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枝甘露(杨梓甘露)
杨枝甘露(杨梓甘露)

杨枝甘露(杨梓甘露)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5-08

小说介绍

杨梓甘露小说《杨枝甘露》特别推荐,杨枝甘露杨梓甘露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你这姜撞奶的味道不对!嗯,不是不对。你这是用速溶的姜撞奶粉做的?”女孩子压低声音问。

小说简介

甘泉:阿姐,你是钟意杨哥靓仔还是钟意他家有钱?
杨梓:我喜欢一切美好的事物。如:靓女、美甲、柔荑!
宋清辉:说什么一见钟情,我看你俩就是见色起意!
甘露(理直气壮):找个又帅又有钱的不好吗?

杨枝甘露杨梓甘露全文阅读

盛夏的午后,白花花的太阳晃得人眼晕。洒水车来回在路上来回徘徊。伴着“等等我啊等等我”的音乐,高压水雾喷向马路两边被大太阳晒蔫吧的护路树,也喷洒到被晒软的柏油路面上。
可洒水车的这一番努力,非但没能带走半丝的暑气,反而令那烈日下立即就被蒸发的水分,随即在空气中形成了一个热气升腾的大蒸笼。对路人来说,此时此景简直像是逼迫有心脏病的人去湿蒸高温桑拿。
好像是瞬间,这热度和蒸腾的热气,立即将不得不暴露在酷暑下的行人,折磨得再没勇气对抗酷暑高温了,他们纷纷逃进路边的店铺里。
一个身着细格子短袖衬衫、杏色弹力中裤、擎着一把黑胶太阳伞的女孩子,就被这人工蒸笼逼得躲进了路边的甜水店。
甜品店的门帘不大,但两张大玻璃窗也将店里的情形暴露无遗。进门的右手边摆了两行八仙桌,每张桌子配了八个暗红色的方凳。女孩吃惊这条路上居然还有这样的甜水店,自己也往来这条路几次了,怎么就没有注意到这家老式做派的糖水店啊!
她怀着欣喜走进去,见门口的收银台空荡荡的无人,取甜品的柜台那儿站着一个玩手机的年轻人,便穿过密密麻麻摆放的桌椅往取甜品的窗口走。她被吹到身上的冷风吸引了注意力,发现两面的墙上悬挂了不少摇头电扇,配上屋顶的那两个吊扇,哪怕只有屋角的一个柜机,电扇狂吹构成的回旋强风,也带来阴凉的感觉。这感觉随着女孩子往里走的脚步,越来越明显。
这些凉风瞬间驱走了她刚才在蒸笼里煎熬的难受感。
女孩在心里暗赞一句,不怕风的人来这店里倒是不错。可奇怪的是,这么热的天,店里居然只有稀稀落落的几个顾客。而且这些顾客互相之间还远远相隔,都是两两交头接耳在小声地嘀咕,声音还没有店里的风扇响。女孩放眼一扫那几位的相处情形,原来那都是情侣型的年轻人。
“来点儿什么?”站在窗口处的是一个眉清目秀的高个子男孩。给人的突出印象是上挑的丹凤眼。本来丹凤眼的人,一般都会让人有被睥睨的感觉,但这男孩子说话的声音温和,音量高低也恰到好处,总之给人的感觉很舒服。
女孩子仔细看了一遍男孩子身后的流水牌,挑了上面最便宜的:“要一支小瓶的怡宝。” 330ml冰冻的怡宝纯净水,要3块钱。权当交茶位费了。
水瓶子到了女孩子的手里,太凉了!女孩子犹豫了一下问:“有不冰的吗?”
男孩子摇头,然后试探地问:“给你换个热饮?要不用微波炉转一下这水?”
女孩子摇头。她掰开粉橘色的零钱包,从里掏出来三个钢镚放到石质的柜台上。然后她拿着有些冰手的纯净水,坐到离那些对对双双的年轻人最远的摇头电扇下。
她拧开瓶盖小口地抿了一口。沁入心肺的凉气,让她浑身的汗毛空为之一缩。于是她从书包的侧面拿出自己的乐扣水瓶,喝一口水瓶里剩下的水底,再喝一口怡宝冰水。开始她还小口、小口地喝怡宝水,没一会儿,她那乐扣水瓶里没水了,而怡宝水冰凉的感觉刺激得暑热下奔波难耐的她,一口气把剩余的冰水都灌进肚了。
那大男孩收起柜台上的三个钢镚,心里在疑惑,这年月还有哪个年轻人不是手机付账的吗?好奇怪的女孩子啊。
等看到她两个水瓶来回轮替的喝法,男孩子明白她是进来“避暑”的。他不禁在心底暗叹一声,这店啊……及至看到女孩子拿出手机扫桌子上的二维码,这大男孩觉得自己终于找到女孩给现金的理由——她是流量不够了。
*
外面仍是白花花晃得人眼晕的太阳。不知怎么又来了一辆洒水车。女孩坐的位置恰好能看到对开的洒水车,两辆车在天桥那儿还放慢了速度,大概是是两个司机在打招呼吧。等他们走过了,天桥下的路面遗留了一片水迹。
