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女配她每天都有病(宋时卿沈栖夏)
豪门女配她每天都有病(宋时卿沈栖夏)

豪门女配她每天都有病(宋时卿沈栖夏)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5-08

小说介绍

主角是宋时卿沈栖夏的小说豪门女配她每天都有病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33楼的办公室里,一个颀长的背影显得格外忧郁。因为宋医生最近很苦恼,沈家小姐可能是暗恋他,爱在心口难开,所以每天都装病接近他。他要如何委婉的拒绝这份突如其来的爱意呢。

小说简介

沈栖夏穿书了,霸总小说里不配拥有剧情的女配。
女配就女配吧,好歹是个吃喝不愁的富家千金,可是为什么总有刁民想害朕,小说刚开始她就要死了。
好在家庭医生非常靠谱,她每天都兢兢业业的跟宋医生汇报身体情况:“宋医生,我今早起床就开始吐,我是不是快死了。”
宋时卿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你只是肠胃炎。”
“宋医生,我发烧了,我是得了肺炎吗?”
“沈小姐,你这是上呼吸道感染。”
……
33楼的办公室里,一个颀长的背影显得格外忧郁。
因为宋医生最近很苦恼,沈家小姐可能是暗恋他,爱在心口难开,所以每天都装病接近他。他要如何委婉的拒绝这份突如其来的爱意呢。
宋时卿意外来到了《我们牵手吧》相亲综艺。
刚进门,他就看见沈栖夏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一脸揶揄的望着他,笑得眉眼弯弯,“原来,宋医生你是想和我谈恋爱呀。”
宋医生:?

