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明明心动(赵唯一阮斯然)
你明明心动(赵唯一阮斯然)

你明明心动(赵唯一阮斯然)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5-07

小说介绍

赵唯一阮斯然小说《你明明心动》特别推荐,你明明心动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清明节的时候,赵唯一又给阮斯然表白了一次。阮斯然被她气的青筋暴起,“你为什么清明节给我表白?”赵唯一想了一下,认真回答,“失败的话,我鬼上身了?”阮斯然:?

小说简介

赵唯一回国交换第一天赶上了校园晚会,晚会凭票进去,她没有票,笑着对门口的俊俏少年打着商量,“我其实是咱们学生会的家属,能通融一下不?”
阮斯然掀了眼皮,冷声,“学生会哪个的家属?”
“就你们校草会长,建筑系的阮斯然!我是他女朋友!”赵唯一说的认真。
阮斯然:?
清明节的时候,赵唯一又给阮斯然表白了一次。
阮斯然被她气的青筋暴起,“你为什么清明节给我表白?”
赵唯一想了一下,认真回答,“失败的话,我鬼上身了?”
阮斯然:?
阮斯然一直被誉为不为情爱所困的男菩萨,都当大家都以为这人一生都断情绝爱时,这人恋爱了。
赵唯一发现,男菩萨恋爱起来一点也不佛系,那清泠泠的平静双眸会被爱欲执念填满。
神明从神坛跌落,坠入红尘淤泥中,她才发现,菩萨动情起来比凡人更加疯狂。
他一点也不清冷,他爱人的时候是飞蛾扑火的奋不顾身和永不回头的悲壮。
阮斯然说:赵唯一,是你先招惹我的,就不要想着抽身。

