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七分甜(唐茵陆迟)
青梅七分甜(唐茵陆迟)

青梅七分甜(唐茵陆迟)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5-11

小说介绍

《青梅七分甜》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唐茵陆迟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姜之鱼 所编写的,讲述了唐茵陆迟的精彩故事。门口处不知何时人已经都散开了,一身橘白相间校服的唐茵慢条斯理地走了进来,桃花眼眼波流转,似笑非笑地看着另一边墙角处的两人。

小说简介

十五考场有人打起来了。
距离英语考试开始还有五分钟的时候,这个消息迅速在嘉水私立传开。
不少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都跑到三楼围观,迅速占满了窗口门口等地。
教室里大部分人已经都躲到了后面,几个男生在那边劝架,最后自己反倒被打了一顿。

青梅七分甜全文阅读章节试读

十五考场有人打起来了。
距离英语考试开始还有五分钟的时候,这个消息迅速在嘉水私立传开。
不少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都跑到三楼围观,迅速占满了窗口门口等地。
教室里大部分人已经都躲到了后面,几个男生在那边劝架,最后自己反倒被打了一顿。
“操!你绿我的时候怎么没想过我是你室友?”
“你女朋友自己凑上来的,说明她看不上你!”
“你他妈再说一遍试试——”
喧嚣声渐上时,一只篮球猛地从门口飞进来,高速旋转着,直直地砸向声音来源处。
两个打得不可开交的男生立刻松开对方,往旁边一躲。
篮球从两人中间穿过,“砰”地砸到墙上,又落到地上,蹦来蹦去,停在讲台边缘。
“啧。”
随着这一声,班上顿时一片安静。
门口处不知何时人已经都散开了,一身橘白相间校服的唐茵慢条斯理地走了进来,桃花眼眼波流转,似笑非笑地看着另一边墙角处的两人。
她扫了眼教室,目光又落在他们身上:“有病?”
两个人先是脸色难看,后又涨红,此刻所有的恩怨情仇都已抛在耳后,半天后终于齐齐开口:“我们错了!”
说罢,两个人抢着去捡篮球,乖乖地放在一张课桌上。
唐茵没搭理他们,径直走向了自己的课桌,把篮球放到了地上,无聊地转着笔。
旁边刚到的于春拉了椅子凑过去,问:“茵姐,二中放话下星期五要找咱学校麻烦,你去不去呀?”
半晌,唐茵答:“不去。”
“为啥?”
“辣眼睛。”
“……”摊上一个看脸的老大,小弟该怎么办。
他早该知道,上次茵姐似乎力气用的就比打三中的大,难道是因为二中的人比三中的人长的还要丑?
嘉水私立中学刚办四年,当初校长为了省钱,选了块便宜地,把市里最大的一块坟地买了。
说是坟地,其实也是传出来的。
实行火葬那么多年,现在市里没人敢土葬,要真是坟地,那也是很久以前的了。
唐茵的爸爸就是校长,民办私立学校校长基本大于天。教导主任又是个势力眼,从来不会对唐茵要求过多。
老师们对于唐茵也是得过且过,闭着眼睛当没看见。
