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千金是黑莲花(祝星)
真千金是黑莲花(祝星)

真千金是黑莲花(祝星)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5-08

小说介绍

主角是祝星小说叫做《真千金是黑莲花》,小编分享真千金是黑莲花全文免费阅读;文帝十年,靖王宗豫夜观天象偶拾一陨星,自此夜夜入梦为一黑猫。世人皆以黑猫为厄,处处驱逐打砸。直到他被一个貌美小姑娘捡到。

小说简介

祝星一朝穿到了一个同名同姓无依无靠的小傻子身上。
小傻子从小被人调包养在乡下,十四岁时才被京都祝家接回。
祝家嫌她痴傻土气,将她寄养在千里之外的幽州旁系,却把假千金捧在掌心视若珍宝。
祝家爷爷:“祝家传承三百载,无论儿郎女郎皆是人中龙凤,你这般痴傻简直辱我祝家门庭!将你放在旁系已是厚待,不要不识好歹!”
祝父祝母:“清若和我们朝夕相处多年,比亲生的还要亲。你既是后来的,就不要抢她身份坏她名声,对外便说你是养女罢。”
祝家兄长:“你连清若的头发丝都比不过,不要哗众取宠当跳梁小丑,有什么别的心思。”
应属于她的未婚夫:“我非清若不娶,你死了这条心吧!”
……
祝星微微一笑。
文帝十年,靖王宗豫夜观天象偶拾一陨星,自此夜夜入梦为一黑猫。
世人皆以黑猫为厄,处处驱逐打砸。
直到他被一个貌美小姑娘捡到。
小姑娘家贫羸弱处处受气,自己吃不饱还要分些食物喂他。
他原以为她是个心地善良的小仙女。
转眼却看到小仙女笑吟吟地引着苛待她之人在雷雨夜爬上屋顶。
那人当场被雷劈成焦炭。

