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非(贺柏尧宁是)
是非(贺柏尧宁是)

是非(贺柏尧宁是)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5-08

小说介绍

《 是非》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贺柏尧宁是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夜蔓所编写的,讲述了贺柏尧宁是的精彩故事。贺柏尧嘴角微微一动。堂弟贺柏辰突然不肯出国,三婶急的上火,查来查去,查到了一个女孩子的身上。

小说简介

当车子从她身边擦过时,她一个趔趄,手一甩,白色的甜筒就像抛物线一般抛向了前方,最后直直地落在了车前窗玻璃上。
宁是惊魂未定,有些恼意,却只得压制住。
那辆黑色轿车停了下来,走出一个中年男人,回头看了宁是一眼,眼里闪过一丝烦躁。
宁是咬咬唇,赶紧用买冷饮给的餐巾纸帮忙擦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除了这句,她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是非全文阅读章节试读

宁是看着手机上的信息提示,嘴角扬起了一抹喜悦的笑容。7月份的工资已经打卡上了,环宇就是环宇,大公司果然待遇好。嘿嘿,她一边看手机一边往外走着,心情格外的好。
八月的阳光如火一般,X市最近的气温一直居高不下,连着一周40度高温,火炉般的炙热让人燥热不堪。
正值下班高峰,太阳依旧火辣辣地笼罩着。
宁是出了大厦,酷热袭来,才走了十分钟就已经是浑身冒汗,后背湿了一大片。她转身去买了两个麦旋风,边吃边走。天太热,冷饮化的太快,她加紧速度,却丝毫都没有注意到右后方有车驶过来。
当车子从她身边擦过时,她一个趔趄,手一甩,白色的甜筒就像抛物线一般抛向了前方,最后直直地落在了车前窗玻璃上。
宁是惊魂未定,有些恼意,却只得压制住。
那辆黑色轿车停了下来,走出一个中年男人,回头看了宁是一眼,眼里闪过一丝烦躁。
宁是咬咬唇,赶紧用买冷饮给的餐巾纸帮忙擦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除了这句,她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男人没有理会她。
宁是讪讪的,余光扫到车里还坐了两个人。待玻璃擦干净,她赶紧退了回去,车子缓缓转进去,宁是定定的看着那车耸耸肩。
吃了一半的冷饮早已化了,手上黏黏的。
贺柏尧坐在车上,表情森冷。
“贺总,刚刚那个女孩子就是柏辰介绍来的。”助理张越说道。
贺柏尧眉眼动了动,“怎么样?”他沉声问道。
张越知道他的意思,“我问过了,工作很认真,部门的人都说不错。”
贺柏尧嘴角微微一动。堂弟贺柏辰突然不肯出国,三婶急的上火,查来查去,查到了一个女孩子的身上。
宁是。
这个不像是女孩子的名字。
贺柏辰看着车窗玻璃上还沾着些许奶油,他微微拧了拧眉。
宁是回家前,去了银行自动取款机取了两千块,表弟表妹九月份就要升高三了,各种费用要交。家里只靠舅舅跑运输,舅妈操持着水果店,确实不容易。
