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宫太子(傅云祁然傅双双)
重生东宫太子(傅云祁然傅双双)

重生东宫太子(傅云祁然傅双双)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5-11

小说介绍

主角是傅云祁然傅双双小说《重生东宫太子》完整版全文火爆来袭,为您带来傅云祁然傅双双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灵堂内,素白的帷幔幽幽飘动,灵台上香炉香烛熄灭,还有一个凌乱摆放着的木牌。原本应该是寂静的灵堂,却不断地传出阵阵靡靡之音“宏爷,咱们这样在姐姐灵前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啊?”

小说简介

当初她抗旨嫁给了谢玹,出嫁那一日,没来多少宾客,简家瞧不起谢玹,她甚至连个娘家人都没在身边。
他却来了,掐着她的脖子冷冷的撂下了一句话,就走了。
简善到现在都记得那句话,“简善,孤是有多不堪,让你宁愿抗旨也不愿意嫁给孤,你挑男人的眼光太过拙劣,将来若是后悔,也是你自食恶果。”

重生东宫太子全文阅读

灵堂内,素白的帷幔幽幽飘动,灵台上香炉香烛熄灭,还有一个凌乱摆放着的木牌。
原本应该是寂静的灵堂,却不断地传出阵阵靡靡之音“宏爷,咱们这样在姐姐灵前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啊?”
她口中这么说着,眉目之间带着的分明是挑衅与嘲讽。
而她身旁的男子,哪里还顾得了这么多,“都是死人了,还有什么好不好的?平白无故提她做什么,快别扫兴了。”
简清儿闻言,眉梢一挑,越发妩媚动人起来,她嗓音本就细细柔柔,眼下更是嗲的能滴出水来似的,“宏爷,您说要八抬大轿明媒正娶娶妾身进门的事还作数吗?”
“作数,自然作数。”谢玹此时此刻急切的很,忙安抚她还来不及,“简善都死了,本侯再娶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简清儿闻言,唇角止不住的翘起,媚眼如丝却又带着一丝挑衅似的瞧着木牌,像是在瞧着什么人。
简善透明的身体微微一晃,听着灵堂内的声音,她微微垂下眼眸,只作听不见。
整整七日,她死了整整七日,这七日,她日日目睹谢玹与简清儿在她的灵堂内作乐。简善的心,早就随着她的身体一起被挫骨扬灰,再也感觉不到痛了。
窗外的雪,细细碎碎无声的下着。今年的冬天,冷的格外出奇。简善看着雕花窗外微微透进的光,思绪却飘的很远。
当初她抗旨嫁给了谢玹,出嫁那一日,没来多少宾客,简家瞧不起谢玹,她甚至连个娘家人都没在身边。
他却来了,掐着她的脖子冷冷的撂下了一句话,就走了。
简善到现在都记得那句话,“简善,孤是有多不堪,让你宁愿抗旨也不愿意嫁给孤,你挑男人的眼光太过拙劣,将来若是后悔,也是你自食恶果。”
他那凶神恶煞的模样将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可只有简善自己知道,他那种按在她脖子上的手,没有使出丝毫力道。
他终究是......连半分也舍不得伤她。
简善也的的确确后悔了。
她记得他最后离开时的那个眼神,冷至骨髓,也是失望透顶,还有一抹,她不懂的深邃。
他一语中的,而她怎么也料不到,这个后悔,竟是让她直接命陨了。
他应当是对她很失望的罢,也许此生,她都没有机会再见到他了。
