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儿媚容朝若(容朝若季时冶)
眼儿媚容朝若(容朝若季时冶)

眼儿媚容朝若(容朝若季时冶)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5-11

小说介绍

《眼儿媚容朝若》是作者寒鸦枝所创作的一部 古言小说,主人公是容朝若季时冶 ,小说讲述了朝若,是宸妃的名字。能让帝王这般温柔缱绻以待的女子,会是什么样子?必得要生得天姿国色才是。然禁庭从不缺美人,更有,她是燕国送上来的,免不了还要再多几分防备。小编为你带来容朝若季时冶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

小说简介

鸾宫的夜,总要比别处开始得早一些。从天边余晖殆尽,第一盏琉璃灯亮起,梁王的銮驾便会准时来到。
远远的,当值的宫女就能听到挂在腰间的玉珏,相互撞击而出的叮当声,清脆惑人。以及尚来不及换下的,连缀在朝冠上的冕珠,随着迈开的步履,啪嗒啪嗒拍击的奢靡之音。
穿着一身扎眼明黄色的青年,敛去眉目间的威严,轻轻推开雕花镂空的梨花木门,向着殿内,温软呢喃地唤道。

眼儿媚容朝若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鸾宫的夜,总要比别处开始得早一些。从天边余晖殆尽,第一盏琉璃灯亮起,梁王的銮驾便会准时来到。
远远的,当值的宫女就能听到挂在腰间的玉珏,相互撞击而出的叮当声,清脆惑人。以及尚来不及换下的,连缀在朝冠上的冕珠,随着迈开的步履,啪嗒啪嗒拍击的奢靡之音。
穿着一身扎眼明黄色的青年,敛去眉目间的威严,轻轻推开雕花镂空的梨花木门,向着殿内,温软呢喃地唤道。
“朝若,朕的朝若……”
朝若,是宸妃的名字。能让帝王这般温柔缱绻以待的女子,会是什么样子?必得要生得天姿国色才是。然禁庭从不缺美人,更有,她是燕国送上来的,免不了还要再多几分防备。
但梁王明珏的宠爱,丝毫不加节制,直让天下都知道:宸妃有姝色,祸国妖姬也。
季时冶带着蜀州的急报一路来到鸾宫外,才向前走了两步,女子娇媚入骨的笑声就晃进了耳朵里。他的眸色深了深,不顾太监的阻拦,清了清嗓子,向着殿内道。
“回禀陛下,臣有要事急奏。”
殿内的说笑声瞬时冷寂下来,片刻后,朱门再次打开,女子柔若无骨地倚在一边,身段窈窕风流。如云的鬓发只簪了一支掐金丝镂空孔雀簪,孔雀嘴下衔了一串黑珍珠,既贵气又不张扬。
她一手摇着飞花点翠团扇,星眸乌黑,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原来是季相呀。”
“宸妃娘娘安。”
季时冶扶手行了一礼,对上眼前人满是戏谑的打量,他一双黑眸沉寂,虽半点波动不见,视线却不动声色地游移到了她的腕上。
比起上次见面,那里多了一只黛色玉镯,愈发衬得她肌如白雪。
“朝若,你带着思远进来说吧。”
殿内帝王的声音,带了些微醺的醉意,显然有几分起兴。幸而明珏的脾性一向温和,即便被他这般打扰,仍是一丝怒意都没有的。
“季相,请吧。”
她转身,淡紫长裙上牡丹花的暗纹,随着行走若隐若现。撩开一重一重华帷,拨开水晶串成的珠帘,季时冶跟在她身后,甫一进到内室,香炉里燃着瑞龙脑便一股脑窜入鼻里,味道浓郁且靡乱。
梁王一手支颐,横枕在小榻上,案几上摆着一壶酒,两只犀角杯,几枚骰子四散开。明珏两根手指间还捏着一只骰子,半眯着眼睛把玩着。
季时冶面无波澜的俯身下拜,声色亦是没有起伏的。
“陛下。”
“喔,是思远来了。”
