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史前来(燕归尘宋子瑜)
我从史前来(燕归尘宋子瑜)

我从史前来(燕归尘宋子瑜)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5-11

小说介绍

《我从史前来》由作者燕归尘原创所著的热门精品小说,主角是燕归尘宋子瑜,为大家带来燕归尘宋子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燕归尘摆摆手,微笑着。劳伦斯沉默不语,听燕归尘的话,他简直要怀疑,到底是自己疯了,还是燕归尘疯了……主人岂会在三岁时,在眼前这张狂的年轻。。

小说简介

真是罪孽,当年宋义为了掩护自己,牺牲了,他原本是不该死的啊!
现在好了,自己连他的家人都照顾不到,整整六十年,不闻不问,自己到底要欠他多少,一条命?一整个家庭三代人的痛苦和遗憾?
如果宋义泉下有知,会不会从棺材板里跳出来,打自己几个耳光,或者打宋小红母女几个耳光?

我从史前来全文阅读

“就是这里了!”燕归尘走进燕京圣玛丽医院的电梯,看到了一个捧着鲜花的年轻女人。
这个女人,红裙子,高跟鞋,戴着墨镜,貌似白富美。
女人诧异地看了燕归尘一眼,惊讶于燕归尘的颜值,只是可惜,燕归尘连瞥她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她是傲娇的女人,所以有点受不了。
门打开,女人冷哼一下,扭着屁股,趾高气昂地走出电梯,往1024号病房去,所过之处,总能引来外人贪婪的目光。
“看呀,那个高露露又来了……”
“真是个尖酸刻薄的女贱人,心肠太歹毒了……”
“子瑜太惨了,摊上这样的亲戚,拿人手短,吃人嘴短,只能忍了,不过如果是我,我忍不了,哪怕死,也忍不了!”
“她们真是亲戚么,我怎么看她们都像是生死情敌,这个姓高的女人,十天半个月就来耀武扬威一回,这分明是在寻找胜利者的优越感,真特么不是个东西!”
“就是就是,子瑜真可怜,她是怎么忍下来的,我好佩服……”
护士们看着高露露的背影,议论纷纷。
燕归尘听到护士们议论,不禁瞥了一眼高露露的背影,露出一丝鄙夷之色。
高露露?
燕归尘瞥一眼就清楚了,虽然这个年轻女人时尚靓丽,但是,心太黑,蛇蝎心肠。
她这是去哪里,去嘲讽宋子瑜?
宋子瑜是自己这一次要来见的人,六十年前,自己沉睡之前,她的爷爷宋义在平津战场上,替自己挡炮弹牺牲了。
六十年后,燕归尘归来,誓要偿还这份恩情,宋义不在了,那就把恩偿还给他的后人。
燕归尘从史前走来,经历一万两千年的悠悠岁月,每一次受到重创都会“假死”,然后沉睡一甲子,再一次重生复苏。
一次又一次,从来如此。
所以,燕归尘从来不惧怕死亡,死亡压根威胁不到自己,反正,每一次都会重生归来,代价就是,过了几十年的时光,如此而已。
对于拥有长生的燕归尘而言,一个甲子,简直就是弹指一挥间。
三天前,燕归尘再一次重生归来,对于整个世界的巨大变化,燕归尘很是惊讶,但也仅止于此。
凭着强大的适应力,以及某个人脉,他很快就找到了宋义的后人,今天,他们都会在圣玛丽医院出现。
随着燕归尘的出现,值班的小护士们一个个露出花痴的表情:“好帅气的小哥哥,比电影明星都看好……”
说实话,燕归尘的模样和体型,已经达到了人类的理想状态,哪怕增减一分,都会不如现在完美。
经过了一万两千年不断的优化,无数次的重生复苏,燕归尘的基因已经近乎完美,他的一举一动,暗合天道自然,非常和谐,别人看到,会感觉赏心悦目。
可以说,燕归尘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完美!
