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逼我宠你(林岁岁石晋楼)
别逼我宠你(林岁岁石晋楼)

别逼我宠你(林岁岁石晋楼)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5-07

小说介绍

《别逼我宠你》是作者荔枝香近最新创作的小说,主角是林岁岁石晋楼。穿着清凉的林景涯,手里还拿着一个鱼筐——尽管林岁年与石晋楼相握的手显得那么刺眼,但他还是很优雅地笑了:“石老板和石晋楼?真巧?新近开放的鱼塘,妈妈叫全家来放。。

小说简介

“林小姐。”驾驶座上的男人转过头,机械式的声音,“石先生说他在会场等您。”
林岁岁也不知道回答什么,就干巴巴的“哦。”了一声。
“您的母亲林夫人和哥哥林先生已经到“S.K.”了,石先生问您,先去那里换礼服,可以吗?”

别逼我宠你全文阅读

“啪——”
一声响亮的耳光。
“人在做天在看,不要以为你有姿色,就可以勾引、随便、随便勾引……”
“卡!”在破天荒的第十七次忘词事故发生之后,导演的脸臭到了历史最低点,他很想骂人,但也只能忍了再忍、一字一句的:“休、息、半、小、时!”
林岁岁立马用最快的速度冲了上去,将刚刚准备好的冰镇绿茶递给闻美乔,再沉默着打开遮阳伞。
如此剑拔弩张的时刻,她一个小小的助理大气都不敢出……
闻美乔把手中散着白气的瓶子贴到红肿的脸颊上,几秒钟之后,她就气不过地将瓶子砸到了地上。
林岁岁躲了一下,才没有被溅到她的裤脚。
但她这一躲,遮阳伞偏斜,刺眼的阳光晃到了闻美乔。
“你干什么?!”闻美乔正气不到一处来,骂道,“连伞都不会打了?我是不是还要给你雇个保姆伺候你啊?”
林岁岁赶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闻美乔心情不好,林岁岁是理解她的。
好歹她也是一名影后,本片绝对的女一号,却被一个不知道女几号的小演员在“打巴掌”的对手戏上一次又一次的使绊子,谁能咽得下这口气?
林岁岁一路给闻美乔打着伞往保姆车的方向走。
闻美乔的经纪人已经在车门口等着了,她给闻美乔递上一杯冰镇饮料,顺便打开扇子,又讨好又哄劝:
“美乔,小助理又惹你生气啦?如果你实在不满意,我再给你换一个更贴心的助理。”
林岁岁:“……”
她是被她学院的教授推荐过来的,才上岗没几天,一直兢兢业业,这枪躺的……
“谁惹我生气你心理一清二楚!”闻美乔一屁股坐到凉椅上,不满地一挑眉,“我就问你,这戏到底还能不能拍了?我和她之前有什么私人恩怨?非要在打人的戏上一遍又一遍的?十七次啊!十七次!我他妈脸都被她打肿了!你见过这样的戏、这样的人吗?最可气的是连导演都大气不敢出一个,哪家的千金大小姐啊这么有牌面?”
“……”经纪人深知对不起闻美乔,只能赔笑,“她倒不是什么千金大小姐,最多就是一“金丝雀”,而且是一个后台又大又硬的“金丝雀”。”
闻美乔皱了皱眉:“后台是谁啊?哪家的大老板大少爷?”
经纪人凑到闻美乔耳边,悄声说:“姓石。”
“……姓石?你不会是想告诉我是石晋楼吧?”闻美乔嗤之以鼻,“你别搞笑了,石晋楼是什么地位?能看得上她?她给石总跪舔都不配!”
“你还别说,公子哥儿哪个没点自以为是的大佬病?她在他们面前能把姿态放到最低,甚至不要尊严,反而更对他们的口味了。像石晋楼那样的身价和出身,他比绝大多数的人都有资格患大佬病。”
后来闻美乔和经纪人说了些什么林岁岁完全想不起来了,她的全部注意力都被刚才那个小演员吸引了,她望了过去——
两个场记助理和一个副导演就像供祖宗一样围着她,而她霸占了女二号的休息位,耀武扬威、趾高气昂。
她叫什么来着?
好像是叫连欢?
一个nobodycares的娱乐圈小角色竟然可以踩在影后的头上,肯定是来头不小。
但……石晋楼?真的会是石晋楼吗?
一个背影,一个侧脸,一个至上而下的眼神……几个简单的信息足以让林岁岁第一时间在脑海中鲜明地撑起石晋楼的形象——即便她竭尽全力地想从脑海中抹掉他。
等到她回过神的时候,闻美乔已经紧皱眉心叫了她好几声——
林岁岁呆了一下,回应道:“啊……”
“你看什么、想什么呢?”闻美乔顺着刚才林岁岁的视线望了一眼,立马笑了出来,“怎么?连你也对连欢感兴趣?麻雀飞上枝头变凤凰,很羡慕她吗?”
