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总想倒贴我(楚钰萧慎)
王爷总想倒贴我(楚钰萧慎)

王爷总想倒贴我(楚钰萧慎)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5-07

小说介绍

楚钰萧慎小说《王爷总想倒贴我》完整版全文特别推荐,为您带来楚钰萧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啊——”“楚钰,你还是不肯说出楚奕下落么?”南宫剑穿着明黄色龙袍,神色布满不悦,冷声质问道。“忘恩负义的东西!就算你打死本宫,本宫也不会开口的!!”

小说简介

“……钰儿,你有听我说么?钰儿?”
楚钰意识浑浑噩噩的,耳畔似乎有人在说话,头痛欲裂。
睁开双眼,只见一身青色锦服的南宫剑正看着她。
“南宫剑!”

王爷总想倒贴我全文阅读

“啊——”
“楚钰,你还是不肯说出楚奕下落么?”
南宫剑穿着明黄色龙袍,神色布满不悦,冷声质问道。
“忘恩负义的东西!就算你打死本宫,本宫也不会开口的!!”
楚钰嘴角溢着血,发丝凌乱不堪,伤痕遍布,原本精致华贵的宫装被鲜血染红,露出里头几乎找不到一块完整的皮肤。
冷汗如盐水。
她疼得整张脸都狰狞不已。
眼睛却怨恨倔强的瞪着他。
“你还要执迷不悟到什么时候?你以为楚奕还会来救你么?!”
南宫剑陡然一怒,掐住她的下颚:“朕告诉你,楚奕根本就没有来救过你,你早被他放弃了!你若是识相,说出他的下落,朕或许还会考虑饶你一命!”
楚钰下颚被掐得生疼,眼睛里满满都是他阴鸷狠毒的模样。
“南宫剑,你这样子,看上去真像一个跳梁小丑!”
“放肆!”
南宫剑暴怒低吼,手上力道跟着加大。
“放肆?”
楚钰冷笑,强忍着传遍浑身的剧烈疼痛,恨声道:“你有什么资格对本宫说放肆二字?当初你不过一介小小质子,无权无势,若非本宫相助,你连赤元国国君都当不上!!”
“如今飞黄腾达,踩着大楚成了这人人趋之若鹜的九五之尊,便敢在本宫面前说放肆?!你简直狼心狗肺!畜生不如!!”
楚钰眼中恨意浓烈,恨不得将眼前这个卑鄙无耻的男人碎尸万段!!
她为他掏心掏肺,付出一切!他却让她家破人亡!生不如死!
是她忠奸不分,错把狼人当良人!才会害了那些真心待她的亲人!
南宫剑脸色十分难看,被楚钰当众揭开曾经之事,他恨不得马上杀了这个女人灭口。
可他还是忍住了。
只为从楚钰口中得知楚奕的下落。
“楚钰,朕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说出前朝余孽的下落!”
南宫剑提剑逼迫,直指她胸口。
“本宫说了,不知道!”楚钰铁了心,狠狠握紧被铁链贯穿骨血的双手,声音嘶哑。
就算被杀,她也绝对不会透露半个字!
南宫剑猛沉下脸。
真想一剑杀了这个女人!!
转瞬,他便停止了这个想法。
这几年来,无论怎么严刑逼供,楚钰始终都不肯松口,倒不如换个办法?
下一刻,南宫剑立即收起长剑,脸上露出了一抹温柔之极的情意:“钰儿,只要你说出来,朕立刻就放了你,然后风风光光迎娶你做我的皇后!”
