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住在你心上(舒秦禹明)
我想住在你心上(舒秦禹明)

我想住在你心上(舒秦禹明)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5-11

小说介绍

舒秦禹明小说《我想住在你心上》文笔俱佳的言情小说。为您带来舒秦禹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舒秦是济仁医大七年制本硕连读的学生,读到第五年,马上要进入临床实习,今天是正式到附属一医院报道的日子,爸爸比她还紧张。她吹干头发,把要带的东西细细整理一遍。

小说简介

林景洋领他们到隔壁,有了前车之鉴,这回他开门前特意确认了好几眼才刷卡:“你们女生在这放东西换衣服,吴墨跟我去男更衣室,稍后我们到示教室开个会。”

我想住在你心上全文阅读

早上七点,舒秦还在洗头,爸爸已经来敲过两回门。
第一回问:“秦秦,起了没?”
没多久又来敲第二回:“礼拜一路上堵,咱们早点出发,第一天去科里报道,可千万别迟到了。”
舒秦顶着满头泡沫,睁眼都有点困难,听爸爸催得急,无奈应道:“爸,我知道啦。”
舒秦是济仁医大七年制本硕连读的学生,读到第五年,马上要进入临床实习,今天是正式到附属一医院报道的日子,爸爸比她还紧张。
她吹干头发,把要带的东西细细整理一遍。
大件行李前几天就已经送去了一院的宿舍,剩下些小的随身物品,全塞在一个大书包里。
收拾好出来,舒连海把一袋热好的菜包子塞女儿手里:“拿着路上吃。”
包子是香菇馅的,一口咬下去,鲜浓的香气顿时溢了满口,舒秦幸福得直眯眼睛:“爸,您这厨艺又见长了。”
舒连海乐了:“周末要是有空回家,爸爸再给你做。”
走到门口,舒秦左右看看:“妈呢?”
“昨晚被她们医院叫走了,四点多才回来。”说话时声音下意识压低,显然心疼坏了。
舒秦没言语,妈妈在本市一家小医院肾内科上班,几年前竞聘上了护士长,本该不用再上晚班,可越小的庙事越多,每逢年轻护士镇不住场子的时候,都会把妈妈叫过去帮忙,这些年下来,一家人早都习惯了。
出来上了车,舒连海沉默了十几分钟才再次开口:“秦秦啊,实习不比见习,专业既然固定了,接下来在科室一待就是两年。”
舒秦点点头,从书包里找出见习时做的笔记,一页一页翻着。
“这是个复杂的人生阶段,你一只脚还留在象牙塔,另一只脚却踏入了社会,除了学习书本上学不到的知识,还要正面接触社会了。”
她再点头。笔记上记录了她当时见过的病例,密密麻麻一个本子,一笔一画写得可认真了。
“患者啊、家属啊、科里的老师啊、同门师兄妹啊,你都要学会打交道。医院里人事复杂,不比在学校,遇到问题你得学会自己处理了。
“你不是想提前转博吗,名额有限,竞争那么激烈,要是实习期间表现不好,可就别指望你们科主任推荐你……”
舒秦听得头皮一阵发紧:“爸,第一天呢,能不能别给我那么大压力。”
舒连海嘿嘿笑着,将车慢慢驶向变向车道,路况比他们之前预想得要好,再转一个弯就能看到一院的综合楼了。
舒秦透过车窗玻璃往外张望,老远就看见一群学生模样的人往医院门口走,等爸爸停好车,她忙解开安全带:“爸,我好像看到我同学了。”
舒连海本来还有话要嘱咐,只得顺手从后座捞起女儿的背包:“一院电梯出了名的挤,要不要爸爸送你进去?”
“行了吧,我都多大了。”舒秦笑着跳下车,“而且这地方可不好停车,一会该抄罚单了。”
她关上车门,紧跑几步,眼看要进大门了,扭头一望,爸爸还坐在车里微笑望着她,晨光照在他日益稀疏的鬓角上,乌发里隐约掺杂了几缕银丝。爸爸头两年还可以潇洒地剃板寸,今年因为家里诊所生意不景气,老了许多。
她跑回车边,趴在车窗上,笑得可甜了:“爸,您刚才说的话我都记得呢,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表现的。”
舒连海一怔,笑眯眯摸摸女儿的头:“周末要是没有班,别待在宿舍里,有什么想吃的,回家爸爸给你做。”