久而久之,唐茵就成了学校一霸。
这块地方三个公办高中恰好在一条路线上,一中考场,二中战场,三中情场。
有话这么流传:一中,进去出来都是学霸;二中,竖着进去横着出来;三中,一个人进去三个人出来。
二中建立几十年,原本是省示范高中,可惜后来一中被带起来,它就开始下落。生源倾斜,周围又因为拆迁,所以成绩一落千丈,最近几年就变成了混混聚集地。
原本三个高中距离都挺远,相安无事。但现在突然冒出一个嘉水私立,而且还和边上的二中就隔了一条河一座桥,对于某些人来说,地方划分就成了问题。
于春不死心,“可是茵姐,万一——”
唐茵斜睨他一眼:“你打不过?”
于春连忙摆头,这可是涉及到尊严问题,“当然能,这不是想让他们见识一下咱茵姐的厉害。”
那群二中人还真以为自己厉害上天了。
要不是嘉水私立是住宿的,只有周五和周末晚上才能出去,要不然还能让他们蹬鼻子上脸?
国庆节放假前,二中两个人堵了年级一个柔弱女生,对她嬉皮笑脸油嘴滑舌。幸好当时唐茵从那经过,单枪匹马招呼的他们回去连亲妈都不认识。
于春咋舌,那些人脑子有坑,敢来找他们麻烦,还来堵嘉水私立的人。他想了片刻,再抬头,唐茵已经趴在桌子上睡觉了,长发散在肩膀上,看着就让人心猿意马。
他不敢打扰,两只手抬着椅子回了边上。
……
监考老师拿着一袋试卷进来。
高三学生都是习惯了考试,而且监考的还都是高一老师,避免出现一些意外情况。
今天的监考老师是个女老师。戴着一副眼镜,倒三角眼,看着就十分严厉,打扮的一丝不苟。
黄敏抬抬眼镜,扫视了一下整个教室,目光定在窗边睡觉的女生身上,冷哼一声。
这届高三果然不怎么样,开学考都这样,后面还能怎么样。还是要看他们高一新生,进来时都是尖子生,离开时也只会是尖子生,“现在把书放到前面来,不许留任何东西,草稿纸我会检查。”
试卷分发下去,唐茵前面的男生看到她睡觉,自觉地小心放在旁边,又去给后面同学卷子。
“现在开始考试,禁止交头接耳。”
黄敏看着他的动作,拍了拍桌子,可惜那边没任何反应。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于春时不时看着还在睡觉的唐茵,有点担心。万一这第一名的名头被别人拿去,那可就糟糕了。
他装作笔掉在地上,偷偷踢了踢椅子。
黄敏一回头恰好看到那个靠窗的少女和旁边的男生对眼神,还装作捡笔,这种小把戏她早就看过无数遍了。
但没有证据,她也不能说什么。
考试还剩四十分钟的时候,她突然发现后面那个女生将目光落男生那边,还把笔扔了过去。
说是两个人,可她的眼神一直定在唐茵身上。
唐茵勾唇,将桌子往前一推,发出“兹啦”刺耳的声音。
整个教室都不敢出声。
黄敏看到她这样子,再看教室里其他人噤若寒蝉,心下了然,“我亲眼看到的,你和旁边的——”
唐茵不耐烦地打断:“我不需要作弊。”
斜放在桌上的试卷字体娟秀,若是一般人见到恐怕还以为是哪个好学生的试卷。
“你就这么跟老师说话的?哪个班的?”黄敏气的嘴皮子哆嗦,她看了眼桌子上贴的纸条,“原来是十四班?怪不得。”
嘉水私立的班级分布是一班到十四班是普通班,往后就是重点实验班十五班,而后剩下的五个班就是文科班。
所以按成绩来,十四班就是全校最差的班级。
“十四班怎么了?”
“自然只有十四班这样的差生才能做出来这种事情。”黄敏脱口而出。