基因优化后,优秀的基因对于拙劣的基因,在深层次上,有着无形的影响力,这种影响力,是深入骨髓的。
就像男人喜欢女人一样,这是一种根深蒂固的意识形态,是根植于基因之中的。所以,燕归尘在任何取向正常的女人面前,都有着天然的吸引力,甚至是致命的吸引力。
“姑娘们,问你们个事呗?”燕归尘靠近几个正在值班的小护士,笑着询问。
“你问,你问,小哥哥……”几个花痴小护士立即凑了上来,十分热情,她们看着燕归尘的脸,感受着阳光般的亲和微笑,如沐春风。
“刚才过去的那个女人,她叫高露露?”燕归尘道。
“对啊,就是她,那是一个嘴巴很恶毒的女人,忒不是东西了,她每隔一段时间,都来看她的表姐,每一回都冷嘲热讽的,连我们这些外人都看不下去了!”小护士低声道。
“那为什么,病人不赶她走?”燕归尘好奇。
“哪能赶走,现出住院花的钱,是宋家向她家借的,宋家人哪敢把人家赶走?唉,谁让宋家人穷志短呢,作孽啊,那高露露,简直不是东西,仗着父母有钱,百般羞辱自己的表姐,我听说啊,她老妈宋小红原本还是宋家童养媳,后来翅膀硬了,嫁给了高将军,成了豪门阔太,一转身就对宋家趾高气扬……”
护士们你一言我一语八卦着,燕归尘一下子就明白了宋家和高家的微妙关系。
燕归尘心里真不是滋味,事情都怪自己,当年宋义就是因为自己才死的,自己对得起谁啊!
如果宋义现在还活着,估计早就是大将军了……妥妥的大领导,他的儿子孙女,也是衣食无忧的公子小姐。
哪像现在这样,生活很不如意,最糟糕的是,宋义的孙女宋子瑜,还得了渐冻症,真是晴天霹雳,祸不单行。
燕归尘走到病房外,隔着门上的玻璃窗,看到里面两个姑娘家家在斗嘴儿。
半躺在床上的,是一个面容清秀,长得过分漂亮的年轻女子,脸蛋略显苍白,身子也单薄,大概二十出头。
“这个美女,应该就是宋义的孙女宋子瑜了,长得倒是绝色,可惜得了绝症!”
燕归尘心里暗暗可惜,如果说,按照女人的姿色打100分,宋子瑜可以打97分,扣三分是因为她生病之中,素面朝天,少了一点颜色。
而高露露,虽然走到哪里都有回头率,但是,她只能打85分,差了宋子瑜老大一截。
美女和美女之间,那也是有巨大差异的,高露露只能算美女,而宋子瑜可称为红颜祸水,只是,她现在祸不起来,生了重病。
其实,燕归尘看女人,更看重灵魂,一个有趣的灵魂,和美丽的肉体一样,同样具有极大的吸引力。
“我说表姐,你这个病,我再一次咨询了一下美国的医生朋友,他说了,渐冻症是绝症,治不好的,你将来会越来越僵,最后生活都不能自理……哎,到时候,谁给你端屎端尿,那个时候你还有什么尊严可言,我说表姐,你可要有心理准备呀!”高露露感叹,语气之中,不乏幸灾乐祸。
“露露,你可以离开了!”宋子瑜沉着脸道,素面朝天的绝美脸蛋上,闪过一丝痛苦的神情。
“我不走,大伯大娘才刚出去,我是来照顾你的,我跟你说,我又把前男友给甩了,现在交了个更帅更有钱的富二代,呵呵,这已经是我的第九个男朋友了,他现在对我简直是千依百顺,表姐,看看,我这个LV的新款限量版,就是他刚才给我买的,好看么?”高露露得意地拿起包包,不断炫耀。
宋子瑜沉默,但还是点着头。
“表姐,人呐,我觉得健康才是第一位的,你看看你现在,生个病,就活成了这样,想当初在燕大的时候,你不但是校花,还是学霸,更是学生会主席,满满的光环,走到哪都是羡慕嫉妒恨的目光,可是有什么用呢,那些都是无根的浮萍,一个病,就能把你给打趴下!”高露露道。
“人无法预知自己会生什么病!”宋子瑜道。
“就是啊,这就是命,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表姐,你到现在都还没有交过男朋友吧,也没跟男人牵过手吧,可惜了,你这个病,平均就能再撑个四五年,或许你这辈子,都是个雏了……即使到了阎王爷那里,估计也是被其他风流鬼嘲笑的份,我以前对你是羡慕嫉妒恨,现在,反转了!”高露露开始露出獠牙。
“露露,我知道你以前就对我不服气,也好,你现在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如果这就是我的命运,那我愿意去接受命运给我的最终审判,我不怨恨任何人,也不怨恨命运……好了,说完了,你现在可以走了吧,我还要休息!”
