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印(季礼虞西)
温柔印(季礼虞西)

温柔印(季礼虞西)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5-08

小说介绍

季礼虞西小说《温柔印》特别推荐,温柔印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虞西烧红了脸,心跳飞快,却不知后面的少年掀起眼皮,讽刺一笑。事情败露后,虞西才知道‘忽远忽近’只是他的计策。被愚弄了一个学期,她被泼了盆凉水,决定转学。

小说简介

虞西父母嘱咐她关照着一个哑巴少年。
他模样清隽,眼窝极深。只是不会说话,他靠在墙边,脸上总没什么表情。
冬天很冷,虞西把剥好的红薯塞到他手心。 温度传递开来,暖烘烘的。结果下一秒就被男生拍掉了,她立刻蹲下去捡。
少年丢下去一团纸条,轻嘲地冷笑,“真像条狗,忠心又护食。”
后来无数次被泼冷水后,季礼对她的态度忽然好了起来。
虞西烧红了脸,心跳飞快,却不知后面的少年掀起眼皮,讽刺一笑。
事情败露后,虞西才知道‘忽远忽近’只是他的计策。被愚弄了一个学期,她被泼了盆凉水,决定转学。
然而他却追了上来。
异校重逢,虞西被迫质问,垂眸轻声道:“你现在又想干什么,换口味,因为开始喜欢一条狗了?”
季礼倚在墙边,垂下眼,语调在她耳边低沉着:“老子有病,却没想换过口味。”

温柔印小说全文阅读

九月,万里无云。
L型厨房里的热水壶正在烧,烟雾缭绕。虞西散漫地靠着柜台,她看了眼水壶,还没烧开。
过了几秒,她拿着手机,手指滑了两下,翻动着高二分班的最终结果。
点开之前,虞西脑海浮现各种画面。
担心地抿了下唇瓣,然后长长呼了口气,她紧张地看着屏幕。
然后——慢慢将图片放大。
【高二(16)班,虞西】
【高二(16)班,许紫欢】
“……”
水壶咕噜咕噜冒着热气,虞西浑然不觉。直到看到这张图,她猛地站直了,喜悦冲涨了她的一切。
她立刻打电话给许紫欢。拨通后,对方的声音先传了过来:“妈的,虞西你看到分班了吗?我俩成了!”
“看到了看到了!”虞西激动道:“我俩分到了一起!”
电话打了一半,水壶里面的水就涌了出来,客厅正在收拾行李的虞母拔高声音说:“西西,水泼了!诶,你到底在不在看水啊?”
“……”
虞西心里咯噔一下。
回过头才发现水漫了出来,她一边挂掉电话,偷偷用抹布擦掉水,咳了一声回答,“没泼呢妈妈,我刚才是在看电视。”
然后挤干抹布,过了几秒,她听到厨房这边传来脚步的声音。
“看什么电视,”虞母狐疑地走过来,不吃这一套,“还有水泼的声音?”
虞西缓慢地嗯了声。
“就西游记里面,几个蜘蛛精在江边的时候,”虞西流利道:“调戏和尚那一集。”
这句一落。
说完,虞西臀部就传来厚重的疼痛感。
“……”虞西弯下眸,看了眼还处于‘分班页面’的手机,磨蹭地收回手机,然后熄了屏。
虞母余绍芬没错过这个细节,笑了一声:“屁话连篇,我东西都给你收拾差不多了。你刚才看你分的班是不是在高二十六?”
“嗯,对的。”
“正好,”余绍芬把刚才的抹布又洗了遍,“我以前的老同学带她儿子搬到了我们对面的小区,正好和你一个班,好像叫季礼,你到了学校平时帮一下人家。”
……
这话怪怪的,但又说不上哪有问题。
虞西沉默两秒,终于发现了奇怪的点,她诚恳问:“不应该是他,照顾我吗?”
