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妃权倾天下(影随月)
狂妃权倾天下(影随月)

狂妃权倾天下(影随月)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5-11

小说介绍

《狂妃权倾天下》的主角是影随月,作者香辣小龙虾倾心所创的一本言情小说,狂妃权倾天下全文免费阅读:龙月菱不用回头,便知道来人是那个许久未见的爹爹。“露儿,你怎么样,没事儿吧?”陆震海上前一把将龙月菱推开,扶着含露在一旁的地上坐。。

小说简介

胧月国,皇城上下都陷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慌当中。百姓面上尽是担忧之色,来回皇宫的大臣们同样愁眉不展。只因为护国神兽已经不安的低吼了将近一个时辰,似乎感知到了什么强大的威胁一般。

狂妃权倾天下全文阅读

法国,隐秘盛大的拍卖会在巴黎一家私人会所中举行。能放在这里拍卖的宝贝,无不是价值连城。而这些宝贝,都有一个共同点。
它们都见不得光。
随便拿出一件宝贝放到台面上,都有可能引发两国纷争。能来参加这一场拍卖会的,都是各国顶尖名流。
而今晚的压轴物,赫然是一块从某帝妃陵寝中盗出来的血玉。
台上,貌美的拍卖师一身紫色拖尾晚礼服包裹着玲珑的身段,胸前特地开了一个口子,那呼之欲出的饱满比她手中的拍卖品更加夺人眼球。
龙月菱有些意兴阑珊,面上的不耐之色越发的明显。她之所以耐着性子在这里坐那么久,不就为了那一块血玉么?
我国至宝,怎么可以落在别人手中?
就在龙月菱的耐性达到了一定的临界点之时,台上的拍卖师终于捧出了一个精致的檀木盒子。
“相信大家都知道我们今晚的重头戏,这一枚血玉据说能让人容颜永驻,甚至可以起死回生……”
龙月菱不相信一块玉能有那么神奇的功效,但是她感受到了来自血玉的召唤却是真的。
所以,她也没有丝毫废话,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这玉,我要了。”
黑色礼帽被她摘下,随手抛进了侍者的怀中。一头黑发随之垂落,荡起了几个好看的弧度,随着她的步伐飞扬。
大墨镜被她拿下别在腰际,姣美的容颜在顷刻间展露无遗,唤起了在场所有人的记忆。
几乎是同时,所有人都低呼一声:“千面。”
“看来大家对我都不陌生,那就别啰嗦了……”本来还有些慵懒的语调,却在见到美女拍卖师的动作之后陡然变得冰冷凌厉:“我要是你,就不会这么做。”
正要将血玉交给雇佣兵,自己也随之撤退的美女拍卖师一顿,还是继续了动作。她也是从小就接受严格训练的杀手,虽然名声不及龙月菱,却自认有些身手,在龙月菱手底下活命的本事还是有的。
然而,她手中的檀木盒子尚未交出,胸口已经插上了一支飞刀。没有任何装饰的飞刀直接没入了她的胸口,刺穿整个胸腔之后再次刺入了那名雇佣兵手腕。
拍卖师还保持着手持檀木盒子的动作,双目惊愕的圆睁,却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那雇佣兵困难的吞了一口口水,连连后退,虽看着檀木盒子就在眼前,却不敢靠近。
没人看清龙月菱的动作,但是下一刻她已经站在了拍卖师身旁。优雅的伸手接过檀木盒子,美女拍卖师也随之倒地。
谁都知道,此时还慵懒优雅的她,随时都可能化为高高在上的杀手之王。
就如她刚才说的,这玉,她要了,便是要了。这人命,她说要了,你就得死。在场的都知道自己的分量,没有人会像拍卖师一样天真的认为忤逆了她的意思,还能活命。
“啪啪啪。”
突兀的掌声响起,紧接着便是密集的脚步声。
正要查看血玉的龙月菱不悦的蹙眉,抬头看向来人。
“可以以任何面目出现,但是做事之前必定现出自己的真面目,可谓是猖狂至极。令人闻之色变,恨得咬牙切齿更怕得胆战心惊。身居各国通缉榜首,同样在各国元首身旁来去自如。杀手之王,行踪诡异,神秘莫测。但我却赌对了,这一块血玉能把你引出来。”
同样是东方面孔,全副武装之下只看见一张俊逸的脸庞,在他身后一队人马迅速的将整个会场包围。看着掌控全局的自己,男人胸有成竹的与龙月菱对视。
龙月菱轻笑一声,仿佛听见了什么笑话一般,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别人对我都是避之唯恐不及,你却故意把我引出来。陈思郑,你是太狂妄,还是活得不耐烦了?你要知道,你的每一次出现都让我很不悦,之所以不杀你,不过是看在你师傅的面上。”
龙月菱说完,眼神在瞬间变得冰冷,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无法言喻的气息。高贵,冷傲,让人不敢直视。
陈思郑带来的人纷纷放下端着枪的手臂,面上尽是惶恐之色。
看到这一幕,龙月菱的面色才好看了几分,然而,陈思郑的脸色却很难看。
“月菱,难道你非要逼得百国联合来要你的命不成?只要你有意归顺任何一个国家,你都可以得到很高的待遇。”陈思郑沉声道。
“很高的待遇?是给我一个很灿烂很辉煌的死法吗?”师傅当年就是因为接触了太多国家的秘密,被几个国家的人联合陷害死的。她进入各国首脑的卧室就跟进自己家后花园一样,那些见不得光的秘密她看到麻木,他们还能容得下她?只怕都想着尽快除之,好维持自己的光辉形象吧。
“月菱,我会尽我所能保护你。”陈思郑说道。
龙月菱笑了,是真心的觉得好笑。
她想取他的性命那是易如反掌,而他竟然堂而皇之的说要保护她?
“行了,别说笑话了,下次再见,你的命就到头了。”话落,陈思郑的大腿上也插上了一支飞刀。
她不会容忍一个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她的耐性,而这一次,算是警告。龙月菱心中一叹,暗道自己还是不够狠,总是顾念一些别人不屑一顾的情义。
看着推门离开的龙月菱,陈思郑的脸上闪过一抹狠色,按下了手腕上的一个按钮。
她很狂,很傲,每次得手离开的时候,都是从容淡定又得意,不屑躲藏,更别说挟持人质之类的卑鄙手段。这,会成为她的致命伤。
“她已经出去了,实行原计划吧。”陈思郑的话音才落下,外面就响起了噼里啪啦密集的鞭炮声。准确的说,是枪声,和手榴弹的声音。
以拍卖会为中心,方圆十里范围内,已经清理了所有无关人员,埋伏了两万狙击手,都是各国精心培养出来的人才。这些人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杀她。
清冷硝烟中,只见一抹红光冲天。