半个小时后,她顺利到家。宁家住在老城区,房子都是上个世纪80年代建的,不管是外表还是内部早已陈旧不堪。不过这一片是白天冷清,但是晚上却不一样,夜市让这一片多了很多生活气息。
“小是回来了啊。”老太太听见动静喊道。
宁是应了一声,去洗手,又喝了一大杯水才出来。老太太坐在屋檐下,正在穿珠子,空气又闷又热,老太太弓着背脊。
宁是走过去拿过她手里的东西,“姥姥,都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再弄这些了,对眼睛不好。我现在可以赚钱,学校也有奖学金。”
老太太笑了笑,“闲着也是闲着,小花妈妈做不完,我就帮一下。锅里有绿豆汤,你赶紧喝去。”
宁是端了个小板凳坐了下来串起珠子。
老太太挥挥手,“去歇歇,不要搞这些,把眼睛弄近视了,带眼镜丑。”
宁是抿嘴笑,“文文要是听到你的话要气了。”
老太太把珠子都收过来,“不穿了,文文小龙也该回来了。”
宁是点点头。“我去做饭。”
“你舅舅还有三天也该回来了吧。”老太太念叨着。
宁是的舅舅这次跑四川,去了大半个月了。宁是十岁那年,父母感情不合离婚,母亲陈敬雨索性就走了,老太太可怜她,怕她以后被后妈欺负,便不顾宁是舅妈反对,把宁是接了过来。刚开始宁是舅妈没少怨的,家里矛盾不断,替人家养孩子她心里不平。不过宁是听话、勤快,舅妈久而久之也放下了心里的不满。早前是多一个人多一双筷子,可能宁是上了高中大学,就不不一样了。
宁是下半年就念大三,陈家龙凤胎马上高三了。三个孩子读书,陈家舅舅压力不小。好在宁是还有两年就毕业了,家里也不会那么困难。当初读大学时,她要自己贷款,舅舅硬是没让。
宁是很感激舅舅一家。
六点多的光景,龙凤胎到家了。陈家两个龙凤胎成家好长得又好看,远近的街坊都知道。现在两孩子在市一中念书。老大陈文文在文科班,小的陈龙在理科班。两人一到家就开始吵,原因是陈龙放学不等文文,害的文文走回来。
“你那么胖,我天天带你累得慌。”陈龙愤愤的喊道。
陈文文自然不会饶他,“谁让你瘦的和杆是的。家里又没短你吃的喝的,天天打球,臭的要死。”
陈龙这一年个子猛长,已经一米八了,比文文高了半个头,可能在长个子时期,真的是瘦的和杆是的。
宁是听着两人争执,从厨房走出来,说道,“洗手吃饭。”
这两孩子倒是听她的话。吃过晚饭,文文去写作业,小龙在看篮球赛。文文吼了几句,让他关了,说电视声音干扰她。
宁是切了西瓜,“你就让让她。”
“不让!她烦死了,和只麻雀似的。”陈龙拿过西瓜,“谢谢姐。”啃了一口。陈龙感概的说道,“这对比太强烈了,你才是我亲姐。”
宁是笑笑,踢了踢他,“给你姐送去。”
陈龙不乐意的皱了皱眉,还是拿了两片大西瓜给文文送去。
晚上,一切忙好。宁是给贺柏辰打了一个电话,不过电话没有接通,宁是发了一条信息过去。
“班长,我拿到工资了,为了表示感谢,请你吃饭。”工作是贺柏辰介绍的,理所应当要谢谢人家。
文文洗漱好走进来,“姐,我好困啊。”
“快睡吧。”宁是说道。
陈文文往床上一趟,不一会儿就睡。
宁是眠浅,陈家住在一楼,外面的动静在夜深时听得更加真切。夜深人静,摊主们都收拾东西回来了,一阵喧闹。
第二天宁是上班时接到贺柏辰的电话。
贺柏辰的声音轻扬,“前几天和朋友去外省了,昨晚刚刚回来,没注意手机。你最近怎么样?工作还顺利吗?”
“挺好的,还是要谢谢你。”
贺柏辰笑说道,“吃饭就欠着吧。我这周六生日,你有没有时间?”
