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柔情(郁黛段咏舟)
偏执柔情(郁黛段咏舟)

偏执柔情(郁黛段咏舟)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5-08

小说介绍

郁黛段咏舟小说《偏执柔情》特别推荐,作者是有河不渴,偏执柔情[娱乐圈]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四年后,郁黛再次出现在段咏舟的视线时,彼时,已婚的她带着一个萌翻全场的两岁孩子出现在一档亲子节目中。段咏舟看着那张朝思暮想的脸,目露痴迷,结婚了可以离,孩子可以再生,他的女人却只能是她。

小说简介

御姐影后X偏执大佬X软萌神助攻小包子
终于在娱乐圈站稳脚跟的影后郁黛站在窗前开口:“我有件事要告诉你。”
嘴里咬着拉链慢慢下滑的男人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表示自己在听。
“我怀孕了。”
一句话让整个房间陷入静止,郁黛背后的拉链由下至上,还原。
“你让我想想。”
“给你一周时间。”
一周至,郁黛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去了医院,并发了一张一团血肉的照片给对方,主动结束了三年的地下情人关系,从此消失。
四年后,郁黛再次出现在段咏舟的视线时,彼时,已婚的她带着一个萌翻全场的两岁孩子出现在一档亲子节目中。
段咏舟看着那张朝思暮想的脸,目露痴迷,结婚了可以离,孩子可以再生,他的女人却只能是她。
没几天,段咏舟堵住郁黛的路,眼睛赤红地看着她:“跟我回家!”
郁黛断然拒绝:“不可能。”
段咏舟很好说话地点点头,“那你带我回家!”
郁黛简直被打败,硬着头皮说道:“我老公在家,你去不方便。”
段咏舟拉着她,“正好,我跟你老公谈谈你们离婚的事。”
郁黛:“......”

偏执柔情[娱乐圈]全文阅读

艾妙妙匆匆从外面进来时,郁黛抱着垃圾桶,刚吐完今天上午的第三个回合。
郁黛接过董小猛递过来的温水,来回涑三遍,才觉得好一点,转头问艾妙妙,“是不是要开始了?”
艾妙妙看着脸色苍白的郁黛,担忧地点头,“导演说十点整开始。”
郁黛抬头看看墙上的挂钟,十点差十分钟。
“小猛,帮我补个妆。”
镜子里的人穿一条灰色的粗布连衣裙戏服,毛孔细腻,睫毛弯弯,只是白到不自然的肤色太不像健康人了,郁黛不想出去吓人。
董小猛腰一扭,转身在化妆台上找了腮红,拿刷子沾了一点,来回在郁黛脸上扫,小声嘀咕:“就你这个鬼样子,化什么妆啊还,简直是砸了我的招牌。”
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董小猛的速度很快,腮红刷完,又找了一支豆沙色的口红给郁黛涂上,两种鲜艳的颜色一上脸,郁黛整个气色就好了很多。
郁黛也不反驳,只是微笑地听着他的抱怨声。
时间太紧,董小猛也没有时间做别的,扔下口红,拿桌上的橘皮在郁黛两边的手腕抹抹,“等会儿要不舒服了,你就闻闻。”
郁黛呕吐的情况已经持续半个月了,吃不下睡不好,油烟味饭菜味,甚至是香水味都闻不得,唯有水果的自然清香能稍稍压一压呕吐的欲望。
郁黛点点头,带着艾妙妙去了杀青仪式现场。
江导看到郁黛款款走来,连忙迎了上去,笑着说道:“哎呀,杀青回海市,你可要好好调理啊,再这么瘦下去,段少可要找我麻烦了。”