明珏睁开眼睛,一双茶色的眸铺了一层淡淡的润色,隔着明灭摇晃的烛火与之相望,但觉季时冶身上气质冻霜一般,让先前万般旖旎的心思,都褪了个干净。
容朝若转身,一只脚还没来及迈出步子,明珏已伸手拉住她的手腕,爱昵道:“朝若走什么。”
容朝若转身,嗔笑着:“怎么,陛下同季相谈论政务,臣妾留在这里自讨没趣么,这就去小厨房看看炖的那盅桃胶如何了。”
美人如花,隔雾浅笑,明珏受用得很,眼眸有一闪的恍神,当下松了她的手。容朝若便如一尾灵活的鱼儿一般,顺势溜走了。
待回神时,只手下余温尚在,回味着那般滑腻柔嫩的滋味,明珏状似无意的叹道。
“这小妮子最会拿朕,知道朕见不得她笑。她一笑,朕便什么都想给她。”
季时冶没做应答,可他看得分明,她分明没有笑,只是因为瓜子脸上微微泛起的一对梨涡,似喜似嗔。颊边稍微淡抹胭脂,两腮便润色得似一朵怒放的琼花。
明珏盯着季时冶,只见自始至终他都一派冷淡凉薄,这才正了神色,温和道。
“思远,是什么事?”
……
容朝若出了鸾宫,百无聊赖间正看见向着宫门内探头张望的少女。这样贵气的打扮,不是侍女,不是宫妃,亦不是寻常的世家小姐。
少女一袭浅蓝色罗裙缭姿镶银丝边际,水芙色纱带曼佻腰际。袖口绣着精致的金纹蝴蝶,胸前衣襟上钩出几丝蕾丝花边,腰系一条金腰带。
容朝若生了点兴致,扬了扬下巴,向一个女婢懒懒问道。
“那是?”
“回娘娘,那位姑娘是跟着季相一同进宫的,奴婢们听季相称她为郡主。”
哦?容朝若黑眸眨了眨,一闪而过的恶意,快的像是一阵风,散在漆黑的夜里,捉不住。
“青砂,去拿碟点心和茶水来。朱砚,你过去请郡主到东厢房来坐坐,既是季相的客人,怎么能在冷风里吹着,本宫当然要好好招待着。”
“是。”
朱砚传了话,宫门外站着的少女神情略显惊讶地看了一眼这边,又很快低头,局促不安的扯了扯裙角。容朝若压下心里叫嚣翻滚的情绪,面上端出温婉良善的模样,先一步进了东厢房。
“臣女拜见宸妃娘娘。”
少女恭谨地向她行了一礼,容朝若从椅子上起身,扶着她起身来到另一旁坐下。
“不知郡主如何称呼。”
见容朝若这般作为,少女有些受宠若惊,她本就生得美,声色又是温软似水,语气更甜腻和善,当下便让人禁不住红了脸。少女脑子一热,有些结巴道。
“臣女明琬,家父是蜀州晋王,只是……只是……”
蜀州晋王的女儿,是长宁郡主了,容朝若正想着,少女却说着说着便突然呜咽起来。
“只是上个月,大周突然派了一队铁骑突袭,家父抗敌被俘,幸而有季相及时带兵前来,若不是他相护,臣女恐怕……”
闻言,容朝若想要逗弄她的心思歇了大半,看来不是什么风流债了。容朝若可绝不是什么好人,他人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于她而言,并不能激发起什么感同身受之说。
或许十七岁之前的容朝若,还是那个大燕宫里无忧无虑的王女,天真活泼,不知世事。但之后的她,朝夕之间信仰崩塌,所爱所珍尽失,一颗心随之腐烂到骨子里。
此后,她活着的意义便只为了一件事。为了这一件事,容朝若什么都肯做,什么都能放下。
除此之外的乐趣,她习惯于流连情爱的游戏,并乐于看到情人们露出的丑态。
注:
⑴宸,北极星所在,是为帝王,帝位,帝宫,北极星(紫微星,帝王之星)之意。
所以,以“宸”为封号含义特殊。曾经唐高宗为晋封武昭仪,特意设了宸妃的位号,但群臣反对,最终,武昭仪也没能获得宸妃的封号。
皇太极称帝后,大封后宫,封海兰珠为“宸妃”。并赐居“关雎宫(宫殿名出自《诗经》中的“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种独特的尊崇历史罕见。宸妃海兰珠生下皇八子后,皇太极很快立这个婴儿为皇位继承人,大宴群臣,还颁发了大清朝第一道大赦令。?
⑵鸾:鸾鸟,意指凤凰。

