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下饭综艺谈恋爱(顾迟辛许知年)
我在下饭综艺谈恋爱(顾迟辛许知年)

我在下饭综艺谈恋爱(顾迟辛许知年)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5-08

小说介绍

顾迟辛许知年小说《我在下饭综艺谈恋爱》特别推荐,我在下饭综艺谈恋爱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顾迟辛从前觉得,感情是最虚无缥缈的东西,今日有明日无。所以当他在许知年与演艺事业中做一个选择时,他毫不犹豫选了后者。后来他后悔了,又赌上一切换了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回到二十岁,和那个满眼是他的女孩再次相遇。等他终于等到了与她的初遇,却发现……说好的对我一见钟情呢?这个看狗男人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小说简介

许知年从某天起就一直做噩梦,梦里自己爱而不得,卑微至极,虽醒来往往不记得具体内容,还是让她很郁闷
许知年:不过是个梦罢了,我何时这么怂过。
后来她遇见了顾迟辛。他明明每一寸都长在她审美上,却让她莫名联想到梦里的坏男人。
至此,她的梦清晰了,还一次次更新剧情,梦的男主,就是顾迟辛。

我在下饭综艺谈恋爱全文阅读

12月24日,平安夜。
顾迟辛看着车窗外飘起星星点点的雪,回想起去年平安夜,许知年在他公寓挂起的银白色塑料雪花,她当时依偎在他身侧抱怨,“今年的圣诞节再差一场雪就圆满了。”
他当时不懂这种圆满,对他来说,站在事业最高峰,万众瞩目,这才是圆满。
才短短一年时间,他却把许知年弄丢了。
顾迟辛不由摇下车窗,想触摸外面的雪,还未伸手,车窗又升了上去。
“ 这是市区,你也不怕被路人认出来。”肖唯的声音从前座传来,带着警示。
“你先回去,我让阿生送我回去。”顾迟辛依然看着窗外,虽每个字都是轻飘飘的,声音却带着冷意。
“你……”肖唯还想再交代什么,想到他现在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任她拿捏的小艺人了,也不想惹恼他。她拿起包准备下车,又不放心地交代了助理阿生一阵,临下车还拧眉看了顾迟辛一眼。
她第一次看到顾迟辛就知道他会红。这张脸太完美了,就算在最暗处,只要镜头打到他,就没理由不被人注意。初见时他只是默默站在一堆练习生的最后,没有像其他人一样挂着谄媚的笑,只是冷眼看着,唇倨傲地抿着。
后来她查了他的过去,露出讽刺的笑。如此不堪的过去,又端着如此高傲的姿态。不过同时她也很庆幸,她最怕的就是毫无污点的人,只要有过去,就等于把方向盘交到了她手里,车往哪边开就是她说了算。
不过事实也证明她没选错,从参加选秀到成为顶流,顾迟辛只用了三年。肖唯扬起自得的笑,细细的鞋跟嗒嗒踩在薄薄的雪地上。
顾迟辛往后一靠,疲惫地将右手背掩上双眼,“阿生,去旧夜。”
