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浅忆沈君泽小说(顾浅忆沈君泽)
顾浅忆沈君泽小说(顾浅忆沈君泽)

顾浅忆沈君泽小说(顾浅忆沈君泽)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5-08

小说介绍

《顾浅忆沈君泽小说》全本资源哪里能免费阅读?小编带来了顾浅忆沈君泽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沈君泽,总有一天我会证明你冤枉了我!到时候不用你赶,我自己走!你的床戏还是省省吧!”他顿了一下脚步,却连余光都没有再看她一眼。

小说简介

浅忆猛地睁开眼睛,一眼就看到沈君泽脸上担忧、心疼的表情。
他不是人在美国吗,怎么会在她房间?
他不是恨死她了吗?又怎么可能照顾她,对她这么温柔……

顾浅忆沈君泽小说全文阅读

沈君泽走到浅忆床边坐下,看着药瓶里的点滴一点一点落下,伸出手为她换了更凉的水袋。
浅忆感觉到床边有人在照顾自己,闻到他衣衫上一丝淡若阳光的味道,她忍不住想要睁开眼睛,却只有皱眉的力气。
沈君泽的手一顿。
又做噩梦了么?
是否她的心,也会痛,也会不安,也会无处可逃?
沈君泽一夜无眠,盯着点滴,换着冰水袋,直到凌晨两三点,摸了摸浅忆的额头,才觉得已经退了烧。
她漂亮的柳眉轻蹙,眼角无声无息滑落一滴清泪。
他心里一疼,伸手轻轻拭去那滴泪水。
浅忆猛地睁开眼睛,一眼就看到沈君泽脸上担忧、心疼的表情。
他不是人在美国吗,怎么会在她房间?
他不是恨死她了吗?又怎么可能照顾她,对她这么温柔……
这肯定是个梦,一个会醒来的梦。
她“腾”地一下坐起,一把抱住了他,在梦里,也忘了他“劈腿”的事,忘了他对她的欺辱。
“君泽!我好想你……”
沈君泽突然被浅忆抱住,掌心触碰到她瘦削的背,手动了动,却没有抱她,而是冷冷将她推开。
“上手术台那么果断,区区一个发烧感冒,又装什么柔弱?”
浅忆被猛然推开,这才从恍惚中清醒几分,眼前的他越来越清晰。
原来这不是梦。
她的神情也渐渐冷了些:“你似乎坐了很久,真的觉得我是装病吗?”
沈君泽厌恶地看了她一眼:“你病不病是你的事,绝食饿死也是你的事。你只有两天时间治愈,后天晚上的盛煌集团董事会晚宴,你必须和我一起出席。”
“你知道我不善于应付那种场合……”浅忆麻木地强调。
沈君泽转过身,不再看她一眼。
“你一天是沈太太,就要履行一天身为沈太太的义务,除非立刻签离婚协议书。”
“离婚协议书……”浅忆红着眼眶瞪着他,“那天的床戏是你故意羞辱我,巴不得我立刻签字、滚出沈家……我偏不签!”
沈君泽咬了咬牙,余光睨着她:“随你,就算不签,这场婚姻,我都不会再当真。”
接着他转身决然走向房门。
浅忆心痛得连连咳嗽,抓起枕头狠狠朝他丢了过去。
“沈君泽,总有一天我会证明你冤枉了我!到时候不用你赶,我自己走!你的床戏还是省省吧!”
他顿了一下脚步,却连余光都没有再看她一眼。
门关上,周围一片死寂,浅忆仿佛听见自己的爱情凋零的声音。
之后两天,浅忆突然胃口大开,也乖乖吃药,一点都没让唐管家费口舌。
女仆们还以为是那天晚上君少回来看护少奶奶,所以两人又和好了呢。
只有浅忆知道,她这么做是为了病快点好起来。
为了不一脸病容地出现在董事会晚宴上,让别人猜测嘲笑,为了给自己争口气。
离晚宴大概还有四五个小时,唐管家就把定做好的六套礼服送到浅忆的房间,让她试穿。
浅忆试穿之后,才发现自己的脸色实在太苍白,多美丽的礼服都无法掩饰她的憔悴。
坐在梳妆台前,迅速化了个淡妆,梳了一个俄式的全辫发髻,干净利落,这才满意,在抽屉里翻找着合适的首饰。
一个墨绿色的盒子,突然放在她的面前。
她抬头,镜子里,沈君泽也正低头看着镜中的她。