“你个熊脸,”余绍芬挤干抹布,笑着解释:“我老同学他儿子不能说话,前两天还跟我说怕他适应不了,正好你在,就帮帮人家。”
“不能说话?”
余绍芬嗯了声,继续说:“是后天不能说话,你平时在学校不能歧视人家,要多帮帮他,懂吗?”
一股奇妙的感受涌到了虞西心中。
忽然多了份责任,又莫然有了分怜悯。
虞西点点头,脑海里却被这几个字填满。聋哑人,她在电视上看到很多次,但实际却离自己的生活这么遥远。
又忍不住产生了一丝好奇,虞西偷偷拿出手机,放大图片,看了好几眼这个名字以及信息。
姓名:季礼
性别:男
学籍号:21257346
高一期末总分:691
“……”
一排排看过,虞西僵住,脸都凝固住了,这可望不可及的分数。
一时之间,她现在忽然想同情同情自己。
次日。
洗漱完,被迫吃好早餐后,时间已经快来不及。虞西找到新教室,已经到了不少人。好在许紫欢留了位置给她。
众人的眼神纷纷移动过来,班主任说了句:“进来吧。”
虞西这才放松了些,弯起眉眼,“好的老师。”
众人纷纷议论起来。
坐到位置上后,许紫欢问了句,“你怎么来这么晚,迟到了都。”
“吃早饭来迟了。”
“好吧,等会要做自我介绍。”许紫欢轻声说。
虞西看了眼四周,瞬间疑惑消了一些。难怪大家都在交头接耳,居然还要做自我介绍,简直社死现场。
……她就是,社死中的社死。
这顿迟到,估计她不用介绍都能被记住了。
下一秒,门口忽然传来了一道书包撞墙的声音,纷纷又吸引住了大家的注意。
劈里啪啦地,像击中了冰块一样。
悉悉索索,引人注目。
虞西浮现出两个字——救星。
一个身高挺拔的人走进来,穿着件灰色卫衣,后排女生们顿时惊呼起来,窃窃私语,声音很高。
班主任看了眼门口,笑眯眯道:“季礼来啦,快来。你第一个做下表率,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介绍一下自己。”
黑板砰砰传来了声音。
——砰滋、滋、砰咚、咚。
女生慢慢只敢悄悄讲话起来,瞬间,整个教室异常安静。
——黑板上是几个大字
【名字,季礼。】
有逗号,有句号,倒挺完整的……虞西看着黑板,被‘季礼’两个字吸引注意,虞西眼皮一跳。
脑子里的一根弦绷断了一般。
下意识,她朝这个人正脸看过去,少年内双眼黑白分明,鼻息含着阴郁,悠长的目光有几分秫人,锐利的眼神像一张缚茧,却又把自己包裹缚住。
气质阴郁,却没有自闭的感觉。
——嚓的一下,粉笔被他精准丢进盒内,这内双人朝她身后空着的座位的方向看了一眼,目光逼人。
全班寂静的感觉比班主任独自看守更甚。
虞西瞬间心里一渗。
才慢慢感觉出来,他的自闭感,仿佛在嚣张的气息里泡着的。
内双从一侧往下走,班主任才开始在后面介绍,“这位是季礼同学,很欢迎他作为第一位来进行自我介绍,对,季礼同学你就在那边坐下。”
耳根子一阵风吹过,少年经过身侧。
虞西感觉到后面的桌子开始动了,沉重感从硬邦邦的桌面透进心里面,一种呼吸不过来的感觉,有几分害怕,后座一直作响着。
虞西意识过来,她后面刚好是空的……
很方便,坐人。
也很方便,她以后照顾人……
“有句话要提前说,”班主任看了眼班级女生,“季礼一进来,大家骚动异常啊,这是好事。但是,因为一些特殊情况,季礼同学声带无法发出声音,我希望大家在今后的相处,能够乐于助人,照顾他人。”
这话一出,尽管全然是帮助的慰问感,但某些刺耳的声音依旧发了出来。
“啊……怎么这样啊。”
“哑巴吗?”