真千金是黑莲花全文阅读

第9章
庵主冷眼看着被静蕴上药不断呼痛的余晟,气得脸都绿了。
静嫦偏偏一个重心不稳,在庵主脸上被猫抓的爪印上按了一下,痛得庵主一巴掌打在她脸上。
“死丫头,连你也折腾我是不是!”
静嫦捂着脸摇头:“我错了,庵主。”
庵主哪里肯理她,劈手夺过她手中的药罐自己上起药来。
静蕴乐得看静嫦吃瘪,庵主受气,当下带着几分幸灾乐祸道:“我就说那院子邪乎得很,庵主您不信。”
“用你啰嗦!什么邪乎,只不过是两个死丫头的鬼把戏罢了!那院子邪乎,就让她们两个出来弄她们!”庵主完全没了平日里的深沉,刚才险些被青椒掐死的后怕让她只想报复。
“娘,要弄你去弄吧,我是再也不敢了。方才我险些被吓死!”余晟听庵主说还要往那院子去,忙推拒。
“你刚才跑的倒很快。”庵主冷哼。
“我太怕了,娘,儿子从来没见过那样的……”余晟缩了缩脖子,“娘,算了吧。”
“算了?怎么算!现在咱们想算了,那边也不会轻饶!”庵主将头发撩起,脖子上是锁链一般的淤青。
剩下三人均大惊失色:“这是!”
“青椒刚才差点将我掐死。”庵主放下头发,冷冷看向余晟。
余晟眼神躲闪,对刚刚自己扔下老娘先跑的行为有些讪讪的。但让他再选一次,他还是会选先跑再说。
“你以为我们现在放手,日后那主仆就能放过咱们不成?”庵主指着脖子,“我可是险些被掐死了!”
一片沉默。
青椒能险些将庵主掐死,可见气怒。纵然他们走到这一步后悔了,可青椒又如何会放过他们?
是啊,他们没有回头路了。
……
青椒一夜未眠,第二日起来时眼下挂了重重的乌青。
祝星依旧穿着阔袖黑袍,衬得她肤白胜雪。见青椒恹恹的,她抿了唇笑问:“没睡好吗?”
青椒点点头。
今早上没人过来送饭,好在昨夜祝星便提点过她,让她将剩下的饭放好。因此早起青椒将饭在锅中添油重新热了热,倒还是很好吃。
二人用了饭,祝星照旧坐在桌前看书,青椒不安地在房内走来走去。
“小姐,你说他们会不会一会儿就过来报复咱们了。”青椒惶然。
“□□,他们还是会顾忌几分菩萨的。”
“为什么他们到晚上便不顾忌了?”
“因为晚上有夜色做掩护,做什么都不奇怪。”
“那他们怕的不是菩萨,是太阳啊。”
“也没错,因为做的事见不得光。”祝星翻了书页道,“不论菩萨还是太阳,都不过是他们为保心安的慰藉,以为自己可以欺天。实际呢,天不可欺。”
青椒似懂非懂:“好生深奥。”因为被祝星的话吸引,她忘了之前自己的害怕。
祝星见她有事琢磨不再多心,再度低下头去认真看书,丝毫不将庵中山雨欲来放在心上。
……
“回禀圣上,臣无能,靖王身缠之痼疾臣见所未见,实在是……束手无策啊。”太医院掌院以头贴地,跪姿标准。
当今圣上微服出宫,穿得很是低调,乍一看与京中那些富贵人家的老爷一般无二,但气势非凡,让人不敢直视。
皇上闻言悲恸不已,一掌拍桌:“陈太医,你可是太医院中医术最精湛的,又在外游方数年,无论资历还是经验,天下无医能出你右。你再替豫儿瞧瞧,你该有办法的。豫儿是朕皇兄留在世上唯一的血脉,若有什么差错,朕还有何颜面在百年之后去见皇兄!”
陈太医苦笑:“皇上,臣无能。”
宗豫眼中适时地流露出一丝失落,又很恰巧地被皇上捕捉到。他抿了抿唇,神情如常:“皇叔待宗豫已经尽力,此事不可强求,还请皇叔放宽心。”多么懂事而无辜。
皇上的眼角都红了,身边的大太监忙劝慰:“您要保重身体,不可太过悲伤啊皇上!”
宗豫跟着劝:“皇叔,请以身体为重,万万不可为了宗豫气坏身子,不然宗豫就是国之罪人了。”
皇上一叹:“豫儿,你放心,朕会继续广招名医,一定会将你的病治好。”
“都是天意,您不必太过介怀。”宗豫乖巧地笑。他本就是苍白羸弱的少年,如此作态更让人心折。
皇上亲手给他掖了被角以示圣宠,而后又嘱咐了靖王府上管家好好照顾靖王宗豫,这才离去。
不过多时,小太监端着药进来,很是恭敬。