“而你我诞下的皇嗣便是下一任帝王!并且你说出楚奕的下落后,朕也可以保证不杀他,还会给他封官赏爵,让他一辈子高枕无忧!你觉得如何?”
此刻的南宫剑,虚伪至极,和五年前没有任何区别。
“钰儿你也知道,楚奕一直都看不上朕,朕才刚当上皇帝,他若暗中破坏,于国不利。钰儿你这么善良,一定不忍心看着百姓受罪的,对不对……”
“你的皇后,不是柳如菁么?”
没等他说完,楚钰便毫不留情的拆穿他,嗤笑:“你要娶我当皇后,是准备先废后?”
南宫剑脸上的神情僵住。
他猛地沉下脸,眼中瞬间多了些阴冷,混合着还未彻底散去的柔情,看上去扭曲之极。
“楚钰!你别敬酒不吃吃罚……”
话还没说完,不远处就先传来了一阵惊呼:“皇上!大喜!前朝余孽被抓住了!”
南宫剑立即止住话头,豁然转身,语气中充满了惊喜之意:“当真?!”
“千真万确,皇上!”
南宫剑霎时欣喜若狂:“哈哈哈!好!太好了,抓住余孽者,朕重重有赏!”
闻言,楚钰原本还算镇定的神色瞬间变得慌乱起来。
“南宫剑,你方才说过不会杀了楚奕的!”
她挣扎着,铁链发出刺耳的哗啦声。
弟弟怎么会……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楚钰,你还是那么蠢,那话不过是朕用来哄骗你的!你以为朕真的会留着楚奕这个前朝余孽?朕告诉你,他必须死!”
南宫剑说着,得意的哈哈大笑,狂妄、嚣张!
随后,他似想起了什么一般,回头阴恻恻看了她一眼:“差点忘了,你也是前朝余孽……”
楚钰陡然一震。
“你……”
“来人,赐毒酒!”
一声令下,立马就有太监端着托盘进来。
南宫剑俯身看着她,笑得阴阳怪气。
“楚钰,看在你曾经帮过朕的份上,朕好心赐你毒酒一杯,留你全尸!至于你的弟弟楚奕……呵,你觉得五马分尸这个惩罚如何?”
楚钰不敢置信的看着南宫剑。
“南宫剑,你放了他,你快放了他!”
她嘶吼着。
身体奋力挣扎朝前扑去,因为太过用力,穿骨的铁链骤然和血肉分离。
艳丽的血红在地上层层晕染,麻木刺骨的疼痛遍布全身,可她却丝毫感觉不到。
她想救她的弟弟,她只想救她的弟弟!!
南宫剑视而不见,冷笑开口:“楚钰,只有前朝余孽尽死,朕才能真正的放心!”
他转身就要走。
临门一脚,却又突然回头。
“对了,朕能这么快攻下大楚,还得好好感谢你!如果不是你亲手杀死了摄政王萧慎,朕要对付大楚那百万大军,可不容易!”
“可惜萧慎最后竟然死在了心上人手中,你说,他后不后悔?”
南宫剑放肆大笑。
楚钰骤然瞪大双眼。
难怪当初她故意接近萧慎时,他便对她毫不设防,任她自由出入摄政王府,还把他的所有机密都摆在她眼前……
所以,南宫剑早就知道萧慎喜欢她了!
他是故意派她去对付萧慎的!
“南宫剑!你不得好死!!”
如泣血般的嘶吼,含着悲鸣。
“送她上路。”南宫剑收起笑容,冷冷瞥了眼还端着毒酒的太监。
“是。”
太监上前,示意两旁的侍卫抓住楚钰。
“南宫剑,你这个畜生!我要杀了你……”楚钰被押住时,嘴里还在咒骂着。
四肢被强行按在地,小太监毫不留情地将毒酒直接灌进她的嘴里。
楚钰挣扎着睁大眼,死死瞪着南宫剑。
“南宫剑!我发誓,若有来生,定要你血债血偿!血债血偿!!”

