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朝即嫁小公爷(明珠宋知濯)
今朝即嫁小公爷(明珠宋知濯)

今朝即嫁小公爷(明珠宋知濯)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5-07

小说介绍

主角是明珠宋知濯小说叫做《今朝即嫁小公爷》,作者是再枯荣,小编分享今朝即嫁小公爷全文免费阅读;宋知濯在父亲的冷漠、继母兄弟的刁难中哑忍多年,谋算一切,只待时飞。一切皆在意料当中,偏偏来了个意料之外的小尼姑。思来想去,他只得给她一封和离书,甩掉这个“包袱”。

小说简介

明珠是个半吊子小尼姑,莫名被方丈师太打了一挂,将她蓄了头发嫁给国公府的小公爷宋知濯冲喜。
宋知濯瘫哑已久,无人照管,下人懒怠。
于是她便挽起袖口亲自照顾!
直到发现,她一羹一饭、悉心照料间居然养出了个白眼狼。这个白眼狼说:“小尼姑,给你一封和离书,你走吧。”
她这才发现,原来众生皆苦,包括自己。
宋知濯在父亲的冷漠、继母兄弟的刁难中哑忍多年,谋算一切,只待时飞。
一切皆在意料当中,偏偏来了个意料之外的小尼姑。思来想去,他只得给她一封和离书,甩掉这个“包袱”。
可当他功成名就,万人之上的时候。
心里却总有一个影子。
他扪心自问:想要的都已经得到了,失去的呢?
他失去了一个人,一个眉眼弯弯总是笑着的小尼姑,是她将自己从泥沼中扯出,让自己的前半生还不算太潦倒……
宋知濯:“小尼姑,我在战场白骨露野,手上背了无数人命,你还能度我吗?”
明珠:“我修为不够,度不了你,施主借过!”
宋知濯:“可我记得,你曾度尽我一生苦厄。”
愿我尽未来劫,应有罪苦众生,广设方便,使令解脱——《地藏菩萨本愿经》