经过三个月的拍摄,江导对郁黛简直是大写的“服”,背靠大树,从不以势压人,让减肥就减肥,让节食就节食,减到后来胃出了问题呕吐不止也没有任何怨言,就凭这一点,已经能吊打圈子内绝大多数人了。
而段少那个人吧,明明有正经工作,却整天在外边混,不务正业,但贵在有个好爸爸还钱多啊,没事砸钱玩,又讲义气,三教九流没人比他玩得转,郁黛是跟在他身边时间最长的女人,看不出他多喜欢,但总归是在乎的,前两年没少给郁黛拿钱砸资源,而圈内只要打过郁黛主意、怠慢过她的人都被段少修理过,江导可不愿意随便触了他的霉头。
郁黛闻言笑道:“江导严重了,减肥是角色需要,也是我该做的,可不是您的错。”
在这部电影《我的梦》中,郁黛饰演的是一位前期在大山里支教,后期因为得了白血病,跟病魔抗争直到去世的年轻女孩子,为了真实体现女主病入膏肓的真实感,郁黛签约时就接受了导演减肥的提议,只是一开始确实是故意节食,之后却是真的吃不下,而导演自动给她呕吐找了“饿出胃病”的理由,郁黛也不好解释。
江导明白郁黛是个讲道理的人,放下心。
两人说了几句话后,江导将助理手中的花束放到郁黛手里,并带着她走到人群中,将她安排在C位,随后全剧组人一起拍了杀青照。
半小时后,郁黛强撑着回到化妆室,闻了半天橙子才把呕吐的欲望压下去。
下午两点,三人上了回海市的航班,为了让郁黛更舒服,董小猛将她的商务舱升级成了头等舱,而郁黛的情况比他们想象中好,一上飞机就睡着了,睡得还很安稳。
艾妙妙第三次看完郁黛回到商务舱,忍不住问董小猛:“黛姐急着回来是不是想亲口告诉段少?”
虽然没确诊,但郁黛一向准的姨妈推迟了三周,妊娠反应强烈,怀孕的可能性极大。
董小猛没说话,但心里是认同的。
艾妙妙也不在意董小猛的沉默,仿佛自言自语般说道:“也不知道段少会不会让黛姐把孩子生下来。”
不管生不生孩子,对郁黛的影响都是巨大的,生了,至少一年时间不能拍戏,而之前签的各种资源也会面临毁约问题,不生,强撑着回来的黛姐会失望吧?
董小猛叹了一口气,难得把娘娘腔扔在一边,语气深沉地说道:“不管怎么样,我们一直支持她就是了。”
飞机降落,因为睡了一路,郁黛的脸色看着很好,这让董小猛和艾妙妙松了一口气。
出了机场,一路到达停车场,跟吕励碰头后,吕励沉着脸对郁黛说:“段少那边的司机来了,说来接你。”
郁黛原本的打算是一下飞机就去医院确诊,为了做好保密工作,吕励连医院的人都找好了,这会儿计划被段总打乱,吕励心情不好。
闻言,郁黛先是一愣,随后说道,“没事,我先过去一趟,明天去医院也是一样的。”
回来的消息,郁黛并没有告诉段咏舟,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知道的。
三人里只有艾妙妙是女孩子,其他人不好说的,她能说一点,于是她凑近郁黛,叮嘱她,“那你要小心点,能拒绝就拒绝吧。”
段少找郁黛去,除了千篇一律的原因,艾妙妙想不出别的理由,而郁黛此时的情况,最不能做的就是那件事。
郁黛笑着点头,接过董小猛递过来的橙子,在三人担忧的目光中上了黑色的越野车。
机场离段咏舟的家有半小时的路程,大概是回来后心情好了很多,也可能是睡眠充足的原因,郁黛觉得身体恢复了一点,一直到段家,都没有出现任何不适。
别墅里的做饭阿姨看到郁黛,很高兴,问她:“郁小姐晚上想吃什么?”
郁黛笑着回答:“胃口不是很好,就吃点清淡的吧。”
阿姨点点头,正准备去厨房,郁黛环视四周后问她:“段少呢?”
