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耳朵(谢瓷俞蜃)
小耳朵(谢瓷俞蜃)

小耳朵(谢瓷俞蜃)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5-11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谢瓷俞蜃,小耳朵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1.俞蜃像条疯狗,逮谁咬谁。打小儿圈内人都这么说。别人怕疯狗,只有谢瓷不怕,天天跟在他身后当小尾巴。

谢瓷俞蜃小说简介

谢瓷握着雕刀,仔细而缓慢地勾勒海棠花的线条,用的是新到的樟木,樟木木质细腻、纹理平顺,味道淡而雅。
她的动作轻而克制、力却入木三分。
室内寂静无声,唯有隔门发出一声轻响。
俞蜃整理完笔记,去而复返。
少年垂着头,修长而白净的手指灵活地玩转掌心老式的旁轴相机——沉默的镜头对准窗前的谢瓷,静谧的侧脸入境,模糊几息,对焦,划过细腻莹润的肌肤,下移定格在她手间。

小耳朵谢瓷俞蜃全文阅读

木雕对谢瓷来说不是件难事。
她在这方面天赋异禀,所有线条在她手上如有生命一般,自由生长,走刀、运刀都游刃有余。
很难想象,这样一双手的主人,她看不见。
谢瓷听不见过片扳手的拨动声,自然也不知道这个无聊的人对着她浪费了多少胶卷。直到她放下刀,微微侧头,喊:“哥哥?”
俞蜃上前,指尖微屈,勾住助听器给她戴上,应了声,问:“今晚除了玩木头,还想干什么?”
微凉的指腹滑过耳廓,顺手捏了捏软软的耳垂。
底下的耳朵动了动,没躲开。
他的语气和平常有细微的差别。
一定是出门不高兴了。
谢瓷早已熟练该怎么哄他,仰起脸对着声音的方向,说:“还要哥哥给我讲故事,昨天没听完。”
俞蜃始终没什么变化的神情微微松弛,指尖没入她的黑发:“先去洗澡,洗完给你念故事听。”
近九点,谢瓷从浴室推门而出,悄无声息地走到单人沙发前坐下,没一会儿,热腾腾的风吹到头皮上。
在家里,电源开关和插座都是危险区域。
她不常碰这些,多数交给俞蜃。
俞蜃垂眼,俯身在她发间停顿两秒,岩兰草皂粉的味道混在湿哒哒的黑发间,干净又清冽,是他喜欢的味道。
白日里积攒的不愉散了。
俞蜃把人抱上床,在床侧的软椅上坐下,翻出故事书,耐心等她找到舒服的位置,再戴上助听器。
“书店不好玩吗?”
谢瓷趴在枕头上,清澈的瞳仁对着俞蜃。
俞蜃翻着手里的书,不轻不重地说:“天气很热,街上人不多。书店里开着冷空调,大多数都是学生,太安静了。”
谢瓷可喜欢出门玩了,但很多地方都不适合她,或过于嘈杂,或过于拥挤。书店安静,她看不见,反而像是迷宫。
和她不同,俞蜃不喜欢过分安静的环境。
谢瓷眨了眨眼睛:“明天哥哥要去上学啦,真好呀。釉宝也好,能见到新来的老师,这一个也是女孩子吗?”
俞蜃“嗯”了声:“我选的。”
之前的老师是俞老爷子找的。
结果不尽人意,一个月前被辞退了,家里换了新老师。
谢瓷心满意足地闭上眼,等着俞蜃给她念未完的故事。他念故事的语调和说话时不同,更低、更缓,字句覆上一层钝钝的磨砂质感。
“说到画家和猫咪有了一扇朝南的窗,他们每天眺望景色。窗外,太阳一转向西边,原野就会被染成一片玫瑰色……当黄昏的第一颗星星闪闪发亮地出现在远方的白杨树上时,电车会轻轻地、咣当咣当地开过去。电车的车窗里,亮着黄色的灯光。”注[1]
谢瓷问:“是哪种玫瑰色?”
俞蜃停下来,唔了声:“比你闻到的花香要再浓郁一点儿,像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心里的感觉。”
谢瓷不再问,听他继续说。
却在心里偷偷想,她喜欢玫瑰色。
当故事进入尾声,床上的谢瓷已沉沉睡去。
俞蜃合上书,凝视片刻,摘下她的助听器,关灯,合上推门离开回房,拎着相机径直进了暗室。
.
隔天,早上九点。
谢瓷端坐在桌前,竖起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开门声响起,一阵急促的小跑声,而后是一叠道歉声——
“实在抱歉!我迟到了五分钟,因为弟弟开学,很抱歉来晚了。”
年轻女孩,活泼又有些冒失。
谢瓷稍稍起了点兴致,乖乖地等着老师进门来。
门外,王茉莉细声叮嘱:“不可以上二楼,屋子里的桌子、椅子等家具都不能随意移动,窗户也是,如果需要开窗,需要征求她的同意。水杯等易碎品不能放在地上……”
向葵早知道这家的女孩看不见,但听这位管家说的话,心里不由升起几分同情来,用余光往周围看,墙面干干净净,没有任何挂饰和凸起的部分,东西摆放都各有位置,这个环境相对很安全。
书房朝南,对着眠湖,视野开阔。
向葵推开门,小心翼翼地朝里看去,眼中的好奇难掩,待看到窗侧坐着的女孩子,呆了一下。
女孩对着窗户。
晴光像一弯月,拢住她散落黑发,她的肌肤泛着玉脂般的光芒,慢慢地,那双眼缓缓看过来,澄澈却毫无光彩。
向葵心底忽而生出莫大的遗憾。
这样的孩子,居然看不见。
谢瓷微微侧头,对着门边:“向老师?”
“...你好。”向葵反手关上门,匆匆跑到桌前坐下,“我是新来的家教老师,我叫向葵,今年二十一岁,还在上大学。”
谢瓷抬眼,轻声问:“我能摸摸你吗?”
女孩子仰着白净的脸,深黑的瞳仁浮了一层冷雾。偏她口吻真挚,无理的要求说出口也不恼人,令人无法拒绝。
向葵一愣,呆滞过后,磕磕巴巴地应:“...可以。”
细细的指尖很轻地落在面颊上,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像春日新芽拂过轮廓,又像珍珠在面颊上滚动。
等她离开时,向葵惊觉自己忘记了呼吸。