“老板,肖姐说了不让你公共场所,这酒吧就更不能了。”阿生轻声开口,老板这几天心情不好,他当然知道,但肖唯的吩咐他不敢不听。
“呵……”顾迟辛自嘲一笑,肖唯还真是把他拿捏地死死的。“前面路口拐角处711,给我买瓶烧酒。”
阿生犹犹豫豫,又实在开不了口拒绝两次,磨磨蹭蹭下车了,等他买完酒回来,车已经不在了。
顾迟辛开车去了二丁目,朋友莫申开的清吧,或者说,是以前的朋友。
现在,肖唯应该正往旧夜赶吧。
他总算有一时的清净了,自从和许知年被狗仔偷拍后,肖唯巴不得24小时拴着他。顾迟辛勾唇自嘲一笑,他和以前有什么区别,还不是像狗一样活着。
莫申看到他,没好气的呛了他两句,顾迟辛一言不发,只是要了几瓶酒。
从前只要他喝酒,许知年总是会气呼呼的,他现在才知道,许知年本来就是个有脾气的,在他面前乖顺温柔,不过是因为喜欢他,想让他欢喜。
他拿起最后一瓶酒时,莫申开始赶人。他没有反驳,拿着酒往外走,最后还是莫申不放心,给他递了个口罩。虽然这些年两人关系减淡,顾迟辛到底也是他从小看到大的弟弟。
顾迟辛走在街头,看上去步履凌乱,但其实他没有醉,只是装作喝醉了来暂时性欺骗一下自己。
凌晨的大街上人不多,整条路上只有他和一个穿着灰色厚棉袄的老太太。顾迟辛拉高口罩走过去,苍老的声音突然响起,“先生,需要后悔药吗?”
顾迟辛嗤笑一声,现在的骗子赚钱也不容易,大半夜的零下的天气,还出来坑蒙拐骗。他绕过老太太,继续踉跄着步子走。
“顾迟辛,对于许知年,你难道不后悔吗?”老太太的声音再次响起,还带了些急切。
顾迟辛顿住了,他猛地回头,漂亮的丹凤眼因惊讶激动而睁大,眼周还浮起了淡淡的粉。
老太太清了清嗓子,又恢复了气定神闲。“虽然你一直忽视她,对她毫不上心,但失去她,很痛苦。况且,她变成今天这样,也是因为你不是吗。”
顾迟辛把手重重捂住胸口,企图遏制住翻涌的心疼,可酸痛感还是让他控制不住滚落的眼泪,他一直在忍,一直在忍,直到有人把这戳破,他再也忍不住了。
老太太看他这个样子似乎很满意,还欣慰地点了点头。
“如果我有办法让你改变这一切,你愿意拿你已经拥有的这一切,换一个重新再来的机会吗?”
顾迟辛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喝醉了,怎么会遇见这么荒谬的事,但他的脑子很清醒。他不敢相信,却无比希望这是真的。
“你是觉得我是个骗子吗。”老太太突然换了声调,变成了一个少女的声音,还带着一丝怒气,“我要不是看许知年可怜,才不愿意千里迢迢来送温暖呢。”
“你是谁?”顾迟辛走进一步,想看清她的模样。
“玩过游戏吧,如果把这世界比作游戏世界,我就是那个掌管存档和故事线的,如果你愿意回到你以前的存档,你现在所拥有的多余的经验值,名誉值等等,我就可以收入总库,而你也可以去弥补遗憾。”
“那我能不能回到半年前。”顾迟辛有些激动,拉下口罩,又走进了两步。
真是美颜暴击啊。化身老太太的织梦忍不住心脏扑通两下,这下她才切切实实了解,许知年为什么会对这张脸一见钟情了。
“不行。”织梦冷下心否决。“存档是你在危险时自主触发的,而你上一次无意识的存档是6年前,你只有这个选择,接不接受看你。”
