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下饭综艺恋谈爱(许知年顾迟辛)
我在下饭综艺恋谈爱(许知年顾迟辛)

我在下饭综艺恋谈爱(许知年顾迟辛)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5-08

小说介绍

主角是许知年顾迟辛的小说我在下饭综艺恋谈爱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打着旅游节目的旗号,某综艺竟要求艺人下乡插秧,路边摆摊,泥巴地挖蚯蚓……不被业内看好的综艺竟搞笑又甜蜜,成了红极一时的下饭综艺。

小说简介

打着旅游节目的旗号,某综艺竟要求艺人下乡插秧,路边摆摊,泥巴地挖蚯蚓……
不被业内看好的综艺竟搞笑又甜蜜,成了红极一时的下饭综艺
弹幕1:导演组,举报两个人公费谈恋爱
弹幕2:这个节目不应该叫“我们在路上”,应该叫“我们的狗粮在路上”
弹幕3:第一期我明明是女友粉来着,为什么现在嗑得那么上头。
【女主视角】
许知年从某天起就一直做噩梦,梦里自己爱而不得,卑微至极,虽醒来往往不记得具体内容,还是让她很郁闷
许知年:不过是个梦罢了,我何时这么怂过。
后来她遇见了顾迟辛。他明明每一寸都长在她审美上,却让她莫名联想到梦里的坏男人。
至此,她的梦清晰了,还一次次更新剧情,梦的男主,就是顾迟辛。