宋子瑜脸上变得淡然,似乎并不为高露露的嘲讽而生气。
燕归尘在门外,对宋子瑜对待生死的觉悟很是诧异,这样的豁达和坦然,居然出自一个二十岁的美女,真是难得。
但是,宋子瑜这样的态度,却让高露露很不爽,她要打压,要嘲笑,要狠狠地摧残宋子瑜那颗清高的心。
“表姐,再等等,我跟你说,我都已经交了第九个男票了,你呢,你可要抓紧,否则,你到死估计还会是个雏,就你现在的病,没有哪个男人敢要你,你或许永远都不知道那种滋味,要不要我给你说说,或者给你找个男票玩玩?这是我这个做妹妹的,为你考虑的最后一件大事,省得你白来世上走一遭!”高露露揶揄大笑。
“我不需要,你就尽情嘲笑我吧,你越是嘲笑,就越说明,上学那会儿,我给你造成了多大的阴影面积!”
“你——”
高露露被气到了,连忙深吸一口气,展颜一笑:“我不生气,我跟你生什么气,表姐,我告诉你,我现在赢你了,彻彻底底地赢你了,我高兴得很!”
“你赢我,那是因为我生病了,否则,你就是再投胎一百次,都赢不了我一次,露露,你只能赢生病的我,健康的我,你一辈子都赢不了,这是不是让你很恼火,很不甘心?”宋子瑜露出一个绝美的笑容。
“表姐,你别得意,看看你现在这样,我心里舒爽得很,赢了就是赢了,无所谓什么时候!倒是你,到死都还是处女,你有男朋友么,有么?!”
高露露得意非凡,哈哈大笑。
宋子瑜脸色苍白,心里像是被刀子剜到一样,很疼。
“哟,表姐,你生什么气,我说的是事实,你的小拳拳握这么紧做什么,想打我,呵呵,你的手脚都没劲了吧,过几天估计都动不了……”高露露揶揄着,心情终于又舒畅了。
“请你离开,高露露,我再也不想见到你!”宋子瑜大叫,声音有些变化。
“哟哟哟……生气了,我不过是说了大实话,这样就受不了了?咱们在燕大的时候,你不是最牛么,但有什么用,老天都看不过眼你的光芒四射,真是天妒红颜,哈哈,现在整个世界都抛弃你了,我高露露,现在就是比你出色,比你优秀!”高露露得意大笑。
“露露,你得意个什么劲,我告诉你,我不但有男朋友,他现在还是我的未婚夫,我就问你气不气……”
宋子瑜又气又急,话一出口,自己就惊呆了。
她真恨不得给自己一个耳光,这种事,怎么能不过脑子地瞎说呢,人家高露露又不是傻子,稍微打听一下,就能揭穿自己,到时候,丢脸的还不是自己?
“嘿嘿,表姐,你就嘴硬吧,你以为,我会信么,表姐,你这是失了理智,开始口不择言了……”高露露冷笑。
燕归尘站在门外,听着宋子瑜被这样嘲讽,心里更不是滋味!
真是罪孽,当年宋义为了掩护自己,牺牲了,他原本是不该死的啊!
现在好了,自己连他的家人都照顾不到,整整六十年,不闻不问,自己到底要欠他多少,一条命?一整个家庭三代人的痛苦和遗憾?
如果宋义泉下有知,会不会从棺材板里跳出来,打自己几个耳光,或者打宋小红母女几个耳光?
高露露,怎么说也是宋家的亲戚,怎么如此毒舌地向自己的亲人开炮,这到底是亲人,还是仇人?