你明明心动全文阅读

冬季还未来彻底结束前,赵唯一在拿到了前往海城大学的交换名额后,趁着春季课程开始的空档,迅速订了一张从美国回海城的机票。
但直飞太难,赵唯一订的是从美国转机德国再回国的航班,飞行七个小时后到达德国柏林,赵唯一在候机厅里疲惫坐着,在这个满是异国面容的国度里,难得生出几分感慨。
她看着人来人往步履匆匆的人群,闭上眼睛脑子不自觉地想事。
她从高二开始就被送到美国读书,每年也只有春节前后回来一段时间,如果说之前还可以说服自己,爸爸因为母亲的去世,无法照顾好自己,把自己送到国外。
那么这几年刻意让她预留国外,甚至前不久话里话外都是在劝她长居国外。
这太反常。
突然之间,她察觉到,或许事情根本不是她想的那么简单。
除了为自己下半年的画展,她还要查明一些东西。
思绪乱糟糟绕成一团,根本静不下。
恍然间听到有人在用中文对话,赵唯一闭目,听到内容后会心一笑。
是一个女生在要联系方式。
——“抱歉。不太方便。”
冷冽的声音犹如一月初冬的冰,声音一出来,像是给人浇了一头的白雪,冷中带了些许孤傲的吸引力,激得赵唯一瞬间睁开眼睛,想一窥这人的真容。
她头枕在椅背上,向着声源方向微微倾斜,一抬眼就撞进了一潭漆黑清冷的双眸。
他穿着黑色及膝风衣,内搭是黑色打底,一头乌黑短发,利落干净,配上那一双英气逼人的眉眼,整个人充满了侵略感。
戴着白色口罩和向下看书的神态,意外中和了逼人的凌厉,往下的一截白净脖颈,在光影之下,喉结分明。
即使是在这各国面容交汇的机场里,在未知他全貌的情况下,在熙攘的人群中依旧会被他一眼吸引。
赵唯一一瞬不瞬地盯着他,脑海里浮现的第一个想法居然是——
清冷地像没有七情六欲的男菩萨。
禁忌而又充满致命吸引力。
机场里声音嘈杂,提醒登记的广播声不断响起。
那个要联系方式的女孩似乎并没有觉得尴尬,反而笑着坐下,带了些讨好的小心翼翼,
“你是中国人对吧?要去哪里?我在这边上学,准备飞西班牙几天。大家难得异国相遇,认识一下?”
赵唯一在观察他的反应。
他低垂着眉眼,收起手中的书放入包中,直视女生一秒,微微低头致歉,声音疏离却不失礼貌,“不好意思,去趟洗手间。”
说完就起身将包随手带走。
身姿挺拔,整个人淡漠得像一阵风。
女生似乎还沉浸在他的美色里,没反应过来,愣愣地点头:“噢,好。”
末了,干巴巴地补了一句,“……那我等你回来。”
赵唯一脑袋正过来,仰头看着机场的顶层,笑了。
这哪里是去上厕所,这分明是不想被骚扰。
这人怕是等不回来了。
*
·
滞留机场的五小时,赵唯一有点饿,飞机餐一点都不好吃,她都没吃几口。
逛了一圈机场,除了快餐店,就是又贵又难吃的中餐,
其实没什么合胃口的,但不吃的话低血糖估计要犯了,赵唯一找到机场里的零售商店,拿了一盒巧克力牛奶加热。
等空的间隙里,狭小的玻璃店里爆发了一场争吵。
由于说的是德语,赵唯一听不懂,只能从零星的几个单词和肢体语言上猜测,大概是情侣吵架。
感觉有点无聊,都已经订机票准备一起飞走了,还在起飞前吵架,没什么意思。
赵唯一没再关注,牛奶也恰好热完,她用自己积累不多的德语说了声谢谢,把吸管插进盒身就喝了起来。
浓郁的可可味在口腔蔓延,热流入胃,赵唯一在这一刻有种活过来的感觉。
只是争吵的声音越来越大,她轻轻皱眉,打算绕过两人回座位候机。
刚走两步,突然一声响,赵唯一发现有个瓶子往旁边正在选面包的男生砸去。
赵唯一快步拉了那人一下,瓶子堪堪过身,砸在了商品架上,哗啦啦洒了一地的东西。
她扭头去看肇事情侣,人还没有站稳,就被推搡了一下,整个人不受控地往旁边摔去,手里的热巧克力牛奶也直接脱力摔落在地。
赵唯一感觉这个瞬间像是被放慢了一样,清晰到感知自己身体在一寸一寸坠落。
完了,衣服要脏了。
这是她的第一反应。
自己大概会摔到在正淌水的巧克力牛奶上。
预设的场景并没有发生,她被人揽住,跌进了一个满是雪山松针气息的怀抱里。
在看清来人后,赵唯一愣了两秒,是刚刚拒绝别人搭讪的英俊男菩萨。
近距离,她才发现,原来男菩萨比远观还要好看。
他的眼型狭长,上眼微微弯出些许弧度,眼尾上翘,向外折出扇形的褶,又长又密的睫毛让他的眼睛看起来很亮。
但不知道是不是没有休息好的原因,他眼底有片青色,状态也有些疲累。
赵唯一还没反应过来,对方看她站稳后就已经松手了。
然后和店员说了几句话,店员快速拨号说了几句后,就冲两个人警告了几句。
赵唯一不知道具体说了什么内容,但原本争吵的两个人确实安分起来,女方似乎发现撞到了自己,还过来道歉。
赵唯一的德语只有简单日常对话的水平,还是前两年和好友来德国玩临时学的,现在早就忘得差不多了。只是大学刚有德国朋友,所以高频率词汇能听懂几句,这下说了一堆,她完全懵了。
下意识地她求助地望了貌美男菩萨一眼。
男菩萨冲她轻轻点了点头,弯腰把地上正在流淌的巧克力牛奶盒捡了起来,三五步走到垃圾桶旁扔了进去。
末了拿出纸巾慢条斯理地擦手。
赵唯一缓慢地眨了眨眼睛,她可以肯定这人有洁癖。
·
不一会,机场执勤的工作人员就过来了。
场面突然戏剧起来,原本争吵的情侣在和执勤人员交涉,店员也一副放心下来的神态。
原来他刚刚是让店员把机场执勤人员叫过来。
赵唯一想谢谢他刚刚的搀扶,一晃眼,发现他人站在冷柜前选了面包和牛奶。
因为距离,赵唯一看不清他选的什么,但感觉和她刚刚拿的应该是同一款。
他正低头认真地挑选面包,旁边是琳琅满目的商品,头顶明晃晃的炽白灯光照在他颀长的身影上。
明明周围的声音嘈杂又吵人。
可看着他专注的样子,就像喧嚣处的一隅静区,有了安抚人心的魔力。
赵唯一的心突然静了下来。
好像也并不是那么没有人情味。
至少这一刻。
赵唯一觉得,他有了点人间烟火的气息。
是个需要吃东西会挑选东西的正常人类。