宁是一怔,其实她和班上同学交往的并不多,想了想,“有的。”
“那行,到时候我再约你们,给你带了礼物。”贺柏辰轻轻的说道,声音柔和动听。宁是想到他是校园歌手第一名呢,果然声线很好听。
挂了电话,对面桌的同事打趣的说道,“宁是,和你男朋友打电话哪。”
宁是噎住,“不是,不是,是我同学。”
宁是来了一个月,勤快又和气,办公室的人都挺喜欢她的,又隐约传出,她是老板助理亲自安排的,大家对她更加另眼相看了。
“你这个年纪谈恋爱又不是丢人的事。”
“是同学更好,校园恋是最美好的。”
“就是,青春年华,谈情说爱正是好时光。”
“到时候一手毕业证,一手结婚证,都好。”
宁是咂舌,“我去复印。”连连逃避。
下班时,她还有一些资料没有弄完,就拖了一会儿。等她忙完,一看时间已经八点多了,早已饿的饥肠辘辘。给家里人打了电话,走出工作室时,才发现整层楼寂静无声,只听到她空旷的脚步声响。宁是抓紧了包火速冲到电梯口,等了一会儿,电梯门一打开,她就钻了进去。
没想到,电梯里还有一个人。宁是不着痕迹的往边上靠了靠,余光轻轻的打量着中间的男人。
高大挺拔,白衬衫干干净净的,没有一丝皱褶,挺严肃的一个人。
宁是转眼看着数字,快到了。她的手不由得捂住肚子,肚子又在叫了。
只是突然,电梯里的灯灭了,电梯剧烈的晃了一下,然后不动了。
宁是猛地贴在墙上,浑身止不住的颤抖,脸色煞白煞白的,浑身的力气像被抽光了。宁是慢慢的滑坐到地上。
贺柏尧连忙拨打紧急电话,“我是贺柏尧,A座电梯出了故障,迅速让人过来维修。”保安处一听是大老板的声音,立马紧张起来赶紧派人来了。
贺柏尧转头借着手机微弱的光芒,打量着她,发现她已经缩在地上,他暗暗皱了皱眉,“电梯很快就能恢复了。”他说话简洁沉稳。
电梯里黑压压的。
宁是看着男人手机发出微弱的光,她紧紧的握紧十指,胸口像被什么压住了,呼吸艰难。
三分钟后,电梯里的灯光亮了。宁是依旧一动不动坐在那儿,她的目光怔怔落在贺柏尧的双腿上。
贺柏尧这才看清楚她,见她脸色苍白,双眼盛满了恐惧。忽然,她朝着他勾了勾嘴角,黑白的眼里写满了如释负重。
贺柏尧一怔。
电梯终于安全到了底层,电梯门缓缓打开。
“贺总,您没事吗?”
贺柏尧敛着脸色,“查清楚了是怎么回事吗?”
“突然电路短路,现在没有问题了。”
贺柏尧肃着脸,“找人定期检查,不要再出这种问题了。”
宁是被人扶着从电梯里走出来,她的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双腿走路都打着颤。一直低着头,走到贺柏尧身边时,听见贺柏尧沉声说道,“让人送她回去。”
宁是一点一点的缓过来了,“谢谢,不用了,我没事。”她只是在这里实习的,不能太劳师动众。再说了,这也是她自己的问题。
贺柏尧看了她一眼,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就离开了。

贺柏尧宁是完整版阅读章节试读

宁是惨白着脸从大厦出来,步履沉重地走到了十字路口,最后坐在公交站台边的椅子上。她闭着眼,耳边有风声穿过。
手机响起来,铃声唱了两遍,她才回过神来意识到是自己的手机。
“喂——”
“宁是,我让张舟明天带你过来。我把你号码给他了,他会联系你的。”
“喔。好的。”
“你现在在哪里?”