“好遗憾,长这么帅却……”
她往后靠了靠,用自己的背抵在了桌子后边,夏天穿的衣服薄,能感受的更清晰。
许紫欢小声问:“这么帅,却是哑巴?”
虞西:“嗯。”
桌子依旧是和刚才一样颤动着。
虞西往后转了下,看到他应该是在整理书本,现在开始收拾文具盒了……仿佛班级的声音对他没有任何的干扰。
听见了一切,却又像没听见一样。
有股奇怪的感觉冒动了下。
班主任咳了一声,开始继续说:“而季礼的声带受损,是可恢复的。大家要多鼓励他,在互相学习的条件下,我们季礼同学是上次的年级第一,大家有问题也可以向他请教,互惠互助嘛。”
大家顿时又欢呼了起来,这次是带着鼓励性质的赞同声。
虞西努力地移动了下身子,最后,忍不住侧过头看了他一眼。
而男生脊背挺直,仿佛懒得管这一切,他的眉眼淡淡的,很寡淡。
接下来,是全班上去介绍的环节。
轮到虞西的时候,她站了起来。
把自己背烂的词又背了第八遍,她才上了讲台开始介绍,字词简短。
温暖的阳光铺在了她的鼻梁边。
女孩皮肤白皙,眼型有点圆,漂亮稚气。声音在教室泡得有几分松软。
“大家好,我是虞西。”
刚说完这句话,忽然感受到一道锐利的眼神直直看过来。是在她座位后面的那道视线。是在听到这个名字立刻看了过来。
“……”
导致瞬、间、卡、壳。
日。
不管了。
她一股脑开始快速念词。
“我平时喜欢听音乐和打游戏,喜欢写书看字,最喜欢过年的时候放鞭炮……”叽里咕噜说了一堆,虞西准备撤话走人。
结果,就被下面一阵掌声给震到了 。
虞西:“?”
下一秒,班主任开始缓缓鼓掌,“不错啊,居然会写书,你写过什么书啊?是发表的那种吗?和老师说说。”
虞西:“…………?”
嘶了一口气,意识慢慢回拢,她脸一僵,这才反应过来她刚才说了什么。
写书看字、写书看字……
想砍死自己,是看书写字啊!
“……”虞西沉默一秒,面色如灰,解释完了就捂住头做土拨鼠遁走。
坐在位置上。
虞西心情开始异样,有点儿怅然,忍不住往后转又看了眼。
她烦躁的把西瓜笔扔下来,脸颊有点燥热,刚才就是因为季礼才说错话的,心里禁不住想——怎么不面瘫呢这人?
然后她的背就被人敲了一下。
一张纸递了过来。
字迹潦草,上面写着:往后连转三次,大作家,是没见过哑巴?
满纸嘲讽。

温柔印小说免费阅读

虞西心情无比糟糕。
她想反驳一句,但班主任的视线看了过来。
班会课继续进行。
班主任开始选组长,坐在虞西前面的一个女生主动举起手,这个举动顿时引起全组的注意力。
大家纷纷看去,是一个短发女生。
虞西见过她,这人表情很冷,一双修长的狐狸眼,听说不太好惹。
“好,那组长就温茹了。”班主任把点点头,将职务分给学生后,看了眼时间,就让大家开始自习。
虞西个子不算高。
坐在倒数第二排有点看不到字,她闷着头听老师声音。数学课的时候,必须要看老师的板书,她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打了个招呼。
犹豫了小半天。
反复思考了下怎么说比较合适。
“同学,等会能稍微低一下头吗?”虞西拍了两下温茹的肩膀。
温茹狐狸眼眯起,语气不善:“什么意思。”
虞西:“我下节课,想抄一下黑板板书。”
温茹声音冷淡:“切,自己矮怪谁。”说完这句,她就转着头回去了。
“…………”
虞西眨了两下眼,觉得被当头一棒,后知后觉意识到这人真好没有礼貌。
这班级里的同学路子都这么野?