·
赵唯一在上前道谢之前,就被执勤人员叫过去询问事由,男菩萨也被叫了过去。
只是去之前,他把牛奶和面包给了店员加热。
没有太大问题,只是询问是否对自身造成伤害,以及其他一些问题,三五分钟之后就结束了。
询问一结束,店员就叫他过去,大概是加热完成了。
他径直走到柜台去拿东西,用德语说了句谢谢。
赵唯一犹豫了一秒,还是走到他旁边,用中文说了一句:“谢谢你刚刚帮我。”
阮斯然摸了摸瓶身的温度,慢条斯理地拆开吸管的透明塑料:“不用。”
“你也是因为帮我才会差点摔了。”
说完将吸管插好,将牛奶和面包都推到赵唯一面前。
“?”
赵唯一不明白他的用意。
阮斯然轻抬眸,看着她,道:“赔你的。”
他原本倒是没想再买一瓶牛奶的,只是小姑娘眼睛又黑又亮,漂亮到让人莫名有种保护欲。
不自觉就买了刚刚摔落的巧克力牛奶。
距离稍近,阮斯然吃才发现她脸色发白,身体状态似乎不是很好,鬼使神差地又选了几块女孩子喜欢的甜食。
赵唯一啊了一声,才反应过来他的意思,犹豫间,东西已经放到她的面前,还体贴地放了张纸巾。
“谢谢。”
赵唯一眨巴着那双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
话音刚落,刚刚吵架的德国情侣过来一脸歉意地说这什么,赵唯一听不懂德语,仰着头一脸期待看男菩萨,希望他翻译一下。
阮斯然没什么表情,在对方说话后,简单的回了几句。
对方似乎更不好意思了,又看了看赵唯一,笑着对她说了什么。赵唯一明显感到旁边的男生僵硬了一瞬,而近旁的店员笑出了声音,笑着附和了说了几句话。
赵唯一满头问号?什么意思?
她只听得出“不好意思”“打扰”“祝福”……之类的零碎单词,但意思完全不知道。
阮斯然看着茫然的女孩,就像一只无害的兔子,绕着他蹦蹦跳跳。
他正了正神色,回答后,就结束了这段话。
“刚刚他们在说什么啊?是为之前的事情道歉吗?”
阮斯然脸上划过一抹不自然,神色漫不经心地解释道:“嗯”
“就是为他们情绪激动,不顾后果道歉,觉得牵扯到我们很不好意思。也顺便谢谢刚刚没有深究。”
一下听到他说到这么多话,赵唯一就像听到碎冰碰壁当啷响一样,有种被初冬白雪蛊惑的错觉。
甚至连带着有种冲动。
想看看他下半张脸的冲动。
“喔。”她呐呐地点头,想到了什么,追问道:“那他们刚刚笑着对我说什么?也是谢谢?”
阮斯然顿了下,垂眸,轻声“嗯”了下。
后来的后来,她才知晓这对话原来还有另层含义。
只是他没有翻译。
阮斯然倦容明显,双眼有些泛红,突然之间他打了个喷嚏。
赵唯一喝着巧克力牛奶观察他的脸色,有些了然,应该是感冒了,所以才带着口罩。
在他看眼时间,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赵唯一先一步抓住了他的背包。
“嗯?”
他轻挑了下眉头,疑惑地看着赵唯一。
赵唯一在包的侧兜里找到了防备大姨妈时装下的姜茶,拿出来在他眼前晃了晃,
“礼尚往来。”

