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曦容毓谢柏重生(南曦容毓谢柏)
南曦容毓谢柏重生(南曦容毓谢柏)

南曦容毓谢柏重生(南曦容毓谢柏)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5-10

小说介绍

抖音热推言情虐文《南曦容毓谢柏重生》火爆来袭,主角是南曦容毓谢柏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为您奉上:太子?”南曦放下了碗,轻挑眉梢。白芍见状,微微有些懊恼的瞪了白兰一眼。南曦儿时是在宫里住过一段时间的,她自小就怕太子殿下,这会儿更是为了不嫁给太子连绝食都闹了出来,哪里敢吃太子给的东西。

小说简介

她上辈子究竟是多么傻,才会弃了这样的男人,选了谢景。
南曦看着手中的药膳,心中五味杂陈,鼻尖微微酸涩,最终这满腔情绪却都全然化作了庆幸。
庆幸,这一世,一切都还来得及。

南曦容毓谢柏重生全文阅读

太子?”南曦放下了碗,轻挑眉梢。
白芍见状,微微有些懊恼的瞪了白兰一眼。
南曦儿时是在宫里住过一段时间的,她自小就怕太子殿下,这会儿更是为了不嫁给太子连绝食都闹了出来,哪里敢吃太子给的东西。
白兰见状,也有些忐忑了起来,“小姐,太子殿下也是一番好意。这厨子是太子特意为您寻来的,您方才醒来,不宜大补,这药膳调理最为妥帖,您就算不想喝,为了自己的身子着想,也还是......”
“谁说我不想喝?”南曦悠悠抬眸,看了白兰一眼,直接打断了她的话。
这药膳,她从前也是喝过的。只可惜,知道是他送的,她当下就拒绝了。
容毓那性子,喜怒不形于色,她从未见他在外面失态过。唯一有的两次,还都是因为她。
眼下,她拒绝嫁与他,还闹了个绝食以死相逼,不知道他这会儿怎么气着,可竟还是能够这般细心周到的为她考虑。
她上辈子究竟是多么傻,才会弃了这样的男人,选了谢景。
南曦看着手中的药膳,心中五味杂陈,鼻尖微微酸涩,最终这满腔情绪却都全然化作了庆幸。
庆幸,这一世,一切都还来得及。
看着南曦一勺一勺认真的吃着药膳,白芍和白兰对视了一眼,皆有些茫然。
“好喝。”待一碗喝尽,南曦方才擦了擦唇,吩咐道:“让那厨子再做两碗,一会儿我亲自给祖母娘亲送过去。”
“小姐,您不赶那厨子?”白芍有些不可思议。
从前太子殿下送什么东西,南曦都没要过,全数退了回去。怎么这会儿......
自从南曦醒来,就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从前对表小姐言听计从,这会儿对表小姐倒是像仇人似的。
白芍只觉得又惊又喜,那表小姐一看就居心不良,可她只是个丫头,又哪里好多说什么?
保不齐,南曦从楼上摔下去也与那表小姐脱不了干系!
这会儿南曦自己开窍,白芍这才放了心,“小姐,您醒来之后,怎像变了个人似的。”
“是吗?”南曦似笑非笑,“哪里变了?”
白芍略微思索,“比从前开朗了,也比从前聪慧了。”
“聪慧?”南曦反问道:“你这丫头,是在拐弯抹角说我笨?”
“没有没有。”她这话可把白芍吓惨了,说着就要跪下,却晃然听南曦一声轻笑。
“逗你玩的。”
重活一世,若还像从前那般蠢笨,她倒是辜负了老天爷的一番心意。
南雪儿和谢景惯是好对付的,敌在明她在暗,怎么看也是她胜算大些。
可是......对于容毓,南曦可有些苦恼了。
要如何安抚他?
就这般过去,只怕那家伙不会给她好脸色,甚至还有可能闹别扭直接把她扔出去,可若不理会,只怕他更要生气了。
