力道,只伸手把住那人的腰,要把她抱开。
白亦晚一见苏野被自己扑到了地上,就立马跨着坐到了他腰上。
她低头,看到苏野握住了她的腰,她又微微起身,把苏野的手捉住,放到两边,用自己的脚夹住。
苏野是不想和她计较,就想看看这么一个奶团子能做出什么来。
白亦晚才不管苏野是什么心思,把他控制住之后,就俯身拿着剪刀去剪他的头发。
她和苏野一样,没什么技巧经验,只知道胡乱的剪,天色又暗,时间又紧,她更是毫无章法。
这个时候,苏野也终于明白白亦晚是要干什么了。
果然是一点儿亏都不肯吃的奶团子,居然在楼下等了两个多小时。
白亦晚小小的一只,身形单薄,也不重,坐在苏野身上,苏野一点儿都不觉得重,反倒有一种奇怪的很是舒服的感觉。
他本来想看看白亦晚能剪到什么时候,但是他也十七岁了,算不上男人但也算个正常的男性吧,这姿势着实有点儿不太合适,他感觉自己都要有不合适的反应了。
所以,他用了一点儿力抽出手来,把还在可劲儿干活儿的白亦晚从身上抱了下来。
白亦晚蹲坐在一旁,苏野起身,拍了拍自己的衣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灯光是暖黄色的,白亦晚的皮肤本就白皙,她的眼睛大大的,灯光照进去,像是有星星一般,苏野觉得自己的心神晃了一下。
白亦晚很快就站了起来,她拍了拍双手,仰头看着苏野杂乱不堪的头发,笑得像是偷了腥的猫。
本以为白亦晚要说点儿什么解释一下,哪知道她只是用极其嫌弃的眼神上下打量了苏野一下,然后重重的哼了一声,转头走了。
不是,她把他……他的头发这么糟蹋了之后,就这么拍拍屁股走人了?
苏野本来是想追上去放放狠话的,但是拉住她的手腕之后,只说:“你不会是爱上我了,以剪头发为由,想用强的吧?”
白亦晚又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切了一声,才说:“麻烦你去照照镜子吧,我能看得上你?”
苏野还想在说话,突然看到不远处的灯光下站了一个女人。
他放开白亦晚的手,白亦晚哼哼了两声,跑得比兔子还快,没一会儿就不见人影了。
等她离开了,苏野才捡起书包,提着书包袋子,朝着女人走过去。
女人伸手要去拿他的书包,苏野缩回手,十分冷淡:“不需要你假好心。”
女人垂眼,神色有些暗淡,但是没有说什么。
他们走到了校门口,门口处停着一辆黑色路虎,苏野先一步走到后座,拉开门坐了进去。见女人想要过来,苏野眼疾手快的关了门。
女人无奈,只好坐上了副驾驶 。
车子很是平稳,苏野戴着耳机,靠在椅背,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一般。
“刚才那个女孩子……是你女朋友吗?”童颜犹豫再三,还是开口问了一句。
车子里静谧无声,良久,童颜以为苏野不会回答的时候,苏野淡淡的开了口:“不是。”
童颜有些惊喜,本来还想多问两句,但是又害怕惹得苏野不开心。
其实苏野的消息童颜每天都能听到很多,虽然全都是些负面的,但是她始终相信自己的儿子只是成绩不好,不喜欢学习而已,不是什么坏小孩,他只是在用他自己的方式报复他们这对不负责任的父母而已。
听见童颜没有再多问,苏野也就真的睡着了。
-
白亦晚从校门出去后往东走了两步,上了一辆保时捷。
后座上已经坐了一个女人,白亦晚一上车就讨好卖乖的凑上去,扑进女人的怀里,撒娇般:“妈妈,你是不是等了我很久了?”
沈瑶抬手看了看时间,面无表情:“不久,两个小时二十六分钟。”
白亦晚装模作样的咽了一口唾沫,然后把自己像是被狗啃了的头发放到沈瑶面前,可怜兮兮的:“妈妈,今天有人趁我不注意剪了我的头发。”
沈瑶瞥了一眼,眼睛瞬间瞪得像是铜铃那般大:“哪个臭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剪我宝贝儿的头发,下周我去收拾他!”
见沈瑶这般反应,白亦晚松了一口气,随后又靠在沈瑶肩膀上撒娇:“哎呀,妈妈,我刚才已经把他揍了一顿了,他头发比我还惨呢。”
“真的?”
白亦晚小鸡啄米般可劲儿点头。
沈瑶伸手捏了捏白亦晚的脸蛋,颇有些自豪:“我就知道我沈瑶的女儿不会被人欺负。”
-
可能是因为报了仇,白亦晚觉得这个周末格外的舒适,没一会儿就过去了。
周天下午,沈瑶依旧把她送到了学校门口,还跟着白亦晚一起下了车,把后备箱里大包小包的东西提给白亦晚,嘱咐道:“这些东西分给室友同学们一起吃,要和同学打好关系。”
白亦晚连连点头。
一中周末是不允许家长进出的,按照教导主任的话来说:“流动的人多了,不好管理不说,垃圾也会变多,增加同学们的负担。”
对此,白亦晚倒还是挺赞同的,不然她真怕她妈没事儿就往学校里跑。
白亦晚提着两大袋子,一路艰难的走到了校门口,然后运气很好的遇到了米贝。
米贝一看到白亦晚,就跑过来帮她提了一袋子。
有人分担,白亦晚要轻松许多,虽然还是有些吃力,但好歹两人也把东西弄到了寝室。
才四点过,其它的室友都还没来,白亦晚从袋子里拿了两个果盘,放到其它两个室友哪里,然后又把其它的果盘和零食平均分成了两袋,直接给了一袋给米贝。
米贝在上厕所,出来看到自己桌上立着这么一大袋东西的时候有些惊讶,反应过来之后又觉得很是不合适,非要把东西还给白亦晚。
白亦晚顺手接了过来,又把自己桌上这袋递了过去,还眨巴着眼睛和她解释:“这两袋是一样的。”
……
米贝笑了笑,接过她手里袋子,抱在怀里:“谢谢你。”
白亦晚摆手:“害,我们俩客气啥。”
接过袋子,米贝就开始低头要做事。
白亦晚又眨了眨眼睛,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头发,端着凳子凑到米贝的身边,把自己脑袋送过去,小声问:“贝贝,你没觉得我有什么变化吗?”
米贝看了看她,一下子站起身来,捂着嘴,惊讶道:“晚晚,你剪短发了!”
白亦晚也起身,在米贝面前转了两圈,还伸手捋了捋自己的头发:“怎么样,可爱不。”
米贝OS:这也太可爱了吧!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心心念念白亦晚苏野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