你明明心动免费阅读

二十多个小时的航程让赵唯一整个人疲惫不堪,一落地,就有种晕头转向的感觉。
看到张寒今站在机场大厅的时候,赵唯一整个人都卸了力,把包一股脑扔到他怀里。
外婆一共生了两个孩子,一个是妈妈,一个是舅舅。
张寒今是舅舅的儿子,和她同龄,严格来说,她要比张寒今大一个月。
但赵唯一从小关系就和她玩在一起,以前初高中的时候,她和张寒今一起上学,赵唯一没少求他帮忙善后。
对于赵唯一来说,看见张寒今,她就觉得自己什么事都不管了。
反正张寒今会帮她做得很好。嘻嘻。
上车后,赵唯一就瘫在副驾驶休息,长途航班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坐的,太太太累了。
看她很累,张寒今提议她车上休息一下,待会吃意大利菜。
赵唯一听后直摇头,眼睛都睁不开,声音软软地哼唧道:“就吃点顶饿的海城特色菜吧,我记得小时候常去的那家长弄私房菜 很好吃。惦记好久了。”
“西餐这些年快吃吐了。都回国了还吃,太没意思了。”
张寒今看着她这幅懒洋洋的模样,没了脾气。
昨天接到赵唯一回来的消息后,他就物色了几家合她胃口的餐厅,结果这丫头不吃。
“行吧。大小姐说吃什么就吃什么。”
·
两个人没有交流太多,因为赵唯一一路上都在半睡半醒,张寒今也不忍心打扰她休息。
吃饭的时候,张寒今原本还想和她聊聊后面具体安排,毕竟她背着家里,偷偷以交换生的身份回国,就算他有心帮瞒,估计也瞒不了多久。
然而,张寒今并没有什么发言权。
赵唯一吃得格外投入,投入到让张寒今怀疑她是半辈子没吃中餐了。
吃完饭,她就回酒店开始倒时差。
睡了两天,赵唯一才彻底缓过来精气神。
·
回国的第三天,她搬进了张寒今名下的一处公寓,据说是舅舅在他十八岁时,送给他考上海市大学的生日礼物。
公寓临近大学城,步行二十分钟到海市大学的南门,又在静区,是闹中取静的极佳位置。旁边有一片湖泊,一层两户的格局,房内布局极佳,一户一梯,隐私和安全防护做得很好。
除了紧急逃生和拿去快递外卖会很麻烦外。
”可以啊,我舅舅对你蛮好的呀,这套房子不便宜吧?”赵唯一简单逛了下,发现这公寓确实不错,点头称赞道。
张寒今懒得理她的调侃:“得了吧,还真以为我不知道啊?”
“我可听我奶奶说了,姑父在你成年的时候,送了你一套城南地段非常好的房子,估计现在市价是我这套的几倍。”
“我又不回来,有什么意思?房子空着再贵也和没有关系。”赵唯一耸耸肩,走到阳台吹风。
“别在这何不食肉糜了。”
张寒今走到她旁边,询问道:“还行吧?特意把客房给你腾出来当画室,材料啥的都给你弄齐全了。其他你有要求的,也都弄好了,晚上你住了看看。再有什么需要就告诉我。”
赵唯一歪头笑眯眯地望着他:“我发现……”
“什么?”
“你更像我哥哥。”
而不是像他弟弟。
张寒今揉了揉她发顶,有些无奈又有点宠溺:“你可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了。”
“你除了大我那么几天,还有什么姐姐样子?从小到大不都是求着我给你收拾烂摊子?这收拾习惯了,不自觉就操心起来了。”
张寒今叹息着摇头,”我这劳苦的命啊。”
赵唯一靠着阳台的扶栏,笑成一团,阳光洒在身上,她闪闪发光。
转过身,她看到旁边住户的阳台,有些好奇:“旁边也住人吗?”
张寒今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思索了片刻,道:“具体我也不清楚。之前来过一次,好像听说住人了。貌似也是海大的学生,其他的我也没太关注。”
“你不放心的话,明天帮你打听下?”
赵唯一倒没不放心,就是随口一问:“这的安全防护还用我担心什么啊。我就随便问问,你别麻烦了。”
看她真的只是随口说说,张寒今也就算了。
*
·