“段先生说晚上不回来吃,让你晚上就在这里休息。”
郁黛点点头,就坐在客厅看电视。
没一会儿,阿姨端着一碗清粥和几样小菜就出来了,郁黛这会儿也有些饿,坐在桌边直接开动了。
清粥很爽口,泡萝卜酸酸甜甜,而醋溜土豆丝酸酸中带着微辣,郁黛胃口大开,难得地吃了两小碗。
吃完在花园里坐了半小时,郁黛回了楼上。
郁黛在段家有专属于自己的房间,装修豪华,家居齐全,欧式床,复古化妆台,床单和窗帘都是她喜欢的颜色,衣帽间里每段时间就会有专人整理她不穿的衣服,再添加一些当季的衣服鞋子包包,凡事做得细心又体贴,美好得时常让郁黛有一种段咏舟其实是爱她的错觉。
难得身体没有不舒服,郁黛洗完澡就待在衣帽间,一样一样打量从没见过的小饰品,正入神间,有人突然靠近,打横将她抱起,直奔外间的大床而去。
“你可算是回来了!”
郁黛在一秒的惊讶后,看着急吼吼的男人想说什么,但段咏舟根本不给她机会,把她压在床上,胡乱地拉扯开身上的真丝睡袍,迫不及待地覆了上去,想亲吻郁黛的唇。
近两个月没见,段咏舟显得很激动。
只是当他贴近郁黛的前一秒,一股混有淡淡的香烟味和女用香水味的味道扑面而来,熏得郁黛胃里翻江倒海,她一把推开段咏舟,来不及把不远处的垃圾桶抱在怀里,便把晚上吃的东西全都吐了出来。
吐完,郁黛舒服了很多,把身上的睡袍整理好后,接过段咏舟递过来的水喝了几口,水是入口正好的温水,但滑过火辣辣的喉咙时,仿佛火上浇油。
刚刚吐过的郁黛眼睛里蒙了一层水雾,她将长发勾到耳后,笑容里有丝丝的楚楚可怜,“段少,不好意思,让你扫兴了。”
段咏舟身穿黑色POLO衫,蓝色破洞牛仔裤,向上竖起的亚麻色短寸飞机头丝毫不乱,左耳上蓝色的耳钉闪着冷淡的光芒,他抱着手臂,看着她,“确实挺扫兴的。”
这么久了,连一口都没亲到,简直扫兴扫到了家。
不过,一向壮得跟猩猩一样的女人,突然瘦了不说,还像生了病,看来这段时间又有不长眼的人欺负她了。
郁黛微笑着建议:“没事,时间还早,你再找个人来就是了。”
说完话,郁黛移到床的另一方,光着脚下了床,准备回家。
段咏舟蹙眉迎面走过去,将她一把抱起,“这么晚了,找别人多麻烦啊,今晚我就喜欢病美人!”
说着,绕过那一堆呕吐物,把郁黛抱进了隔壁的主卧。
段咏舟对每次做的位置不怎么挑,主卧和次卧每次都凭心情选择,因此,两间房郁黛都挺熟悉,只是次卧里面的东西都是为她准备的,因此次卧对她来说更加有归属感。
郁黛被段咏舟抱着床上后,她忍着喉咙的不适,说道:“我今天身体不舒服,不想继续了。”
不得不承认,刚刚的某一瞬间,郁黛其实也是想他的,但当那股味道飘进鼻子里来时,瞬间让她清醒过来,她的身体先大脑一步做出了决定。
段咏舟随意从抽屉拿出一条内裤,闻言轻飘飘地看了郁黛一眼,“你以为我会对满身酸臭味的女人有性/趣?”
说完进了浴室。
听了这话,原本打算去洗澡的郁黛直接掀开被子躺在枕头上,既然嫌弃,那就让你闻一整夜好了。
第二天早上,迷迷糊糊中,郁黛感觉身边的人拉开被子钻到了她这边,小心地拉扯她的睡袍,随后,火热的身体贴在她的皮肤上,一点点吻她。
再然后,那人想拉开她的腿,她不愿配合,大腿被轻轻拍了一下,有小小的诱哄声从被子里传出来。
“乖,往外点,别碰到我的头,影响我发挥。”
碰上的那一刻,郁黛彻底清醒,抬脚毫不犹豫地踢了过去。
酸臭味不喜欢,但喜欢发酵了一夜的酸臭味,也真够重口的!

偏执柔情[娱乐圈]免费阅读

肩膀被踢,段咏舟从被子里钻了出来,怒瞪着脸色红润的郁黛,还没开口,就被郁黛的话堵了个半死。
“我身上很酸很臭!”