小耳朵免费阅读

“你很漂亮。”女孩子真诚地夸赞,“闻起来像橙花。”
向葵涨红了脸:“谢谢。”
她偷偷用手背贴了贴发烫的面颊,明明对面是十几岁的女孩,可说起话来却让她招架不住。
直白而虔诚。
谢瓷的课程和其他同年龄的孩子没多大区别。
向葵来之前,曾疑惑怎么给谢瓷上课,此刻才知道,她能正常“阅读”、书写,似乎看不见没有对她造成任何困扰。
谢瓷的课本特殊,上面的字微微凸起,便于触摸,她阅读的速度很快,知识储备量远超同龄人,理解能力令向葵诧异。
这样的孩子,居然看不见。
这是向葵今天第二次这样想。
.
南渚二中,高一六班。
“俞蜃,海市蜃楼的蜃。”
同样的校服穿在不同的人身上,效果极其天差地别,清俊、疏离的少年惜字如金,简短的介绍后,自顾自地坐下,迎来无数视线。
他垂着眼,听着窃窃私语——
“我日,长成这样,名字也那么特别。”
“嘶,眼下居然还有颗痣,绝了。”
“这次中考全市第一,好像前几年才转来南渚。”
“全市第一没去一中?”
“......”
俞蜃忍着烦闷,恹恹地抬眼,准备执行他的计划八,可他耳边总是有道男声在飘,听起来很傻。
“诶,我们同一个班!”“诶你也在,那个谁在一班。”“我同桌?不认识啊,年纪第一,我靠,这么牛?”
向今下意识朝右看去。
半晌,他感叹:“年纪第一还能长成这样。那个,我叫向今,以前是附中的,嘿嘿,成绩没你那么好。”
俞蜃的视线落在咧着一口白牙的男生身上,想起那三个条件:人缘好,不聪明,好奇心不重。
他的新同桌似乎都符合,只是听起来话有点儿多。
暂时列为备选人之一。
“俞蜃。”
俞蜃顿了顿,唇角熟练地浮起一点极浅的弧度,转瞬即逝。
向今不由惊叹:“我日,你是真的帅啊,笑起来更帅了,网上有个词怎么说,少年气!这玩意我就没有。”
俞蜃:“你也帅。”
向今一愣,憋了一会儿,忽而嗤嗤笑出声,自然地拍了拍他的肩:“你性格还蛮可爱的,和你长相不太像。”
俞蜃努力忽略肩头的触感:“可爱?”
向今:“就是一种笨拙社交的感觉,你懂吧?”
俞蜃:“......”
他不懂。
...
开学第一天。
向今深深觉得,俞蜃是他见过脾气最好的人,他从小就话多,叽里呱啦说个没完,很多嫌他烦,但俞蜃不会!
虽然他不会回应,但确实有认真听。
下午下课后,向今一脸感动地握住俞蜃的手,诚挚地说:“兄弟,以后你就是我最好的朋友了,一会儿一起打球?我和以前几个同学一起,介绍你认识。”
俞蜃:“虽然我很愿意,但我要回家了。”
向今:“你不上晚自习?”
俞蜃:“嗯。”
向今眼看着俞蜃拎着书包走了,走后才有人告诉他:“早上我在办公室听见了,这神仙来二中是有条件的,就是不上晚自习,校长答应的。”
“为什么?”
“说是家里有人需要照顾。”
向今自诩是个热情友善、阳光正义的好少年,当即就决定,日后要多关心俞蜃,为他提供如春风般的帮助!
.
“老师怎么样?”
晚饭后,整理完餐桌,俞蜃跟着谢瓷往外走。
谢瓷脚步轻快地朝书房走,心不在焉地回答:“比以前的老师可爱,身上很香,她有个弟弟...咦,干什么?”
她的手腕被扣住。
微凉的指节贴着她的肌肤,很用力。
俞蜃垂着眼,忽而将她扯到颈侧,大掌摁上她的后脑,微微用力,说:“闻一下,我香不香。”

小编推荐理由

小耳朵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