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之怜奴儿(令妃)(令妃乾隆)
清穿之怜奴儿(令妃)(令妃乾隆)

清穿之怜奴儿(令妃)(令妃乾隆)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5-11

小说介绍

令妃乾隆小说————清穿之怜奴儿(令妃)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送清所著,讲述了乾隆十年出了件奇事一个辛者库奴婢一夜之间飞上枝头变凤凰皇恩加身,独宠后宫,一跃封妃风流成性的乾隆帝瞬

令妃乾隆内容介绍

寒风瑟瑟,宫墙之内的奴才们却没福气坐在屋子里烤火。一个个蹲在井边等着打水浣衣,富贵主儿的锦衣堆作一团,上头的金银丝线格外冻手。
“怜儿还没起来吗?”
两个宫女趁着打水的空当搓手闲聊,哈出的白气顺着寒风打了个圈散开。
“没呢,小丫头可怜的紧。咳得没有人模样了,一张脸像骷髅头。孔嬷嬷可是说了,今儿喝了药再不好,便丢出去。”
“丢去哪?”

清穿之怜奴儿(令妃)全文阅读

“草席卷一卷丢出宫去呗,别说了别说了。”
一宫装嬷嬷叉着腰走过来,双眼横扫一圈,虽没说话,气势却足。
她手上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汤药,打起帘子往里头去了。
“魏怜儿!瞧你这半死不活的死样,最后一碗药快点灌了。”
孔嬷嬷嘴上粗鲁,手却轻柔。
床榻上的魏怜儿被她从床上揪起来,窗缝透进来一点光正巧洒在她脸上,却让孔嬷嬷愣了一愣。
“你……”
昨儿个还一副病恹恹的骷髅架子,今日却全然变了个模样。
那脸上竟红润起来,原本不小的眸子此刻竟要比从前大上一圈,也有了光泽。不过瞧着还是清瘦,一把骨头往嘴里咽都嫌硌牙。
“你这是回光返照了?”
魏怜儿正喝着药,听了此话,险些呛住。
“嬷嬷别咒我。”
“死丫头,我要是咒你,你还能活到现在。”
孔嬷嬷怒气冲冲的将碗抢过来,一把拉开帐子。
“我看你今天有力气,起来做活,我们辛者库可不养闲人。”
辛者库,魏怜儿默默叹了口气。
她命不好,跟这名字一样可怜的紧。
“嬷嬷,再让我歇一天吧,求求您了。”
孔嬷嬷看过去,只见这丫头眸子小鹿般楚楚可怜,也不知为何竟又心软了。
她是宫里头资历极深的老嬷嬷,在这辛者库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心早就跟外头洗衣裳的石头梆子一样硬了。可最近也不知怎么的,老是对这死丫头狠不下心。
“最后一天。”
“怜儿谢过嬷嬷。”
魏怜儿微微一笑,孔嬷嬷竟觉得如同冬日暖阳一般惹人喜爱。从前见先帝那倾国倾城的华妃娘娘时,也未曾有过这般感觉。
真是人老容易昏头,她心中腹诽,关上了门。
随着关门声,魏怜儿默默的躺回了床上。
细细想来,穿越进这具身体已经三天了。刚来的时候花了将近半日才熟悉了原主处境,不过只是一个辛者库的宫女,正好十八岁。
如今是乾隆九年的寒冬,原主染上了风寒暴毙,魏怜儿被迫接管了这具弱不禁风的身子。
如今她身子发虚,定了定心神,双眸才能慢慢聚焦。
众所周知,穿越者或多或少都能有点金手指。魏怜儿虽然倒霉,但身上也有一个。
比如刚才的孔嬷嬷,她并非是如此良善之人,却能够暂时对魏怜儿这般体贴,这便是魏怜儿的金手指了。
她伸手扶额,在关键时刻靠魅惑麻痹对方获得暂时的安全。
并且只要获得怜爱,她的美貌值便会往上增加。简单来说,这是一个狐狸精的养成游戏。
其实这金手指也不错,只不过技能CD时间实在是太长,且十分消耗体力。
魏怜儿刚用完,感觉身上只剩下了一口气吊命,赶紧闭目养神,不知不觉便睡了过去。
她是被饿醒的,肚子声音太大,把躺在她旁边的宫女如意也吵醒了。
“你怎么了,怜儿。”
如意同魏怜儿从前关系不错,性子也和软。
“没事,我就是饿了。”
一整天没吃东西了,谁也禁不住这么个饿法。
“每日饭菜就那么点,你最近生病了,孔嬷嬷叫不必准备你的饭菜。如今也没有剩的,你忍忍吧,等到明日做完活便有吃的了。”
如意温柔,但她也是极困的,说完这段话后,翻身又睡了过去。
魏怜儿翻来覆去片刻,终究还是挨不住,偷偷穿上衣裳开门溜了出去。
月色如水,空寂的院子里只留了三个昏黄的灯笼。魏怜儿裹着破棉袄,按照原主记忆朝外面走去。
宫中奴才每日吃食自然都有定数,然总有些许胃口大的。
平日里那些吃不饱的都想方设法用银两换几个馒头馍馍,只不过需要门路。
可巧魏怜儿便认识这么一个在御膳房当差的小太监,今夜应该是他当班,魏怜儿便脚步匆匆的摸了过去。
“我的姐姐,我还当你是死了呢。”
小太监叫王姜,比魏怜儿小三岁。他没想到魏怜儿居然会在这时候过来,不是都说她病的快要死了吗?
“你不能盼着我点好吗?”
魏怜儿跺了跺脚上的泥,两个人熟门熟路的穿过前门,偷偷溜到了御膳房下人们住的耳房墙根上。
“吃吧吃吧。”
王姜倒也不小气,罕见的端出一碗鸡丝凉面来。
“慢点吃,这是阿哥所剩的,还有呢。”
魏怜儿听完卡了一下,吃剩饭剩菜委实可怜。
不过如今就是托生了一个奴才命,能有点荤腥已然不错。
“你也是命大,掉进湖里被救起来如今还能活,依我看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王姜看见魏怜儿小狗般的进食,不由感叹。
“最大的福气就是到了岁数能出宫,还能奢求什么。”
魏怜儿低声道,把碗里最后一口汤喝完。