顾浅忆沈君泽小说免费阅读

沈君泽穿着白色礼服,如梦幻里的王子,深沉迷人的眸光拂乱了浅忆的心。
她紧张得不知所措,最后强自镇定,云淡风轻地甜甜一笑,像很久之前一样客气地唤他。
“沈先生,这个妆不失礼吧?”
这笑容,沈君泽已经很久没看到过。
就像许久之前的那天,她躺在游艇顶上,吃着他亲手为她做的抹茶冰淇淋,那比阳光还灿烂、比冰淇淋还甜的笑。
他心里微微一动,打开盒子,将那条华丽的钻石项链,亲手戴在她雪白修长的脖颈上。
转身又把床边那条香槟色晚礼服提到她面前:“这条适合你。”
她惊讶地站起来望着他:“你……我刚才试穿的时候你都看到了?”
“你有选择困难症,可我从不喜欢迟到。”
他语调还是那么冷。
“那就是你偷窥我换衣服的理由吗?”她得理不饶。
他皱眉:“这是我家,我用得着偷窥?”
浅忆扬起脸,鼓起勇气说道:“沈先生,你已经出轨,所以这里已经没有什么沈太太,只有和你形同陌路的顾浅忆。”
沈君泽脸色一冷,一把揽住她的腰,把她锁在怀里:“形同陌路?你休想!你永远欠我的!”
“哦?好,那就不共戴天吧。”浅忆模仿着他的冷笑。
沈君泽恨不能咬碎她的骨头。
“顾浅忆,你杀了我的孩子,凭什么还这么骄傲、这么肆无忌惮!”
浅忆仰着脸盯着他,笑得凉薄。
“因为你撕碎了我的心,践踏了我的自尊,咱们扯平了。”
“扯平?”沈君泽冷笑,一把推开浅忆,“一条人命,你可以说得如此轻描淡写!你叫我怎么相信你不是故意的!”
浅忆跌坐在床边,看着他转身离开,重重关上房门,只觉得小腹一阵一阵隐隐作痛。
轻描淡写?
你知道我知道孩子先天愚型的时候心有多痛?
你知道我一个人做手术就是为了不想让你知道了太难过失望吗?
可是谁又能告诉我,为什么会有两个截然相反的孕检结果……
十五分钟后,浅忆穿着曳地晚礼服走出房间。
合身剪裁的长裙,将她玲珑曲线和高挑身材勾勒得曼妙无比。
褪去了几分初嫁时的青涩,如今的她,像是刚刚成熟的荔枝,丰盈饱满,娇艳欲滴。
沈君泽在客厅沙发里坐着,抬起头看见浅忆走出来的那一瞬间,他本沉静无波的眸光,也被她浑身散发的韵味,撩拨起阵阵涟漪。
他站起身走到她身旁,伸出手臂让她挽着,像往常一样,走出别墅主楼。
晚宴在盛煌旗下的碧海长空会所举行,金碧辉煌的会场内,嘉宾们已经到齐。
见到沈君泽夫妇入场,众人纷纷上前寒暄迎接。
这时,从会场一侧的休息室里,也走出一行人。
为首一位坐在轮椅上的老人,年近六十岁,是盛煌董事长沈博晟,由他第二任太太伍佩文推出来。
身后跟着的,是伍佩文所生的沈家二公子沈子骞,以及锦程集团千金、沈博晟世交之女程雅诗。
沈博晟半年前去美国治疗癌症,最近病情好转,回国疗养,这个晚宴正是盛煌总部高层为了庆贺董事长康复而举办。
不远处几个围着高脚桌聊天的千金,目光落在浅忆的身上。
“那位就是总裁夫人?好眼熟!我好像在明康医院妇产科的手术室外见过她!”其中一个女人惊讶地说。
旁边有人笑她:“总裁夫人怎么可能出现在一个杂牌私立医院?你一定是记错了。”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顾浅忆沈君泽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