女孩从自己的帆布双肩包里掏出一个超薄本,连上店里的wifi后,她十指翻飞噼里啪啦地敲击起来。可没一会儿的功夫,她就停下了如花纷飞的十指,双手相叠地按到腹部,脸上呈现痛苦之色,咬牙忍住忽隐忽现的那股疼痛。
站在柜台前玩手机的男孩子,他会偶尔抬眼扫视店里一下,这回正好看到了这一幕。他皱皱眉,拿着手机走过去问:“不舒服?”
女孩子难为情,小小声说:“嗯。”但她接着说:“与你这瓶水无关。”
男孩子了然地笑笑说:“吃点儿热东西会好些。我给你拿碗姜撞奶吧。”
女孩子犹豫了一下,点头认可了他的建议,小小声说:“谢谢。我扫码付钱给你。”
男孩子打开微信,输入价格后,把收款码亮给女孩子扫,女孩子在扫码后发现姜撞奶是7块5,她痛快地点击了付款,心说姜撞奶倒是比怡宝水还便宜了。
热乎乎的姜撞奶很快就端过来了,女孩吃了一口,深觉不是味道,她朝站回柜台里面的男孩子招手,示意他过来。
男孩子有些不安,他微微躬身,用明显忐忑的语气问:“有什么问题吗?”
“你这姜撞奶的味道不对!嗯,不是不对。你这是用速溶的姜撞奶粉做的?”女孩子压低声音问。
男孩子愣了一下,压低声音解释道:“嗯,就因为是速溶姜撞奶粉做的,所以定价才这么低。”
“可姜撞奶不难做啊。”女孩抬头盯着男孩子的漂亮眼睛说:“网上随便就能搜到做法。很容易的。”
男孩子微微蹙眉道:“我试过,是挺好做的。主要是这店里没什么客人,预备多了鲜奶也没用。”
女孩子没想到是这样的回答,她不好意思地说了一声:“对不起。”但跟着就又补充了一句:“我看花城的很多甜品店生意都好好的啊,你这里怎么会这样?”
男孩子歪歪嘴角,在女孩子的对面坐下来,轻抬下巴示意女孩说:“说来话长。你先趁热吃。感兴趣我讲给你当故事听。”
“好。”女孩用瓷羹舀了半匙姜撞奶,略吹了两口,把热乎乎的嫩嫩凝乳块送进嘴里。跟鲜奶和鲜榨姜汁比起来,自己碗里这个姜撞奶奶粉冲调的,明显是甜味压过了姜味和牛奶的香味。
嗯,严格来说就像是西式快餐店里的汉堡包套餐,少了美妙食物应有的灵魂。
大半碗热乎乎的姜撞奶吃进去了,女孩自觉身体热起来。因寒凉导致的疼痛离开了,她就微微笑了一下,看着对面坐着的男孩子,用停下匙羹的动作等他说话。
男孩子轻咳一声说:“这店是我外婆家传下来的。在我外婆手里的那几十年,一直都很兴隆。半夜打烊都不少食客。可是她前年老了,我外公去年也老了,我爸妈不在广州,我外婆活着时候请的经理,去年跟我口花花地说他会跟原来一样管这家店,可实际……最后就把店子弄成这样了。”
女孩子惊讶得合不拢嘴,她不假思索地问:“去年到现在,也就一年多的时间吧,这么长的时间里你都没过来看看?”
男孩子不自在了,他不好意思地回答:“春节前来看过。那时候还可以。后来,后来我这学期的功课紧张,又要常去大学城那边上课……我前几天才考完试。”
“你也在大学城那边上课啊。”女孩子略诧异。然后很善解人意地补充了一句:“那是没空儿过来管这个店。”
“嗯。我才管了几天。你也是在大学城上课?哪个学校的?大几?学的什么专业?”男孩子笑着问。
“开学大四,学管理的。”女孩子把超薄本转过来,唤醒休眠的屏幕给男孩子看:“你看,我在投简历找实习单位呢。你呢?”
“我开学也是大四。我学医的。临床医学。”男孩子笑了一下,差点儿晃花了女孩子的眼睛。“都是中大的,一个年级的同学哦!”
“你厉害!”女孩子钦佩地竖起大拇指,“学医的都是神人。我有个同学考上中山医了,他说自己是年年读高三,天天是第一次模拟考的前一周。”
“你同学是哪个专业的?叫什么名?我或许认识呢。我们一个年级的男生不多。”
“和你一样,临床医学专业。他叫宋清辉。”
男孩子这回的笑容深了。“宋清辉啊,他和我一个班的。我叫杨梓。木易杨,木字旁加个辛苦的梓字。认识一下。”
他伸出手。
女孩子闻言惊讶:“哎呀,这么巧!”她撂下羹匙与男孩子轻碰了一下手,说:“我姓甘,甘甜的甘,寒露的露,甘露。”
“你是寒露那天出生的?”
“是啊。怎么了?”
“属虎的?”
女孩子点头。
“那你是提前上学了?”
“嗯,提前了不到40天。我们镇上的小学招不够学生要并校,所以我上学那年,不少不够六周岁的。”
男孩子就说:“那你真好运气,我就差了8天够6周岁,我爸妈给我交了2万块钱。不然我就得晚上学一年。”
“两万啊!广州的小学太贵了。”女孩子震惊了。然后她看着甜品店掩饰道:“那个,那个我读完六年小学也都没花两万块。”
男孩子笑了,女孩这回真被他的笑容晃得眼晕了。