林岁岁:“……”
说羡慕?她当然不是啊。
说不羡慕?闻美乔肯定以为她虚伪透了!
“……”林岁岁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只好尬笑。
闻美乔上下打量着林岁岁——不管是脸蛋还是身材,对方都算得上是百里挑一,就算在天然美女和人造美女遍地的娱乐圈也拿得出手了,但也有致命的缺点:初生牛犊,没滋没味,至少讨不到她的欢心。
闻美乔懒得再理林岁岁,和经纪人又说了几句话,站了起来:“把伞撑好!”
休息时间已结束,导演号召演职人员继续投入工作。
……
经过休息调整之后,工作进度就快多了。
也许是连欢想通了,也许是她玩弄闻美乔玩腻了……她后面没有再故意找不痛快,当然也和她是女几号有关,戏份不多。
林岁岁抱着闻美乔的水壶和遮阳伞站在导演的身后,认真的学习,将所有的注意事项都牢牢地记在脑海中。
学校的课堂能教的东西终究是有限的,很多东西是需要来到片场亲自感受才行,毕竟课本是死的,可戏是活的,演员也是活的。
正在传媒大学读导演系的林岁岁,从小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名优秀的导演、一名优秀的织梦师——
她希望有朝一日能亲手将心中的故事、梦中的场景拍成电影,给全世界的观众观看。
现在她终于踏出了第一步,来到了片场。
然后她就亲眼见识到了娱乐圈中乌烟瘴气、勾心斗角的阴暗面。
导演的一声“卡!”将林岁岁的思绪拉了回来。
她用最快的速度冲上去——递水、打伞、接道具,一气呵成。
闻美乔带着她再次回到了保姆车的位置。
经纪人正好打完电话过来,问道:“今天最后一场了吧?”
闻美乔漫不经心地:“嗯”。
“晚上颁奖礼的红毯从7点开始,你是最后几个走,我们有充足的时间准备,这次一定要力争明天的头条!看那个谁、那什么野鸡还敢不敢发艳压的新闻!”
经纪人激动完毕,询问闻美乔:“我们先去“S.K.”那里化妆换礼服吧?小沈那边约好了没?”
“S.K.”是国际最大牌的几个时尚品牌之一,走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路线,偌大的京城只有一家店,一般人想去做造型怕是连大门都进不去,里面排队的客人非富即贵,娱乐圈人士也只接待顶尖的大牌。
林岁岁只闻其名,从未去过。
“约了,说是今天晚上有大贵客,不过应该也不耽误我们的事儿。”闻美乔已经坐上了保姆车,并扫了眼矜矜业业打伞的林岁岁,“晚上的颁奖礼你就不用跟我去了,明天早点来片场就行,时间还早,你家在哪?我们先送你回家吧。”
林岁岁有点感动,大明星主动要送小助理回家可不常见,没想到闻美乔是刀子嘴豆腐心呢。
但偏偏是今天……
她收了伞,笑着摇了下头:“我和同学们约好了晚上要一起去吃饭,多谢老板好意~”
闻美乔撇了撇林岁岁,不再废话,淡漠地关上车门。
林岁岁目送闻美乔的保姆车远走,又走回片场,帮助道具组的工作人员整理回收现场的道具。
全部搞定之后,剧组就要去下一个地点拍晚场戏了。
林岁岁再目送走剧组人员,她不得不离开这个鸟语花香的公园。
走过柳树林,走过喷泉区,走过满是孩子们欢声笑语的行人小路——
她一个人慢慢地走出公园的大门,一抬眼,就见到公园前的广场上停了好几辆价值连城的豪车。
林岁岁走了过去。
最前面的车上已经下来了两名保镖,并恭敬地为她打开车门。
她面无表情地坐了进去。
凉爽的空调风扑面而来,和外面的炎热是天差地别。
“林小姐。”驾驶座上的男人转过头,机械式的声音,“石先生说他在会场等您。”
林岁岁也不知道回答什么,就干巴巴的“哦。”了一声。
“您的母亲林夫人和哥哥林先生已经到“S.K.”了,石先生问您,先去那里换礼服,可以吗?”
林岁岁:“……”
连她的家人都已经去了,她有拒绝的理由吗?
那个男人就是这样,明明是在发号施令,却总是委婉的,假装征求你的意见。
事实上,你的意见对于他来说毫无意义。
林岁岁望向窗外——公园的广场上一群小朋友穿着滑冰鞋呼啸而过,生机盎然、朝气蓬勃,连带着她的心情都好了不少。
她随便动了动嘴唇:“行吧。”
几秒钟之后,她突然反应过来一件事。
等等!
刚才司机说是哪里?
“S.K.”?
那不是闻美乔也要去的地方吗?