简善怔怔坐着,心中五味杂陈百感交集。
眼前却忽然有光闪过,紧接着,耳畔响起了阵阵烟花礼炮的声音。
今日......今日是他的凯旋之日!
简善蓦的反应了过来,他终究还是做到了。
澧朝太子,战功赫赫,必将名垂青史。他于她,本就可望而不可即,眼下,却是真真正正的阴阳相隔了。
今日,一定全京城都在为他欢呼罢。宫中必然已经为他设宴庆功,届时,他美酒佳人在旁,哪里还会想起她。
不,应当说,自她嫁给谢玹的那一刻起,她与他便再无瓜葛了。
简善黯然神伤,无端的竟觉得浑身冰冷了起来。
紧接着,原本充斥着别样声音的灵台,乍然被一声巨响给撕裂了开来。
紧闭的大门此时此刻已经被踹倒在了一旁,门外“骨碌碌”的滚进了一个人头,乌发凌乱,还滴血鲜血。幽怨的双眼死死瞪出,直吓得在灵台下的那对男女尖叫了起来。
简清儿吓得衣衫都来不及穿,猛地往桌子底下钻。
只是还没来得及将自己藏好,门外的身影便霍然而至。
那人冷冷的看了一眼简清儿,想也没想,直接抽刀,锋利的刀尖刺入了简清儿的小腹,动作快的简清儿甚至一句话都来不及说。
鲜血顺着刀柄滴落,他面无表情的抽出了刀,任由简清儿的血溅了一室,也浸染了那白色的幔帐。
慕迟身着战甲,宛若天神而至。只是他眉宇间的森冷与杀气却是无论如何也压制不住。
简善痴怔的看着眼前人,一时竟分不清这是梦还是现实。
他......他怎么会在这里?他无论如何都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慕迟似有所觉一般,目光缓缓落在了灵台之上,落在了那倒在一旁的牌匾之上,待看清了入目的几个字,他登时身形一晃,脚步踉跄,竟是差点要跪在了灵台之前。
“孤走前,是如何交代你的?谢玹!”慕迟霍然转身,刀锋直指谢玹喉间。
慕迟手筋根根爆出,额角汗水缓缓滴落。他双眸猩红,喉间已然有鲜血溢出。情绪,压抑到了极致。
谢玹见状,吓得腿都软了,连连摆手,“殿下,不是的!您听我说,都是......都是简清儿下的毒,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慕迟充耳不闻,他抬步一步步走向谢玹,铠甲铮铮作响,扑面而来的杀气刺得谢玹脸颊生疼,几乎不敢再看眼前的男人。
“殿下,你别过来!你......你可想清楚了,我是当朝一品侯爷,你若杀我,文武百官是不会放过你的!”
“狗屁侯爷!”慕迟愤然出声,一刀直入谢玹心间,“若是能让她活过来,这东宫之位我便是不要了又如何!”
他这辈子最悔之事,便是眼睁睁的看着她嫁给谢玹这个懦夫!便是眼睁睁的看着她一步步走向无法挽回的地步。
都是他的错。
慕迟拔出刀,转身,走至灵台前,竟是直接跪了下来。
他堂堂东宫太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子殿下,竟是在此刻跪在了简善面前。
简善早已看的泪流满面,她抽泣着,拼命摇头,却是无论如何都说不出一句话。
她想要伸手触碰他,却只能穿透他的身体。
慕迟看着木牌,双手颤抖的不像话,他想碰一碰她,却又不敢,“欢儿,你方才吓到没有?是我不好,我不该在你面前这般打打杀杀。”
“若早知你厌我,我便早该离京,你也不会这般......都是我的错。”
慕迟指尖鲜血落在木牌上,好似落在了简善脸上一般。
简善似有所感应,泪珠便越发滚滚落下。这七日,她如何受辱,也不曾落一滴,唯有此时此刻,泪却似决堤一般,怎么也止不住。
她抬手,虚虚抚着慕迟脸颊,似在感受他的温度一般,“慕迟,我们……回家。”