令妃乾隆免费阅读

“能全须全尾的出宫便是最大的福气,不像我,一辈子都要拴在这紫禁城里。”
说着倒是惹出王姜的一番愁肠来。
他不是自幼进宫的,是过了十四岁才被舅舅卖进来的。家里还有身子虚弱的母亲,王姜心中一直惦记着。
魏怜儿擦了擦嘴角,“你放心,等我出宫了,定去寻你母亲。”
“等得便是你这句话,还饿吗?”
“嗯,再来两个馒头我带回去饿了吃。”
魏怜儿重重点头,明日便要开始做工了,身上不揣点吃的哪有力气。
——————
回宫的路上,她揣着两个馒头走的很慢。也不知为何,今日这条宫道格外长些。走到一半,却又听到一阵又一阵的猫叫声。
那声音如同小孩在你耳边怪叫,听得后背到脚底一阵阵的发麻。
突然起了一阵夜风,身后也不知道是猫儿还是狗儿踩断了枯枝,气氛顿时越发惊悚。
魏怜儿胆子小,连忙撒腿往前跑。
跑的慌了神,离了宫道竟撞进了一旁的梅园子。
她不敢回头,一个劲往前冲,慌乱之间同一男子径直撞上。
“哎哟。”
她被撞的倒地,衣裳被梅枝刮破,径直划伤肌肤,血迹点点落在白石砖上。
魏怜儿吃痛,却也看出了面前的人是男子。
连忙低头,将自己的脸掩在夜色中。
“奴婢冲撞了。”
不管对方是谁,总归是要比她这么一个辛者库奴婢有地位的。
“大晚上在梅园乱逛,你是哪个宫的奴婢?”
男子开口,声音虽低却颇为大气。听上去便知地位不俗,也不像太监。
这深宫之中,能在晚间行动自如的人,大约也只有御前侍卫,亲王之类的人物了。
魏怜儿顾不上疼,径直跪下,头埋的更低。
“奴婢是辛者库的浣衣宫女,并非有意冲撞,实在是……”
她轻咬下唇,总不能说是被鬼邪之类的东西吓得吧。
“是什么?”
魏怜儿皱眉,正盘算着怎么回答,那令人害怕的叫声又传来了。而这次似乎就在耳边,她吓得一把抱住了那男子的小腿。
“有鬼……”
片刻,却听那男子传来一声笑意,声音很轻,那不屑的意味却极为浓厚。
“一只猫就把你吓成了这样,紫禁城内还有这么胆小的奴才。”
“奴婢知错,奴婢知错。”
魏怜儿赶紧松开手,磕头求饶。只不过屋漏偏逢连夜雨,她不过磕了两下头,怀中馒头竟也吧唧滚落。
正巧落在有光的地方,叫人好生尴尬。
“既胆小又贪吃,抬起头来。”
魏怜儿揪着衣角,宫里头偷东西吃是死罪。
在紫禁城,人命是没有馒头值钱的。
白天刚用过的魅惑,不知道如今还能不能用,试试吧。
她抬起头,一双圆眸像是噙了一滴秋露。
男子看她,她自然也看清了男子的长相。
年岁约莫三十,一双眸隐在夜色中如同古井深潭瞧着气势迫人,剑眉似藏着寒芒,薄唇却因魏怜儿的眼神微张,整个人因为这个动作温和了不少。
“奴能先走吗?”
魏怜儿见颇有成效,连忙趁热打铁低声问道。
那男子果真颔首,没了先前的脾气。
她笑着点头,也顾不上捡馒头,提起裙子就跑了。
佳人走远,男子慢慢回过神来。适才发生了什么?
他正思量着,梅林深处有一清秀俊朗却着太监服饰的人捧着一怀梅花走了过来。
“陛下,您要的梅花,哎哟这怎么有两个馒头,陛下您没事吧?”
“李玉,你将梅花送去长春宫。”
“皇上您不去瞧皇后娘娘了吗?”
李玉一脸疑惑。
“朕似乎没睡醒,瞧见一个小狐狸精怪了。”
乾隆瞥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馒头,面色凝重。
“还是一个爱吃馒头的……”
说完,他踢了踢那馒头。那馒头滚落两圈,没进了草丛里。
“皇上说什么,奴才竟听不懂了。”
李玉尴尬的弯腰笑了笑,什么狐狸不狐狸,是又看见什么漂亮姑娘了吧。

小编推荐理由

清穿之怜奴儿(令妃)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