自己打听到的消息是,宋义的养女宋小红后来不当童养媳了,转身嫁给了一位将军,从此飞黄腾达。
而宋义的儿子宋伯仁,心灰意冷颓丧了好些年,直到四十岁才娶了现在的妻子郭燕,夫妻二人相濡以沫,育有两女,天可怜见,都是罕见的大美女,可惜,天妒红颜,大女儿大半年前查出了绝症。
“必须医好宋子瑜,必须让宋家人的生活好起来,尊严也恢复起来,否则自己永远不得安息!”
燕归尘念头一起,再也无法选择沉默,他毅然决然地推门而入。
两个女人转头,看向燕归尘这个闯入者。
“你谁啊?”
高露露皱眉,看到燕归尘,她一下子就想起来,那是从电梯一起上来的小帅哥,长得比明星还好看的一枚小鲜肉。
“原来你就是子瑜的表妹高露露啊,我常听子瑜说起,幸会,幸会,我叫燕归尘!”燕归尘微笑着打招呼,帅得一批。
“燕归尘……你难道是我表姐刚才说的男朋友……不,是未婚夫?”高露露震惊了,她真的对宋子瑜刚才的话,很怀疑。
宋子瑜也懵圈了,鬼使神差地,她怎么就冒出个未婚夫?难道是这个人,在外面听到自己吵架,进来帮自己解围的?
连燕归尘也愣了一下,未婚夫?
这个高露露看到自己的第一反应,居然以为自己是宋子瑜的未婚夫?
哈哈,这对号入座的能力真的很强大呀,她刚才对宋子瑜的气话,得有多介意啊!
自己要不要帮宋子瑜圆一下这个小小的“谎言”?
一刹那,燕归尘就决定帮忙了,因为给一名伤心中的绝症患者一丝小小的安慰,燕归尘乐意为之。
“没错,我就是你表姐的未婚夫,请多多关照!”燕归尘微笑着,顺势而为,走到宋子瑜身边,替她倒了杯水,一边眨眨眼睛示意,一边笑道:“子瑜,你表妹来了,也不跟我说一声,来,先喝杯水,润润嗓子!”
宋子瑜这才缓过神来。
她非常感激突如其来的燕归尘,并且几乎要感动哭了,哪怕燕归尘是陌生人,但是,这个陌生人这会儿出现,简直就像是脚踏七彩祥云的齐天大圣,来拯救她于水深火热之中。
“啊……这不可能,这不可能,宋子瑜都得了绝症了,她何德何能,还能有那么帅的未婚夫?你们疯了,你们在骗我,我不信,打死我都不信——”
高露露仿佛被迎头暴击了一万点,禁不住歇斯底里大叫起来。
“抱歉,事实就是如此,是吧,子瑜?”燕归尘抓住宋子瑜的手,飞快在宋子瑜额头上亲了一下,转头看向高露露,微笑。
一瞬间,宋子瑜懵了!
她身体禁不住颤抖着,脸颊发烫,但是,在高露露面前,她死死忍住了,努力让自己镇定起来。
而高露露也懵了,她立马抓狂,气急败坏:“可恶,可恶,你们这对奸夫淫妇,居然对我撒狗粮……我会调查清楚的,这一定不是真的,你们想要骗我,门都没有!

我从史前来免费阅读

高露露看到燕归尘和宋子瑜秀恩爱,整个人都抓狂了。
她怎么可能会相信这是真的?
绝对不可能的,自己的表姐虽然曾经是女神,是学霸,但是今时不同往日,宋子瑜得的可是绝症,再过个一年半载,肯定是要瘫的,这种情况,哪个男人会主动贴上来,他傻呀?
“表妹,你应该为子瑜高兴才对……”燕归尘微笑着,牵着宋子瑜的手,轻轻吻了一下其手背,再一次撒狗粮。
“啊……”高露露简直受不了了,遭到了二次暴击!