如果没有孩子,她也不在意他嫌不嫌她脏,爱亲哪亲哪,但现在,郁黛不想有任何一点意外。
段咏舟气得上前咬了郁黛的嘴一口,扔下一句“算你狠”,光着上身下床去衣柜里找衣服。
终于原数奉还,郁黛心情不错,她擦掉唇上的口水,问段咏舟,“你下午有时间吗?”
怀孕的事八九不离十,但郁黛还是希望确认后再跟他说。
段咏舟往头上套了一件衣服,故意曲解:“想z就现在,不用等到下午,我X功能没有障碍,不用酝酿那么久。”
郁黛不理他的调/戏,只是说道:“三点,我等你。”
段咏舟看了她一眼,“看爷心情!”
说完就出了卧室。
等人走后,郁黛穿好衣服下床,又去了卫生间洗漱这才下了楼,路过次卧时,郁黛往里看了一眼,昨晚的狼藉早已收拾干净。
早饭依然是阿姨做的清粥小菜,郁黛吃了一碗就出了门。
门外,吕励开车带着艾妙妙正等在外面,郁黛一上车,吕励的车朝着医院疾驰而去。
艾妙妙递了一个橙子给郁黛,并上上下下打量她,问道:“黛姐,你昨晚还好吧?”
郁黛脑子里自动略过今早只做了一半就被她强行制止的事,回答:“还好,只吐了一次。”
“那早上吃了早饭吗?”
郁黛点头,“吃过了,你放心吧。”
据郁黛所知,检查是否怀孕,并不要求空腹,因此,早上能吃多少,郁黛就吃了多少。
艾妙妙的问题问完,前面的吕励开始安排一会儿的事,“我认识的林医生今天刚好休假,她帮我介绍了另一个医生,说同样可靠,但我还是不放心,所以,一会儿,妙妙你用你的名字去挂号。”
吕励作为跟郁黛合作了四年的经纪人,做事一向稳妥,如果只是单纯的做B超,有熟人的情况下根本不需要挂号,但吕励担心医生会让郁黛去做别的检测,所以还是以防万一比较好。
艾妙妙被点名,毫不犹豫地点头,“好的,我明白。”
常年跟在郁黛身边的艾妙妙,早就被很多媒体认知,因此,为了不被人认出并联想到郁黛身上,艾妙妙特意准备了鸭舌帽和口罩。
郁黛见吕励跟艾妙妙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笑着安慰他们,“没事,一会儿小心点就成了,不会有事的。”
虽然这么说了,但吕励和艾妙妙还是无法放松。
郁黛出道四年,近年好不容易获得国内几个重量级奖项站稳脚跟,要是被记者把怀孕的消息捅出去,这不是所有的努力都前功尽弃吗?
到了医院,三人兵分两路,艾妙妙去挂号,吕励则带着郁黛直接去找医生,林医生介绍的医生姓程,听说昨晚上的夜班,今天本来是要下班回家的,因为受了林医生的托付,特意在办公室等的他们。
吕励找到程医生的办公室后,十分满意,程医生办公室周围并没有进出的医护人员和病人,十分清净,吕励敲敲门,独自进去跟程医生打了招呼,等他出来,正好艾妙妙拿着挂号单也走了过来,吕励和艾妙妙陪着郁黛一起走了进去。
郁黛戴着口罩进门后,看到坐在桌前的男医生,目光一闪。
程瑞从医时间并不算长,只有五年,但做事一向中规中矩,像今天这种走后门的事,放在从前,他一定会拒绝,但林老师对她有教导之恩,受老师所托,他只能耐着性子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此时看到吕励带了两个女人进来,公事公办地问吕励:“是谁要做检查?”