看到她表情透露的意思,唐茵捻住试卷,然后当着她的面,轻轻将试卷撕成了几片,“十四班能做的可多了。”
碎片差点被扔到黄敏的脸上。
于春叹气,站起来要说话,被黄敏抬起来的手不小心打回椅子上,疼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因为打架,唐茵被勒令在家反省一星期,今天才来学校考试,本身就十分不爽,这老师还自己往上面撞。
怎么可能抄他的,他是学渣,人家是学霸。
黄敏气得发抖。
她从一中转过来,对于这个学校的学生知晓不深,但觉得肯定比二三中要好一点,现在居然随便一个学生居然敢呛她。不仅不承认作弊,还这么对老师,这个学生品质太恶劣了!
“跟我去办公室!无法无天了你!作弊不认,还这么恶劣,不把老师放在眼里,你想干嘛,想上天吗?!”
黄敏想要扣住她的手,没想到反倒被轻飘飘地挣脱了。
唐茵似笑非笑,“老师您新来的?”
黄敏现在一身火,看到她挑衅自己,又看到她轻飘飘地脱了自己的桎梏,朝外面走去,更是怒上加怒。
“老师该去医院看看眼科,随意污蔑人作弊可不是好事。”
……
十四班班主任叫林汝,是个年轻女老师,温柔得很,看到黄敏这架势也有些不明所以,她只知道她是高一的监考老师。
黄敏立刻将所有的事情都说出来:“……你看她,她还当着我的面把试卷给撕了,你看这是一个学生该有的态度吗?”
听得林汝一愣一愣的,自己这得意门生她是知道的。
当初高一下学期分科有两门主课缺考,于是才进了她班里。这次则是因为国庆放假前考试跑去打架被罚,要是没缺考,现在肯定是第一。
作弊?那是绝对不可能,最后一个考场有谁比她成绩还好?
唐茵懒洋洋地听黄敏添油加醋,时不时配合着哂笑一声,将她气的要死。
黄敏指着她:“你看看,她还在嘲笑我!”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声音:“报、报告。”
声音清冽但很低,唐茵心中微动,朝那边看去。
进来的人没有穿标志性的校服,白衬衫托出单薄的身形,长腿细腰,黑发略短,衬得皮肤净白。侧对着她,一副眼镜架在高挺的鼻梁上。
唐茵侧了侧身。
扣子居然系到了第一个,挡住了内里风景,禁欲气息十足。
他径直走到了实验班班主任桌子那边,与她相侧。实验班班主任她认识,是个爽朗的男老师,姓吴。
“陆迟,你提前交卷了?不过来的正好,这是你的校服。你转来也一个星期了,适应得怎么样?不用紧张。”
原来他叫陆迟。唐茵舌尖含着这个名字。
陆迟结结巴巴地回答:“还、还可以。”
咬字有些不清,却意外的勾人。反倒和外表形成了强烈对比,唐茵兴趣更浓。
吴老师拍了拍陆迟的肩膀,“回去考试吧,加油,这次年级第一估计是你,可不要让我失望。”
十四班是最差的班级不错,但奇特的是,他们班和实验班是邻居。而现在,唐茵喜欢这种安排。
“……唐茵?”林汝的呼唤让唐茵回神。
林汝正好听到了实验班班主任的话,转而亲切地说:“唐茵,你回去吧,我会和黄老师解释的,没事了。幸好你答题卡还在,作文二十分钟应该够了,待会重新拿一份试卷。安心考试,争取拿到第一哦。”
陆迟拎着校服袋子转身,骨节分明,指骨修长。与之对比的是脸上透着紧张,耳尖微红。
唐茵边听着林汝的话,边在心中吹了声口哨。
反差真是可爱。

