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男闺蜜舅舅(沈长歌顾羡)
闪婚男闺蜜舅舅(沈长歌顾羡)

闪婚男闺蜜舅舅(沈长歌顾羡)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5-08

小说介绍

沈长歌顾羡《闪婚男闺蜜舅舅》是由大神作者许微笑写的一本爆款言情小说,闪婚男闺蜜舅舅全文免费阅读:还是名副其实的夫妻了。男人薄唇微勾,清冷的语气平缓优雅:“你现在才知道我们已经结婚?”沈长歌:“……”

小说简介

婚礼舞台上一对郎才女貌的璧人,格外引人注目。
司仪拿着麦克风,语气庄严地宣读婚礼誓言:“……我们的新郎顾羡先生,请问您是否愿意娶您身边这位新娘沈长歌小姐为妻?以后无论是健康疾病,贫穷富贵,环境改变,您都愿意用自己的一生去疼爱、呵护她呢?”

闪婚男闺蜜舅舅全文阅读

维希大酒店金碧辉煌的宴厅里花团锦簇,衣香鬓影,宾客如云。
乐队演奏着《婚礼进行曲》。
婚礼舞台上一对郎才女貌的璧人,格外引人注目。
司仪拿着麦克风,语气庄严地宣读婚礼誓言:“……我们的新郎顾羡先生,请问您是否愿意娶您身边这位新娘沈长歌小姐为妻?以后无论是健康疾病,贫穷富贵,环境改变,您都愿意用自己的一生去疼爱、呵护她呢?”
新郎顾羡握着麦克风的手掌紧了紧,沉思了几秒,深吸一口气后掷地有声地说:“对不起!我不愿意!我不能娶沈长歌小姐为妻。”
此话一出,台下宾客举座震惊,一片哗然。
沈长歌脸色唰地一白,拿着捧花的双手用力收紧,指尖忽地被没修剪赶紧的花刺扎了一下,她贝齿紧咬着殷红的唇瓣,微眯起漂亮星眸望着顾羡。
“顾羡,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沈延卿怒容满面,一下子就冲到了台上来。
“顾羡你、你怎么能……”
台下,沈华芳一手捂着胸口,另一只手的手指颤抖地指着顾羡说不出话来。
“妈、哥!”沈长歌一把拽住她哥的手臂,不让她哥冲过去痛揍顾羡。
她灿若星辰的眼眸暖意退尽,望向顾羡的目光只剩一片清寒,娇艳欲滴的红唇轻启,口吻冷淡问:“悔婚的理由?”
“对不起!”顾羡佯装诚恳地再次道歉,接着说:“其实我喜欢的人是江月瑶小姐,也就是你们[创神书殿]的江月西斜大神,之前因向她求婚被拒,我为了刺激她,便一气之下向你求婚了。即便她至今仍不接受我,我却不能再视婚姻为儿戏,不能将错就错下去。沈长歌,今天我不能娶你。”
说罢,宴厅内寂静得落针可闻。
沈长歌紧握着拳头,红蔻丹指甲用力掐进掌心,眼底的冷意更浓。
原来是跟江月瑶,她那同父(渣父)异母的妹妹勾搭上了啊。
沈母沈华芳听到这个名字,身体摇晃了下,眼底闪过一丝恨意。
沈延卿担心母亲会被顾羡气得犯高血压,担忧地看了眼妹妹沈长歌,走下了舞台,快步到他们母亲身边去。
台下宾客被新郎这番话,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这时,一道低沉缱绻的男人声音响起——“这便是你当初不惜拒绝我,执意要嫁的人?”
闻言,沈长歌迅速转过身,只见一个矜贵的陌生男人如从天而降的神祗,正步伐从容优雅地朝自己走来。
她呼吸一窒,这个男人生得极好看,简直是人间极品!