顾迟辛握紧拳头,而后抬头平静地看着她:“我该怎么做。”
还算有良心,织梦往四周看了看,“要读档也是有要求的,你在现实中又面临致命的威胁我才能帮你读档。六点钟方向过一会有一辆白色三菱面包车,里面灾着拐卖的小孩,你冲过去,又能触发读档,又能为别人做贡献,一举两得,顺便……”她声音突然冷了下来,“顺便尝尝知年曾经的痛。”
顾迟辛的心里又是一阵剧痛,许知年在病床上侧着头咬着唇,不愿流泪的脸出现在他面前。
“好,”他哑声,把手上的酒瓶放在织梦身侧,往街上走去。
他转身那刻,老太太织梦已经变成红衣少女,她身边出现了另一个浅蓝色裙子的女孩,冷哼着说:“现在来深情了,早干嘛去了。”
“诶呀,他也不容易嘛,才二十几岁,居然有八次危机存档,也真是福大命大,才活到今天。”
“我看你就是工作偷懒,天天把他们两个当电视剧看,不想自己追的剧烂尾。”蓝衣少女斜睨她一眼。
“岁镜,别气了,我们也不亏啊,你看看他的各项属性值,我们两今年的业绩不用愁了。”
蓝衣少女思索片刻,计上心头,“等会把他这一次的存档给我,我有用。”
顾迟辛走到街边,果然有一辆如描述一般的面包车,他迈出一只脚,顿了顿,毅然向那大亮的车灯跑去,耳边是刺耳的刹车声,他好像还听到了肖唯的尖叫,但他都不想理会,他此时只觉得全身像被撕碎了一般,当时知年也是这么痛的吧。
他渐渐失去意识,眼前却闪过许多细碎的片段,
许知年环着他的腰仰头亲他的下巴,娇软的声音对他说:“顾迟辛,亲我。”
许知年攥着他衬衫下摆,抽噎地问:“我对你,真的这么不重要吗?是不是只要让你选择,我永远是被放弃的那一个?”
许知年无力地指着门口让他走,嘴唇倔强地抿着。
许知年,许知年。
最后他的脑海里回响起那段话。
“我妹妹知年,从小娇惯,不曾受过一丁点苦。我本想为她打点好一切,她却说什么都不肯。为了你,她在那个看人下菜碟的娱乐圈唯唯诺诺,就怕你看不起她,厌恶她。可是顾迟辛,你以为没有她为你次次求我,你能在娱乐圈这么顺风顺水?”
“其实早该如此了,从今以后别再来见她了,你连自己都护不住,更别说她。”
-
天似乎亮了,顾迟辛睁开眼,只觉得浑身酸痛。他想起身,迎面却是一拳,一个黄头发,穿得流里流气的男人拎着他的衣领,表情发狠,旁边的几个男人还叫嚣着起哄。
原来六年前生死攸关的时刻是现在啊。顾迟辛看见生活了十多年的破败街巷,第一次觉得这里这么让她幸福。他忍不住笑了,明明嘴角还挂着淤青,一笑就疼,但他控制不住心中的愉悦,笑得爽朗。
黄毛被他一笑有些发愣,顾迟辛乘机反手制住他,狠狠回了他一拳。
黄毛被这一拳打得有些懵,他知道顾迟辛他会打架,但并不擅长。他不知道的是,此时的顾迟辛不是六年前的顾迟辛了,在无数次挨打之后,他早就把打架当成家常便饭,格斗对他来说不是什么兴趣喜好,而是生存方式。
顾迟辛站起,修长的腿随意踢过靠在墙边的木棍,顺手抄起,眼神森冷的一步步向几个混混走过去,五六个混混竟被这眼神骇得一个都不敢上前。
“不打就滚。”顾迟辛扬起棍子在空中一挥。有两个脾气大的也举着棍子冲了过来,顾迟辛灵活闪过,又侧身准确击向后脖颈——能把人打晕,又不会闹出人命。
这一次,他要干干净净地见许知年。