她刚想反驳两句,结果数学老师就进来了。
是一个有点秃的男人,表情严厉。课上到一半,唾沫因子就喷的第一排的学生到处都是,电风扇吱嘎转着。
“大家都注意看黑板。”他用三角板敲两下。
众人纷纷被吸引注意力,在这种情况下,虞西只能抬头。但温茹又太高了,虞西觉得她直着脖颈像只笔直的天鹅。
“……”
心有点累。
虞西缓缓歪了一下脑袋,视线通过缝隙的空气看向黑板。
然后,还真看到了?
有用。
虞西又再次歪了一下脑袋。
过了几秒,她脑袋□□的幅度又大了许多。
最后一排的男生们盯着这幅画面,顿时屏住了呼吸。大家目光纷纷看向了虞西的方向,只见她的脑袋一直倾。
这颗头挡住了季礼的视线。
季礼一个人坐在最后,抿着薄唇。
盯着眼前这颗越来越活跃的脑袋,漆黑的视线怔了片刻,随后眉眼渐渐浮现不耐的情绪。
修长的骨节在桌面曲起,透着泛白的血色。
很快。
这节课结束,老师留了作业。虞西安安静静做完笔记,忽然想起小半天过去了,自己都没和季礼有任何接触。
她回头看了一眼。
男生正低着头,肘部撑着,仿佛睡着了一般。
只能看他手臂上突起的脉搏在滚滚跃动着,血液明显在叫嚣,而他整个人看上去却那么安静。
感觉他这个人就是个矛盾体。
算了。
先不招惹他了,虞西叹了口气,发觉照顾他的任务可真难,不只是难,几乎是严峻。
这时,许紫欢和她道:“虞西你快写数学,写完给我抄抄。”
“过会儿,”虞西想到作业一阵心烦,“我他妈先去上个厕所。”
许紫欢帮忙拿了两张纸:“平时没看你这么尿急。”
虞西:“……滚。”
上完厕所后,虞西又打了两壶水。想到生理期快来了,她又将自己的冷水倒掉,往里面加了一半热水。
回到教室。
“好啦,你的水。”虞西一边把水给许紫欢,一边挤开自己的杯子,喝了两口后,好像有点儿烫。
准备凉会儿再喝,虞西将它放在桌上。
接着,她忽然发现桌上有一张纸。
——作家同志
字迹潦草非常,又带着极尽的克制感。含着的冷淡感弥漫的到处都是,一眼可认,与方才黑板的字迹别无二辙。
“……”
然后背面还透着黑色的印记。
虞西沉默两秒,茫然地翻开一看。
——答:你上个课脑袋一直跟只猴子一样乱窜?
“……”
心里突突地跳动着,有什么要从她嗓子里跳出来一般。
惘然、窘迫感都混杂到一起。
她心里涌动着心中复杂的情绪。
虞西耳朵一下子烧了起来。
等慢慢意识到原因,她脸透着红慢慢僵住。
脑袋。
那不就是在说她上节课侧了一整节课的脑袋么?
是季礼的纸条。
这一刻,窘迫感涌上来,袭来的气势汹汹。
这能全怪她么?
如果一整节课歪头是不合理的,那她162的身高坐倒数第二排怎么也谈不上合理吧。
想到这一点,又联想到刚才和温茹的小矛盾,顿时委屈感漫上来。
算了。
可明明是一件小事,只要和和气气地配合到重新换位置就可以解决。
可这批人路子怎么都这么野???