豪门女配她每天都有病全文阅读

infree轻奢珠宝广告拍摄的化妆间里。
沈栖夏微阖着眼睛,身上盖了一件白色的羽绒服,将整个人都包的严严实实,一脸安逸的躺在沙发里小憩,也不知道做了什么美梦,咧着嘴角一脸的满足。
赵栗进门的时候,就看到这么一副景象,她看了看沙发里的沈栖夏,又低头看了看手机里的照片,心累地叹了口气。
外面乱成一锅粥,而女主人公在呼呼大睡。
她一把掀开了沈栖夏的羽绒服,“沈栖夏,你和宋总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栖夏不情不愿的睁开了眼,“出什么事了?”
“还问我什么事?你和宋总的照片被爆了!你知道吗,现在到处锤宋总是你金主!”
赵栗感觉自己气得后糟牙都疼,“我刚才去了公司,上面暗示我这事儿宋总不让公关。”
沈栖夏完全没睡醒,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状似惊讶地啊了一声,眼见着头一歪,又准备睡过去。
赵栗内心一阵悲哀,当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她叉着腰咆哮,“你给我起来!!!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有那么一瞬间,沈栖夏觉得自己要聋了。
赵栗的声音就像是拿了个大喇叭怼在她耳朵上的。
恍惚了两秒,她宕机的大脑被唤醒。
接过赵栗递过来的手机,她翻了翻热搜的照片。
照片里,她侧着头嘴角微翘,一双桃花眼笑得月牙弯弯,明眸潋滟,如墨般微卷的长发,衬得皮肤如雪般透白,眼下还有一颗小小的泪痣,使整个人看起来有一种欲说还休的意味。
不得不说狗仔把她拍得很漂亮。
但是她对面站着她们天盛娱华的宋总宋覃。
宋覃慵懒的靠在车门上,歪着头看着她,眼神像是在上下打量她,笑得有些玩味,那表情就仿佛在看一件待价而沽的商品。
现在网友结合了她最近突然变好的资源,开始到处造谣她爬床上位,甚至某些自称圈内人士,已经开始锤她私生活混乱了。
点开评论,一眼望过去几乎都是在骂她的。
【就说infree这种轻奢的珠宝代言她怎么能拿到,呵呵,原来如此】
【真不要脸,恶心】
【沈栖夏?谁啊?拍什么的?】
【妈呀,天盛娱华的老总也太帅了吧,沈栖夏赚大了好吗,现在人财两得啊】
【楼上别做梦了,宋总肯定就是玩玩而已,正经白富美才配得上好吗】
……
赵栗看她翻得认真,又看了看屏幕上的内容,心里有点担忧,不知道沈栖夏的抗压能力如何。
她踌躇着,就见沈栖夏关掉了评论,又点开照片,放大到屏幕里只剩下她自己的脸,仔细的观摩一番后,非常由衷的感叹。
“把我拍得好漂亮啊。”
赵栗:……
然后作为经纪人的她反而被安慰了一顿,“赵栗这事儿你别担心了,热度过去就没事儿了,我一个小糊咖谁还能天天惦记着不成。”
“不是……”赵栗愣了愣,“我重点是想问你,跟宋总是个什么情况。”
“没狗仔找你谈价格对吧?”
“对。”
“公司不让处理是吧?”
赵栗点头。
“行了,这热搜都多半是宋总买的。公司不让处理就不处理,没事儿。”沈栖夏拍了拍她的肩膀,说的格外轻松。
“我和他也就是在楼下碰到说了两句话,咱们宋总啊,这是在为了他的西区地皮做铺垫呢。”
赵栗:???现在是需要开会员,才能听懂沈栖夏说话了吗?
*
沈栖夏坐着化妆的时间,还在津津有味的看着微博,掌握着事情的一手动向,感觉就像是在吃别人的瓜一样快乐。
这也不能怪她没心没肺,毕竟生死面前无大事。
绯闻算什么,姐都是快死的人了。
五天前沈栖夏发现自己穿书了,睡前她在看一本无脑的豪门甜宠文,然后再次醒过来的时候,自己就成了书里最炮灰的女配沈栖夏了。
全文对她的概述都不多,只说了她是沈家丢失的女儿,被认领回去之后,她作为一个不上台面的小明星,花式衬托了一番女主的优秀。
在男主男配都被女主深深地吸引了之后,她就非常潦草的因病去世了。
当时沈栖夏心里就哦了个草。
这作者怎么这么敷衍呢?难道作为一个炮灰她就连病因都不配拥有吗?
她抱着强大的求生欲去医院做了全面检查,显示指标一切正常。
就在她长吁一口气,庆幸剧情还没开始的时候,宋覃在公司楼下拦下了她。
照片应该就是当时拍的。
宋覃当时的确是在打量她,看了半天,突然就抿着唇笑了一下,“在公司都几年了,我才知道有你这么个人。”