我在下饭综艺谈恋爱免费阅读

浅蓝色的舒适大床上,一个女孩紧皱眉头。她的额头有细汗渗出,湿湿的发贴在脸上,嘴唇抿着,像是忍受着巨大的痛苦。终于,在长久的挣扎后,她呼出一口气,慢慢睁开了眼。
她从一年前就一直做着同一个梦,每次醒来却不记得具体情节,只记得在梦里她很爱一个人,一个不爱她的人,那个人对她漠视无情,她的胸口很闷,很压抑,难受得喘不过气。
这简直是无稽之谈,她怎么可能因为这种黏黏糊糊的情情爱爱而这么卑微。
许知年打开百度,输入【每天做同一个噩梦怎么办】。
百度词条第一条点开:目前的情况考虑焦虑症,主要与过度的精神刺激和周围环境压力有关,建议到神经专科和心理咨询科做心理疏导。
精神刺激?环境压力?许知年摇摇头,她最近吃好喝好,哪有什么压力刺激。
现在是凌晨五点半,这么一折腾,许知年也醒得差不多了,换了身衣服出门晨跑。
初春的天气还有些寒凉,小区的绿化上结着一层浅薄的凝露,跑了半个多小时,肚子空空的许知年头晕乎乎,有些低血糖,掉头往家跑。
许知年的房子是一个双层的小独栋,是哥哥戚寒尽在她十八岁生日时送她的,大学课不多时,她就一个人住在这里。
快到门口,许知年看见一个高个的男人拎着一个纸袋子,另一只手解着密码锁,她绽开了笑,跑着扑到那男子身上。
“哥,你终于有空探望我这个孤寡女子了。”许知年用糯糯的嗓音撒着娇。
“怎么一大早就出门,又睡不好?”戚寒尽没有拉她下来,自顾自开了门锁,背着许知年进门。
许知年靠在哥哥背上,叹了口气,“每天都做一样的内容,关键我还记不住,更新一下剧情也好呀。”
戚寒尽被逗笑了,把她拎到沙发上,“你以为看电视剧呢?”
“诶,你说对了,我就觉得我在看电视剧,那女主我都看不清脸,肯定不是我。”
“我帮你约个心理医生,你去看看。”戚寒尽说着就拿出了手机。
许知年连忙摁住他的手,“我不要看医生。”
戚寒尽摸摸她的头安抚:“你每天睡不好身体要出问题的。”
“不要。”许知年撇嘴,她一想到医院就觉得浑身发冷。
戚寒尽自然知道原因,他们的父母,都是在医院去世的。父亲去世时许知年还小,印象不深。母亲去世得突然,当时他还在外地,那时还读初中的许知年一个人守在医院,一向骄傲的小女孩哭得无助。之后许知年就再也不愿去医院了。
他想了想说:“那我把医生请到家里。”
许知年勉强接受,她注意到戚寒尽手边的纸袋子,拿过来打开,里面是几个还微微发着热的可颂面包,许知年咽了口口水。
“一大早就来诱惑我,我的体重已经三连跳了。”
“你那点分量也好意思拿出来说,你看看你的胳膊,一掐都是骨头,叫你多吃点还天天喊着要减肥。”
许知年头疼。当年父亲与母亲结婚,家里都是不同意的,自此父亲就和他们冷了关系。自父亲去世后,祖父母更是觉得母亲晦气,连带着不喜欢她和哥哥。戚寒尽又当爹又当妈,偶尔还要上演一下隔代亲,本来话不多的人,竟然唠叨了起来。
说归说,许知年还是很愉快地干掉了两个可颂和一杯热牛奶,摸着微鼓的肚子,叹息着晨跑白跑了。
“哥,你几点出门,送我去一下星颖娱乐。”
戚寒尽看了看手表说:“八点半出发,你还有三十七分钟换衣服。”
许知年赶紧起身往楼上奔,在离八点半还有三分钟时准备完毕。
许知年扣好安全带,发现戚寒尽一直打量着她,许知年被盯得发毛,开口问:“你不是赶时间吗?赶紧开车呀。”
“你一大早去星颖娱乐干什么?”
“哥,你反射弧未免太长了吧,我去星颖娱乐签合同啊。”
戚寒尽皱眉,“不是答应我签暮光吗?暮光是苏伯伯的公司,可以多照应你。”
目前的娱乐市场,三分天下。暮光,星颖,烁风各占一分,但比较起来,暮光还是当仁不让的大哥。戚寒尽不想让妹妹进娱乐圈,但也想尊重她的意愿,所以让她进暮光娱乐,是最妥当的。
“可是星颖娱乐主动联系我,说明我和星颖有缘。”
戚寒尽也不勉强,他知道许知年从小到大的朋友余珂也在星颖,而且找点关系关照许知年,对他来说也不是太难的事。
到了星颖娱乐,许知年就给联系自己的经纪人徐琴打电话,徐琴接到电话马上告诉她办公室位置,和她敲定合同。合同细节徐琴已经提早跟许知年说过了,许知年也询问余珂,确定没有问题。
徐琴第一次看到许知年,是在B传媒大学的元旦晚会上,本来是去看一个有些知名度的童星,却被许知年吸引了视线。