宋子瑜看到高露露歇斯底里的表情,心里很是痛快,她抑郁的心情刹那间好了很多。
一看到燕归尘,宋子瑜的心忽然砰砰乱跳,止都止不住。在自己最绝望、痛苦的时候,一个突如其来闯入的,给予自己帮助的,无与伦比英俊帅气的男人,必然如同阴霾下的一米阳光,照亮自己的心灵。
“我不相信,表姐,你们就合起伙来骗我吧,你们等着,我要拆穿你们的谎言——”高露露跌跌撞撞走出门,不小心撞到了门框上,疼得她尖叫。
高露露掏出手机,要大肆通知人,可是在走廊转角处,自己的母亲宋小红,以及大伯宋伯仁、大娘郭燕一同回来了。
高露露大喜,连忙迎上去,叫道:“妈,大伯大娘,不好了,表姐病房里,突然来了个陌生的男人,硬说是表姐的未婚夫,我看呀,他就是个骗子,想要骗表姐的身子,骗咱们家的钱……”
高露露呱啦呱啦说了一通,直接把燕归尘的邪恶阴谋说了一遍,这里面的添油加醋,简直绝了。
“你这孩子,胡说八道什么?”
宋小红责怪的看一眼自己的女儿,好笑道:“你表姐现在什么情况,怎么可能会有男人要她,露露,你是不是看错了,世界上还有那么傻的男人?”
“妈,所以我才说,他肯定是看上咱们家的钱了……”高露露嘟嘴,嚣张道。
“这就更胡说八道了,你表姐家都已经欠了一屁股债,他们宋家的事情,跟咱们高家有什么关系,你表姐即使有丈夫,还能惦记咱们高家的钱不成,你没烧糊涂吧!”
“哦,对哦,我没想那么多……”高露露松了口气,笑起来。
两母女自顾自的说话,完全是口不择言,丝毫不在乎旁边还有当事人存在,只见宋伯仁和郭燕夫妇脸色又青又红,精彩极了。
现在宋家是欠了一屁股债不假,而且还是向高家人借的。
哪怕有一丝办法,宋伯仁都不会拉下脸来,向宋小红这个背叛宋家、飞黄腾达的白眼狼妹妹借钱。
可是为了女儿的性命,他们不得不丢掉了所有的尊严,求着曾经伤害过他的妹妹宋小红借了一大笔救命钱。
现在,哪怕宋小红那么嘲讽,他也只能沉默地承受着,这样的屈辱,简直像剜心一样疼。
“还是先去病房看看吧,或许是有什么误会!”宋伯仁黑着脸道。
“对对对,或许真是误会,如果不是误会,我们家子瑜若是真有未婚夫,那就太好了,咱们家现在这种情况,但凡一个男人肯看上子瑜,都必然不是嫌贫爱富的人,一定是个好男人无疑!”
宋妈郭燕转念一想,心情似乎就特别愉悦起来,被宋小红母女怄的气,一下子就顺畅了不少。
众人急忙来到病房,一进门,就看到一个帅气得不像话的年轻男子坐在病床前,和宋子瑜说着话,有说有笑的,很是和谐快乐。
高露露一进来,就指着燕归尘斥责:“妈,大伯大娘,你们看,就是他,这个男人咱们从来都没有见过,他怎么可能是表姐的未婚夫,这不是骗人么?我看呀,他就是个大骗子,表姐太单纯了,肯定没有看清楚他的真面目,被他给骗了!”
一瞬间,宋子瑜就急了,高露露这个贱人要做什么,非要让自己难堪才高兴么?太过分了。
自己受辱不要紧,可是,让一个无辜的人受辱,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
宋子瑜着急,宋爸宋妈也着急,二老一进来看到燕归尘的一刹那,就被燕归尘的仪表给惊到了。
用古人的话说,燕归尘有天日之表,龙凤之姿!
潘安、宋玉大概也就是这个模样了,花见花开,车见车载,光凭仪表,大概就没有哪个丈母娘会拒绝燕归尘做女婿。
宋妈眉开眼笑,紧紧抓住了燕归尘,压根不撒手:“哎哟,你就是女婿吧,这可恶的子瑜,怎么明明谈了个结婚对象,居然还瞒着我这个当妈的,真是不孝,该打……”
就这一眼,宋妈郭燕就和燕归尘对上眼了,真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
“妈,你这是做什么……”宋子瑜那个臊得慌,人家不是自己的结婚对象好么,刚才只不过是权宜之计,是为了反击高露露才那样说的。
现在可好,这谎言越来越大,父母、高家一下子就全知道了,这可怎么办才好?
一想到这儿,宋子瑜就又急又恼,真的是百般滋味在心头,尤其是,姑姑宋小红,还有表妹高露露都在,她也说不出口为燕归尘辩解!