杨枝甘露杨梓甘露免费阅读

甘露在心里说这人笑起来可真好看啊,让人觉得暖暖的。她这么想的,同时也小小声地说了出来。
但她的声音太小了,对面的杨梓见她说话,听不清就伸着脖子往她那儿探头,结果只听清了后半句。等那“暖暖的”三个字入耳,他了然地笑笑,指着甜品碗里残留的少半碗姜撞奶说:“中医说姜是热性的,估计姜撞奶凉了再吃进肚子里也还是热的,所以你会感觉到暖和了。”
甘露红脸。心说自己这花痴的毛病怎么又犯了。她不好意思地低头舀了一口甜品进嘴,吃完了、也想明白了,自己刚才的失言,杨梓八成是没有听全,不然不会是这个反应。于是她收起羞赧之色,问杨梓下一步的计划。
“你这店是准备再招人替你管呢还是兑出去啊?”
“招人管了。这店是我外婆半辈子的心血,我也不好就这么放弃了。但跟你说实话,我以前只来这里吃,从来就没注意到该怎么做甜品、怎么管甜品店。”杨梓为难,好看的眼睛里愁绪浮现。
“那你舅舅、你妈妈呢?他们是什么意见啊。”甘露自己这15年都埋首在书本里,不说两耳不闻窗外事也差不了多少。所以,她不觉得对面这个医科的男生,在繁重的学习里,会比自己有更多的精力,嗯,额外的精力。
“我没有舅舅,我妈妈是独生女。她让我自己看着办了。不行就算了。” 杨梓在店里憋了好几天,如今总算遇到一个能说话的人了。“可我想试一试,看看这个假期能不能把甜品店弄起来。我在网上放了广告,我不仅要招店长,还得招做甜品的师傅,保洁,收银。还要招做早点的师傅、会做粤式……”
甘露在杨梓这一串要招的职位里张大了嘴,然后,她突然间打断杨梓的话问:“你要招这么多人,有什么衡量标准吗?”
杨梓想了想,决定对自己的事情表现关心的甘露说实话。“我是这么想的,我要招的人得都是熟手,上来就能干活的。比如店长,他得给我一个计划,这么大的店面,要按原来的菜单提供食品的话,他需要招什么岗位的人,怎么安排工作。你等下,我去拿一张原来的菜单。”
片刻的功夫,杨梓拿来几张店里放在餐桌上的点心甜品单。好家伙,居然分了一年四季的。每个季节的甜品、点心的花样皆不同。而且这家店不仅有传统的甜品,还有早餐等,嗯,也不算是早餐,是早七点到晚十点皆可吃饭。
这是间随到随点随时有饭吃的茶餐厅。
杨梓见甘露惊讶,就解释道:“菜单分成四季我外婆对我解释过,像龟苓膏能祛湿清热,在潮湿的梅雨季节吃,能够起到祛湿的作用;那个吃了热气的食物上火时,龟苓膏有滋阴润燥,清热去火的效果。可龟苓膏是寒性的,不适合在冬天吃,所以,你看冬天这张上就没有龟苓膏。”
这个甘露是明白的。什么季节喝什么糖水,作为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她身有体会。只是看着眼前这称得上“校草”的男孩子,一个突然没有过的想法涌上她的脑海。
“杨梓,你看这样好不好,在你没招到合适的经理和师傅前,我帮你先做糖水,把这家店的人气拢起来。”甘露很认真地说。
“你帮我拢人气?”那男孩子不敢置信地反问。
“是。”甘露简单地回答。然后组织下自己的语言说:“我这个暑假在找实习的地方。我的意思是说我是学管理的,你提供一个机会我,看着我做,看我能不能把这家店做起来。”