别逼我宠你免费阅读

S.K.三楼的贵宾厅足足几百平米,客人却只有林岁岁一个。
后现代的装修风格,金属、玻璃、灯光、瓷砖、钢管、硅藻泥,各种对称的和不对称的线条,造成视觉冲击强烈。
潮流、时尚、艺术缺一不可。
当然最让林岁岁震惊的显然不是这里的装修风格,而是充斥着整个空间的礼服——所有她见过的、没见过的,想的到的、想不到的,此地应有尽有。
只是看了一分钟,林岁岁就觉得自己的眼睛要花掉了。
她找了个沙发坐下,一边喝喝水压压惊,一边拿起茶几桌上的礼服样式图翻看了起来——还是直接看这个比较方便,至少不会被各种水晶、钻石什么的闪瞎眼睛……
“林小姐。”
刚才陪林岁岁一起进来了几个试衣小姐,其中领头的那个走了过来。
林岁岁挑了挑眉。
“林小姐。”标准的服务微笑,“石先生已经提前为您挑选好了礼服,您跟我来——”
林岁岁:“……”
可以,这很石晋楼。
这种对她、对一切事物的控制欲和掌控力,这!很!石!晋!楼!
林岁岁将手中的礼服样式图放回原位,跟着试衣小姐往里面走去。
她的余光轻轻扫了一圈——
“……”她第一次觉得石晋楼对她的“独裁主义”并不是一件坏事,否则……就算不被闪瞎也得逼出选择恐惧症。
“这边请——”
试衣小姐推开一扇用灯泡组成“花蕾”图形的门。
当她见到了那件礼服,她立马原地惊呆。
那是一件什么样的礼服?
她敢说这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礼服,就算想找仿冒品都找不到。
那件礼服的底子是轻盈的白纱,深V的领口处镶满了碎钻,当然这些并不是它独一无二的地方。
礼服的精髓是它的裙子,除了有着长长的大摆,更重要的……那是由白玫瑰和白玉兰组成的。
林岁岁也像许多普通的女孩子一样,喜欢各式各样的花朵,小时候也曾梦想着有一条自己的花裙子。
但花裙子不同于其他任何类型的裙子,不仅要纯手工,每个步骤和细节都不能懈怠,还要考虑花朵的材质。
只有新鲜的花朵,才能制作出足够美丽的花裙子。
哪怕只是枯萎了一朵,那么一整条裙子都将登不上台面。
几个花艺师将最后的几个细节处理好之后,便对林岁岁说:“林小姐,抱歉,我们还是晚了几分钟,主要是这么奢侈的真花礼服我们也是第一次做,在冰箱冷藏室的处理上出了点小问题,请您多包涵。”
“……”林岁岁慢慢地咽了下口水,“你们……辛苦了……”
这就是石晋楼特意为她准备的。
一件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花朵礼服。
林岁岁被试衣小姐们围在中间,几个人用了好几分钟才帮她穿好礼服。
旁边还有一双又镶钻又贴花的高跟鞋,和她身上的礼服如出一辙。
几个试衣小姐要帮林岁岁穿鞋了。
“不用不用。”林岁岁赶忙推脱,“等下车的时候我再穿吧,这么早就穿我会摔死……”
试衣小姐轻轻笑了起来,将林岁岁的鞋子装进了鞋盒中。
搞定了礼服,林岁岁要去同楼层的化妆厅——林夫人和林景涯已经在那里等她了。
林岁岁拖着又长又重的花裙子走过空无一人的走廊。
当她走到楼梯处的时候,她清晰地听到了清脆的脚步声,以及闻美乔和经纪人的声音。
“——说什么三楼有贵客不让我们下来,到底是有多贵?就算她真的贵,贵上加贵,也不至于一个人把这个三楼都包圆儿了吧!”
经纪人在抱怨。