简单的白衬衫搭配黑西裤,皮鞋铮亮。三七分的发型略显凌乱,有几缕发丝俏皮地垂落在额头前,润白细腻的肌肤,深刻立体的面庞轮廓透着一股锋利冷锐;如画般浓长斜飞的剑眉微蹙着,高挺笔直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非常显斯文气质的金丝眼镜,眼镜腿上挂着一根细细的防滑链,由于带着眼镜,令人看不清他眼眸中的情绪和想法。
抿着的薄唇线条冷硬,唇形却很好看。
沈长歌脑海中不由闪过这么一个词:斯文败类!
不知为什么,他明明一副绅士贵公子的打扮,可他浑身散发的气息,给她的第一印象却像是一个高贵优雅且妖孽到人神共愤的大反派,戴上眼镜装斯文绅士融入到人群中,实际骨子里还是流着黑暗血液!
看似无害,实际是最危险致命的。
顷刻间思绪百转千回的沈长歌收回目光。
她不认识眼前这个浑身散发着贵族气质的男人。
可她从男人刚才那番话中知道,他是站出来给自己解围的。
刚才被顾羡悔婚这一举动震惊得不知该如何反应的众宾客,听了男人的声音,也回过了神,因为震惊,很多宾客并没有听清这个男人说的话。
沈长歌双手提着婚纱裙摆,激动跑到男人身旁,然后双手挽上男人的手臂,漂亮眼眸望着跟前的男人,灿笑道:“我就知道你会来的。”
被她挽着的男人身体一僵,深沉莫测挑了下眉。
“哦?”
他只是站在那儿,一个再简单不过的字从他嘴里说出来,嗓音低沉清冽,却散发着令所有人都无法忽视的强大慑人气场。
看着两人熟稔自然的互动,因有被绿妄想症而没有安全感的顾羡立刻不淡定了,感觉自己绿云罩顶。
他紧握成拳头的双手有些发抖,愤怒质问道:“沈长歌,这个男人是谁?”
他追了沈长歌一年,又交往一年才终于踏入婚姻殿堂。
这个突然出现的矜贵男人,绝不可能是沈长歌在他之前认识的。
今天他悔婚的决定,除了江月瑶之外无人知道,不存在沈长歌提前找好演员解围的可能。
唯一可能性就是沈长歌早就暗中勾搭上这个男人,给他带绿帽子了!
“顾羡,你现在有什么资格,又是以什么立场来质问我?他是谁,都与你无关。”沈长歌嘲讽地扯了下唇角,语气冷冷反问。
顾羡一噎,憋了好半晌才憋出这么一句话来:“沈长歌,就算我们今天结不成婚,可你这样无缝衔接无疑是变相劈腿!”
“你不过是小歌为了气我,捡的一件随手可丢弃的垃圾,真把自己当一回事了?”
男人的姿态如高高在上、睥睨众生的君王,连个眼神都不屑施舍给顾羡。
这一刻,沈长歌和这个男人可谓是影帝影后,强强联手了!
看着沈长歌和这个男人举止亲密熟稔,被激怒的顾羡就智商直线下降,没法用脑子想问题了。
随手可丢弃的垃圾?
听着男人这话,顾羡不禁想到他跟沈长歌交往那么久,却连亲吻都不曾有过。
沈长歌对他的说辞是想留到新婚夜。
现在不知是被戴绿帽还是被利用,又或者两者兼占的顾羡愤怒得失了理智。
他恼羞成怒大骂:“沈长歌你这个贱人!”
话刚骂出口,顾羡就感觉胸口一阵剧痛,五脏六腑仿佛被揉碎了般,‘啊’地惨叫一声,整个人都飞了出去。
顾羡父母本就不同意两人在一起,刚才看到顾羡当众悔婚,尤其还是为了江月瑶的,他们在台下都没有出声。
此时看到顾羡被踹飞,他们大喊一声‘阿羡’,就朝着顾羡冲了过去。
站在沈长歌面前的男人,从容不迫拍了拍西裤上的褶皱,才把腿放好。
他摘下食指的戒指代替求婚戒指,强势而不容置喙:“嫁给我!”