今朝即嫁小公爷全文阅读

第9章 受罚
楚含丹见她不通,也不多言,只局促地摇了两下扇子,“多谢你照顾他。从我嫁进来那天起,就见他这院儿里的人松松散散的懒怠非常,我便一直放心不下,好在你来了,你是个大善人,有你在这里,我就能放心了。”
“我原本就是为他能好才来的这里,不必谢。”明珠羞赧垂下头,“况且我们佛家经常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若他能好,我就是大大的一件功德。”
“嗳,我出来这一阵,也该回去了,”楚含丹摇扇起身,明珠送她走到外间,见她跨过门槛儿,又回转过来嘱咐,“你缺什么就去找我,我虽做不了主,好歹也有些梯己。”
“多谢二奶奶,你慢走,这里离不开我,我就不远送了。”
目送她远去后,明珠又回到屋里,往宋知濯身边坐下,巧笑调侃,“嗳,你还有这么段往事?”见他毫无反应,她便把着他的手臂轻悠悠晃了几下,“你放心,我说了替她保密就一定不往外说,回头她要是来,我就借故出去,给你俩留个说话儿的空。”
宋知濯分明被她晃得些微有点儿心猿意马,可再一听她的话,每一个字都犹如一场秋雨,轻飘飘的落在人身上,却浸得人从骨头缝里发寒。
她的那点儿慈悲之心太宽广了,似乎能藏污纳垢,连这点儿隐晦的奸/情她都能忍……
明珠只看他的脸色,以为他是臊了,急急将那一脸揽春望花的笑意敛去,再晃一晃他的手,“嗳,我已好了,晚饭还是我给你做吧。”
入夜后,春风拂槛,圆月掩去好大一半,只剩一轮弯钩,似一把匕首刺进幽暗无尽的夜空,豁出一条口子,泛着冷光。
青莲晚饭后来看过明珠一回,见她无事便自去歇息去了。这屋里来来回回又只剩下两人,一个形容枯木的瘫子和一个没心没肺的尼姑。
小尼姑仍旧敲她的木鱼,“笃、笃、笃”缓慢而空幽,在墙角几座高攀烛台间来回回响。她口里呢喃:“无量劫中修行满,菩提树下成正觉,为度众生普现身,如云充遍尽未来……①”
今儿这屋子倒是热闹,她一篇还未念完,就见一个小丫鬟打帘子进来,先望一望床上躺着的人,又下移视线,落在南墙下头盘腿打坐的明珠身上,“想是我来得不巧了,大奶奶原在修行呢?大奶奶,略停一停,跟我走一趟吧?”
明珠抬眸望她,晃神片刻,粲然露出个掩尽疲惫的笑脸,“姐姐找我有事儿?不知姐姐是哪个院儿里的,我竟从未见过,只怕唐突了姐姐。”
“我是太夫人院儿里的丫鬟,”小丫鬟将圆润的下巴稍微仰一仰,两片薄唇抿出一丝讥笑,“太夫人请大奶奶过去一趟,大奶奶跟我走吧?”
“嗳!”
明珠应得爽快,将东西一收,扶案而起,自视一下皱巴巴的嫩黄禅纱石榴裙,抖搂了两下,“姐姐,你看我要不要换身儿衣裳?这样去见太夫人会不会过于失礼了?”
那丫鬟兀自扭转杨柳细腰,轻飘飘落下一句:“不妨碍,反正回来都是要换的。”
此言有些莫名其妙,叫明珠一时摸不着头脑,只跟在她身后一路去。
黑暗笼罩白日里的群花,只有小丫鬟在前头提着一盏八角龙头的宫灯,照得前方两步幽幽昏黄,明珠紧随其后,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这府邸白日间看着像神仙殿宇,一到夜里,竟像个张牙舞爪龇牙咧嘴的野兽,活生生要把这一丁点儿萤火吞进肚里。
到了太夫人院儿里,打帘子一进去,就是一个宽敞花厅,四方顶柱,不见一人,那丫鬟引着她打了个拐弯儿,从左边一个棂心月洞门进去,又是一个小厅,张氏卸了一身华服,穿着件暗红浣花锦襦裙,头发半松。
听见动静,她撩起眼皮看了明珠一眼,“听说你昨日在府里闹了好大的动静?我原以为你是乡野姑娘,小门小户的不懂规矩也不同你计较,只要你本本分分伺候大少爷就成,谁料你竟不是个省油的灯?”
这一张口,就是好大个罪名,明珠心内暗自发笑,只提着群子在她面前跪下,“太夫人,昨儿原是我想推大少爷出去走走,谁料打那边池子路过时,碾着个鹅卵石,这才不慎跌入水中,望太夫人恕我毛手毛脚的失了体统。”
张氏淡淡睥她一眼,启动两片丰腴嘴唇,“娶你进门,原就是为着给大少爷冲喜,你只小瞧他是个瘫子不尽心伺候,可知他日后袭爵就是朝堂上的国公爷,这天下有几个国公爷,经得住你如此马虎?我看你也是头回犯,不欲罚你,只是若我不罚,怕你以后也不留心,故而只好轻罚,你既是礼佛之人,便去给我抄一百遍金刚经来。”
她言之轻巧,可这一百遍,就是点灯熬油的一夜,明珠垂下眼,又抬上清澈双眸,含着点点笑意,“是,我这就去抄,只愿太夫人不要为我动气,当保重自身才是。”
边上烛火“噗嗤”跳跃一下,闪一瞬张氏略略诧异的神色,随之,她又缓回去,细看一眼明珠那张剔透鹅蛋脸,“你有心了,且去吧,明日早上将经文交到我院儿里来。”
“是,”明珠提裙起身,朝他单手合十,“我先回去了,太夫人早些安歇,明日我再来请安。”
张氏颔首,示意边上丫鬟递了一盏灯笼给她。
明珠回去时,已起了露,她那条石榴裙湿了个边儿,也总算明白那丫鬟说的“回来也要换”是个什么意思了,不过是在她预想之中,只是这罚的缘由也过于牵强了些,罚得也不是很重,这位太夫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竟把她灌得有些迷糊了。
宋知濯还没睡,睁着两个眼珠子往明珠进来的方向瞟,趁她未注意时,将她细细扫了一遍,见她未曾流血受伤,这才稍微安心。她走进了,坐在床边,还是那明媚的笑,“你怎么还没睡呢?可是等我?”
“你且睡吧,”她抚着鬓边,将一支桃木笄摘了下来,“我还不能睡呢。你们家太夫人罚我抄经,一百遍,一百遍呐!你说她安的什么心?这不是成心叫我晚上不要歇息了?好歹我也习惯了,从前天黑了替师父缝补衣裳,鸡一叫就要出去担水劈柴,这点子罚倒是不算什么,只是她心肠也忒坏了些,听见咱们落水,不想着来看你,倒想着罚我!”