狂妃权倾天下免费阅读

胧月国,皇城上下都陷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慌当中。百姓面上尽是担忧之色,来回皇宫的大臣们同样愁眉不展。只因为护国神兽已经不安的低吼了将近一个时辰,似乎感知到了什么强大的威胁一般。
难道,国将有难,百姓将受战乱之苦?
御花园中,当朝国师面色凝重,在他面前有数十颗石子,每一颗石子都按照特殊的位置摆放。此时,国师正捏着手中最后一颗石子,却是迟迟没有落定。
不是他不想,而是不能。
冥冥之中,似乎有什么力量阻止着他完成卜算的最后一步。
“国师,如何?”皇帝在一旁等候,见到国师如此情景,不由担忧询问。
国师摇了摇头,一手开始掐着复杂难明的手印,观其额头不断冒出的汗水,便可知这手印对他来说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儿。
然而,国师的手印方止,大喝一声想要强行落子之时,却噗的喷出了一口鲜血,整个人也随之往后栽倒。
“国师。”皇帝一惊,亲自将国师扶了起来。
“贫道无能,无力窥探天机。”国师的神色凝重,望着空中大乱的星象,只隐晦的说了一句。然而,皇帝却知道。连国师都算不出的存在,只能说明对方的道术比国师还强。又或者,这个存在已经超出了人类可以知晓的范围,比如,神。
就在百姓处在不安当中时,相国府一个偏远的院落内,却有一人正小心翼翼的操作着一种祭炼之术,面上隐隐带着兴奋之色,恍然未觉城中气氛的不同。
龙月菱只觉自己处在无边无际的黑暗里,最后在一声声召唤中走向了光明。
睁开双眼,才发现自己此时是坐在一张椅子上,对面,一个少女打扮古怪,正自闭目念念有词。
视线往旁边挪去,是几件简单陈旧的家具,处处充满了一种古意。
“你是龙月菱,相府唯一嫡出的大小姐,我是你的主人。”发现她醒来,念念有词的少女面露喜色,手中摇着一个铃铛,对龙月菱说道。
主人?龙月菱神色一冷,脑海中属于这个身体主人的记忆在此时蜂拥而来。
她是相府唯一嫡出的大小姐,她的母亲是当朝长公主,在生她的时候却因为难产而死。而她自小体弱多病,并且没有任何习武天赋,自然得不到爹爹的疼爱,这也导致她在家中没有任何地位可言,连一个小小的二等丫鬟都能给她脸色看。
昨日,茹姨娘来找她麻烦,罚她在雪地里跪了三个时辰。这让本就体弱的龙月菱直接病倒,躺在床上苟延残喘,终至死去。
看来,她是穿越了,代替这个身体的主人活了下来。
“龙月菱,我是你的主人,知道吗,你不能背叛我,永远都不能。”少女目光灼灼,手中的铃铛按照一定的规律轻轻摇晃,从那个铃铛上面传来的能量波动,让龙月菱的眸光一沉。
陆含香,是比娘还早进门的凤姨娘的女儿,也是唯一维护自己的人。凤姨娘早年犯了错,一直被爹爹冷落,幸好有个将军舅舅,陆含香在相府的日子才不至于太难过。每一次自己被那些姨娘折磨过后,她总是悄悄的给她送药送吃的。
“把这碗药喝了,你的身体会好一点。”发觉龙月菱的眼神不对,陆含香拿起一旁早就备好的汤药给她递了过去。