舒秦正要乖巧点头,舒连海突然握紧拳头来一句:“Fighting!”
舒秦心里那点感伤顿时一扫而空;“爸您这画风变化也太大了,平时在家少看点韩剧,再这样下去连我都受不了了。”不等爸爸接话,转身往里跑去。
诚如舒连海所言,偌大一个电梯间乌压压挤了上百号人。
大部分是着急上班的本院职工或学生,也有患者家属,因为人流量太大,即便十台电梯同时运行,仍有不堪重负之感。
舒秦好不容易挤上电梯,汗气从身前身后涌上来,熏得人直恶心,她看了又看,始终没能在人堆里找到刚才那两个眼熟的同学。
一院的综合楼足有四十五层楼,手术室在二十五楼,电梯门开了又关,关了又开,层层攀升,直至腹地。
终于下了电梯,教研室门口站着三个学生模样的人,一男两女。
舒秦知道他们也是七年制的,因为不是一个班的,彼此认识但也算不上很熟。
男生叫吴墨,长得又白又胖,站在那活像个白面馒头,他目光在舒秦明丽的脸庞上停了一瞬,主动开口:“老师们在里面早交班。”
女生们也在打量舒秦。
高个子的那个叫盛一南,一米七五的纸片身材,短头发配白衬衫,有点像男生。
矮一点的叫王姣姣,平时在年级里就挺活跃,她今天穿了条鲜绿夺目的连衣裙,站在盛一南边上,显得小鸟依人。
舒秦跟他们简单交流几句,复又回归沉默,医学生的通病,再漫长的等待也有十足耐心。
四人各占一边,俨然有四足鼎立之势。
好在没多久侧边的一扇门开了,一个浓眉大眼的高大男生走了出来:“等很久了吧。”
应该是刚交完班,他里面穿着绿色无菌服,外头却套着白大褂。
舒秦记得他叫林景洋,是科里的科教秘书,选专业时她来科里拜访导师,提前就跟这人见过一面。
王姣姣显然是林景洋的同门师妹,连忙迎过去:“林师兄好。”
林景洋笑了笑:“你们带了这么多东西啊,今天暂时没有更衣柜空出来,要不我先带你们找地方放东西。”
他领着大家换好鞋,转了个弯,往左手边的走廊走去,一边走一边耐心解释:“本来今天该由总住院负责接待你们,但白班住院总在准备一台肝移植,夜班住院总要回值班室休息,所以就由我来带你们提前熟悉环境。”
盛一南人高腿长,走起路来比吴墨还快:“林师兄,现在科里谁当住院总?”
“白班老总叫刘琳,你们叫她刘师姐或者刘老师就行了,晚班老总么,对了,你们谁是罗主任今年招的学生……”
舒秦举手:“我。”
林景洋笑了:“那现在的夜班老总正好是你师兄,因为他也是罗主任的学生。”
舒秦点点头,她听说过这个师兄,比她高三届,一毕业就因为各方面综合素质出色留了校,前几月这位师兄似乎还在美国做实验,没想到一回国就当了苦逼“老总”。
林景洋笑笑:“夜班老总是个很累的活,女同志干不了,历年来都由男同志担任,前年的晚班老总转氨酶一度飙到150多,去年的晚班老总累出了心肌炎,今年的夜班老总底子总算不错,目前为止身体都没出毛病,就是有点‘内分泌失调’,脾气特别爆,你们乖乖的,没事别惹他。”
说话工夫路过好几扇紧闭的房门,林景洋随手拿起脖子上挂着的门禁卡,“滴”的一声刷开一扇门:“你们把书包先放在这个房间,明天我再跟护理部那边的同事要衣柜钥匙。”
门大剌剌打开,几人抬腿就要往里走,谁知里头有两个人在说笑。
其中一个已经换好自己的衣服,正坐在长凳上低头看手机。
另一个直挺挺站在衣柜前,离门很近,他上身无菌衣已经脱了,露出整片匀称结实的脊背。
也不知说些什么,这人笑盯着柜门,手懒洋洋地搭在腰间,正要解裤带。
听到开门声,两人一愣,扭头看过来。
舒秦一踮脚,正好对上站着那人的脸。
二十多岁,平心而论长得挺帅,可惜这人一脸“老子不爽”的表情,再盯着看下去她怀疑他能杀人。
果然她刚识趣地挪开视线,那人抬腿踢上门:“草,林景洋你什么毛病。”
门砰的一声,重重在众人眼前关上。
林景洋这才注意到门口的标牌,“男更衣室”。
他转过头来,哭笑不得:“怪我,光顾着跟你们说话,弄错房间了。喏,刚才那个就是我说的,你们的夜班老总,禹明。”
舒秦头顶滚过一个小小的焦雷:“……”
王姣姣红着脸吐吐舌头,她转脸看向舒秦,语气同情之中还掺着一丝艳羡:“乖乖,你的禹师兄脾气可真大。”