今朝即嫁小公爷免费阅读

第10章 二弟
明珠噼里啪啦一堆抱怨,说完后,她扭头看宋知濯,见他目光隐隐透着忧虑,便将额头埋在他肩上片刻,“我听说她不是你的亲生母亲,是你的继母?也难怪了,骨肉血亲尚且都能丢弃,何况你这没有半点儿血缘的继子?他不来便罢了,怎么国公爷也不来看你?”
仍是无言,她并不计较,拉着被褥边儿替他轻掖在身下,将自己散落的一缕发丝别自而后,轻轻拍着他被子里的胸膛,“睡吧,你睡着了我再去抄,借你书案一用。”
她唱起江南小调,那娓娓之声在帐中来回萦绕,每个起承转合里,是缠绵不尽的温柔,宋知濯暗想,她要是有个孩子,一定是这世上最尽职尽责的母亲。
捻灭几盏烛台,明珠猫着腰来到外间,亲手亲脚地替自己研磨,将一叠冷金笺铺陈开来,一笔一墨,将早就埋在心上的《金刚经》反复描写。
屋外刮过一阵寒噤的风,她沉浸在自己写的每一个字里,每写完一遍,她便失望一遍,还是不能参悟其中奥妙,就像从小到大跪在佛前,她只是模仿别人的虔诚,却始终不得灵光乍现。她仍然勘不破爱恨,勘不透人间。
天边翻蓝,明珠将凌乱的纸张整理好,又悄悄摸到厨房去做了早饭端回来。撩起帐中,宋知濯早已睁了双眼,她不知道他一夜未睡,只当他是醒得早,慢笑着将他扶靠起来,“你今日早点吃,吃过了我好到太夫人院儿里去交差。”
案上有一碟剔了骨头的软皮清真鸡腿肉、一碟碾碎的红豆沙,一碗肉糜菜粥,她一一细细喂给宋知濯后,抱着那对冷金笺走了。
送走她,明安明丰照常进来,宋知濯不要人扶,撑着椅子起身,自己抬脚挪动,虽是举步维艰,却难免振奋人心。明安比谁都高兴,连声音都不禁大了一分 ,“少爷,只怕下个月您就能好了!”
“嚷什么?”宋知濯垂着头拔腿走回来,“外头什么动静了?”
明安将捂在嘴上的手撤下,两步上前,哈腰低答,“延王在朝上弹劾了景王手下的两位近臣,圣上并未说什么,看这形势,储位之选,圣上恐怕还未定下延王,颇有些举棋不定之意。”
“延王一向颇有野心,却城府不足。”宋知濯挪动了好一会儿,已出了些汗,接过明安递过来的帕子抹了一下,坐回木椅上头,弯起嘴角笑,这笑却不见暖意,“一大把年纪了,还是不会藏住锋芒,且看我们这位太夫人就能看出来,一脉同根,都是蠢货。”
“可不是?咱们太夫人在外头替她这位表哥笼络官爵贵妇,竟然一点儿不见收敛。咱们老爷最近甚少回府,明说是公务繁忙,暗里,恐怕还是不想淌这趟浑水,故而离他们远一些。”
宋知濯向后瞥他,抬起华锦祥云纹绉纱衣袖轻轻摆手,“不,眼下立褚之争虽险,但若赌对了,就是一世功勋,宋追惗是最会投机取巧的,断然不肯放过这个机会,我看他只是不属意与延王,你们好生盯着,看他最近同谁走得近。”
明丰不懂,垂在一边发问,“少爷,这些事儿跟咱们有何关系,您只养好您的身子,他日不管谁登基,老爷一去,这爵位还是得落到您的头上,您安心做您的国公爷岂不是好?何必操这闲心。”