青梅七分甜免费阅读章节试读

听到“第一”这个词,陆迟抬眼看了一眼。
橘白相间的校服穿在对面少女的身上显得宽大,微微敞开,遮不住不盈一握的腰身。
他视线微定。
见他看向这里,唐茵意味深长地做口型:小结巴。
陆迟原本微红的脸上更红了,后退一小步,像是有人在追似的,飞快地出了办公室。
门关上的声音在办公室里很轻,唐茵心里喟叹一声。
那模样真是让她回味无穷。
“……这次是个误会,唐茵平时成绩很好,作弊是不可能的,黄老师您也不要放在心上,下次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了。”
温柔的林汝又转到唐茵身上,“唐茵,和黄老师道个歉。”
黄敏也有些尴尬,第一次来就出现这样的情况,“我也是看错了,不用道歉的,我理解。现在还在考试,快回去考试吧。”
她也是气头上,她刚从一中转过来,私立高中的工资很高,所以不能闹的太僵。看这个班主任对唐茵这么温柔,肯定不一般。
两个人说来说去,互相恭维。
唐茵心思早就飞了,心不在焉地想着事儿。
黄敏看她一脸淡漠,暗自咬牙,虚空推着她出去,“快回去考试吧,时间不早了,你的试卷我会迟点收的。”
……
回到教室后考试时间还剩十几分钟,试卷很快被重新拿来,最后一道作文不过是重写一遍而已。
唐茵对着干净的新试卷,脑海里都是陆迟害羞紧张的脸。
真他妈太对她胃口了。
她觉得自己安静了十几年的心有点躁动。
要是她高一分科那次没有缺考就好了,那这次就和他同在实验班了,多好的机会,近水楼台先得月。
陆迟长的这么好看,肯定有很多人看上。
唐茵想得美,但接下来考完试的一上午,居然连个人影都没见到,只好让别人去找他。
很快,于春就献宝似地报告了:“隔壁鹿野和我说,陆迟从一中转来,算上今天刚一个星期,恰好在你反省在家的那时候,而且上次赶上考试,得了全校第一。”
他放低了声音:“茵姐,他就在第一考场,不过他们说每次一考完人就跑了,而且还提前交卷!”
她在第十四考场,三楼。第一考场,一楼。
真尼玛远。
唐茵到一楼的时候,陆迟老早人影就不见了,其他几个考场的人堵都堵不到人。
真想不到,这小结巴名字叫迟,说话慢,跑起来比谁都快。
“茵姐,你真看上他了?”
“不然看上你?”
“哪能啊,我只是好奇嘛,一见钟情比较少见哈哈哈……”
……
隔天下午,仅剩一门理综没考,不少人都放轻松了。
趁着还没到考试时间,苏可西过来找唐茵。
十四班在三楼,教学楼是四面的,中间是公共区域,高三的对面是高二,高一的另外一面则是高一。后面则是实验楼。
两人趴在栏杆上,看着底下跑来跑去的高一新生。
“我这次肯定完了,昨晚到一点才睡,今天考试看着那数字就觉得催眠。”苏可西叽叽喳喳地说着。
一整天没看到想看的人,唐茵心情不佳,随口应了几句,对她讲的完全不感兴趣。
“想什么呢?”苏可西问。
她和唐茵从小就认识,可以说唐茵放个屁她都知道什么意思,但今天却是看不懂了。
“哎,昨晚忘了问你了,听说你被揪进办公室了,还被说作弊,哪个老师这么没长眼啊,要笑死了!”
嘉水私立高中部的老师们基本上都认识唐茵,因为校长办公室就摆着自己女儿的照片。虽然她不认识他们。
这件事早就传遍了高三,在他们眼里,唐茵成绩好,作弊这种事情绝对是做不出来的。
“你怎么没笑死?”
“我要是笑死了,以后谁给你?”
“福个鬼。”
“你想来个人鬼情未了也是可以的。少女的鬼夫听上去很有吸引力。”
说是这么说,苏可西还是发现了她有点不对劲:“你今天看上去无精打采的?哪里不舒服?”
唐茵靠在她边上,半边侧脸倾斜,招摇的夕阳色背景折射出五彩的光芒,媚而不妖,甜而不腻,衬得明艳动人,带着一些沉静洞彻。
真是赏心悦目。苏可西啧啧嘴。
楼下四四方方的公共区域内,几个高一的男生在玩篮球,球与地的碰撞声回荡在空间内,旁边伴随着一些呼声,不亦乐乎。
唐茵搭着栏杆,漫不经心地想着:真想再看看陆迟脸红诱人的样子。
……
楼下传来模糊的说话声。
“哎,陆迟,你今天考试怎么交卷那么早?”
唐茵朝下面看去,一个似乎是隔壁班的男生从后面跑过来,而在他的前方,单手拿书的少年正慢悠悠地走着,身形清瘦。
“写完、完了。”
唐茵听见他应了,声音娓娓动听,仿佛小时候迷恋的奶糖。
她忍不住眯眼,悄么么地舔唇。
“可以啊你,这么快,果然是学霸!说到这个,你成绩这么好为什么从一中转过来啊,那里师资条件不是更好吗?”男生又问。
唐茵支着耳朵偷听。
身旁的苏可西恰好看到一个人撞到洗手间外面的墙上,笑得四仰八叉。