宁是转了转眼,“我在外面呢。”
“才下班?”贺柏辰问道。
“我有点事。”
“那行,你记得开机。”
“好的,明天见。”
大学三年同学,宁是和班上的人交集并不多。她除了学习就是兼职,班上的活动几乎都不参加。贺柏辰是班长,对于宁是这个不合群的人,很多时候找不到她人,贺柏辰有时候只得自己亲自出马。久而久之,两人也就熟悉了些。
宁是第二天出门换了身裙子,水蓝色,干干净净。到底去参加人家生日,她也不好意思穿的太随便。
张舟开车到了东府巷口,远远的就看到宁是站在那儿。他按了几声喇叭,宁是闻声看过来。“张舟——”
张舟不由得多看了一眼宁是,目光在宁是修长的双腿上停了几分。
“上车吧。”
宁是在学校也算是小有名气的,学习好,长得又漂亮,就是和大家接触的太少,因而男人私下里喊她冷美人。班上也不是没有男生想追求她,最后举手投降了。她不是不开机,就是打工,又不就是图书馆学习。
“班长请了多少同学?”
张舟转头冲着她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你、我。”
“啊!”宁是惊了一下。
“是不是觉得特荣幸,班长这么看的起你。”
宁是只觉得头疼。
到了酒店她都不想下来了,心里腹诽到,又不是大生日,怎么搞得这么浓重。X市最好的酒店,富丽堂皇,往来宾客都非一般人。
宁是突然想到关于贺柏辰的一些传言,看来并不是都是空穴来风啊。
进了大堂,看到贺柏辰的身影。他今天穿的挺正式的,风度翩翩的,看到他们信步的朝他们走来。
“你们来了,他们都在里面呢。”贺柏辰望着宁是说道。
宁是这才知道张舟耍她。班上的同学都来了,宁是暗叹班长的人缘好。
“呦,宁是,你竟然来了。”班上看到她惊讶道。
宁是抿嘴笑笑,找了一个角落坐了下来。大家各玩各的。宁是听着他们唱歌。有人喊她,“宁是,你唱什么?我给你点。”
宁是连连摆手,“我不会唱歌。”
“切。怎么可能!”
吃饭的时候,宁是和贺柏辰坐一桌。宁是话不多,静默的吃着东西。
吃到一半时,有人进来。
包厢里立马静了下来,宁是没在意,她继续吃着东西。等她夹着叉烧正准备入口时,一抬头看到那个男人。
“哥——”贺柏辰喊道。
“我过来看看,你和同学好好玩。”贺柏尧对他说道。
宁是僵僵的放下筷子,深地望过去,是他!他恍然大悟他是贺柏辰的哥哥。
贺柏尧的目光微微扫过,在场的女生不由得暗吸一口清,克制着自己的喜悦。
“好了,你们继续,玩的愉快。”他简单了说了一句,贺柏辰跟着他出了门说了几句又回来了。
饭后,宁是把礼物递给贺柏辰,“班长,生日快乐。”一套书签,精致又大方。“我在书店挑的。”
贺柏辰接过,嘴角泛着柔柔的笑意,“谢谢。我也给你带了旅游纪念品回头给你。”
宁是嘻嘻一笑,“班长,你真是太好了。难怪我们班上的人都那么支持你。”她想了想,“班长,刚刚来的那个人是你哥?”
贺柏辰点点头,“我大伯的儿子。”
“喔,我在电梯里见过他一次,还真巧。”
贺柏辰忍着笑,没告诉他,其实他介绍她去的那家公司就是他哥的。她在那里见到贺柏尧根本就不奇怪。贺柏辰没有点破。
宁是看了看时间,“我要回去了,你们玩的愉快。”
“我和他们打个招呼送你。”
“不用那么麻烦。我自己可以回去。”说完,宁是转身便走了。
贺柏辰只看着她渐渐远去的背影,他愣愣的出神。
转眼到了八月底。宁是即将结束在这里的兼职,办公室的大姐们让她干脆大四就到这里来实习,以后留在环宇。
宁是笑呵呵的说,她挺想的。
环宇虽然不是什么国企、央企,可是这里工资待遇却更上一层楼。不过她挺想留校的,那样似乎更稳定一些。妈妈以前是中学老师,似乎这样和妈妈更近了一些。心里默默叹了一口气,再说吧。
宁是让人带到二十八楼,她有些不解,又不好意思问。难道是自己工作上出了问题?再看门上的字“总经理办公室”。
“贺总在里面,你自己进去吧。”
贺总——
宁是只觉得莫名其妙。轻轻推开门,一个男人坐在办公桌前,微微低着头,不知道在看什么。
宁是微微咳了一声,“您好——”
贺柏尧抬起头,宁是眼里一闪而逝的诧异。是他!