“王爷,您的药,趁热喝了吧。”
宗豫温吞地笑:“有劳。”他接过药一饮而尽,身边伺候的福寿递上帕子供他擦嘴。
小太监将药碗放回紫檀木盒中,告退。
福寿确定人走远,这才小心地将窗台上的盆栽端了过来。
宗豫将方才饮下的药汁悉数吐了。
福寿将盆栽放了回去。
圣驾只是离了靖王府,并未起驾,马车在靖王府外停着。
不多时,靖王府中出来了个样貌极其普通的婢女经过马车。
马车车夫在婢女走后转身进了马车,而后出来驾车。
圣驾终于离去。
“皇上,靖王很爽快地将药喝光了。”大太监笑眯眯地说,“靖王如此惜命,肯配合着吃药。”
“听话就是好孩子,好孩子能活得更久。”皇上轻叹,“可惜,他是皇兄的孩子。皇兄九泉之下一定寂寞得很,朕为了孝义,还是该早些让他下去陪伴皇兄。”
“皇上仁义。”大太监溜须拍马脸都不红。
皇上叹气,顺理成章地收下赞美。
……
日薄西山,丹霞赤色。
直到现在,整个院子也无人问津。庵中一片冷清,仿佛寂寥无人。
祝星侧目瞥了窗外一眼,将书卷放下。她冲着惶惶不安的青椒一笑:“别怕,上天站在我们这边的。”
青椒虽不知祝星的底气是什么,但被她的笃定所感染,渐渐安定下来。
小姐是受过神仙点化的人,上天自然是该帮着她们的。
“风筝。”祝星轻声吩咐。
青椒取了风筝来。
祝星端详了风筝一番,将之放在桌上,而后认真地看着青椒:“晚上发生了什么,都要紧跟着我。”
青椒重重点头:“我跟着小姐,寸步不离!”
祝星笑笑,转身到妆奁盒处,拿出一只银钗来。银钗并不贵重,握在手上冰冰凉凉。她将银钗递给青椒,从容道:“一会儿放风筝放一会儿,晚些时候让风筝落到院外。”
“落到院外?”青椒讶异。
祝星颔首,娓娓道来:“届时你便去闹,要取那个风筝。”
“她们若不理睬我们呢?”
“那就将房子烧了。”祝星轻描淡写,“玩笑而已,她们若不理睬,你就以钗为交换,哄她们同意。”
“是,小姐。”
“到时候旁事不用你管,你只要跟在我身后就好。”祝星微笑,“要跟紧哦。”
“嗯!”青椒握拳。
“先把风筝系在外面的柱子上,让它飘着。然后……”
“是。”青椒照办。
祝星折回床前将床上呼呼大睡的黑猫抱起,眸光温柔地将之抱在怀中。
还是放在自己以眼皮子底下最安全,免得小猫担惊受怕。
虽然带着他有些牵绊手脚。
祝星侧目向窗外看去,青椒已经将风筝系好,风筝在天上飘着,看上去显眼极了,和晚霞交相辉映。
“庵主,傻子又放风筝了。”静嫦在院中扫地,看到西边院落扶摇而上一只蝴蝶,惊得手中的苕帚都拿不稳,忙跑进房内传话。
房间里是庵主、余晟和静蕴三人。
余晟和庵主相对而坐各怀心事,静蕴拿着块破布擦桌子。
“什么风筝?”
“那丫鬟又带着傻子放风筝,跟没事儿人一样!”
庵主和余晟互看一眼,从矮榻上起来向院子内走去。顺着静嫦手指的方向,果然看到那只很招眼的蝴蝶风筝。
“你去看看她们到底想做什么。”庵主才不信青椒那丫头这时候能有放风筝的闲心,可别是在捣什么鬼,更别想扰乱他们原定于晚上的计划。
“是,庵主。”
静嫦在心中骂一番祝星和青椒,将苕帚一放不情不愿地走了出去。
刚接近西院,静嫦就听到了里面的笑闹声。她暗暗骂了一句,朝着门去。
真是一对儿傻子主仆,这个时候竟然还能笑得出来。
不过知道她们只是放风筝,静嫦便打算回去了。外面实在冷得很,多待一刻都是折磨。
她刚转身,天上原本飞得好好的风筝便落了下来。
好巧不巧,风筝落在她身侧不远处。
接着院内传来一阵急切的脚步声,院子门被剧烈地拍打起来。
静嫦眉头一皱,拔腿欲行。
“有没有人在啊,谁能帮我把风筝捡回来啊!”
静嫦冷笑,还风筝,晚上有你们好受的。
“小姐你别急。”
静嫦笑得更开怀,看来那傻子没风筝急了,开始惹麻烦了。
“谁能帮我捡一下风筝啊,我……我用银钗交换!有没有人啊!”
静嫦的脚步一顿,往回走去。