我在下饭综艺恋谈爱全文阅读

顾迟辛的这一年过得并不轻松,但他觉得比重生前没有许知年的两个月快乐许多。
虽说由奢入俭难,他却没有什么不习惯的,从前的那六年也不是白白流走的,他积累的经验都是他自己的。
这一次,他避开了烁风娱乐,参加了星颖娱乐的练习生选拔,经纪人徐枫林和公司都对他很抱期望。他很多次都想去找许知年,又希望这次认识许知年时,不是一无所有的样子。
从前戚寒尽告诉他,许知年认识他的时间很早,他出道没多久,她就已经悄悄注意他。顾迟辛有想过,若是他这次去了不同的公司,还能如从前一样遇见她吗?
现在他知道了,会的,他从前总是痛恨命运一次次把他踩在泥里,他现在才知道,命运也是善待他的,每一次都将许知年牵到他面前。
看到那双熟悉的眼睛,他的心止不住的发抖,是许知年吧,肯定是许知年吧。
在门口看着他的女孩张皇失措,似乎要离开,他连忙撑着地起身,往门口跑去。
顾迟辛想喊许知年的名字,才想到他还不认识他,看见旁边的余珂,他连忙说:“前辈早。”
余珂一愣,顾迟辛竟然主动打招呼,扯住了要拉着她走的许知年。
“难得啊师弟,我竟然有幸听到你与我打招呼。”明明平时都看不见人似的。
“我一向不擅长和人交流,抱歉。”顾迟辛说着抱歉,声音却没有丝毫起伏,他看了一眼许知年,询问地看向余珂。
余珂回头看见平时走路扬着头的许知年,今天白着脸缩在她身后,有些奇怪,“这是我朋友,今天刚签的合约,以后就是同事了。”说着她把许知年从背后扯出来。
现在的许知年与顾迟辛认识的许知年,外貌没什么太大区别,目测个子矮了三四公分,脸上还有一些肉。但从前的许知年,看着他时永远都带着笑,似乎眼中只有他一人。
许知年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顾迟辛,心里的郁闷越来越浓重,她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余珂在她耳边小声说:“你不会是看到帅哥害羞了吧。”
最紧张的当属顾迟辛了,许知年这表情,跟她从前上节目吃馅饼咬到肥肉时一摸一样:当着观众的面不能吐,又实在恶心地咽不下去。这表情,实在不像是上一世对他一见钟情的许知年应该有的。
难道她全都记得?她也是重生的?
顾迟辛伸出手,试探地说:“你好,我是顾迟辛。”
余珂在一旁看着,眼中满是不可置信,她至今还记得顾迟辛刚来公司时,卢依依向他要联系方式,他冷着嗓子回了一句:“不想给。”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给。
他今天叫住她俩,明显是冲着许知年来的。
余珂赶紧戳了戳许知年:“年年,爸爸我怎么教你的,你的礼貌呢?”
“顾……顾迟辛。”许知年轻轻念了一遍这个名字,握住顾迟辛骨节分明的手,然后马上松开。“我是许知年。”
“山中无历日,寒尽不知年?”顾迟辛微微弯唇,念出这句诗,声音低沉舒缓。
许知年有些惊讶,她和哥哥的名字都出自这句诗,但这首诗并不大众,也很少有人听到她名字能想到这句诗。
顾迟辛当然知道,因为这是上一世的许知年说的。他想,许知年大概是想借此告诉他戚寒尽与她的关系,可当时的他只是随耳一听。
“许知年,你爸妈也太厉害了吧,原来你和你哥名字是一句诗啊,不像我爸,我和我弟的名字都是翻字典翻出来的。”她运气好,一页里找了个最顺眼的字,她弟弟就比较惨了,只能叫余聂,怎么听怎么不吉利。
顾迟辛一直静静看着许知年,他的瞳孔深沉如黑夜,里面透着许知年看不透的情绪,让许知年心里发慌,她顾不上余珂,扭头往外跑。
余珂见许知年跑了,随意地道了句别,也追着许知年走了。
顾迟辛回想着他念出诗时许知年的表情,那惊讶不是装的,但为什么她看上去很抗拒他。
他的视线停在许知年刚刚握过的手上,表情松动了许多。
许知年,很高兴认识你。
当余珂气喘吁吁地追上许知年时,许知年正坐在休息区,看着一个盆栽发呆。
“许,许知年,你,你怎么回事。”余珂喘着气说,累得灌下了一大杯水。
“好几天没睡好,心脏不大舒服。”这也是许知年给自己的解释。
“你不是吧,正值芳华,就心脏不行了?看帅哥看的吧。”余珂调侃,看许知年脸色的确不好,又关切到,“别不是真有什么问题,去医院看看吧。”