闪婚男闺蜜舅舅免费阅读

目睹极其戏剧性发展的众宾客们:“!!!”
这等骚操作,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拍。
这个男人长得太高了,沈长歌微仰着头,却看不清他隔着镜片的眼睛,无法知道他的想法。
直到男人薄唇微启,无声说了两个字……
“好!”
沈长歌接过男人手中的戒指。
这戒指的尺寸并不合适,戴在无名指上松松的。
看到沈长歌接受了自己的求婚,男人唇角微动,深咖色双眸闪过一抹“小白兔跳进深坑”的腹黑光芒,被金丝眼镜的镜片遮去,无人可见。
“我不同意!”
台下,沈延卿不淡定了。
他很感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男人出手教训顾羡,帮他们出了这口恶气;可妹妹没必要为了报答这个男人,而以身相许,搭上一辈子的幸福啊!
“哥,我想嫁给他。”沈长歌回头看了她哥哥一眼,便收回目光。
兄妹俩一直都很有默契,沈延卿只看妹妹一眼,便知道她想干嘛,佯装无奈妥协道:“……算了,只要你开心就好。”
几步之外。
之前被激怒失了理智的顾羡,在被踹了一脚后,理智慢慢回笼了。
他想到在和沈长歌交往期间,经常两人出去约会时,他找各种理由拿到沈长歌的手机,偷看沈长歌的社交软件,从未发现丝毫被背叛的蛛丝马迹。
如果这个男人真和沈长歌很熟的话,他们交往一年中,他不可能完全没有察觉。
“沈长歌,这个男人是你找的临时演员吧!呵、说不定你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顾羡被他父母扶着,冷笑嘲讽。
其实他这话自相矛盾了,退一步来说,即使沈长歌真找临时演员,最起码还是知道对方名字的;可他却说沈长歌可能连男人的名字都不知道。
“你不配知道他的名字。”沈长歌语气充满不屑。
“是我不配知道他的名字,还是你根本也不知道他叫什么?更别说他的家庭情况了。沈长歌你别倔了,自欺欺人是在没必要。”顾羡咬着后槽牙说道。
沈长歌还想说些什么,感觉到身旁男人捏了一下自己的手掌,她立刻打住不说话了。
是了,现在跟顾羡这种渣男多争执半句,都是再浪费时间。
随即沈长歌看到男人走到司仪面前,低声地跟司仪交谈了些什么。
说完后又走回到她身边,在她耳畔低声说了句话。
接下来,在司仪的主持下,沈长歌和这个陌生矜贵的男人,当着面容狰狞的顾羡以及众宾客的面,举行了婚礼仪式。
对于突然换新郎这事,很多宾客都是一脸懵逼到婚礼仪式结束的。
仪式结束,司仪宣布新郎可以吻新娘了。
听到这话,沈长歌身体一僵:“……!!!”
等等?
男人的大掌扶住沈长歌的后脑勺,另一只手捏着她的下巴,不容她逃开,低头封住她的唇瓣。
感觉男人微凉的唇压着自己的,沈长歌脑袋轰地一下,一片空白。
她的初吻!!!
一直不肯离开的顾羡怒目狰狞地盯着舞台上甜蜜拥吻的两人,胸膛大幅度欺负,呼吸粗重,可见气得不轻。
这简直就是当着众宾客的面,硬生生往他顾羡头上扣了一顶绿帽子!
明明悔婚的是他,可看到沈长歌跟别的男人举行婚礼,看到她被别的男人亲吻,他心底却莫名嫉妒得发狂,极度不甘心。
可说出来的话却是:“沈长歌,举行婚礼仪式不过是做给宾客看的表象,有本事真去领结婚证啊!”
“怎么?你还要做我跟阿越领证的见证人?”沈长歌冷笑反问。
顾羡竭嘶底里的失智模样,真丑陋。
宗政越,这个男人的名字。
刚才司仪在宣读誓言时,她才知道的。
“当然!”顾羡咬着牙,恨恨地挤出两个字。
不信他们真会领证。
通过刚才试探沈长歌说男人的名字、却说不出来,以及观察,他已经认定两人在此之前并不认识。
“那得等婚礼结束。”沈长歌回道。
既然身旁这男人站出来帮自己解围,应该会送佛送到西,帮人帮到底的。
更何况他也说了戏要做全套。
就当是请个临时演员,事后补偿他一笔‘片酬’。
稍后,在敬酒环节时。
沈长歌端着酒杯,挽着宗政越的手臂走到顾羡面前。
她灿笑着压低嗓音对顾羡说:“顾羡,冬天快到了,这顶绿帽子可够保暖?”
现在是十月中,京城快降温了。
顾羡怒瞪着她:“沈长歌你……!”
“顾羡,我知道你之前总是借着约会,找各种理由拿到我手机,偷偷检查我手机的社交软件,实际我有两部手机,没想到吧?”沈长歌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音量说。
她自知颜值还可以,大学时是校花。
顾羡对此感到没有安全感,可她问心无愧,手机随他检查。
顾羡如晴天霹雳,一时说不出话来。
沈长歌又接着说:“我和阿越啊,其实早就暗中好上了,他本来就策划今天抢婚的,没想到被你抢先一步悔婚了……难道你之前洗头,都没发现水的颜色不对劲吗?”
她掩嘴轻笑说完,举着酒杯朝顾羡做了个敬酒的动作,充满挑衅意味儿,然后挽着男人手臂转身了。
两部手机?顾羡脑海中闪过刚才沈长歌和男人亲密接吻的画面,他再次愤怒得浑身发抖,恨不得掐死沈长歌。
他反复推翻内心的猜测,可见其意志很容易动摇,并不坚定。
这一次,顾羡终于相信了沈长歌的话。
然后,顾羡感觉自己发现了什么秘密——想起在交往的一年中,他想关系更进一步,可沈长歌却总是拒绝他;男女都有生理欲望的,沈长歌之所以拒绝他,说不定是在别处被喂饱了……
顾羡神情扭曲,心里恨不得将沈长歌和这个男人千刀万剐!
看着两人将要走开的背影,没长记性的顾羡双手紧握成拳头,再次破口大骂:“沈长歌你这个贱人!”
下一秒,他看到男人突然转身,一只铮亮皮鞋在距离他胸口一厘米的位置停下……

小编点评

闪婚男闺蜜舅舅全文免费阅读这本小说描写的故事情节,深动人心,人物刻画饱满,让读者很容易代入进去,感受主角的喜怒哀乐,文章大赞!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