真千金是黑莲花免费阅读

第10章
“真有银钗还是假有银钗啊?”静嫦不耐烦地站在门边问。
彼时太阳完全落山,天地间被深蓝的夜幕笼罩。
门内青椒闻言一顿,紧接着表现出将要溺死之人抓住浮木一般的急切道:“快快,你帮我把风筝拿进来!”
“你说话算不算数!”静嫦不耐烦地确认,心头一片火热。
银钗,虽然也不是什么特别好的东西,但走几步路就能拿到,又能让这对儿主仆老老实实地在院子里,何乐而不为?
“算数,算数,你快把风筝捡了给我吧!”
静嫦还要再确认一番:“你这穷鬼真有银钗?我可不信!”
“我若是不给你钗,你也别把风筝给我不就好了?”
如此静嫦才安下心来,过去将风筝捡了。看到花枝招展的蝴蝶风筝,她恨恨地在上面踩了两脚,这才不情不愿地将风筝拾起来往回走。
小院儿门锁的钥匙几个尼姑人手一把。
静嫦摸索着拿出钥匙开了锁,将风筝藏在身后将门拉出个小缝:“银钗给我!”
青椒透过小缝看到静嫦的身影,确定就她一个人后回头对着藏在门另一侧的祝星点了点头。
“钗子呢?”静嫦颇没好气地问,语气中带着挥之不去的焦躁。
“你先将风筝给我,我就把钗子给你。”青椒讨价还价。
“不行,你万一赖账呢!”
“我也不放心你!”
二人说着说着拌起嘴。
“各退一步,你一手给风筝,我一手给钗子,怎样?反正谁也不信谁!”青椒提议。
静嫦本是不想将风筝给青椒的,她想拿了青椒的钗子再把风筝当着二人的面儿毁了。但如今为了钗子,她倒不得不将风筝给了这傻子主仆。
因为要互换东西,门缝又拉的大了些。
青椒将早已准备好的银钗递出去,那端静嫦看见钗子眼都亮了,伸手要抓。
青椒缩手冷笑:“等等,风筝!”
静嫦气得骂道:“眼皮子浅的贱人,不过是一个风筝,给你!”她又将门拉开不少。风筝体积可不小,哪怕要侧着送进门内也不容易。
一道黑影从门内窜了出去。
静嫦只觉手腕一酸,手上一松,风筝便被人夺了去。
“什么东西!”她愣愣地看着远去的黑影,半晌才反应过来。
院子里的人跑出去了!
院子里除了那个丫鬟还有谁?
跑出去的是那个傻子!
“小姐!”青椒紧张的满身是汗,这时候脑海中一片混沌,什么也顾不上,叫了一声后跟着挤开静嫦冲了出去。
静嫦终于清醒,跟着追了上去。
“你们站住!你们竟敢跑出院子!站住!”
若是让庵主知道她没看住她们两个,她一定会吃不了兜着走!
祝星一路奔行,手指上绕着的风筝线逐渐放松,蝴蝶风筝在夜幕之下越飞越高。
青椒在身后一边追人一边有些后知后觉,紧张的脑海中胡思乱想。
原来小姐是会放风筝的,而且放得很好。
祝星一路跑到佛堂前。
外面的动静早就惊动了院子里的人,几个人脸上闪过狠色,跟着往佛堂去。
索性祝星并没有要逃走的意思,她竟然站在佛堂前放起了风筝。
青椒记着祝星的话,跟在她身边寸步不离。
静心庵的四个人终于到场,他们面色难看的看着这对放风筝的主仆,一时间搞不清楚这两个人跑出来是要做什么。
夜色越来越深,静心庵在山上,这时候自然是不会有人来庵中进香。
几个人看着主仆在佛堂前放风筝的背影,心中慌乱之余又满是惊疑不定。
庵主对余晟耳语几句,余晟悄悄离开。
青椒自然察觉到此事,僵硬地凑在祝星身边一动不动。偏偏她还要装着很轻松很愉悦地跟祝星放风筝的样子。
她不知道自己此时此刻能不能让庵中人从她的背影中发现什么端倪,只能打起精神强作镇定。
祝星轻声安慰:“笑一个嘛,别怕。”
青椒非但笑不出来,反而更加想哭。
那些来自庵中尼姑和余晟的眼神让她如芒在背。
怎么办?
只有天上一轮明月照明,月色下四周的黑暗中危机四伏,仿佛随时随地会有妖怪出来撕扯吞噬她们。
“娘,门关好了。”余晟说话的声音很大,刻意要让这二人听见。
庵主冷笑,恶意毫不掩饰:“青椒,真好,我们不去找你,你还带着你家小姐迫不及待地送上门来了。”
祝星仿佛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般,手突然一松。
风筝断了线般好巧不巧地落在房顶上。
祝星回头。
庵中一瞬间寂静,连呼吸声也无。
少女眸若星子,面如桃花,美得不可方物,似天宫来客。
静蕴和静嫦嫉妒得双眼发红,几乎要扑上去撕烂少女的脸。
余晟大嘴张着痴痴地望向少女,口水快流出来。