不知道是不是这两天睡太多的缘故,赵唯一失眠了,她在酒厨里找到一瓶酒,给自己倒了一杯,站在阳台上吹着冷风小口小口地喝了起来。
脑子明明什么都没想,却情不自觉地浮现一双清泠泠像寒冰一样的眼睛。
男菩萨。
赵唯一笑出了声。
她居然在这时会想起他?
明明没有过多交集,甚至,她连他到底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就这样想起了他。
想到当时在机场她说“礼尚往来”时,他的反应。
先是一愣,那双冷然的眼,弯出些许弧度,冲淡了些拒人的冬雪气息而后漫出些许笑意。
虽然看不清他的表情,但从他的眼睛和面部肌肉来说,赵唯一知道,他笑了。
酒反而越喝越清醒,赵唯一觉得此刻创作欲非常强,到画室里开始画画,脑海里那双眼被一笔一笔描摹在画纸上。
黑白的色彩搭配,配上一点清泠泠的蓝。
将尽天明赵唯一才完成,初晓的晨光照在画纸上。
那双眼睛里盛了一座长年积雪不化的富士山,光线映射,仿佛错位时空下和那个人的眼睛重叠在一起。
赵唯一放下画笔,伸了个懒腰,悠哉悠哉地洗了个澡,吃过早餐又查了下海城大学的相关资料,等到快中午的时候,才回房补觉。
·
下午的时候,张寒今问她和几个朋友组了局,去不去玩玩?
想着她刚回来,没什么玩得太好的朋友 ,他准备介绍几个朋友认识一下。
“都谁啊?”她半醒状态下,声音裹了层慵懒。
“大学玩得不错的几个人,要来吗?有几个人还是负责学生会的,你认识下,以后有事可以找他们帮忙。”
赵唯一清醒了一瞬,只问了他一个问题:“这些人和你关系很好?”
“嗯,都还不错,是大学一直玩到现在的。”
赵唯一哦了一声,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的邀请。
“?”
“都是你好朋友了。我去不去都会帮我,那我干嘛还去。有这时间不如做点有意义的事情。”她说的理所当然。
“你还会做有意义的事情?”张寒今不信,“赶紧起来吧,晚点我来接你,顺便一起吃个饭。”
赵唯一闷在枕头上,摇头拒绝道:“真不去了。我约人了。”
怕他不信,又补了一句,“真的。正经事。”
*
·
赵唯一确实有正经事,她约了一位收藏界的行家见面。
下半年的毕业展已经定下了,她的主题是《回溯》,关于时间的回溯,关于人生和世界的回溯。
其中最核心便是“时间”二字,她查了很多资料,发现西班牙上世纪四十年代有幅画,非常符合她的主题。
在博物馆看到复刻的时候,有种直击灵魂的感觉。
她打算围绕这个主题进行创作,展览的时候需要这幅画,但这幅画从这个世纪的零几年就不再有消息,业内传言是被一位中国收藏家高价购买收藏。
但至于是谁,并不清楚。
艺术学院的中国同学,也留意过这个信息,在得知赵唯一的计划后,推荐了一位国内收藏的翘楚,来帮她快速找到收藏家。
她今天就是要赴这位收藏家的约,为此她特意挑了件黑色的套裙,及合腰身,配上开衩的高腰长裙,胸口露出大片白皙皮肤,锁骨凸显,给人直接的视觉冲击。
而贴身的设计,让赵唯一的曲线完美体现,行动处,摇曳生姿。
不过三月的海市,还是有点冷,她配了一袭黑色羊毛长衫,黑色长发垂在身后,腰带紧裹腰身,左手腕带着成色上好的淡紫色翡翠,妆容轻点。
明明是柔情万分的装扮,她却穿出了几分纯然。
约定的时间是七点在江洲庭见面,赵唯一提前十五分钟到场,这是她的一贯风格。
守时既是一种礼貌,也是一种尊重。
赴约的收藏家是四十多的儒雅大叔,气质风雅,见到赵唯一时眼里的惊艳毫不掩饰。
两个人沟通细节后,这顿饭也吃的差不多了,散场离席的时候,赵唯一向对方礼貌告辞。
散场后给张寒今打了电话,让他过来接人。
出江洲庭大厅时,张寒今还没有到,赵唯一抱臂站在阶梯上,望着天上的点点星星,倒是难得一见的星空。
风一吹,赵唯一的长发被吹散开来。
发丝扬起又落下,她伸手将乱发别在耳后,露出那张明艳精致的脸,在半明半夜的灯光下,眉眼分外动人。
·