“我哥约了医生了。”
“话说回来,顾迟辛长得不错吧。”
“还行吧。”
“这叫还行?当时招进来十几个人,我就那么一瞟,就看到他了。”
“很帅,很帅行了吧。”许知年随口附和。说实在的,他的长相实在是她的天菜,但他给她的感觉太危险,让她不太想回想。
“你好像不大喜欢他,我看他倒是对你很感兴趣。你当初不是还说‘谈恋爱就要找个最帅的’。”
“太谄媚,一大早就前辈长前辈短的。”许知年随便一个理由。
“这是有礼貌,他可是难得打招呼,我看就是因为你,况且……”余珂嘿嘿笑了两声,“帅哥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许知年没理会她,看了一下时间,“你不是上班时间吗,没通告?”
余珂凑过去看了一下,才发现已经超过十点了,打开手机,果然,十几个未接来电。
“我先走了,要不要叫我助理送你。”
“嗯嗯,你走吧,我等会自己回家。”
出了公司,许知年买了一个蟹肉玉米沙拉赛百味,打车回家。
悠悠闲闲吃完午餐,许知年有点犯困,就上床午睡,这一次,她的梦镜直接从流畅画质,变成了蓝光。
她趴在一个练习室的门口往里面看,就像今天这样,但此时的她小脸粉扑扑的,眼睛里闪着小星星,死死盯着练习室里那个人。
里面的人回头,正是顾迟辛,他低垂着眸,眼神冷漠冰凉。
她赶紧缩回头往外跑。
下一个场景,她坐在楼梯间里,手上拿着保温盒,她的头搭在膝盖上,也不知等了多久,看上去很困。许知年一向爱干净,可此时,她穿着白裙子,直接坐在地上,似乎丝毫没有考虑这些,气得做梦的许知年想把梦里的自己拉起来好好教育。
这时,一个顾迟辛出现,看着坐在地上的他,毫无情绪,似乎还有一些厌烦:“不是让你别给我送东西了吗?”
“你不是刚杀青吗?我想着你瘦了不少,又总是忘了吃饭,就给你送一些。”梦里的许知年似乎完全不觉得难堪,一脸关切和温柔,但梦外的许知年非常无语。
和我长得一样的这个女孩,请爱自己好吗?人家都不喜欢你,你管人家瘦没瘦。许知年闭着眼都想翻个白眼。
然而梦里的女孩显然没有听到她的告诫,起身就把饭盒塞到顾迟辛手里,哒哒哒跑下了楼。
场景再次切换,许知年哼着不知名的歌插着蜡烛,蜡烛是数字形状的2和6,插好后,她走远一段距离看了看,像是在确认没有插歪,然后站在镜子前念念有词。
“顾迟辛,26岁生日快乐。”
“除了这个礼物,我送你一个女朋友好不好。”
“或者下个月我生日了,你能不能送我一个男朋友。”
“顾迟辛我……”身后的门打开了,她猛地回头看去,但还没看见是谁,梦境就被打断了。
许知年是被门铃声吵醒了,她一边捋着头发,一边往门口走,嘴里还骂骂咧咧地数落着梦里的怂货许知年。怎么回事,怎么会做这种梦。
梦打开,门外是穿着浅灰色薄毛衣的男子,带笑地看着她。
“齐雨声,你怎么回国了。”许知年兴奋地说到,高兴地让着他进屋。
“我上个月就回国了,一直在忙工作的事。”
“我记得,你是心理医生……”许知年突然想到什么,“我哥不会找的是你吧。”
齐雨声笑着点点头:“你有问题早就可以找我了,又不是没有联系方式。”
“我一直觉得不是什么大事。”许知年挠挠头。
“听你哥说,你总是做差不多的噩梦,又记不清内容。”
“之前是这样,但刚刚我午睡又做了一个梦,这次我还梦到了现实中认识的人,而且记忆很清晰。”
“那这个梦和之前的梦有联系吗?”
许知年想了想说:“应该算有联系吧,就像现实中的人到我以前的梦里,成了梦里的角色,因为我以前不记得梦里的人的长相。而且严格意义上,刚刚那个梦不能算噩梦吧,只是有点无厘头。”她在梦里怎么会这么卑微。
齐雨声在本子上记了下来,“其实记得越清楚说明你睡眠质量越差,那你现在觉得精神状态怎么样。”
“挺好的,比以前做噩梦要好。”
行吧,打脸。齐雨声耸耸肩,照实记下来。
齐雨声给许知年做了一个心理测试,结果也证明她没有心理问题。和她聊天,她也是逻辑清晰,精神状态良好。按道理说,许知年应该没什么心理压力,唯一的阴影就是父母过世,但她的梦显然和这没有关联。
精神药物不能滥用,齐雨声给许知年推荐了一个老中医,让她有空去开一副安神的方子。