闻美乔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你抱怨有用吗?又不是只有三楼有礼服,去一楼不是一样的吗?赶时间要紧,快点走——”
林岁岁往四楼的方向看去。
她觉得自己甚至已经看到了她们在楼梯转弯处的裙角。
卧槽!
可不能让她们知道那个贵客……就是她啊!
林岁岁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拖着花裙子就跑了起来。
“林小姐!”这下试衣小姐们可急坏了,“您不能跑啊,快停下——”
闻美乔和经纪人转过楼梯的时候,见到的画面就是一个拖着长长花裙子的纤瘦背影、一晃而过的侧脸,和一群大叫着的试衣小姐们。
“……咦?”经纪人住了下脚,一脸震惊地说,“那……那……刚才跑过去的……那是你的小助理?”
闻美乔紧皱眉心:“什么小助理?哪个小助理?”
“就……”经纪人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的眼睛了,“就最近你的小助理啊,叫林……林什么的那个,今天还在片场给你撑伞……”
经纪人不再往下说了。
闻美乔嗤之以鼻,像看神经病似的看着经纪人:“你疯了吗?你该不会是想说那个白天在片场给我撑伞的,那个传媒大学托关系过来的小助理,是S.K.需要封层的贵客吧?”
“……”经纪人举起双手做投降状,“是的,我想我也是疯了……”
“快走。”
……
林岁岁站在楼梯旁最近的化妆室门后,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
听到闻美乔和经纪人远走的脚步声,她才松了一口气。
妈耶……
这也太险了吧!
还没等林岁岁缓过劲儿来,化妆室中的夹门就被人从外打开了。
走出来一位中年贵妇和一位帅气的年轻男人。
林岁岁走上前,笑了笑,恭敬地唤道:“阿姨。”
林夫人是她名义上的母亲,但她从来不会管林夫人叫“妈”。
在十二年前,林岁岁就知道自己是一名“外来者”,林家收养她,没有改变什么,也不会改变什么,不是“小姐”的身,更不是“小姐”的命,没有人把她当成“小姐”,连她自己也没有。
但林家养育了她十二年是事实,她不是忘恩负义的人,所以她尽可能的乖巧、听话、顺从,不让林家的任何一个人为了她而堵心。
所以她今天才会站在这里,这个地方,充当着这样的角色。
林夫人不仅形象符合女强人,声音和气场更是符合,浑然天成、不怒自威:“化妆师、造型师都在里面等你。”
林岁岁笑着“嗯。”了一声。
然后她偷偷看了看林景涯,没说一句话,就走了进去。
化妆师和造型师看到她自然要赔笑。
林岁岁也报以微笑,但她笑着笑着……
化妆师端着化妆盘愣住了:“林小姐,大好的日子,您哭什么啊?”
林岁岁赶忙用手背擦掉了眼角的泪珠。
她隐隐约约可以听到林夫人和林景涯在外面吵架的声音:
“妈!岁岁从来都不欠我们林家的,她是一个人,不是你的棋子!你不能把她交给石晋楼,你没有权利,更没有资格!”
“林景涯!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存了什么心,我劝你趁早死了你对林岁岁的那心思,就算不说她是你名义上的妹妹,你们什么都做不了,就算有一天她不再姓林,也轮不到你!你斗不过石晋楼,我也斗不过,你给我睁大眼睛,好好清楚现在的局势!”