阮斯然坐在车里,一抬头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他和梁星岂还有另外一个好友,报名参加了一项国际建筑比赛——“UH格普杯”大赛。
这个比赛从2010年开始,由海城大学和国内外知名建筑高校联合举办的,每年一届的国际大学生建筑设计竞赛,只有大三以上有资格参赛,金奖有高达七位数的奖金。
不仅是对本身专业的认可,也是对职业生涯有极大助力的比赛。
他们三个参赛后,这几天一直在构思创意,准备回学校继续创作,顺路来接梁星岂。
开车的徐海泊停好车,按了两下喇叭提醒刚出来的梁星岂,看向前方没两秒,突然说了句脏话,一脸激动地转向后:“草哥!快看窗外,是不是特漂亮!”
说完,徐海泊没忍住吹了声口哨。
阮斯然看着站在门口浑然不知的小姑娘,顿了顿,道:“嗯。”
确实挺好看的。
江洲庭倒不是没有好看的小姑娘,恰恰相反,出入江洲庭的小姑娘大多漂亮。
可她不太一样。
有种不同世俗粉脂的纯粹,这种特质让她的漂亮多了几分灵动,尤其那双大眼睛,不自觉地勾人。
看了一会,徐海泊猛地拍了下额头,急忙掏出手机,点开摄像头对着不远处的人拍了几张。
嘴里念叨着:“擦!差点忘记拍了!这么好看的人不拍估计下次遇不到了!拍了还能留个念想”
还没说几句话,副驾驶的车门就被梁星岂拉开了。
“我|操,刚刚在门口看到一个贼好看的小姑娘!”
“你也看到了是吧!刚刚干嘛不去要联系方式?”徐海泊激动地讨论。
“我本来是准备去的啊。”梁星岂一脸可惜地摇摇头,“还没来得及呢,人男朋友就来接了。”
“靠。”徐海泊配合地吐槽道:“果然长得好看的都有男朋友!”
“算了算了,走吧。”边摇头,边启动车子。
阮斯然透过车窗看着不远处的女孩,她正和旁边的男生笑着说着什么,姿态亲昵地把包递了过去,走到旁边车上。
掉头的时候,三人都看见了赵唯一上车的LOGO,徐海泊暗骂一声,“这是真的有钱。”
梁星岂疯狂点头:“原来有钱人的爱情这么美好。我悟了。”
两个人七嘴八舌地讨论,从有钱人的爱情到那辆车的性能如何。
阮斯然坐在后排,整个人隐在光影之中,低垂着眉眼,不知道在想什么。
梁星岂扭过头叫他,问他的意见。
阮斯然抬眸,回了一句:“车的性能还行,算是这个价位里不错的。”
梁星岂听到他的回答,愣了下,哈哈大笑:“草哥今天怎么不在状态啊?我们在问你今天肝到几点?”
*
.
回到宿舍后,徐海泊和梁星岂和另一个室友讨论起门口的仙女。
几个人神色激动地说着。
舍友有些可惜道:“有照片就好了!光听你们说一点感觉也没有!”
“有有有!我拍了!”徐海泊翻出照片递了过去,“刚好我想起来了拍了几张!”
梁星岂勾了下他的脖子,有些不满,“那你刚刚不说?!”
“忘了忘了。”
舍友看到照片后,我草了一声,“我信你们刚刚的描述了!快快快!发给我发给我!记得发原图啊!!”
梁星岂也嚷嚷着:“也发我一份!”
正在收拾桌面的阮斯然停了下来,手里握着铅笔没有出声。
徐海泊比了个ok的手势,拿回手机就开始发送照片。
发完了,又想到宿舍还有一个人,仰头戳了戳阮斯然:“草哥,要不要发你一份?”
阮斯然垂眸看他,那双眼睛平静无波,只是握铅笔的力度在慢慢加强。
梁星岂窝在椅子里,欣赏手机里的照片,无意嘴了句:“男菩萨怎么会动凡心啊!”
徐海泊想了下,“也是。”
阮斯然手握铅笔,许久未动。
菩萨怎会动凡心。
临近睡觉的时候,徐海泊睡前刷了会手机,在凌晨一点半,他收到了一条微信。
草哥:照片发我。
徐海泊瞬间清醒,在被窝里“我操”了一声。

小编推荐

小说《你明明心动》是一部很值得细品的言情小说,你明明心动全文免费阅读情节引人入胜,剧情精妙绝伦,读完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爱不释手!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