杨梓想了想问:“你准备怎么做呢?”
甘露紧张地回了一个笑容,慢慢地说道:“太突然,我只说一下暂时能想到的。嗯,第一,给这周围的邻居派广告。告诉大家甜品店开始提供传统的糖水。开始有打折。嗯,我的意思是说像这里这样。”
小姑娘的手指划过甜品单的最下那行小字——11点之前结账有九折优惠。
杨梓点头,他然后盯着小姑娘,等他继续往下说。
“第二,开始的时候也不需要弄很多花样。我们只做那些可热着吃,也可以凉着吃的。嗯,就是当天卖不完,放冰箱里可以第二天吃的。”
小姑娘的手指划过双皮奶。杨梓的眼睛跟着她的手指移动。他突然发现小姑娘的手指头挺好看,指甲也很漂亮,是那种浅粉色很透溜粉白色,嗯,有一种晶莹剔透的感觉。
他的走神和眼光的关注点,令小姑娘略害羞地缩回手指,攥手指成拳后问他:“店里有冰柜吗?”
“嗯,有,有。一个大冰柜,两个冷藏柜。都是好用的。”这回换杨梓不好意思了。他指着单子说:“双皮奶是可热吃也可以冷吃的。你会做吗?”
甘露点点头说:“我做过,也做成过。在店子里请到合适师傅前,我可以做。你这儿有鲜奶、鸡蛋和绵白糖吗?”
“边上的小超市就有。你等我去买了来。”杨梓热情高涨。不管甘露能不能拢起来甜品店的人气,试着去做,总好过自己打完广告就这样干等。
几分钟以后,杨梓提着双皮奶需要的材料回来了。一盒土鸡蛋,一盒巴氏消毒的冷藏鲜奶,一小袋绵白糖。而甘露已经把她的电脑都收到书包里了。
“这些碗是干净的吗?”甘露指着消毒柜里碗问。
“我再洗一遍。你要几个碗?”
“六个碗,六个配套的白瓷碟子。”
“还需要什么?厨具都在这里。”杨梓用手快速地滑过灶台。
甘露挑拣了一个奶锅,一个打蛋器,两个不锈钢小盆,一双筷子,八个白瓷羹匙,一个不锈钢大羹匙,她还很幸运地找到一个不锈钢的蛋黄蛋清分离器。有这个滤出蛋清,比自己在家那样拿着蛋壳来回倒可容易多了。
“这些,你都先好好洗干净了。”甘露把东西放到水池里,然后去找蒸锅,蒸帘,并在蒸锅里装了足够的凉水,放到煤气灶上备用。
杨梓很快洗好了那堆东西,还很仔细地擦干了水分。甘露把蛋清过滤器塞给杨梓拿着:“悬空在不锈钢小盆上。”她打了第一个鸡蛋到分离器上,指着鸡蛋告诉杨梓:“拿好了别动。蛋黄不能进去的。”
杨梓手稳,配合甘露极其小心分离出蛋清。一个接一个的,打了六个鸡蛋。蛋黄放到另一个不锈钢小盆里。
“你会打鸡蛋吗?”
“会啊。”
“那你来把它打散,越散越好。”
“嗯。”
甘露把1.25升的鲜奶都倒进奶锅里,开了小火慢慢加热,等牛奶快沸腾的时候,她用抹布包着奶锅柄,立即把牛奶倒进六个小碗里。
“这样行了吗?”杨梓把鸡蛋清拿给甘露看。
“可以了。”
杨梓放下蛋清,问甘露:“放冷藏柜里行不行?冷藏柜的温度可以调到12度。”
“好。可别烫手了。”
杨梓找了一个托盘,把六小碗热牛奶和托盘一起塞进冷藏柜。他想想对甘露说:“我记得有电动的打蛋器。”
甘露笑着点头说:“是应该有。不然胳膊都会酸的。”
……
俩人并肩去看冷藏柜,透过一尘不染的玻璃门,盯着看里面的牛奶。
“你这儿的东西收拾得真干净。”甘露赞了一句。
“做餐饮第一是干净,不然食客进来就走了。”