我想住在你心上免费阅读

林景洋领他们到隔壁,有了前车之鉴,这回他开门前特意确认了好几眼才刷卡:“你们女生在这放东西换衣服,吴墨跟我去男更衣室,稍后我们到示教室开个会。”
大家点头。
关上门,仨女生依次取下柜子里叠好的消毒无菌服。
盛一南表情复杂:“我认识他。”
舒秦没在意:“林师兄?”
“禹总。”
舒秦和王姣姣同时“哈”了一声,刚才那个凶神。
盛一南神色深沉:“他跟我表哥是一个初中的,我以前去他们学校玩的时候见过他好几次。”
王姣姣表情微妙:“这么久的事你还记得?”
“能不记得吗。”盛一南抖开无菌服,“我表哥跟他一个班的,关系还不错,而且禹明当时是他们学校校草,卖相可好了,就是老打架旷课,比谁都叛逆。”
舒秦被勾起好奇心了:“那他怎么考进济仁八年制的?”没天理啊。
济仁八年制的分数线跟x清x北差不多,还不招复读生,她当年就是因为差了两分,只能屈居七年制,每一想起这事,她都深悔自己高三时看了太多漫画。
盛一南低头系裤带,腿太长,最大号的女裤到她身上都成了七分裤:“我表哥说他爸妈闹离婚,家里乱糟糟的,他跟匹野马似的,也没人管他。”
“初中的时候才十四五岁。”王姣姣表示理解,“年纪那么小,心智还没成熟呢。”
盛一南耸耸肩,本来就像男生,这下更像了。
“反正他当时就使劲折腾自己,抽烟啊打架什么的,统统都干过,我听我表哥说,他还纹过身。”
“纹身?“王姣姣夸张地倒抽一口气。
舒秦迅速回忆一遍刚才更衣室的情形,背上、前胸、腹肌她都看到了,光溜溜的,并没有纹身。
所以,究竟纹在哪了?
“再后来他家里出事了,我表哥说他妈妈查出了癌症,没多久就去世了。哦,对了,他妈妈也是济仁的医生,还是什么科的副主任,反正走的时候还年轻着呢。”
舒秦若有所思,才十五六岁妈妈就没了,想想怪可怜的。
“后来听说他跟他爸移民去了美国,所以咯,进济仁读书后,我明明见过好几回禹明的名字,也没往他身上想。”
“咚咚咚。”有人敲门,吴墨在外面问,“林师兄问你们换好衣服没。”
她们不敢再接着八卦,锁好柜子出来。
林景洋手里拿着张名单:“先去示教室开会。”
四个人随着林景洋往前走,接连路过几个房间,全都空荡荡的。大概因为过了早交班时间,科里老师都进手术间做准备去了。
舒秦边走边感叹,她见习的时候在四院,比起四院的手术麻醉科,这里大了何止一倍。
“你们先坐。”进了示教室,林景洋靠着桌子面对大家,“今年我们麻醉科一共接收了四位七年制的同学,为了欢迎新同学的到来,明天早交班的时候,罗主任会正式向大家介绍你们,不过他未必记得你们每个人的名字,你们稍后记得把自己的简历统一交给我。”
“好。”
“罗主任一向很重视硕士博士的培养,为了让你们尽快适应临床,头一个月会尽量安排各自的导师亲自带教,所以,盛一南、吴墨……”
“到。”两人起身,椅子发出一声巨响。
林景洋哭笑不得:“别激动。是这样,你们俩的导师这个月正好都在临床,所以待会你们进手术间以后直接去找两位教授。接下来的一个月,你们会由自己的老板带教。”
吴墨高兴坏了,胖乎乎的脸蛋绽放着两小团油光。
盛一南也激动地清清嗓子:“好。”
济仁的学生中流传着一句话:不想留附属医院的学生不是好学生。四个附属医院中,以一院综合实力最强,既然进来了,谁也没打算简简单单混个文凭就走。
导师们见惯了大风大浪,光在复杂病例处理上就比年轻师兄师姐强上百倍。能由导师亲自带教,是再理想不过了。
“舒秦……”舒秦正暗自羡慕,听到自己名字,忙坐正身体。
“罗主任平时主要负责科室管理和科研工作,他的学生一般由科里其他老师带教,不过他前两天在外地开会,昨晚才回来,所以目前还没定下来由谁带你。”
“哦,好的。”舒秦微微有些失望,好在她事先就做足了功课,并不十分意外。
“王姣姣……”林景洋最后看向自己师妹,两人都是章副主任的学生,“我们导师这个月在疼痛门诊,下个月才回手术室。”
王姣姣显然早知道这事,语气含着撒娇成分:“那就林师兄带我嘛。”
林景洋挠挠头:“我是科教秘书,最近在搞三甲复审的事,别的师兄师姐呢,也都有带教任务。回头我带你和舒秦去见罗主任,看他对这事怎么安排。”
说着看看表:“刚才罗主任在跟医务部的人商量事情,我估计这会他们差不多该忙完了,走吧。”
舒秦深吸口气。