吕励看向郁黛,说道:“程医生,是她。”
程瑞随意看门了一眼戴着口罩的的黑衣服女子一眼,说道:“过来吧,在床上躺下。”
郁黛没动,反而对吕励和艾妙妙说道:“你们俩先出去一下,我有话跟程医生说。”
程瑞听到这个声音就蹙起了眉头,如果说蒙着脸的女人他认不出来,但这个声音却是他熟悉的。
吕励和艾妙妙虽然奇怪郁黛有什么话跟才认识的医生说,但还是听话地走了出来,并关好了门。
等房间里只剩下两人,郁黛摘下口罩,笑着跟程瑞打招呼,“好久不见,程医生。”
程瑞跟段咏舟认识,段咏舟偶尔带郁黛参加他的聚会时,郁黛见过程瑞,跟段咏舟其他的朋友不一样的是,程瑞是少有的时常看不惯段咏舟的人,也是唯一一个不带有色眼镜看她的人,三观正,脾气耿直,郁黛对他观感不错。
程瑞看向郁黛的肚子,“是你怀孕?段咏舟的?”
郁黛耸耸肩,玩笑般地说道:“不出意外,应该是他的。”
程瑞又看了她一眼,说道:“过来躺下,我给你检查。”
郁黛点头,乖乖躺在诊疗床上,只是,刚躺下,郁黛的胃里一阵翻滚,她立刻起身,蹲在垃圾桶边,把早饭吐了个干净。
吐完,郁黛不好意思地看向站在身后的程瑞,“抱歉,没忍住。”
“没关系。”
程瑞递给郁黛一杯温水后,又拿出一个玻璃瓶,说道:“这种药可以缓解孕吐,没有任何副作用,没事含一片。”
郁黛喝完水后接过瓶子,打开,倒了一颗放进嘴里,对程瑞说了声谢谢。
嘴里的药片酸酸甜甜的,口感很好,没一会儿郁黛觉得自己好多了,重新躺了下来。
确认怀孕的时间并不长,没多久,程瑞就收了仪器,说道:“起来吧。”
郁黛收拾好自己,随即坐在了程瑞对面的凳子上。
程瑞将打印出来的结果递给郁黛,说道:“你确实怀孕了,目前来看没有问题。”
胚胎的胎心胎芽发育良好,也排除宫外孕的可能,其他情况等抽血检查才能知道。
郁黛接过来看了一眼,对于这个结果,心情还算平静,顿了几秒后,问道:“如果我不想要它,什么时候做流产手术比较合适?”
程瑞一愣,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下,问她:“你以前的身体检查都是哪里做的?”
郁黛想了想,“这里。”
这家医院是海市最好的医院之一,保密性强,再则吕励在这里有熟人,因此,郁黛只要有身体不舒服或者例行身体检查都是在这家医院。
程瑞闻言,直接在电脑上输入郁黛的名字查看电子病历,这家医院从很早前就开始了电子病历存档,十年之内的就诊记录或者体检报告都能查得到。
没几分钟,程瑞看完了郁黛所有的病历,说道:“你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的问题,现在就可以做人流手术,但我不得不提醒你,你的双侧输卵管天生细长,并有堵塞情况,再加上你的内分泌一直没有调理好,本身属于不易怀孕的体质,这个孩子来得不易,如果贸然打掉,以后当妈妈的几率会比较小。”
郁黛听了程瑞的话,小心地将手放在腹部,自己的身体郁黛怎么可能不清楚,大概也是因为身体原因,她怀起孩子也比很多人辛苦。
“嗯,我明白了,谢谢你。”
郁黛起身准备走,程瑞叫住她,“你不告诉段咏舟吗?”
郁黛回答:“会。”
但谁又知道结果会怎么样呢?
程瑞想了想,说道:“有什么事可以直接联系我,我会尽可能帮你。”
在程瑞看来,段咏舟不是个好男朋友,以后未必会是好丈夫,郁黛这个孩子不管生不生,都会是问题。
郁黛展颜一笑,“现在就有,这件事你能帮我保密吗?”
程瑞点头,“你放心。”
/
三人上了车上后,郁黛把检查结果给两人看。
沉默了一会儿后,吕励问道:“郁黛,你认识程医生?”
郁黛并没有隐瞒,说道,“他是段咏舟的朋友,见过几次。”
吕励:“可靠吗?”