龙月菱接过药碗,放在鼻前轻闻,不由冷哼一声。
这药中,赫然有让人迷失心智的成分。药量很少,但是却瞒不过她这个从小就接受各种毒性训练的人。
抬眸,对上陆含香满含希冀的双眼,龙月菱骤然出手捏住了她的下颔,将碗中的汤药给她灌了进去。
这边,陆含香还在不停的咳嗽,龙月菱已经来到一旁的案几上。那里,昨日剩下的药渣还来不及倒掉。
这药,据陆含香说的,是补身子的药。然而,龙月菱却发现了,里面含有一种慢性毒药,同样是微量得轻易不能察觉,但却没有瞒过她的鼻子。这种毒药可以慢慢腐蚀人体的生机,从外表看不出任何异样,其实内里已经被破坏得十之八九了。
自小体弱多病?都是出自陆含香之手。
来自身体主人的恨意汹涌入脑,让龙月菱杀机毕露。而作为这个身体的新主人,龙月菱已经决定,有冤报冤,又仇报仇,一定要为死去的公主以及‘自己’讨回公道。
转身,对上陆含香惊骇的双眼,身上的气势陡然一盛,吓得她两腿一软,就这么跌坐在地。
“陆含香,刚才你是要做什么?”龙月菱打量着陆含香的穿着,上面画着摸样瘆人的图腾,脖子上戴着一串刻着骷髅头的兽骨项链,处处透着诡异。
陆含香此刻也是六神无主,她怎么都没想到,召唤回来的竟不止龙月菱的残魂,而是一个完整的龙月菱。
她只觉一切都太过不可思议,但也知道自己的心思被龙月菱发现了。只是龙月菱身上什么时候竟然有那么惊人的气势,让她都觉得心惊胆颤?
“月菱,是我把你的魂魄召唤回来的,不然你早就死了。我看你活得太痛苦了,虽然顶着一个公主的封号,却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人人都可以欺负你。如果是我,如果是我控制着你的身体,我一定不会让你活得那么窝囊,那么没有尊严……我也是为了你好。”
废物?从今以后,这两个字与她再无关联。
龙月菱可不会认为自己是陆含香召唤来的,相信她还没有那个本事。但是陆含香的目的,已经是昭然若揭了。
为她好?为她好就从小给她灌毒药,然后伺机弄死她,让她成为她的傀儡?
陆含香还想说些什么,龙月菱却再次出手,在她后颈上重重一摁。陆含香吃痛的低呼一声,刚才还清明的双眼转而变得迷蒙起来,面上挂着痴傻的笑容。
“滚。”
陆含香闻言,呵呵笑着转身离去。
若不是现在的她还无法与威远大将军抗衡,今日便是陆含香的死期。
“相府千金,胧月国公主,似乎与传闻并不相符。难道,和那件事情有关……”一个突兀的声音打断了龙月菱的思绪,抬头,惊见房梁上的人影,面色如常心中却骇然。
一袭淡蓝色长衫,只简单的在袖口与衣摆处绣以白色弯月点饰。眉目如画,妖娆而不失阳刚。黑发无风自动,淡蓝色的眸子灼灼生辉,薄唇似笑非笑。
好一个妖孽一般的男人!

小编点评

狂妃权倾天下全文免费阅读全文文笔很好,情节流畅,伏笔铺垫非常好,角色塑造非常棒,个性鲜明,值得一看,这里还有更多全文免费阅读的好文等着你。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