顾迟辛接下来的一整天都心神不宁,练习时做错了好几个动作,午饭也没吃。晚练结束他也不像平时一样加训,跟着同期练习生一起回了宿舍。
顾迟辛在练习生中和渝开元关系比较好,应该说,一开始是渝开元单方面和顾迟辛关系好。
渝开元喜欢开玩笑说自己是靠脸进来的,实际上也有几分道理,因为他基础太差了,永远学得比大家慢。所以他常跟着顾迟辛练,顾迟辛不管他,自己练自己的,渝开元就照着学,久了也就熟悉了。
重生前,顾迟辛也知道渝开元,做/爱豆天天被嘲实力,后来去做了演员,苦练演技,发展得还不错,算是勤能补拙型,他还是挺欣赏的。
渝开元看到顾迟辛魂不守舍的样子,缠着他问怎么了,顾迟辛沉思良久,还是决定开口问。
“有那么一个人,从前对你一见钟情,然后她什么都不记得了,重新见你一次,却好像很讨厌你,这是为什么。”

我在下饭综艺恋谈爱免费阅读

这像是顾迟辛该有的烦恼吗?这像是一个冷艳冰山男会问出的问题吗?渝开元靓仔震惊。
“迟哥,你是最近压力太大了吗?还是徐哥又给你压力了?”渝开元探着顾迟辛的额头,觉得顾迟辛是脑袋出问题了。
“我就不该问你。”顾迟辛打开他的手,起身上床。
“唉别走啊,我信,我信。”渝开元连忙趴到顾迟辛床边。顾迟辛难得跟他说训练之外的事。
“那你能确定这个女生是真的失忆吗?”如果顾迟辛没疯,那可能是这个女生装的。
“基本确定。”
渝开元挠挠头,顾迟辛看着不像脑子不好的样子,他只能调整思维,去相信他的话。
“那一个人失忆,性情也是会有变化的,可能她以前喜欢你这个类型的,现在不喜欢了?”
“那假设她性格没有任何变化。”
“迟哥,你是在说真事,还是在和我讲什么玄幻故事?”
“你就当案例分析。”
“行吧,案例分析,那如果这个女生没有变,就是你变了,这个女生最初是因为什么喜欢这个你的?”
“大概是,因为长相?”顾迟辛想到许知年房间里那一墙的海报,如是回答。
渝开元端详着顾迟辛的脸,也不对啊,这张脸只可能是变帅了的,绝不会是变丑的。
“她对你一见钟情的时候,你对她什么态度。”
“大概是,爱搭不理。”顾迟辛回忆着,心里涌起了一阵懊悔和心疼。
“那现在呢?”
“我主动和她握手了,但她好像……不太开心。”
“我明白了,”渝开元拍床,“现在流行冷酷冰山男,你看那个什么电视剧,女练习生们很喜欢看的那个,男主角多冷漠啊,所以你现在对她太主动了,她就不喜欢了。”他说的一脸笃定。
顾迟辛翻了个面,拿背对着渝开元,他就不该对他抱什么期待。
本来徐琴说这几天都暂时没有工作,今天早上又临时打电话给许知年,让她到公司。
许知年一到公司,就赶紧坐电梯上楼找徐琴,徐琴一见她就笑了:“来得真早,赶紧进来。”
许知年闻言跟着她进了办公室。
办公室里已经坐了一桌人,许知年在空位坐下,旁边的人递给她一份文件,她接过,侧头致谢,看到一张精致细腻的侧脸,她心头一颤,是顾迟辛。
顾迟辛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扭头和右边的人说话,许知年挥走心里异样的感觉,翻开手中的文件。
是一个节目的企划书,名字叫【我们在路上】,是一档旅行综艺,节目组只给一定的启动资金,额外的费用要自己赚。整季节目为四个单位,以穷游为主要风格,第一站为农村,后续旅行地由网友选票决定。
许知年疑惑的看向徐琴,怎么第一天上班就给她看这个,她以为要集训之类的。
“知年,是这样,这个综艺还有名额,我想推荐你参加,你不要看这个综艺看着有些辛苦,但你作为新人有这个机会还是非常不错的。”徐琴话里的意思许知年知道,不就是没人想参加吗?许知年其实也有点想拒绝,但又觉得的确也算一个在公众面前露面的机会。
她看了一下出品方,是橙子电视台,她有些搞不懂了,橙子电视台做冒险综艺和室外综艺都扑成这样了,怎么还会做这档节目。
旁边的顾迟辛敛起脸上的浅笑,收回视线。他当然猜到许知年在想什么,只是娱乐圈就是这么奇妙,所有人都不看好的一档节目就是火了。
现在不是2020,真人秀谁红请谁。真人秀在此时并不流行,就是在这个节目火了之后,各类真人秀节目才如雨后春笋一般发展起来。
也不单单是节目运气好,节目组也是十足的用心。节目总导演原则性强,不因为参与者是艺人而降低原来的要求,规定了节目经费,一分钱都不多给,完全要求自力更生。
同时节目组显然是深知观众心理,知道观众想看什么,不避开人性负面的一面,也不遗漏正义的一面,把成员的矛盾、感情,还有不同的性格,都完整的呈现在观众面前。
当时参加这个节目的人,不管在节目播出时是被夸还是被骂,在短时间内都人气暴涨。而这短时间的曝光量,对顾迟辛和许知年来说完全足够。他甚至替许知年想好了路线,照他对许知年的了解,她性子温柔乖顺,应该最讨观众喜欢。到时候只要展示一下自己的乐观,不怕没有观众缘。