被她这么一打岔,唐茵没听到陆迟的回答,有点失望。
苏可西转过头,忽然发现了不对劲,她来回扫视两眼,唐茵今天这着了魔的样子……难道是因为楼下那个男的?
“……我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闭嘴。”
“不,我就讲。”
唐茵眼神微妙地看她。
苏可西觉得这眼神像是在关爱智障儿童。
“别逗了。”苏可西终于忍不住了,“你看,他戴着眼镜,现在谁把衬衫系到第一个扣子啊,整个人看着就是……那种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书呆子,书呆子是什么你不清楚吗,眼里只有书,你没戏。”
就和他们班第二名一样,整天奋发学习,沉浸在书的海洋里,不过学习的确有进步。
唐茵没说话,一双眼睛灿若星辰。
苏可西琢磨了一下,打量了楼下少年清薄的身子,换了个说法:“看他这样子,肯定打不好篮球。”
高一的时候唐茵一进学校,出色的外表就出了名,高她一届的有个学长不怕死追唐茵,结果唐茵一句话就把他堵了回去。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篮球都打不过她,有什么脸在她眼前晃?
对于男生爱玩的篮球,学长自然自信十足,一个女生怎么会比过他,可之后到了操场上,一个球都没赢过。也让学校的人都失了心思。
唐茵哥哥是省篮球队的主力,她从小跟着后面学,基本上学校里的人都比不过她。
这样说应该会打消念头吧。
唐茵却微微摇晃着头。
不会打篮球她也喜欢,谁让他这么合她胃口呢,其他的都成了浮云。
唐茵看向她,眼中倒映着夕阳的色彩,斑驳明艳。
随后她突然转过头,对着楼下喊道:“陆迟!”
声音不大不小,却正好能让人听见。
听到声音,陆迟抬头,眯眼看着三楼言笑晏晏的少女,是那个女生。他眼前又浮现了今天早上的一幕,肤白细腰。
还有在办公室那个口型。
陆迟皱着脸,张嘴,组织了半天用词,又想起来她什么话都没问。
见他看过来,唐茵弯着眼,任谁都能看出来她心情上佳,“陆迟,你会打篮球么?”
整个高中部谁不认识唐茵,也都知道当年那件事,听到这句话都拍手起哄。问他会不会打篮球,绝壁是看上这小子了。
吵吵闹闹的。
唐茵皱眉,“都闭嘴。”
她一发话,公共区域内起哄的人一下子安静下来,不过大家还是盯着陆迟。
能让唐茵看上的人,肯定有哪里不简单。
……
周围人都盯着他。
陆迟低垂着头,深呼吸。自来到这个高中,第一次受到这么多的注视,有些紧张。身旁的男生还在催他。
空间愈发安静。
唐茵以为得不到回答了,却没想到下一刻就听到了陆迟的声音:“不。”
简短而清朗。
陆迟长舒一口气,眉眼渐舒。
旁边的男生恨铁不成钢,正准备从后拍他一掌。一团纸突地从上面砸下来,砸在男生肩膀上,将他吓了一跳。
他抬头,即使隔着一段距离也能看到唐茵的冷脸。
茵姐对这个陆迟这么重视……
男生立刻缩回了手,嘴上放低了声音:“陆迟你傻啊,先说会就是,多扫她面子啊。”
陆迟嘴唇抿成一道线,脸色有些泛白,手指勒着书本,径直进了教学楼里。
他人离开了,唐茵锐利的眼神却是在底下看热闹的人群中转了一圈,缓慢道:“不会也没事。”
清脆地回荡在教学楼间。
围观的人的心几乎跟着一颤,这句话明显是在对他们说。
……
警告过他们后,唐茵撑在栏杆上,眯眼。
陆迟刚刚的样子可真可爱。
苏可西晃晃手,“大佬,人家已经走了,你看你这回味无穷的表情,真猥琐。”
恰巧,上课铃声响起,有老师已经拿着试卷开始上楼,打闹的学生也纷纷回到教室。
“我先回去考试了,你也要淡定。”
“不送。”
唐茵和她挥手,慢吞吞朝教室走。
心里都是刚刚对视那一幕,就像在心里放了个罐子。里面忽然被装满了蜂蜜。而她就浸泡在其中,甜腻酥麻。
陆迟真的是……似乎每个地方都恰如其分地戳中她的点。
就像一个钟爱红裙的女人面前一袭红裙随风飘动,裙摆始终抓着她的心,勾人不已。
外表清秀又禁欲,但人却害羞脸皮薄,像个气球,看到他就想去戳一下。
像是为她而生……唐茵突然有了这个想法,并为之心动。
第一眼看到他,她就觉得他是属于她的。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大家带来的唐茵陆迟完整版阅读 ,小说故事很精彩,作者文笔不错,精气十足,妙趣横生,没看过的书友可以去看看!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