这与预期的开学状态完全不同。不过虞西也确实有责任,早上到教室的时间早一点,大概会选到靠前一点的位置。
也没这种问题发生了。
释然后,虞西拿起西瓜笔,开始写数学作业。
她暂时不想听余绍芬女士的话多接触季礼了。
不仅复杂,他脾气还挺难以捉摸。
-
虞西坐公交车回家。
大概坐了两路站后,她掏出手机,玩了会贪吃蛇。
看着蛇吃掉了一颗颗绿色的小颗粒,虞西心情也悄悄好了些。
不久,手机顶部弹出一条信息。
虞西等游戏结束,然后点开一看,发现是虞母的信息。
【宝贝,晚上去西街买点泡芙和糖裹山楂带回来。】
【不要留太久,注意安全。】
虞西手机敲了两下,发过去。然后看了眼窗外,夜色悄悄降临,这辆车正穿梭在人潮拥挤的街上,一路慢慢停停。
红绿灯映衬着她的脸。
她从后座站起来,然后走到后车门,下车。
西街小吃店很多,糖裹山楂大概在二巷口和皮玩市场的交叉处。虞西拿着手机,穿梭其间。最后大概走了300米,井盖后有一个小吃店。
去就去吧。
唉,生来命苦,就是个跑腿。
糖炒栗子地焦香味散出来。
她小脸皱了下,初秋的晚上有点凉,然后快步走到熟悉的店面,找老板娘买了一盒泡芙和一斤半糖裹山楂。
大概把玩了会儿手机,看着支付宝的钱空空如也,虞西叹了口气。
“好了,”老板娘客气道:“西西是小熟客,赊账可以的啊。”
空气裹着躁冷的味道。
虞西不肯,用手打住道,“您等一下,我问我妈要钱。”
“欸,没关系的。”老板娘笑道,去里面给她拿泡芙,然后朝里面支了一声,“小季,给她称一斤半的山楂。”
虞西付完钱,朝里面看了一眼。
忽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身高挺拔。还是穿着那件灰色的卫衣,藏在水果摊后边,整个身子被水果杂物包围住。
眉眼外扩,皮肤白皙。
周身的气息泛着冷淡,却压抑地让人忍不住多看两眼。后颈露出一点骨头,坚韧中有点瘠凉的感觉。
他往后移了一步,熟悉的侧脸,是季礼。
他一只手慢悠悠捏着山楂,往称上丢着几枚。
视线垂直看着称,他睫毛垂下。
他眼底随着托盘下数字的变动而流动,又穿透力极强。有一股倔强的气质,却又享受着平淡的模样。
真奇怪。
居然能在这看到他。
也很奇怪,居然能看到他这一面的模样,让人心底忍不住涌起了特殊的感觉。
忽然感受到了股心虚,她有点惶恐,也有丝茫然。
看到别人秘密不太好吧。
“小季啊,”老板娘笑着说:“你等会做个棉花糖,我送给小姑娘的,她经常来买。”
虞西心底一跳。
虞西立刻侧过身,转过去,弯下了头,开始假装玩手机。
才认识一天,凭背影应该认不出她吧?