许知年的节目是唱歌,唱的虽然好听,但也说不上说顶尖,但她眼神里含着哀伤,又带着期盼与希望,完美的诠释了这首歌应有的情绪,说她唱得好,倒不如说演得好。
因为报幕时没听仔细,她问了问旁边的学生:“她叫什么名字。”
旁边的男孩子刚刚结束持久的呐喊,喘着气回答:“音表系的许知年,我女神,漂亮吧。”
很漂亮。徐琴笑着记下了这个名字。
签完合同,许知年主动伸出手,徐琴回握。
“我还有其他工作,你今天可以先熟悉一下公司,我帮你安排人。”
“不用了,徐琴姐你忙吧,我提前找好人了。”许知年摆摆手,这句话说完没多久,身后就传来了洪亮的女声:“年年,你终于来了。”
徐琴见是余珂,才知道许知年和她认识。余珂是星颖小公主,长得美艳不可方物,但演技实在拉垮,可耐不住人家背景强大,资源好,人气一直很好。许知年和她关系好,看来背景也不一般。
徐琴朝余珂点了点头就走了,余珂拉着许知年往电梯走。
“我还真怕你去暮光,这样我们以后要合作都不容易。”余珂边走边说。一部剧主角通常都是用同公司的艺人,而暮光和星颖又是头号竞争对手。
“我才不要跟你合作呢,看你挤着眼药水演哭戏,我怕是会无限笑场。”许知年损到。
“我现在不用眼药水了,而且在下眼睑涂一点洋葱水效果更好,就是有点停不下来。”
许知年摇头,“真是白瞎了你这张女王脸,怎么如此沙雕。”
“你也白瞎了你这张清纯小白花脸,明明是个嘴贱大小姐。”
两个人打打闹闹出了电梯。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嘿嘿,带你去看公司新签的练习生,质量超好,有一个简直极品,我压五块钱,他绝对爆种。”余珂笑得色眯眯的。
到了练习室才九点半左右,还没有什么练习生,许知年白了余珂一眼:“人呢,你是让我来看你的场子有多大吗?”
“no no no.”余珂摆摆手,“那个极品帅哥很勤奋的,每天都会很早到,他一般都在最后面的练习室。”
余珂拉着许知年往里走,果然听到最里面的房间有动静。
练习室的两头门中间都有一块透明的玻璃,从玻璃可以看到里面人的训练情况,不过玻璃不大,两个人不能一起看,余珂先探头确认了一下。
“是他是他,哇,今天也很帅呢,动作流畅,腿好长,啊,这头发甩到了我心里。”余珂小声说,渐渐犯起了花痴。许知年嫌弃她没出息的样子,歪着脑袋看着她后脑勺。
“年年你来看呀。”余珂一把拉过许知年,把她摁在玻璃上,许知年的鼻子被冷硬的玻璃撞了一下,吃痛的抽了口气,准备回头教育余珂,却被里面那个身影粘住了视线。
一首歌刚刚放完,他拿起一边的毛巾擦拭脸上的汗水,将刘海往上一撩,露出清晰的五官。
眉骨高得恰到好处,略低的眉位下是一双典型的丹凤眼,眼角细长,眼间距却不紧凑,给人一种疏离感,被汗湿的睫毛浓密乌黑,运动后的嘴唇也异常红润。他眉头微微蹙起,似在思索什么难题,喘两口气后,长腿交叠坐在了地板上。
果真是极品。
可是让许知年移不开眼的不单单是这长相,而是看到这张脸时莫名其妙的熟悉感,和心脏微微的压迫感。
她确定从未见过这个男人,这样的长相,见过一次就不会再忘。但这浓郁的熟悉感到底是从何而来。
许知年脑海里响起红楼梦中宝黛初遇时那句:这个妹妹我曾见过。想完又被自己酸的一哆嗦。
都什么年代了,还想着前世今生,封建迷信不可有啊。
那个男人低垂着头,许知年越看越觉得心闷闷的,索性抬起头不看了,那个低着头的男人却突然回头,精准的锁定了她错愕的眼。
一时间,她仿佛被定住了,也顾不上心里微微发酸。
那个男人的眼神先是疏离高冷的,宛如微光半露,睥睨凡尘,而后是一瞬间的愣神,再就变得温柔而深情,眼眸中甚至泛起了微微的水雾。
脑子里仿佛被醇厚的红酒灌满了,她已经忘了自己身处何地,也听不见余珂在身后不停唤她的名字。

小编推荐

以上就是小说我在下饭综艺谈恋爱全文免费阅读的精彩内容,本文作者,融情于文字里头,以笔作犁,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喜欢请关注本网,更多全本小说,等你发现哦!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