紧接着宋覃把她领到了办公室,丢给她一个infree的轻奢代言,要求她配合做一次亲子鉴定。
得了,庆幸早了。
想到自己悲剧的下场,沈栖夏近乎欲哭无泪。
从宋覃办公室出来后,沈栖夏有点恍惚的在公司里游荡。
穿书前她就是个十八线的小演员。
或许就是因为人物吻合度较高,她才穿到了沈栖夏的角色上。
按照书里内容,被沈家认亲已经是铁板钉钉上的事情了。那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远离男女主角,保重好自己的身体,珍惜好自己的狗命。
她拿起手机准备叫车回去。
却意外的发现自己的手机页面上多了个白色的图标,没有名字也没有图案,就像是个雪白的马赛克。
沈栖夏确定自己没有下载过这个APP,却鬼斧神差地把它点开了。
APP打开后屏幕又变成一片纯白,沈栖夏还以为是自己的手机死机了,反复的按了两下锁屏键,这时突然从屏幕上方掉下来一个黄澄澄圆滚滚的小胖鸡。
她吓了一跳,怀疑是不是自己ZFB里饲养的小黄鸡跑错软件了。
小胖鸡掉下来后,在屏幕里滚来滚去,结果硬是把白花花的屏幕,滚成了一片绿色的草原。
……看起来更像了。
沈栖夏无声的赞叹,抄袭狗果然无处不在。
小胖鸡的嘴里开始吐泡泡,哦不是,吐了个对话气泡出来。
【恭喜系统测试的第八十八名倒霉蛋,在完成本APP发布的所有任务后,就可以脱离剧本《豪门宠妻有点甜》回到现实生活中了。】
……我嘞个去?
沈栖夏惊得差点把手机砸了,所以这就是个莫名其妙的游戏世界,完成了游戏任务就可以回家了?
沈栖夏的心情有点复杂,因为《豪门宠妻有点甜》的确就是她穿进来的这本甜宠小说的名字。
就在她试图关掉这个软件的时候,不但是毫无反应,小胖鸡又吐出来一个对话气泡,同时表情变得贱贱的,像是在嘲讽屏幕前的人。
【若游戏任务失败,就会成为真正的倒霉蛋,永远的留在剧本里啦。】
小贱鸡紧接着又冒出来一个气泡,还把气泡的边框给加粗了。
【重要提示:此角色有死亡设定的剧情危险,请玩家在完成任务前,务必保证自身安全。】
所以剧本叫我死,游戏让我活?
这特么不就是在逃生游戏里做任务?
人家玩游戏还能简单、普通、困难三选一,到她这儿就直接默认困难模式?
小贱鸡滚来滚去,屏幕的右侧又滚出来竖着的一行字。
【任务一:与沈琬青(女主)见面。】
再往下,别的任务都被一团白雾样的马赛克蒙住,她猜想着大概是解锁一个才能看见下一个吧。
既然要回沈家,那么与沈琬青见面就是必然要达成的事件,并没有太大的难度。
沈栖夏伸手试着滑掉当前的界面,发现不像刚才那般一动不动了,很轻松的就回到了手机桌面。
她又尝试着删除这个诡异的APP,却发现根本不行。
行吧。
沈栖夏觉得经历了这几天的奇妙之旅,就是再离谱的事情她都可以轻松接受了。
*
她依在栏杆上深叹了一口气。
“那边有点危险,你可以下来吗?”
耳边传来一声清清冷冷的劝告,低沉而有磁性。
沈栖夏愣了一下,回头望去。
男人穿着一袭白大褂,双手插在衣服兜里,带着一副金丝眼镜,看起来很斯文,身形也很修长。
他的唇边漾着一抹浅浅的笑意,眼眸犹如深潭一般幽静。
沈栖夏迷茫地环视了下四周,露台上四周都围着栏杆,她只是单纯的依靠在上面,并没有觉得哪里有危险。
“帅哥,或许你可以换个搭讪方式?”
沈栖夏没想到都21世纪了,还有人这么老土。
“栏杆上是贴着正在维修。”宋时卿朝着她身后示意了一下。
沈栖夏回头一看,果然一张纸落在地上,她没有注意。
正尴尬着,又听见对面那人幽幽开口,漫不经心地问她。
“沈栖夏,你是巴不得自己早点死吗?”
沈栖夏瞳孔地震。
整个人愣在了原地,半晌也才缓过神。
她三两步跨下露台,仰着头一脸认真地问他,“你这话什么意思?你认识我?”
宋时卿微微垂眸,看向陡然伫在面前的沈栖夏,语气平和,“你是艺人,认识你很奇怪吗?”
沈栖夏语塞。
她怀疑地盯着他,然而在这双如墨的瞳孔里,流露出的尽是冷漠与疏离。
仿佛确实只是一个过路的好心人。
只是“你是巴不得早点死吗”这种听上去意有所指的话,真的是她想多了吗?
沈栖夏张了张嘴,却没发出声音。
因为她根本不知道从何问起。
宋时卿见她没什么问题了,便干脆利落的转身离开。
余留下沈栖夏一人,木然地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怔怔出神。
她想着,自己都不知道他是谁,居然莫名有一种被窥探的感觉。
更是怎么也没想到,他们很快还会见面。