“……可是岁岁是人……”
“我当然知道她是人,她虽然不是我的亲生女儿,但也是我的养女,到底是养了她十几年,我能真的把她往火坑里推吗?她跟了石晋楼才是真正的飞上枝头,这一辈子高枕无忧了,你明不明白!”
“我不明白!妈,我们难道不应该是最清楚他们那些人的嘴脸吗?说什么订婚,其实就是订婚陷阱,以订婚的名义欺负好姑娘,到时候换未婚妻的速度比换衣服都快,岁岁被欺负了连法律都不保护,没处说理啊!”
“……你觉得石晋楼像是有闲心玩“订婚陷阱”的人吗?”
林夫人一句话就KO掉林景涯。
他们心知肚明,石晋楼才没功夫没事儿换未婚妻玩……
……
因为林岁岁穿着礼服,没人帮忙的话,不方便坐下,她就直接站在镜子前。
化妆师和魔术师同样拥有可以变魔术的双手——
林岁岁的底子好,化妆师没几下就将她打造成了名副其实的“花仙子”。
林岁岁看着镜子中妆容精致的人。
从今以后,她就要告别过去的自己,去迎接另外一个身份。
她长吁了一口气,与化妆师造型师道谢,又出去和林夫人说了几句话,便昂首阔步地离开了“S.K.”。
广场前的豪车依然在原地等待。
为了不破坏花礼服,林岁岁在试衣小姐的帮助下小心翼翼地坐进车里。
试衣小姐再将林岁岁的鞋盒放到了后座上,嘱咐她临下车之前一定要换上。
又递给她一捧花束。
格桑花。
白色的格桑花。
林岁岁看着手中的捧花,很是不解。
为什么石晋楼要让她在订婚宴上拿格桑花,却不拿玫瑰花?
算了……
他让她拿什么就拿什么吧,她根本反抗不了,何必还要浪费脑细胞呢?
车子很快就离开了京城市区,直奔郊区。
最终停在了一间私人会所前。
整个会所的风格就是佛罗伦萨的艺术欧风。
中央是一个巨大的空旷场地,四周有水,水上有石桥、有石椅,最外一围是一个又一个连在一起的拱石门,上面爬满了紫藤花的蔓藤。
虽然说是订婚宴,但石晋楼根本就没找几个人来,受邀的都是他的多年好友。
林岁岁看着车窗外五颜六色的灯光,和涌上来的人群,她紧张地死攥着手中的格桑花。
车门被人从外打开了——
林岁岁微微抬头。
面前的男人身着白衬衫,黑发打得很碎,戴一副金丝边眼镜,藏在镜片后细长的眉眼散发着轻微的笑意,转眼间消失不见了,再仔细看看……似乎他又在笑。
林岁岁莫名有些恐慌,就像她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
那个时候,她潜意识里就觉得,女人如果遇上这个男人,最好赶快逃之夭夭溜之大吉。
因为,招惹不起。
他明明有着一张毫无血色、毫无性欲的脸,却画龙点睛般拥有殷红勾人的双唇;明明有着让人无限遐想、血液沸腾的艳姿,却眼镜、手套、腕表、袖扣、领带夹无一不缺,仿若是从高智商犯罪电影中走出的主角。
又禁欲又冷血、又斯文又败类、又狠绝又色气……
一个充满矛盾点的男人是无论如何都拿捏不住的。
这就是,站在她面前,为她开车门的,她的未婚夫。

小编点评

别逼我宠你全文免费阅读全文文笔很好,情节流畅,伏笔铺垫非常好,角色塑造非常棒,个性鲜明,值得一看,这里还有更多全文免费阅读的好文等着你。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