真是难办。
……
夏日的梅雨季,潮湿的快要让人发霉了。
好不容易放了晴,南曦终于踏出了房门四处走动。
修养了几日,身子也好了许多。她便领着丫头们将屋内的书画都搬出来晒晒。
南曦打小身体便虚弱,一直养在深闺,不似寻常姑娘那般爱玩爱闹,闲暇时只得看书作画打发时间。
午后的阳光照在身上有些炙热,南曦不觉有些乏了,打了哈欠,寻了个阴凉处,随手拿了本书往脸上一盖,便倒在榻上小憩了一会儿。
正睡的迷迷糊糊,忽听耳畔一阵响,紧接着,脸上的书就被人拿了开。
“南曦,给我起来!”
南曦被吓了一跳,慌忙睁开眼,茫然的看向面前。
眼前站着一个秀丽明媚的女子,年纪看上去比她稍微大些,面容相似,正是南曦的姐姐——苏卿。
“姐,你怎么,怎么回来了?”苏卿这几日去了别处探亲,应是过几日才回来的,怎的这会儿就......
看着茫茫然的南曦,苏卿就气不打一处来,她抬手戳了戳南曦的眉心,道:“还不是某个笨丫头,闹绝食威胁便罢了,竟还蠢的从楼上摔了下来。”
言罢,又觉得话有些重了,“罢了,这是我从外祖母家带回来的,送给你了。”
“这是什么?”南曦浑然不在意苏卿的话,她知道姐姐这是关心她。
接过苏卿手中的包裹,南曦打开,立刻惊喜的叫了出来,“姐姐,这是......”
“是颜卿的真迹。”
外祖家中收藏了许多名画,南曦一向喜欢这些,这次因着闹绝食,没能去成外祖家还有些遗憾,却不想苏卿竟还记得!
“姐姐姐姐,你真是我的亲姐姐!”南曦开心的唇角都快翘上天了,一把抱住了苏卿。
“走开,热死了,别碰我。这会儿知道我是你亲姐姐了。”
“你一直都是!”南曦嘴甜的很,“我家姐姐人美心善,有你这样的姐姐是我三生修来的福气。”
“少贫嘴。”苏卿瞪了她一眼,“知错了没有?下次还敢不敢绝食?这一次若不是你命大,只怕我回来这府里都已经开始办后事了。”
南曦听了这话,有些愧疚。
前世听了南雪儿的挑拨,与她这位亲姐疏远了许多,今日重生,方才知这亲姐妹到底是亲姐妹,不是旁人可以比得上的。
“姐姐,我知道错了。”南曦乖乖低头认错。
看她这模样,苏卿心里的担忧也消了大半,“知错就改,还是乖孩子。不过这一次,我差点就回不来了。”
“怎么回事?”南曦猛地抬眸看她。
“莫紧张,我这不是好好的?你猜猜我遇到谁了?”苏卿卖了个关子。
看她这模样,也不像是歹人,“是谁,我才不猜,你快说。”
“是宁景琰,这不是长宁公主前些日子喜获麟儿,这会儿满了百日,要请我们吃百日酒。”
长宁公主自小就与她们姐妹两相识,关系很好,要递帖子何必用这般迂回的方式?倒像是怕她不接似的。
南曦有些困惑,片刻,她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霍然抬眸,却对上了苏卿促狭的笑眼,当下便越发确定了。
宁景琰是容毓的伴读,长命公主更是容毓的亲姐,这般做法,除了容毓还能有谁?
想到这点,南曦立刻就红了脸,全身只觉一股燥热。
苏卿看着她这般,笑的越发揶揄了起来,“你到底怎么想的?看你这般也不似对太子没有意思。妹妹,若是喜欢可要抓紧了,我听说,那日你绝食的消息传入宫中,中宫便有意为太子重新挑选太子妃了。这几日接连有贵女被召进宫面见皇后,你若是不抓紧,太子殿下可是要被人抢走的。更何况,当日便是太子求娶于你,才有这样一桩消息传出来。虽说还未下旨,但太子的心意是板上钉钉的,你何苦拒绝呢。”
南曦闻言,脑中便像是断了一根弦似的,一时间竟然有些无法思考。
皇后这般动作,只怕对她已经没了好感,她必须快些与容毓解释清楚了!
她可不能眼睁睁的将太子妃的位置拱手相让!