“呵呵,原来是伯父、伯母,还有姑姑,你们好,我叫燕归尘,来得太过匆忙,连礼物都没有带,失礼了……”
燕归尘一开始确实有点尴尬,不是因为没带礼物,而是叫别人伯父伯母,自己毕竟是从史前一路走来的人,年纪当任何人的祖宗都够了,奈何自己长生不老,模样嫩得只有二十出头。
就这个青年模样,若是叫宋爸宋妈“小宋”和“小郭”,那别人还不得疯?
很快,燕归尘就调整好了心态,微笑着对待所有人。
“原来叫燕归尘,这名字好,燕女婿啊,不用礼物,什么礼物都不用,也不失礼,只要你来看子瑜,来看我们,那就没有任何问题了!”宋妈郭燕那个亲切啊,嘴都笑歪了,一个劲抓住燕归尘的手,越看越喜欢。
“等等……嫂子,他是不是真的女婿,咱们先问清楚再说,万一他是骗子怎么办?”宋小红立即打断。
“宋小红,你胡说八道什么,我家子瑜就在这,女婿也在这,还能有什么问题,是不是这样,女婿?”
宋妈郭燕先怼宋小红,再转过头,笑看燕归尘,亲切无比,她现在也豁出去了,打定了注意,无论如何,都要抓住这个女婿,不管他是骗子还是人渣,就凭燕归尘那样的颜值,怎么可能是骗子?一定是宋小红母女在羡慕嫉妒恨,所以才这么污蔑人家!
现在,乖女儿子瑜都得了绝症,能有个帅哥不嫌弃她,还愿意谈婚论嫁,自己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当然没有问题,我这么一个大好青年,怎么可能是骗子呢,还是伯母英明……”燕归尘连忙抓住郭燕的手,简简单单一句应对,阳光帅气,应对得体,顿时让所有人都感到如沐春风。
整个病房,似乎因为燕归尘的存在,而变得桃李春风、阳光明媚起来,所有不愉悦的心情,全都一扫而空。
“请叫我岳母,燕女婿?”郭燕眉开眼笑,握着燕归尘的手,从来都不曾松开过,似乎是害怕松手了,燕归尘会咻一下消失掉。
“好的,岳母大人……”燕归尘居然颇有些紧张,这可是多年来从来没有遇到过的情景啊。
“妈,你放开燕归尘,情况不是你想的那样……”宋子瑜蒙了,赶紧想着要澄清,这个谎,貌似有点扯大了,万一一会儿穿帮,还不得丢死人?
“子瑜,什么不是我们想的情况,你给我老实交代,有那么好的男朋友,为什么不早交代,对了,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宋妈直接道,她必须立刻、马上,一口咬死燕归尘女婿这个定位,绝不容再有变化和更改。
郭燕现在,实在太满意燕归尘这样的小年轻和帅女婿了,就燕归尘这样的颜值,完美的体态,比明星都好看,这样的女婿,上哪找去!
“噗——”
宋子瑜喷了口水,宋爸刚给她喂的一口水全喷出来。
“妈,这是我们的事,你不要管了,我累了,你们都先回去吧,燕归尘,你也走吧!”宋子瑜羞愧难当,焦急地朝燕归尘打了个快溜的眼色。
燕归尘对此视而不见,他才不会走。
既然高露露误会自己是宋子瑜的未婚夫,那就顺势默认好了,这是多大的事儿?在自己一万两千年的岁月中,更多更大的事情数都数不清。
“大家看,大家看吧,表姐急了,我就说了,他们就是假的,他是骗子!”高露露大叫起来,又高兴又得意。
“等等,小伙子,你究竟是不是子瑜的男朋友?”宋小红一把抓住燕归尘的手腕,上下打量。
宋爸在一旁干着急,但是,他不能出头,现在是两个女人的较劲,自己若是开口,肯定没好果子吃。
“不是男朋友,姑姑,是未婚夫!”燕归尘张口就来,现在这个节骨眼,必须打死都不能否认,否则,宋家颜面何存。
燕归尘来这里,是来还债的,可不是来给宋家拆台和增加痛苦的。所以,哪怕今天,让燕归尘当孙子,燕归尘都认了,这点觉悟,燕归尘必须有!