不久前的同门宴上,她跟罗主任和大部分同门师兄师姐同桌吃过饭,这才几天,马上要再次见到导师,她多少有点紧张。
主任办公室设在走道的尽头,没几步就到了。
隔着门,里面有人在说话。
林景洋敲敲门:“罗主任。”
很快传来“请进”两个字,拧开门,舒秦往里一看,靠窗设着一张巨大的办公桌,罗主任坐在桌前,端着杯子正要喝茶。
看学生们进来,他露出和蔼的笑容。
舒秦往里走了两步,才发现罗主任的对面坐着禹明。
她原本是目不斜视的,听了之前纹身打架的八卦,这会不免看他几眼。
黑T恤、牛仔裤,白球鞋。
头发不长不短,侧脸嵌在澄灿的阳光里,鼻梁和下颌的线条堪称完美。
就是坐没坐相,歪靠着椅背还不够,膝盖上还顶着一台打开的笔记本电脑。
听到动静,他抬眼看过来,没什么表情。
舒秦随其他人到了桌前,乖巧地半鞠一躬:“罗主任好。”
毕竟是自己新招的学生,罗主任目光第一个落在舒秦身上。
舒秦瞬间感到喉咙干燥。罗主任不但是她今后的导师,还是整个济仁系统最富盛名的专家之一,此时她何止是紧张,简直有种近距离接触偶像的心情。
罗主任笑道:“第一天进科室,还适应吗。”他声线很温和,一开口就舒缓了她的情绪。
她挤出笑容:“嗯,正在努力适应。”
罗主任目光更柔和了,放下茶杯,依次朝其他三个学生看过去:“这个礼拜主要是了解日常工作流程,遇到什么困难,尽管跟老师们提。”
林景洋笑着说:“刚才跟他们说了带教的事,不知道主任打算安排谁带教舒秦和王姣姣。”
罗主任愣了几秒:“哦,王姣姣是老章的学生吧?他这个月在疼痛门诊。”
他敲了敲桌面,看向林景洋:“刘琳检查出怀孕了,白班老总工作量太大,不能再由她来担任了。”
“刘琳怀孕了?”林景洋讶笑,“待会得当面恭喜她。”
“我和章主任商量了一下,禹明的晚班老总也做了半年了,接下来就由他来接替刘琳的白班老总,晚班老总的工作交给叶戎。这样一来,禹明完全可以兼任带教工作,干脆让他也负责带一个七年制同学吧。”
几个人说话的时候,禹明始终盯着屏幕,应该是在查资料,他神情很专注,听了这话,他一抬眉毛,露出欠扁的表情:“啊?”
罗主任往后一靠,抱着双臂:“怎么了?”
禹明笑起来,语气不软不硬:“主任,实验刚进行到关键阶段,您这时候丢给我一个没接触过临床的新手,我除了当老总,还得分精力来教她们,哪还有时间盯那边。”
罗主任稳如泰山:“临床、科研、教学,这三大块向来是不能分家的,年轻人不能光顾着搞科研和临床,迟早要正式接触教学,这不,舒秦他们进临床,你正好借此机会熟悉教学工作。”
大家异常安静,舒秦默默望着罗主任手里的茶杯。
罗主任的口吻和思路,完全是在培养未来的接班人。可见传闻不假,罗主任真的很欣赏这个学生,难怪禹明在罗主任面前可以那么放肆和随便。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林景洋师兄的左手本来落在身体一侧,这时突然不大自在地一抬,插到了白大褂兜里。
禹明跟罗主任对视一会,败下阵来:“您说的都对。”
罗主任满意颔首,随手朝舒秦一指,本意是想指定禹明带舒秦,瞥见王姣姣可怜巴巴的眼神,又把手收了回去。
这种小事,就让禹明自己来决定吧。
禹明合拢笔记本,歪头看向舒秦和王姣姣。
舒秦余光看见王姣姣挺直了腰,第一次体会到了被人当货品挑拣的感觉。
她其实并不想跟这个凶巴巴的禹师兄,但考虑到白班老总工作的特殊性,如果真能由他带教,她可以接触到非常多危急重症病例。
那可是千金难换的临床经验。
想到这,她迎上禹明的目光,绽出这辈子最甜软的笑容。
她机灵勤快肯吃苦,光冲着自己是他嫡亲师妹这一点,他也不能选王姣姣啊。
然而,一秒、两秒、三秒、n秒过去。
这厮还面无表情看着他们。
挑白菜也不用挑这么久吧。
她本该很淡定,一颗心却忍不住扑通扑通跳了起来。

小编点评

舒秦禹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全文文笔很好,情节流畅,伏笔铺垫非常好,角色塑造非常棒,个性鲜明,值得一看,这里还有更多全文免费阅读的好文等着你。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