南曦容毓谢柏重生免费阅读

长宁公主的满月酒席并未办在宫内,而是在京郊一处皇家花园内。
这皇家花园亦是一处避暑山庄,园内阴凉怡神,甫一踏入这里,南曦便觉一阵清爽,夏日来连日萦绕在心中的烦闷之感也去了不少。
苏卿坐在马车内,掀开帘子,细细看着园内的景致,越看越忍不住感慨,“我在京中生活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见到这般地方。”
她说着,便回头去看南曦。
南曦脸色有些不大好的模样,苏卿见状,立刻伸手去探她的额头,“怎的了?可是这里太凉了,你受不住?”
南曦身子骨一向比别人虚弱,怕冷的很。
南曦摇了摇头,并未说话。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哪里是身子不舒服,只是......只是一想到要见到容毓,她这颗心却是无论如何也安定不下来。
她怕见到他,又怕见不到他。
近乡情怯,说的便是如此罢。
“若是不舒服便及时与我说,姐姐在这呢。”苏卿握紧了南曦的手,安抚道。
被家姐这般一安抚,南曦这才稍稍稳了稳心神。这大庭广众之下的,任由那人再如何生气,也绝不可能对她做什么过分的事罢。
左不过,她今日便将自己这张脸皮子豁出去了也要将他哄好。
约莫半刻钟后,马车终于停了下来。
南曦跟着苏卿一路走了进去,随着丫鬟的引路,进入了厢房。
彼时,长宁公主正躺在榻上歇息。
面前隔着一层厚厚的珠帘,长宁公主并未出声。
南曦与苏卿一道行了个礼,“见过公主殿下。”
良久,也未听得长宁公主出声。整个厢房内鸦雀无声,气氛尴尬至极。
苏卿的腿已然有些颤抖了,她稍稍直起膝盖,这才略微好受一些。
可南曦就更难受了,她打小身子骨弱,这会儿已然是累的头上冷汗都冒了出来。
其实来之前,她便已经料到,今日面见长宁公主决计不会好过。
长宁公主一向护短,她做出这般事,分明就是在打容毓的脸,在打皇家的脸。
南曦咬了咬下唇,不动声色的继续忍受着。这点子惩罚,根本算不得惩罚,长宁公主是手下留情了。
到底是从小在宫里一起长大的孩子,长宁公主心中有气,可是看着两姐妹这般,到底也是于心不忍。
她暗自瞪了南曦一眼,摆了摆手,让下人叫了免礼,不过却依旧没有出声。
南曦暗暗松了一口气,对上苏卿鼓励的眼神,她立刻会意点了点头。
鼓足了勇气,南曦上前两步,接过一旁丫鬟手中带来的锦盒。
“公主殿下,臣女听闻公主殿下近来无甚胃口,人也消瘦了不少,便特意为公主殿下做了一份小点心,望公主殿下喜欢。”
她说着,便打开了锦盒。
盒子里放着几块精致的糕点,香气扑鼻,一时间竟盖过了屋内的熏香。
片刻,珠帘内传来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桂花糕?这个时节,哪里来的桂花糕?你莫是拿了不新鲜的过来?”
“臣女岂敢。”南曦这会儿已经全然冷静了下来,“殿下,这并非桂花糕,而是栀子花所做。臣女特意研究过拿了白醋浸泡,口感更好,也能帮公主开胃。”
她说罢,便低下头,将锦盒向前一递。
室内一阵寂静,长宁公主依旧没说话。两人倒像是较劲似的,只不过,南曦却是一点也不紧张。
良久,长宁公主方才叹息了一声,“你这个孩子,分明是七窍玲珑心,若是上了心的事,便没有你做不成的。只是本宫实在不明白,怎得有些事你便这么不知分寸呢?”
南曦闻言,微微一愣。
长宁公主言语间已经全然没有了方才的怪罪,她知道,她这是在关心她。
前世,她当真是瞎了眼,偏生一点也不在意这些真正为她好的人,落得那般下场倒也真真是活该。
南曦眼圈微红,极力克制着自己心中的酸涩,“公主,臣女知道错了,日后绝不再犯!”
“知错便好。”长宁公主看着南曦那模样,心中一软,对她招了招手道:“还不快过来?”
南曦连忙上前,将那栀子花糕奉上。
苏卿见状,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她们三人自小一起长大,长宁公主比她们大了几岁,一直拿她们当妹妹看待,这会儿子没了气,看着南曦就只剩下怜爱了,“方才腿可站疼了?”
“哪有这么娇气。”南曦垂眸回答道。
长宁公主看了她一眼,叹息一声,“我那弟弟究竟有哪里不好,竟这般入不得你的眼?”
她说罢,却是话锋一转,“这几日那东宫里可算是遭了殃了,容毓没法拿你泄愤,这气可全撒在东宫里的一草一木上了。”
南曦闻言半晌没有回过神来,反倒是苏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下好了,来时阿菱还担心太子会将她砍了去,眼下太子既已砍了树泄愤,那阿菱的脑袋可就安全了。”
长宁听罢,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被她们二人好肆的取笑了一番,南曦只觉得丢人丢的头都要抬不起来了。
好在长宁知道,这女儿家脸皮薄,也没再为难南曦,转移了话题,“今日容毓也来了,只不过这会儿还在忙政务,晚些时候本宫安排你们见面罢,总得将话说清楚。”
话毕,她又意味深长的看了南曦一眼,“宴会来了许多贵女,母后有意为容毓挑选太子妃,你可得仔细想想清楚,我那弟弟是一块香饽饽,不是所有人都像你这般没眼光。”
又被数落了一通,南曦心里却知道长宁说的极是。她就是没眼光,否则从前怎么会看上谢景呢?
三人正说话间,却忽有一女童匆匆从门外跑了进来。正是长宁公主的长女璇玑小郡主。
小郡主甫一进屋,眼睛就直勾勾的盯着南曦,也不要娘亲了。
说来也奇怪,小郡主不知为何对她特别亲近,每次她来长宁这里小郡主都对她黏的紧。
长宁也是见怪不怪了,挥了挥手,“你且陪她玩去罢。”
小郡主闹腾的很,平时没少让长宁头疼,眼下南曦来了,她反倒落了个清静,只差没眉开眼笑了。
南曦刚想说话,人已经被小郡主拽走了出去。
“菱姐姐,我们来玩捉迷藏,还是老规矩。”
“好。”南曦微微一笑,闭着眼开始数数。
一直数到一百,数到周围都没了声音,她这次转了过来要去寻小郡主。
小郡主藏的地方她心里都有数,然而这一次,却是找遍了都没有找到。
南曦有些慌了。
她四处寻找间,却忽听远处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南曦抬眸看去,却霍然愣在了原地。

小编点评

南曦容毓谢柏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全文文笔很好,情节流畅,伏笔铺垫非常好,角色塑造非常棒,个性鲜明,值得一看,这里还有更多全文免费阅读的好文等着你。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