贺柏尧放下手边的工作,“宁小姐,请坐。”
宁是听着他的称呼很变扭,她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真皮沙发软软的,坐上去很舒服。可是她无暇享受。
贺柏尧一步一步走到她面前。
宁是微紧的问道,“贺总,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贺柏尧已经看过她的资料了,背景很一般,也难怪三婶头疼了。“我是贺柏辰的堂哥。”他开门见山的说道。
宁是点点头,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和她说这些。
贺柏尧见她表情不变,嘴角微微一冷,“柏辰还年轻,做事不够成熟。”
宁是心里蓦地一紧。这间宽敞的办公室空调温度打的很低,她的后背突然冒出一阵虚汗。
贺柏尧声音微冷,“他让张秘书把你安排到环宇来,我也是最近才知道。”
宁是双手满满的握紧,脸色绷得紧紧的。
贺柏尧的目光在她的小动作略微停留,“宁小姐,柏辰的未来他的父母已经安排好了,下半年他应该出国,可现在他似乎改变主意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宁是抿着嘴角,“贺总,你想说什么?”
贺柏尧勾了勾嘴角,“宁小姐,你和柏辰不适合。”
宁是登时站起来,双颊热热的,心里满腹的委屈,可却倔强的掩藏着,“贺先生,您误会了。我和贺柏辰只是同学关系,我很感谢他帮我介绍这份工作。仅此而已。”她一字一字不卑不亢的说道。
贺柏尧微微一默,“既然这样,我觉得你和柏辰之间最好能说明白。”
宁是从母亲去世搬到舅舅的起初,也没少受白眼的。被同情被嘲笑,她都习惯了,可到底还是难受。
她望着贺柏尧,眼底深处没有一丝情绪。
贺柏尧见她不再说话,慢慢启口,“你出去吧。”
宁是浑浑噩噩的出去办公室,眼圈渐渐泛起了湿意。回头再看眼他的办公室,宁是狠狠的瞪了一眼。什么风度翩翩,事业有成,都是狗屁。
接下来还有一周时间,宁是咬牙坚持着,心想以后再也不会来环宇了,八抬大轿抬她来她都不会再来。
她把贺柏尧里里外外给骂了一遍。
早上,她走进大厅时,贺柏尧正好也来了。宁是赶紧转了方向,远远的躲开了。
贺柏尧自然是看到她了。贺柏辰还和家里闹,三婶给他打开电话,那意思是让他治治那丫头。不知道天高地厚。
贺柏尧蹙了蹙眉。“张越,让宁是离开公司。”
张张越一愣,“好的,我知道了。”
下午,人力资源部的人通知宁是过去一趟,告知她明天不用来了。
宁是错愕,“为什么啊?”
“上面决定的。”那人给她的回复。
宁是咬咬牙,“那我这个月的工资——”
“你等着吧,到时候会通知你的。”
宁是不再说什么,回头去了办公室,开始收拾东西。同事们知道她要走也没有多说什么,“宁是,有时间过来玩啊。”
宁是笑笑。
傍晚准时下班离开,外面下着倾盆大雨。宁是没有带伞,就坐在大厅等雨停。这雨却越下越大,没有停的迹象。
宁是走到门口又退了回去,最后无聊的走来走去。天黑沉沉的,怕家人担心,给家里拨了电话,可是电话却没有人接。
她烦躁的在大厅走来走去,心想今天是糟糕的一天。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大家带来的是非免费阅读 ,小说故事很精彩,作者文笔不错,精气十足,妙趣横生,没看过的书友可以去看看!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