程瑞是段咏舟的朋友,也就意味着程瑞很有可能还认识段家其他人,他们不怕程瑞把郁黛怀孕的消息告诉段咏舟,只怕告诉段家人,就以段家人那种看不起郁黛的嘴脸,吕励都不敢想,在这之后郁黛会遭遇什么。
全网黑郁黛未婚先孕恬不知耻只是第一步,只怕他们会打孩子的主意,趁机伤害郁黛。
郁黛点头,“我相信他。”
既然郁黛说了相信,吕励也就没再说什么。
三人吃过午饭后,郁黛要去段咏舟家。
吕励不放心郁黛开车回家,说道:“要不,我就送你过去吧,我就在外面走,等到你出来为止。”
郁黛关好驾驶室的门,回答:“不用了,你们先回去。”
她虽然给段咏舟说过下午三点见,但并不能确定他什么时候能回来,所以没必要让吕励在外面一直等。
郁黛说话一向掷地有声,做了决定的事很难让她改变,因此,吕励只能随了她的意思,看着她开车独自离开。
三点差十分,五月的太阳已经隐隐热辣的感觉,郁黛站在卧室窗边看着段咏舟从跑车里出来,大步进了大门,不到一分钟,他推开卧室门走到了自己身后。
此时的郁黛长发被束起,穿一条黑色吊带的裙子,细细的带子衬得单薄的肩膀和天鹅颈分外诱人,段咏舟走过去,揽着她的腰,暧昧地说道:“我回来了,我们开始吧!”
郁黛没理他的暗示,淡淡地说道:“有件事,我要告诉你。”
段咏舟低着头一点点亲着她雪白的肩膀,慢慢从肩膀上,一路到脖子,背上,闻言抽空回答:“嗯,你说。”
这段时间段咏舟憋得很了,昨天好不容易等到她回来,她却身体不舒服,今天看着已经恢复了,段咏舟的心思便活络起来,也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咬着郁黛背后的拉链慢慢下移。
“我怀孕了。”
郁黛淡淡的嗓音在安静的房间里仿佛就是一枚炸/弹,震得段咏舟一点性致都没有了,他咬着拉链上移,拉链很快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上。
“是上次?”段咏舟问道。
郁黛:“嗯。”
一个多月前,郁黛从剧组回来拍广告,晚上和段咏舟在车上闹了两次,前一次有做措施,第二次因为车上没有存货,直接舍了那一步。这样的事情从前也发生过,郁黛因为不易怀孕的体质从来没有中过招,因此也没在意,只是没想到这次会有一只“漏网之鱼”。
段咏舟退后几步,躺在床上,揉着太阳穴,说道:“你让我想想。”
郁黛明白他的心情,也能理解他目前的处境,说道:“我给你一周时间,一周内,如果你同意留下它,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跟你站在一起,如果你不同意,我宁愿它化成血水,也不会让它成为受尽冷眼的私生子...我们后会无期。”
跟段咏舟在一起三年,两人没有公开过,没有互相承认过对方的身份,但也从来没有遮掩过,处于一种你情我愿、各取所需、心照不宣的情人关系,而段家一向看不起她这个戏子,曾在公开场合表示过段咏舟的妻子只会从门当户对的家族里选,绝不会找娱乐圈的女人。
郁黛也从来没有幻想过跟段咏舟有未来,但为了肚子里这个意外的孩子,她愿意为它赌一次,赌自己在段咏舟心里的地位,赌每晚都会把自己关在书房里的男人,有没有保护她和孩子的能力。
“私生子”就像一柄锋利的刀子插/进了段咏舟的心脏,这三个字仿佛噩梦一般跟了他二十多年,他猛地直起身,满身火气地再次走近郁黛。
郁黛察觉到他的靠近,全身绷紧,一手护在小腹上,一手却紧紧捏成拳,做好随时还击的准备。
但出乎她意料的是,段咏舟什么都没做,只是轻柔地将她圈在怀里。
“等我!”他说。
郁黛几不可闻地松了一口气,全身也松懈下来,半晌后,扯开腰间箍着她的手臂,走出了别墅。
段咏舟站在窗边同样的位置,看着郁黛下楼,看着她开车出了别墅,直到再也看不见。他极力压住不知从何而来的一丝慌乱,握着拳头,集中精神开始认真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
只是他做梦都没想到的是,这一别,会持续那么那么那么久。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偏执柔情[娱乐圈]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