豪门女配她每天都有病免费阅读

第二章
沈栖夏拍摄完infree轻奢广告的隔天,宋覃就安排她去沈家做亲子鉴定。
沈栖夏真是忍不住想站起来为他鼓掌。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一手交资源,一手交血吧。
“把我送去御龙山庄。”
原本专心致志玩手机的赵栗在听到御龙山庄四个字后,表情变得一言难尽,用一种被深深欺骗的眼神控诉着她。
“沈栖夏,咱们不红归不红,要有点骨气,不能为金钱弯腰。就算弯腰了,你得跟我说实话啊,我也好给你安排。这大白天你就往人家家里去,给狗仔拍到了怎么办。”
沈栖夏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原来绯闻男主宋覃也住御龙山庄啊。
她由衷的感叹赵栗的知识面之广阔,“你居然连老板住哪儿都知道,还当什么经纪人,改行狗仔挺合适的。”
“我都没说是谁!你做贼心虚!你还骗我!”
……
沈栖夏:我闭嘴还不行吗。
为了自证清白,沈栖夏让保姆车一路开进了别墅区,一直到岔路口才把她放下来。
下车的时候她还不忘安抚赵栗,“这真的不是宋覃家,这是我家。”
赵栗本来还在怀疑人生,听见这话后下意识的用一种看弱智的表情望着她。
这一眼胜过千言无语。
她甚至读出了赵栗准备带她去看精神病的准备。
杀伤力不大,侮辱性极强。
沈栖夏头也不回的走了。
*
十月才刚入秋,气温就骤降,路上的寒风瑟瑟特别刺骨,她不由得裹了裹身上的风衣,埋着头往前走。
说是别墅,倒不如称为古堡更贴切。
沈家的整个建筑都是中欧世纪的风格,微风吹起了一片泛黄的落叶,在地上打了个圈儿,两侧种满了香樟树,眼前尽是深谙的墨绿,倒是格外的幽静。
保姆推开了厚重的门,沈栖夏随着她穿过了走廊,走到了客厅的门前。
屋内用的是标准的美式风格,她甚至看见了沙发前装的壁炉,壁炉泛着微微的火光,整个屋子都照出了一些暖意。
随着沈栖夏的脚步声响起,原本坐沙发上的男人猛然起身,朝着她的方向张望。
很神奇,不需要任何多余的言语。
沈栖夏便一下子认出了这是她的父亲,沈氏地产的董事长沈国强。
男人西装革履,看起来大约五十多岁,头发已显斑白,身体却很硬朗。
他压抑着心中的激动,热情地招呼她,“小夏,来来来到这里坐。”
沈栖夏礼貌地点头应声。
直到走到沙发前才发现,沈国强的右手边竟然还坐着一个挺拔的身影,只是被高背的沙发遮掩住了。
沈栖夏的目光很轻易的就被他吸引了,因为她记得这个人。
他们昨天刚刚见过。
此刻的宋时卿依然是穿着一身白大褂,侧头对着她微微颔首,但是那双狭长的眼眸里却没有一丝笑意,客气而疏离,非常的清冷。
沈国强介绍道:“这是宋时卿宋医生。一会儿他给你抽血。”
沈栖夏闻声抬眸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男人,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宋时卿忽然也目光平静的转了过来,也看向她,眼神相撞。
她毫不避讳地与他对视,“麻烦宋医生了。”
“不麻烦。”宋时卿礼貌回应。
然后沈国强询问了一堆问题,大多数都是关心她之前的生活如何。
沈栖夏眼都不眨的胡编乱造了一堆回答。
末了,他问道:“你还想继续做艺人吗?”
沈栖夏毫不犹豫地点头,“是的,这是我喜欢的事情。”
她的确是喜欢,只是一直做不好罢了。
坐在一旁充当空气许久的宋时卿,在听见她这句话后,突然转过头来,眼眸里闪过一丝诧异。
直到沈国强让宋医生领她去医疗间抽血,宋时卿才在走廊里问出心里的疑惑。
“你是真的喜欢吗?”
沈栖夏沉默了。
因为原主是不喜欢的,喜欢的是她。
原主自从回到沈家后就再也没有接过通告。
宋时卿见她不答,只当她是刚才撒了谎,没再追问。
沈栖夏却疾步追上了他的身影,语气肯定的说道,“宋医生,你认识我。”
“我看过你的戏,很烂。”
“不是每个人喜欢的事情都能做好。”她觉得这个理由不充分。
“所以我只是提出质疑。”
……逻辑没毛病。
可沈栖夏就是觉得哪里怪怪的。
*
一路无言。
沈栖夏跟着宋时卿走到了医疗间。
刚到门口,她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没有想到所谓的医疗间居然装得如同一个小诊所。
原来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她的目光果然还是太短浅了,根本不知道有钱人到底有多快乐。
她要成为富婆的美好人生,终于要来了!
沈栖夏在心里偷笑,面上却丝毫不显,装的人摸狗样的,一脸淡定从容的跟在宋时卿身后进了门。