庵主年前时见过不少美人,却不得不承认她见过的那些美人在这回眸一瞥之下皆黯然失色。
她是谁?
静心庵中什么时候有这样一号人物。
静蕴平日最爱美,如今受的刺激也最大。她最先反应过来颤声问:“你是谁?”
青椒立刻护在祝星身前:“小姐别怕。”
余晟了然,原来这竟然是西院那个傻子!
后悔之情瞬间弥漫了他的心头。早知道那傻子如此漂亮如此干净,他……他哪会等到现在,又哪会要他娘撺掇。
庵主、静嫦和静蕴错愕极了。她们是见过祝星原先的样子的,那时候她五官扭曲,脏兮兮的,哪有现在半分模样?
眼前仙子似的少女怎么会是那个傻子?
她们不愿承认!
祝星看着众人,没头没尾地冒出来一句:“下雨了。”
众人一愣,齐齐抬头看天。
哪里有雨?
他们恍然大悟,傻子说的话怎么能信。于是一个个便笑了起来。
傻子很好,傻子太好了!
就在他们乐不可支的时候,豆大的雨点毫无征兆地噼里啪啦落下。雨珠一颗接着一颗,连成了一道雨帘。
每个人都被砸了个措手不及,浑身湿透。
他们自然不会想着傻子能观天,只当她是先感觉到被淋了。
祝星浑身湿透,落汤鸡一般的模样更显楚楚可怜。
庵主被淋得鼻腔灌了好些水,打了几个喷嚏都不痛快。傻子脑子坏了爱淋雨,她可不是傻子。
有什么抓了傻子再说!
天空中雷云滚滚,发出轰隆轰隆的咆哮。
庵主看着雨中的祝星,对余晟道:“晟儿,你去将她们两个捉到佛堂,淋多了雨不好,有什么咱们关上门慢慢说。”
余晟兴奋地搓搓手,哪里还顾得上大雨滂沱?
他想到即将得到的小美人儿,激动得浑身上下爬满了鸡皮疙瘩。看着祝星那么可怜可爱的样子,他摆摆手:“娘,你们几个先进去,我好好哄着她进来。”
庵主看了看青椒:“静嫦静蕴,你们两个把那个碍事的丫头带到佛堂里,别让她碍事。”她说完先一步进佛堂避雨去。
静嫦和静蕴冒着雨踉跄过去。
冬日里大雨本就少见,如今裹挟着北风这么一下,雨落在地上简直要凝结成冰!
青椒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该怎么做,冻得嘴唇发紫发抖。
她身后的祝星将她向后拽了拽,青椒但觉小姐的手冰得厉害。她目光定格在自家小姐身上,忽然感觉小姐斗篷的兜帽一动。
一颗湿透的黑色猫头钻出。
趁着夜色,黑猫从兜帽中跳出,悄无声息地落在地上。
“不要你们。”祝星甚至笑了笑,笑眼弯弯,“你,陪我玩。”她指向余晟,纤细修长的手指莹白如玉,仿佛能在夜里发光。
静蕴和静嫦同时在心中骂了句狐媚子,更要去抓青椒。
然而余晟喜不自胜地开口:“你们俩闪开滚进去,别妨碍老子的好事!”他拨开两个尼姑,直接将两个人推搡进佛堂,和庵主待在一起。
余晟讨好地接近祝星:“好,我陪你玩,咱们好好玩玩。”
宗豫没搞清楚眼下状况,因而并未乱动。只是他听着男人的话不由自主地竖起了爪子。
下一刻,他听到少女嗓音轻灵:“我要风筝!”
余晟一愣,回头看向房顶上的风筝。
真是傻子,这会儿子了还惦记风筝。
余晟哄她:“你跟我去房间里,我给你拿风筝,好不好?”
祝星的脸一下子愣了,坚决地道:“我要风筝!”她薄唇紧抿,带着偏执和执拗。
余晟被她这样子迷得神魂颠倒,就是天上的月亮也要给她摘。
他转身走到墙头,便开始扶着墙往房顶上爬。
雨越来越大,天上的轰隆声也越响。
余晟虽然诗文不通,但爬树上墙的事儿没少干,三两下就摸上了房顶。
风筝落在房顶的正中央,他小心翼翼地挪着,脚下的瓦片颤动。怕滑下去,于是他伸长了胳膊去抓,终于一把抓住了风筝。
祝星突然抬起胳膊,在雨中对他挥了挥手。
余晟见她对自己挥手,色眯眯地举着风筝对她挥手:“风筝拿到了,哥哥一会儿好好疼爱疼爱……”
轰——
电闪雷鸣。
酝酿了许久的惊雷终于落下,好巧不巧地劈在举着风筝的余晟身上。
余晟成了最好的导体。
嗡——
电光火石间整间佛堂轰然倒塌,佛堂内供奉的菩萨重重地砸在地上,震耳欲聋。
一面是暴雨,一面是雷火,本来宁静神圣的佛堂此时此刻宛如人间炼狱。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真千金是黑莲花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