王爷总想倒贴我免费阅读

“……钰儿,你有听我说么?钰儿?”
楚钰意识浑浑噩噩的,耳畔似乎有人在说话,头痛欲裂。
睁开双眼,只见一身青色锦服的南宫剑正看着她。
“南宫剑!”
楚钰眼中瞬间露出浓烈恨意,伸手就要去掐南宫剑的脖子!
下一刻,楚钰就愣在原地。
她手上……那透骨的铁链不见了!
楚钰立即环顾四周,很快就确定了自己身处何地。
皇宫后花园!
她怎么会在这里?
“钰儿,你听我说,摄政王势大,若继续放任,未来小奕登基,势必会受其掣肘!所以你要想办法解决他……”耳旁再度响起南宫剑的声音。
对付摄政王?
那不是六年前,她十六岁时发生的事了么?
还有南宫剑,他登基以后可再也没低声下气地对她说过话了……
楚钰的脸上迅速闪过了一抹讶异。
她这是……
重生了?!
楚钰眼中亮起光芒。
太好了!
这一次,她绝对不会再给南宫剑伤害她家人、覆灭大楚的机会了!
前世的血仇……她一定会让南宫剑付出惨痛代价!!
见楚钰久久不答话,南宫剑忍不住开口询问道:“钰儿,你打算怎么做?”
楚钰回神,深吸了一口气,将心底的恨意狠狠压下。
随即她看向南宫剑,神色严肃冷凝:“南宫剑,摄政王为我大楚所做贡献良多,且一心为我大楚,是不可多得的栋梁之才!方才那些话,你不必再说了!”
南宫剑沉下眼,恼恨之色从脸上一闪而过。
他就是因为清楚摄政王心悦楚钰,一心只为大楚,拉拢不了,才会怂恿楚钰对付摄政王的!
但没想到,楚钰竟然会不答应,明明之前楚钰还很不满摄政王,认为摄政王权势过大……
难道是谁对她说了什么?
南宫剑眼底阴狠,面上却显出一片焦虑担忧:“可是,钰儿,摄政王此人并非……”
“够了!”楚钰猛地打断南宫剑的话,面带不悦,“摄政王乃我大楚唯一外姓一品亲王,身份尊贵,战功赫赫,岂是你可以肆意妄论的?!”
“再则,我大楚的时势政事,也非你一介质子想插手就能插手的!”
“钰儿,你……”南宫剑顿时面露愕然,神情难堪。
没等他再多说什么,楚钰就冷下脸招了招手:“来人,公子剑出言不逊,对摄政王不敬!送他出宫!”
“是,长公主!”暗处的侍卫立即现身,抓住南宫剑。
南宫剑有些反应不及。
他想不通楚钰怎么突然变了脸。
明明前一刻还好好的……
但他想不想得通已经不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不能被带出皇宫!
来参加赏花宴的那些人知道他被赶出去,肯定会狠狠嘲笑他!拉拢的下属,更有可能会弃他而去……
想到这里,南宫剑立即挣扎起来:“钰儿,你先让他们放唔唔……”
话还没说完,有眼色的侍卫就已经伸手,狠狠堵住了南宫剑的嘴。
楚钰看着南宫剑被堵住嘴带走,眼中闪过了一抹快意。
如今的南宫剑,只是个没权没势的废物质子,楚钰轻而易举就能解决他。
但楚钰却没有这么做,那样岂不是便宜了他?!
前世她承受过的那些绝望痛悔,南宫剑都要一点不落的经历才行!
她要让南宫剑尝遍这世间的万千痛苦,让他跌入尘埃,受尽折磨,再也爬不起来!!
静默了几息,楚钰收起眼中的锐利冰冷,转身就要朝皇宫后花园外走去。
下一刻,她的脚步却猛地顿住。
身后亭子的另一侧,背负双手沉静看过来的男人,令她心尖攸地一颤。
一身黑色华服的男人抬着眸,那双如墨般黑沉的眸子远远看过来,俊美容颜上,没有丝毫旁的情绪,就这么面色平静的望着她。
男人身后艳丽耀眼的红色茶花,在他跟前却好似失了颜色般沦为背景。
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楚钰恍神了一瞬,随即才反应过来,低头看向自己脚尖,心口泛起被针扎的酥麻痛感:“见过摄政王。”
眼前之人,赫然便是摄政王,萧慎。
那个前世她……亲手杀死的男人。
一看到眼前人,楚钰就不受控制的想起了前世她递上毒酒,而他毫不犹豫接过就饮的那一幕。
那样芝兰玉树的人,明明从来都是沉稳镇定的,却在毒发之际,挥退冲上来的手下,只死死握住她的手,轻声低喃了她的小名。
“宁安……”
楚钰记不清后来还发生了什么,可那一声微弱到极致的低喃,却如魔咒般入了她的耳,且一直令她难以忘怀……
楚钰鼻尖泛酸,见到萧慎出现在这里,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所以前世,他一开始就知道她要对付他!
他早就……知道那是毒酒!
萧慎看着面前低垂着头的少女,回想起先前听到的那些话,眸色跟着微微一暗:“长公主倒是好雅兴。”
楚钰看了眼偷听她说话还面不改色的男人,垂眸:“不过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废物在妄言罢了,还请摄政王不要放在心上。”
是么?
萧慎不可置否。
他倒也没再提及此事,转而开口提醒道:“长公主,你该去白兰园了。”
楚钰颤了颤眼睑。
被萧慎这一提醒,她才想起,六年前的今日,母后举办了赏花宴,请了帝都各大世家,以及各国质子前来赏花。
所以她才会在皇宫之中见到南宫剑和萧慎。
不过前世这时的她,心神根本不在赏花上,只想着要多和南宫剑相处些时间,为此还迟了些时间才赶去白兰园……
如今,她不能再如前世那般不懂事了!
“多谢摄政王提醒。”楚钰抬头,脸上露出些许微笑。
不管是因为前世害死他的那份愧疚,还是为了大楚,她都不会再如曾经不懂事时那般的敌视他了。
摄政王萧慎,才是大楚百万大军所向披靡、战无不胜的底气!
萧慎墨眸闪过一抹幽深晦暗。
静默好半晌,他才开口道:“走吧。”
话落,萧慎就转过身,先一步朝前走去。
落后一步的楚钰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快步跟上。
白兰园是大楚皇宫的御花园。
今日皇后举办赏花宴,受邀者都来了。
然而赏花宴还没开始,就先出了一件令众人哗然的事。

小编点评

楚钰萧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全文文笔很好,情节流畅,伏笔铺垫非常好,角色塑造非常棒,个性鲜明,值得一看,这里还有更多全文免费阅读的好文等着你。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