眼儿媚容朝若免费阅读精彩试读

纵然没了兴趣,可戏总是要做全的。容朝若眼眸含了怜惜和几分歉疚,伸手按了按明琬的手,以示安慰,既而羞恼的自责道。
“都怪本宫思虑不周,勾起了你的伤心事。”
明琬连忙擦了擦泪,摇头。
“并非娘娘的错,是臣女一见到您,就觉得特别亲切,这才没忍住。”
一个美人便已很容易教人心生好感,美人若再善解人意,温和亲厚,想来是没人逃得出这般温柔乡的。
容朝若抬头,神情愈发温柔地看着少女。
“都是一家人,郡主既是陛下的表妹,若是不嫌弃,倒是可以唤我一声嫂嫂。”
明琬刚刚恢复的面色,当下又涨红起来,十分小声回道。
“嫂嫂,您,您叫我阿琬就好。”
容朝若从善如流的应下。
“阿琬不必太过担忧,有季相和陛下在,一定会想到办法救出晋王的。”
明琬动容道。
“多谢嫂嫂。”
容朝若还待说些什么,殿外先是一声咳嗽,明琬眼眸亮了亮:“嫂嫂,是季大哥。”容朝若颔首,既而上前开门。
“季大人,可是有什么事么。”
季时冶一袭鸦青长袍,无边黑夜中,显得丰姿俊秀,神韵超然。他躬身行一礼,声色无甚起伏,冷淡道。
“宸妃娘娘,陛下要见一见长宁郡主。”
“那么嫂嫂,明琬先行告退。”
两人彼此无话,直到看着明琬进了鸾宫,殿门阖上以后。季时冶才上前一步,伸手向后关了东厢房的门。
此刻厢房内孤男寡女,一个是帝王宠妃,一个是心腹权臣。压抑的氛围里,隐隐有些暧昧。
容朝若好整以暇地看着他,语气里竟是实打实的疑惑。
“季大人想做什么?”
季时冶缓步走向她,先是一手捉住那只戴了黛色镯子的手腕,高高扬起,附着在上的锦缎随之滑落,露出大半凝白如玉的肌肤。
而后她没来得及再问出些什么,季时冶便恶狠狠地以唇封缄,堵住了她所有夹枪带棒,满是刺头的试探,逼得她被迫奉迎。
直至鹿眼盈盈,铺上一层水光,才餍足地放开气喘吁吁的她,只是语气依然是冰冷的。
“看来臣不在的这些时日,娘娘过得很是快活。”
容朝若扯了扯自己的手腕,他的力道不减,想来并不打算就这样轻易放过她。她索性用另一只胳膊环上他的脖颈,在他耳边呼出一口热气,浅笑嫣然道。
“是很快活,不过阿冶回来了,我才会更快活。”
这话说完后,握着她手腕的力道霎时一松,容朝若抬头,可见季时冶冷寂的黑眸里清晰的嘲讽与不屑。
季时冶不是看不上她的甜言蜜语,而是看不上她这个人,不过容朝若一点也不生气。
即便她们之间早有床笫之欢,即便床上的他和床下的他,实在像是两个极端。发展到如此地步,她仍然一点也不生气。
一切只因:各取所需,这是两人的一场交易。容朝若不会傻到投入真情实感,都是逢场作戏罢了。
所以即便他这般冷漠抗拒,她还是张开双臂紧紧环着季时冶的腰,在他耳边继续讨巧道。
“谁都比不过阿冶,阿冶是最好的。”
季时冶转身,深邃沉寂的眼瞳,映着殿内的烛火,黑的仿佛照不进一丝光亮,他看着梨花木的小榻,兀尔轻笑一声。
“怎么,你想在这里?”
一墙之隔,陛下和长宁郡主还在议事。而他的宠妃和心腹,却各自算计着暗度陈仓的走到了一起。
他本意是想吓一吓容朝若,因她总以为自己不会生气,每次犯了错都想着软磨硬泡地掩饰过去。
谁知,容朝若听了他的话,眉宇间并无惊惧之色,反而两腮升起了一片红晕,微微咬着贝齿,鹿眼娇滴滴的看着他道。
“那阿冶可要轻一点。”
“呵。”
季时冶冷笑一声,挥了挥衣袍,分开她的双臂,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先行坐到了刚刚她同长宁郡主谈话的椅子上。
“阿冶。”
容朝若的语气委屈极了,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然而季时冶并不为其所动,只冷冷警告道。
“你是不想知道情况了?”
听闻这话,她才乖乖到另一边椅子上坐好,可怜巴巴地望着他,好似摇尾乞怜的狸奴。季时冶慢条斯理地从袖袍里拿出几封信笺,容朝若眸子亮晶晶的,如获至宝一般接过来。
她还来不及翻看,季时冶又继续道。
“他们的近况都在这里,你自己看便是。只是今次大周铁骑攻打蜀州一事,大燕似乎也有参与的踪迹。”
容朝若抬头看着他,语气颤抖,惶然无措极了。
“阿冶……”
季时冶垂眸,果然,能让她害怕的只有关乎自己的国土大燕。其余的,她什么都不在意。
“我没有告诉他。”
他自然是明珏。
容朝若听了他的话,立时喜笑颜开,温言撒娇道:“我就知道阿冶最好了。”
季时冶沉默,看着容朝若转而把那些信塞到自己的袖袍里,他瞟了一眼水中舒展开的茶叶后,起身站到她面前,高大的身姿覆笼了她的影子。
“你们大燕,很喜欢萤么。”
容朝若垂首,瞳孔微不可察的缩了一下,只是眨眼之间便恢复如初。她抬头,神情里带了些怅惘回忆之色。
“萤?阿冶是说照夜清么?以前每逢生辰时,母妃总会遣人捉来给我呢。”
季时冶面色不改,语气依旧凉薄。
“朝若,你当真不知么?”
面对他一味的质问,容朝若当即眼眶通红,隐隐有泪花打着转,喉咙里也憋着呜咽。
“阿冶……你为什么不信我?”
她似是伤心极了,宛如被遗弃的小兽,季时冶凝视片刻后,终是伸手抹去她漫于眼睫的泪珠。
“晋王是在蜀州一役之前便被人掳走的,而我勘察现场时,发现了树上遗留的痕迹,一只铅粉画就的萤。”
知他心软,容朝若瞬势拉近季时冶,半个身子依偎到他怀里。接着双手紧紧环着他的腰,懵懵懂懂道。
“可,这与大燕何干?”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容朝若季时冶完整版阅读 ,整个小说在作者笔下有滋有味,看着他们互相渗入对方内心,就像慢水煮青蛙一样,等醒悟时已经无回转之地!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