在一番思考后,许知年还是决定参加这个节目。
但她还有一件事想不通,小短会结束之后,她在办公室门口站着,顾迟辛走出门,她拉住他的衣摆往楼梯间走。
顾迟辛看见她嫩白的小手,脸上的表情瞬间柔和下来,她松开手时,他又有些失落地垂下眼帘。
“你有事要问我?”
“你为什么要参加这个节目?以你的条件,不至于沦落到只能参加这个节目吧。”许知年刚刚就注意到,他右侧的经纪人似乎很不开心的样子。她也同样觉得,他参加这个节目很奇怪。
“我有两个选择,参加选秀,组合出道。或者参加这个节目。”顾迟辛说。
“那也比这个节目好吧,以你的条件,出道不难。你想想橙子台前几年的冒险综艺,收视多惨淡啊。”
“我想做演员,这个节目邀请了一个演艺圈的前辈,对我来说是个机会。”顾迟辛看着许知年的眼睛,说得很真挚。
许知年被这眼神看得心有些发烫,她有些慌乱,丢下一句“随便你”,就匆匆走开了。
原来用脸杀人是真实存在的,许知年捂着噗噗跳的心脏,慌乱的往楼下走。
顾迟辛看着她往楼梯间小跑而去的背影,笑了。小迷糊,电梯就在一边,还走楼梯。
这个节目除了许知年和顾迟辛还有四个人。顾迟辛口中的前辈孙齐,烁风娱乐的姜晨怡,舒允恩,还有演过几个女配角的叶浅曦。
许知年看着这个名单,觉得这个节目铁定扑街了,她就没一个认识的,难怪没人愿意参加。
许知年叹了口气,算了,就当混个脸熟了,观众们摁来摁去,总有停在这个台的时候吧。
徐琴前两天也收到消息让她多照顾这个新人,就猜到她家里应该不一般,怕她录这个节目吃不起苦,就让她在开拍前好好休息,把身体养好。
许知年自然不会跟公司客气,直接在家里宅了一阵子,天天喝着中药,把自己养的气色红润。
戚寒尽还特意来找她,问她要不要把节目推了,许知年在等待的日子里反而越来越期待节目开拍了,而且不知道是不是中药的作用,她最近都没有做噩梦,精神状态也很好,就拒绝了哥哥的提议。
节目组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找了夏天来得很早的景城作为第一个旅行地,许知年查了天气,那边温度已经有三十度左右了,她边收拾行李边嘟囔:“小破节目,尽会为难人,本来就没人看了,还不让我们舒坦些。”
还没收拾完,突然传来敲门声,她打开门,一个摄影机直愣愣地对着她。
“你好,我是我们在路上节目组的工作人员小陈,来拍摄你的准备过程,不打扰吧。”
许知年毕竟也是接受过表情管理课的,她马上调整表情,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当然没问题,我正在整行李呢。”
许知年看了看行李箱,幸好已经把内衣收好了,不然也太尴尬了。
“知年现在在收拾什么。”工作人员亲切地问。
“这个啊,这是保健品维生素之类的,听说旅行途中要自己赚钱,我怕赚不到钱,营养跟不上,要带一些营养补充剂。”许知年保持着开朗的笑,对着镜头举起装满保健品的袋子,“因为艺人大多比较瘦,我也担心我的同伴身体会受不了。”
她说着顿了一下,又对镜头眨眨眼:“节目组应该会悄悄放点水的吧,我知道【我们在路上】是一个有温度的节目组。”
“不好意思,我们的节目经费都被摄像大哥拿去喝酒了,没有多余的钱援助你们。”工作人员说着拍了拍摄像大哥的肚子,发出噗噗的响声。
“看来我还得再带几包方便面。”许知年扭头就往厨房走去。摄影师和小陈跟着她往厨房走,不禁感叹,作为一个独居女子的家,这也太大了,屋子里的摆件都极具设计感,低调又赏心悦目。
这一趟是七天,节目组规定带的行李不能超过一个行李箱,方便面实在有些占位置,她想了想,就拿了一包鸡蛋面,可以煮好几顿,带一瓶酱拌一下就行了。又翻出了一盒巧克力,低血糖时可以吃。都收拾好了,她咬着牙拉上行李箱,总算把东西都装了进去。
“如果都收拾好,就跟我们上车吧。”小陈说。
“不是下午的飞机吗?”现在过去未免也太早了。
“大家不是还没见过面吗,现在过去一起吃个午饭,车上已经有你的同伴在等着你了。”
听到这里许知年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当她打开车门,她的预感被验证了。
车里坐的就是顾迟辛,他听到动静摘下耳机,将后面的靠枕移到旁边的位置上,看向她说:“进来吧,外面晒。”

小编点评

我在下饭综艺恋谈爱全文免费阅读全文文笔很好,情节流畅,伏笔铺垫非常好,角色塑造非常棒,个性鲜明,值得一看,这里还有更多全文免费阅读的好文等着你。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