“你们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了?”宋小红紧盯着燕归尘,就燕归尘这颜值,连她都心动了,宋小红当了阔太太几十年,保养得很好,看上去,一点也不显老。现在的豪门少妇,珠光宝气,不显老的,还是很多的。
燕归尘看一眼宋子瑜,立即点头,这个时候,是考验自己报恩决心的时候了。
燕归尘心想:宋义啊宋义,我曾经的战友,我燕归尘无论如何,都要让你们宋家不再被人看不起,不再受人的白眼和嘲笑!
“嫂子,你松手,我再问问!”宋小红一把拉开郭燕的手,对燕归尘审问道:“小子,你什么时候和我们子瑜谈上的?”
“很长时间了!”燕归尘道。
“你是怎么跟子瑜谈的?”宋小红一脸疑狐。
“子瑜还在上学的时候,我就对她很仰慕,后来一直都和子瑜有联系,子瑜生病之后,咱们还有联系,这一来二去,我们就有了很深的感情!”燕归尘张口就来,说谎都不带眨眼的。
宋爸宋妈,还有宋子瑜一听,暗暗松了口气。
“你长得一表人才,找什么女孩子不成?你知不知道,我们子瑜得的什么病?你居然还敢和子瑜谈婚论嫁,这不是胡闹么?”
这话一出,宋爸宋妈,还有宋子瑜全都神色黯然。
渐冻症,就像是一座大山,压在宋家人头上,让他们感觉前路渺茫。
“我当然知道,子瑜得的是渐冻症,但是,这不妨碍我们的彼此之间的真挚感情,我觉得,我们不需要有太多的顾虑,因为我们是真心的!”
燕归尘似笑非笑,瞥了一眼一旁的高露露,这样的挑衅目光,立即让高露露这样的傲娇女炸毛。
“说谎,说谎,全是谎言,就子瑜这个病鬼模样,怎么还会有男人会要她,燕归尘,你是不是傻?!”高露露爆发了,口不择言,言语之中,对宋子瑜充满了深深的嫉妒和愤怒。
“露露,你这孩子,胡说八道什么?!”
宋小红拍了女儿一下,连忙圆场,道:“对不住啊,大哥大嫂,都怪我平时惯坏了我家露露,露露应该只是太过关心子瑜了,生怕她被骗,所以才说了不中听的话……”
“没事儿,今天女婿能来,我们都很高兴,燕女婿啊,谢谢你了,对了,还不知道,你跟子瑜的婚事,你父母同意么……”
“岳母大人,我父母不在了,我现在是孑然一身,所以,我的事情,完全可以自己做主!”燕归尘微笑,一万两千年前,姆大陆没有沉没之前,自己还有父母的,但是,旧世代人类文明覆灭之后,自己哪还有什么父母?
“你是孤儿?”
高露露眼眸一亮,知道应该怎么做了,她连忙抢着问:“你在燕京有房么?”
“好像没有?”燕归尘实际上不确定自己有没有,不过,他可以确定,自己没有在燕京亲手经办过任何房产,至于自己的仆人有没有帮自己在燕京买房或者买楼什么的,那就不清楚了。
“那有没有车?”高露露越发兴奋,她就像是闻到了血腥的鲨鱼,开始疯狂狞笑起来。
“好像也没有?”燕归尘也无把握。
“那你有没有存款,多少位数……”
“存款……我不清楚,应该没有吧。”燕归尘实话实说,他时隔六十年才苏醒,时间太急,还真没有存款,连银行卡都没有,这两天的花销,全都多亏了苏醒后随手拿起来的一块金子。
“切!”
高露露一脸鄙夷,道:“看你穿得人模狗样的,衣衫面料好像蛮高档的样子,但却什么牌子都不是,应该是杂牌货,你还没房、没车、没存款,这不就是个三无人员么,你说吧,你拿什么娶我表姐,你这不是开玩笑么?”

小编点评

燕归尘宋子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全文文笔很好,情节流畅,伏笔铺垫非常好,角色塑造非常棒,个性鲜明,值得一看,这里还有更多全文免费阅读的好文等着你。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