下一秒,她能明显地感觉到季礼的目光射过来。
最后,老板娘把东西都给她。
虞西小声说了声谢谢。然后,她飞快地拿走了全部东西。
离开小店的时候,她似乎能喘过一口气。虞西走在灯下面,慢悠悠把有点温热的棉花糖拿出来。
棉花糖很香,很软。
比平时的更甜,这意味着他做的棉花糖比其他人的糖精要放的多。
又甜又软。
她揪下了一口慢慢嚼了一口,心很奇妙,感觉糖渍都不像是糖渍了,随后想起店里见面的人,心里怅然起来。
走回公交站台,她想起白天的事。
就像揉碎了,想掰清楚一般。
路子这么野,怎么还挺耐心地在打零工。
也是一个挺可怜的人。
这个年纪出来打工赚钱,估计就算不清苦,但也不是很容易。想到这,气就消了几分,那她何必要纠结白天的纸条,这一点也不酷。
那两三分气,此刻也就被他这幅打工的模样释然了些。
不过,做的棉花糖还挺好吃的。
虞西又吃了一口。
她不禁好奇几分。这样的人,如果能说话,那肯定和现在又应该是完全不同的,应该是另一幅模样吧。
至少不是这么冷冰冰的不爱理人。
虞西没立刻离开。
在附近转了两圈儿,消耗了不少时间。天色渐晚,太阳也即将落山。
昏黄的落日余晖染的地面一层金,晚风阵阵,橘子香味和炒栗子的声音,搅拌的空气仿佛酝酿砂糖。
回公交站台时。
虞西路过了刚才的小吃店,听到了一声猫叫,她停下了步伐。
是季礼的背影,正背对着她。
他穿着灰色卫衣,背部挺阔,蹲在角落边,那里放着两个铁碗,里面装了火腿肠。
虞西看见他把猫粮都倒进了碗里,然后伸手挠了挠橘猫的头。
下一秒,猫却恶狠狠地扑了上来,抓了他一口!
虞西吓了一跳,看到这个景象眉头猛地皱了起来。结果后者只是轻拍了拍手,抹掉了被抓了的血,又亲密地挠了挠小猫的头。
和印象中完全不同,没想到季礼还喂猫,虞西一怔。
他的侧脸还轻笑着,在阳光下格外温柔和内敛。
趁着人已经离开,她走上前看那两只猫,甚至怀疑季礼是不是投毒?
结果看到了猫碗旁边有一块放了很久的木板,像风吹日晒久了似的,很破败。
虞西蹲下去,拿起来,把上面灰擦掉,仔细地辨认字迹。
木板被黑墨水刻了四个大字
——禁止偷贩
-
虞西难以平静。
仿佛像捕捉到了一个什么惊天大秘密一般,久久不能平息。季礼为什么不能说话?他为什么要出来打工?
又为什么对猫……这么温柔,被抓伤了都不会翻脸。
虽然喜欢小动物的人应该不是个坏人,但他给她留小纸条的事也过于恶劣了吧……
回到了家。
虞西把山楂放在餐桌上,拿着放进冰箱。然后看到余绍芬女士和她老公正在沙发上看电视,吃水果。
“爸,”虞西忍不住控诉,“你知道我今天经历什么吗?”
虞父剥着柚子乐呵道:“怎么了宝贝?”
虞西:“我跑到西街辛辛苦苦买了泡芙和山楂。”
虞父拉长嗓音道:“很好啊,明天去西街给我带包苏烟回来。”
“……”
余绍芬女士接过柚子片儿,这才将目光移过来,“西西,今天在学校怎么样,玩的开心吗?”
“还好,”虞西倒了杯水,“我觉得同学都挺好的,但是有个事我想问一下。”
虞西走过来,把抱枕移开,“你老同学的儿子,他为什么说不了话啊?”
余绍芬调低电视音量,“小礼好像是……我其实也不太清楚人家的内情。当初,他中途有段时间是离开父母身边的,后来才被接回去的。”
“然后呢?”虞西问。
“接回去就发现没办法说话了啊,”余绍芬继续说:“问孩子,孩子也不肯说。其实可能真的不太方便讲,反正不逼他也是好事。”
“哦。”虞西应了一句。
“不过可怜也是可怜的,”余绍芬叹气道:“不能说话,他妈妈也聊不进他的心,家里又不是很有钱,没去看心理医生。你得在学校好好帮助人家。”
虞西一怔。
沉默片刻,消化这一段话。
余绍芬狐疑地看过来,“怎么了?到学校是不是觉得人家学习成绩好性格好哪哪都好啊,羡慕人家。”
“……”虞西僵住脸,还没反应过来:“还行吧。”
“嗯,你还挺勉强。”虞母不屑地看了她一眼。
“……”
虞西霎那间心底一虚,尽管她也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心虚感觉。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温柔印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