边上明安恨铁不成钢地棱他一眼,立在宋知濯身后言之凿凿教训道:“你个蠢材!这还看不明白?一则这国公爵位不过是个爵位,在朝中没有什么实权。二则咱们老爷若是站错风向,或是太夫人站错风向,岂不牵连全家?三则,咱们少爷在府里过的是什么日子你不知道?这府里好与不好跟咱们有什么关系?还不若咱们自己好来得实在!”
一席话说得明丰垂头惭愧,宋知濯暗自含笑,“不要骂他,你们俩是我母亲留下来的人,我眼下只有你二人可用,可别内讧。明丰不懂这些,只在府里替我盯着就是,你聪明伶俐,还替我哨探外头动向。圣上有四子,承王宾天,延王自然难成大器,下剩的,咱们也得学着宋追惗替自己找一位靠山。”
“是,少爷放心。”明安压下来,自袖里掏出一张明红烫金的帖子来递予他,“这是昨儿承王府的世子殿下差人送来的,问少爷好。”
宋知濯将帖子摊开来看,上头泼墨挥毫几个大字:问君如何,待君安好,秦楼相约。落款是赵合营。
这赵合营正是故去的承王之子,与宋知濯年龄相仿,自小玩在一处,打承王病故,宋知濯瘫了后,两人就不能走动,如今见他这贴,倒是有恍若隔世,“不必回他,若他来问,只说我身子还是那样。”
二人得令出去,外面日头东升,瞧那鸡蛋黄一样金灿灿的颜色,想来又是个艳阳天。
明珠将那一百遍《金刚经》呈给张氏,垂首退后两步,背后拿束头发垂自胸前,扫着她纤白的脖子,怪痒的,她用手顺了一下,等候发落。
上头张氏刚用过早饭,闲饮口茶,垂眸一扫,看向明珠,“想来你也是一夜未睡了,也怪为难你的。你出门时,大少爷可好?他动弹不得也说不了话,要是能有好转,也算你的功德一件,若有好,你跟我说,我要好好赏你。”
“大少爷还是那样儿,”明珠暗暗忖度,只捡紧要的说,“我刚来时还见他转转眼睛,现下连眼睛也不转了,前儿落水后,连连发汗,连饭也不怎么吃了,想来我的确该罚,不说照顾不好大少爷,反倒带累他更坏了些。”
张氏心头松了口气,面上却显得愁苦难当,捏着缠金丝绣帕自颊边抹了一把,出声时,似有哭腔,“我这儿子命苦,自小就没了亲娘,眼下又是这副身子,我虽是继母,可心里只拿他当亲儿子疼,你体谅我为母之心,若是他有半点风吹草动,你只管来报我,别怕麻烦。”
明珠连连应承,退出去后,在院中与一位湛蓝直袍的男子撞了个对面,见他头缠银白绸带,腰间细封一条月白暗纹宽带,下头坠着一抹暗黑墨翠玉佩,细长的眼眯在太阳底下,扫过明珠后,巧笑行礼,“二弟宋知书见过大嫂,大嫂来了这些时日,我未去拜会,还望大嫂莫怪。”
原来是楚含丹的夫君,明珠掩在群里的绣鞋退了一步,朝他合十回礼,“不敢劳动二少爷不说,怎么还敢怪二少爷?想来二少爷是来给太夫人请安的,快进去吧,太夫人正为大少爷的病伤心呢,您进去开解开解只怕就好了。”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今朝即嫁小公爷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