宋时卿一进门就到洗手台前开始净手消毒,他的指节很修长也很漂亮,挤了洗手液就开始很认真的揉搓,大概足足有一分钟,冲洗掉之后又擦了酒精。
酒精的味道很冲,闻起来浓度挺高。
整个过程他都没有和沈栖夏说一句话,沈栖夏穿高跟鞋有点累,也不知道该坐哪里,就懒散的依靠在门框边静静地看他洗手。
天天这么高浓度的杀菌,也不知道蜕了几层皮,难怪这么白。
心里嘟囔着,突然宋时卿就转身看向她,那双乌黑的眼眸专注而认真。
沈栖夏一不小心晃了神。
“沈小姐,坐到这边的椅子上吧,我给你抽血。”他一边戴着医用手套,一边朝着桌边走,微微抬了抬头,示意沈栖夏坐到桌前的椅子上。
声音冷冷淡淡的,听不出情绪。
沈栖夏眯了眯眼,“你上次可没这么客气。我记得是连名带姓的叫我沈栖夏。”
“你要是不喜欢客气点,也可以。”
沈栖夏懒得跟他嘴炮,走到桌前坐下,二话没说就摞起了袖子。
宋时卿取完针头一抬头,就看见一节白花花的手臂杵在眼前,愣了一下,眼里突然有了些笑意,“我是准备给你扎手指的。”
沈栖夏:……扎个破手指你消毒半天。
收回胳膊,她看着宋时卿低头认真的在给她擦碘酒,随后指尖就传出微微的疼痛感。
宋时卿头也没抬,扔了针头便开始采集她的血液了。
沈栖夏盯着管子里的鲜血出神,不禁就想到了自己今后的悲惨结局。
既然家里有医生,不用白不用。
“宋医生,如果方便的话,给我个联系方式,我身体要是不舒服可以直接跟你联系。”
宋时卿给她按了个棉花,示意她自己捏住。
刚抬头就撞见一双秋水潋滟的桃花眼直勾勾的盯着他,如墨的睫毛又翘又密,眼神里充满了期待。
宋时卿沉默了一会,低头在便签贴上写下了自己的号码,递给了沈栖夏,“这是我的号码,若非紧急情况,最好不要打给我。”
说完就褪掉了手套,拿着他刚取的血液样本走了出去。
沈栖夏看着他潇洒的背影,头顶冒出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你一个家庭医生,不接受家庭服务??
*
沈栖夏觉得。
她有理由怀疑狗仔是不是在她身上安了个摄像头。
因为她从沈家和沈国强一起出门的照片,又被送上了热搜。
#沈栖夏金主#
这个词条的热度甚至排到了第十名,赵栗感觉自己一个头两个大。
从出道为止,她总共就上了这两次热搜,认识她的人都没几个,也不知道热度怎么上去的。
“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祖宗。你说你是不是跟谁结仇了,人家花钱买水军弄你的?”
“你自己心里没点逼数吗,就凭你那热度有金主也上不了热搜。”
沈栖夏是五分钟前接到赵栗电话的,她一如既往地咆哮了半天,大概是嗓子有点累了,这会儿又换成走温情模式,语重心长地叹息。
“你说你跟宋总没关系,那这个房地产老头又是怎么回事?沈栖夏我觉得你最近变了,你对我有了很多的秘密。什么都不跟我说了,我们不是最好的伙伴吗?”
赵栗的声音听起来格外委屈,仿佛她是个十恶不赦的负心汉。
沈栖夏一手举着手机,一手端着水杯走到餐桌边倒水。
她歪着头想了想,用一种非常诚恳的语气和赵栗坦诚,“那个地产老头是我爸。”
对面出现了短暂的静默。
“嘟嘟嘟——”
被挂掉了。
她看了眼黑屏的手机,端着水杯走到了窗边,45度角仰望着天空,明媚而忧伤。
为什么这个年头,说真话总是没人信呢。
做人太难了。
“嗡嗡嗡——”手机又响了,是赵栗发了条短信。
【赶紧死来公司。】
沈栖夏真的很想告诉她,去公司没啥用,宋覃不放话,没人敢给她公关,还不如放她在家好好休息呢。
这件事十有八九就是宋覃干的,就跟上次那件事一样,这是他敲诈沈国强西区那块地皮的计划之一。
无奈地叹了口气,沈栖夏换了身比较休闲的衣服,戴上了墨镜准备出门,想了想作为女明星她应该基本的职业素养,于是又坐回化妆桌前画了个妆。
擦完口红,她对着镜子左照照右照照,满意地点了点头,戴上墨镜就出门了。
她打了个出租车,很快就到了公司门口。
天盛娱华。
沈栖夏仰头看着面前三十六层楼高的大厦,不由得有些感慨。
这些资产都是宋覃那个奸商天天算计回来的啊。
“沈栖夏!”突然身后有人咬牙切齿地叫她。
沈栖夏条件反射的回头看去,墨镜前突然一糊,什么都没看清,就觉得头上和身上忽然开始出现星星点点的疼痛。
一股黏黏的液体从她的额头上流了下来。
“你这个女人玷污了我们家宋覃!给我滚出天盛娱华!”女孩叫嚣着。
她掀开被不明物体遮挡住的墨镜,看见女孩凶神恶煞的站在她的面前。
女孩的手里握着两只鸡蛋。
她摸了一下额头粘稠的液体,心里一阵恶心。
草。
什么年代了还扔鸡蛋。
这烂俗的小说。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豪门女配她每天都有病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