俩人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终于等到牛奶凉了,如愿地看到一层奶皮。
杨梓把托盘端出来,甘露则先打开煤气灶给蒸锅加热,然后很小心地用筷子把奶皮边缘戳了一个口,把牛奶倒回锅里,剩下的奶皮失去支撑,塌到碗底。
回锅的牛奶加糖、加蛋清、搅拌均匀,再轻轻地缓慢地分倒入六个小碗里,原来的奶皮随着鲜奶的注入漂浮起来。
杨梓认真看女孩子的倒牛奶动作,又把视线转移到女孩子的手上了。莹润剔透的指甲,细腻的肌肤,因用力而在手背隐隐可见的细细静脉。这样的静脉,嗯,一旦需要输液,够护士扎的。
“可以了。一会儿水开了,下锅蒸15分钟。”甘露抬头,把杨梓来不及缩回去的眼神逮个正着。
羞色涌上甘露的脸颊。
杨梓也不好意思起来,他转身去掀蒸锅。升腾的热气遮住了他脸上的不自然。
“水开了。”杨梓轻声说了一句,回身把六碗牛奶放进锅里,盖盖,再用手机定时。
“那个,你想看看我在网上放的招聘广告吗?”杨梓没话找话。
“好啊。”甘露积极响应。
杨梓划开手机,先看对经理的要求:性格开朗,为人诚恳热情,工作积极主动,与人为善,抗压能力强,具有协作精神,能向有资历的同事学习,同时能关爱新人,思路开阔,语言沟通能力强,善于谈判,为人有原则……
笑意浮上甘露的嘴角且越来越大,“你这是从哪里抄来的啊?”
杨梓没半点不好意思地回答:“网上啊,招负责人的,我看都要求这些啊。”
“你见过这样好的人吗?”
“没有。”
“你准备给这样的人多少月薪?”
“原来经理是底薪5000加提成,还有五险一金。生意好的时候,经理的提成能过万。”
“不少啊。”
“也不算很多。经理上班时间长,开店前要到,关店了才能走。”
“十五个小时?”
“以上。”
“资本家真会剥削。”
“行情如此。”
“那店员呢?”
“没有经验的底薪2000加提成和免费宿舍,每年会按比例加工资。过了试用期要买五险。算起来一个员工也要也要3000块以上。”
“那有经验的呢?”
“要看能力了。比如做拉肠的师傅,底薪不比经理少多少,但提成就没那么多。”
……
闹铃响了,甘露立即关火。等掀开锅盖,升腾的热气里充斥了双皮奶挥发出来的香气。
“真好闻。”杨梓凑到锅前抽鼻子,使劲地抽鼻子闻味。“嗯,就是这个味道。”
氤氲的蒸汽熏红了甘露的笑脸,自信的笑靥在杨梓沉醉的赞叹中加深。
“老板,做了什么好吃的了?”离柜台最近那对情侣是常客,最早注意到了升腾的蒸汽,小伙子被女友催过来。
“顺德双皮奶。刚出锅的。”甘露骄傲地回答。
“来一份?” 杨梓看一眼原来的价目表就殷殷地询问,他掏出手机欲收款。
“好啊。”小伙子扫码付款。他端起白瓷碟子上摆着的双皮奶嗅着:“闻着还挺香的。”
“那当然了。”甘露提醒他一句。“你小心烫啊。”
“嗯。”
有一个买的,就有第二个,一会儿的功夫,六碗双皮奶就只剩一个了。杨梓赶紧拿起两个羹匙,递给甘露一个并邀请:“一起尝尝我们的劳动果实。”
嫩滑香润,甜到心底。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杨枝甘露杨梓甘露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