重生东宫太子免费阅读

夜深,倾盆大雨瓢泼而至,扰的人无端心烦意乱。
而国公府内,也是早已乱作了一锅粥。
“这个二姑娘究竟想做什么?她是不是想把全国公府的命都搭上!封她为太子妃这是她几世修来的福气,她竟还敢闹绝食!”简老太太坐在为首的太师椅上,手中拿着一串佛珠,一颗颗拨着,心中却异常烦闷。
单是闹绝食便也罢了,她竟因饿的太过,脚步虚浮,从二楼的楼梯上摔了下来,磕破了脑袋,至今未醒!
这若是给皇上知晓了,又会怎么想他国公府?
简老太太愁容满面,顾氏匆匆从门外走了进来,“母亲,太医方才给欢儿看过了......说是,倘若欢儿再不醒,就,就直接准备后事罢!”
顾氏话音未落,便猛地痛哭了起来,她瘫软的坐在地上,心中的悲痛溢于言表。
她一共育有二女一子,最疼爱的便属这个小女儿简善。这真真是她的眼珠子,从小便古灵精怪惹她疼爱的,她哪里能承受的住这种打击!
让简善去死,倒不如让她这个娘亲代替她去!
“有什么好哭的?你可知二姑娘她犯了何等大罪!虽说赐婚的旨意还没下来,但阖宫上下,凡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谁不知圣上的意思?她此行此举是在打圣上的脸!待旨意下来,就是抗旨诛九族的大罪,若是圣上怪罪下来,我们整个国公府都难逃一死!你看看,这就是你生养出来的好女儿!”
简老太太嘴上是这般指责,处处为国公府着想,可她眼底的悲痛,却也是真真切切的。
整个院内都弥漫着悲哀的气息,却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了小厮的脚步声,紧接着,“老夫人!姑娘醒了,姑娘醒了!”
......
简善睁开眼的时候,还久久的回不过神来。胸腔内那颗猛烈跳动着的心脏,压抑的痛楚,都让她喘不过气来。
缓了许久,她才反应过来这是在哪里。
“欢儿,欢儿,你可算醒了!”顾氏连忙跑了进来,发丝凌乱,待看清那个安然无恙躺在床榻之上的简善,她才终于安了心。
被顾氏抱在怀中痛哭着好一会儿,简善才明白发生了什么。
她......她这是回到了过去?
看着祖母熟悉的脸,娘亲怀中让她安心的味道,简善越发恍惚了。
两年前她嫁与谢玹,便再也没有见过简家任何一个人了。她以为,她们是厌弃了她......
却不想今生今世,竟有机会能够再见到她们!
简善心中越发动容,想到前世得知祖母后来为了恳请圣上不要下赐婚的旨意,特地进宫求情,卖上整个国公府的面子,交出祖父勤练几十年的扑虎军,年过七旬的老人那么跪在烈日下跪了整整一日,待回来后双腿都快残了。
而娘亲也是为了她的事忧思甚重,最终弹尽竭虑一病不起。
都是她不孝。
这般想着,简善的泪便顺着洁白的脸颊止不住的滑落。她一把抱住了顾氏,“娘亲,娘亲,欢儿好想娘亲。”
顾氏看她这般,心中越发的难受了起来,“娘亲在这,欢儿不疼啊。”
简老太太看着这一幕,心中也越发疼惜简善,哪里还顾得上那么多,“头可还疼?可还要叫太医来看看?”
简善摇了摇头,抹了抹眼角,片刻,竟是破涕为笑,“祖母,娘亲,欢儿不疼了。这么一跌,欢儿想通了很多事情。终究祖母娘亲也是为了欢儿好的,欢儿愿意嫁给太子殿下。”
乍然一听简善这般说,简老太太和顾氏都有些回不过神来。
良久,还是简老太太率先反应了过来,“欢儿,你能这样想,那是再好不过,祖母知道,欢儿一向是懂事的孩子。”
简老太太轻轻抚摸着简善的发,看着她纯净的眸,心中一片酸涩,“我们欢儿这么好的姑娘,自当只有太子才配得上。欢儿,太子殿下是人中龙凤,祖母绝不会看走了眼的。”
“欢儿晓得。”简善乖乖垂眸。
可叹,她重活了一世方才晓得慕迟的好。
简老太太见她这般听话懂事,心里那口气可算是顺了下去。
她知道,那太子殿下年过二十,常年在外征战,不似京中那些文文弱弱的贵公子。一身杀戮之气,简善这般娇小姐见了只怕晚上都会做噩梦。
可她一向听话懂事,就算不满,也决计不敢这般闹腾。
怕只怕是有那么几个有心人在背后挑唆。
老夫人眸光一闪,似有暗流涌动。
她细细询问了简善一番,确定她的身子没有任何不适之后,方才离去。
顾氏不放心她,又陪了会儿,见简善乏了,叮嘱她好好休息,这才离开。
那顾氏前脚刚走,后脚便又有人上门来了。
白芍从门外走了进来,“小姐,表小姐来了。”
表小姐?
简善动作一顿,微微眯了眯眼眸,“让她进来。”
这府上除了简清儿,还有哪个表小姐?
再遇这故人,简善心中竟然意外的平和。
眼睁睁看着她和谢玹在她灵台前日日寻欢作乐,她早就麻木了。
这简清儿是简家一户远方表亲,她家中出了事,简老太太于心不忍看她一人,便将她接了过来当做亲孙女对待的,可谁知这简清儿,就是个白眼狼!
不记恩便罢,竟还反过来恩将仇报。
今日她便要好好的收拾这个白眼狼一番,叫她知道她简家的恩惠可不是白受的!
简善手心紧紧握着,面上却没有丝毫显露。
简清儿甫一进屋,便快步走到了简善床榻前,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二姐姐,你没事罢?可真是急死我了,听闻你醒了,我这便立刻过来探望二姐姐了。”
她发鬓微乱,气喘吁吁,那模样倒还真是急切。
简善垂眸,掩住了眸中一闪而过的冷光,“妹妹来的可真是时候,恰逢我正要休息。刚醒来,乏的很,妹妹也真会为我考虑呢。”
她话中的讽刺显而易见,简清儿被这话一噎,登时便面颊微微一红,不敢再说话。
待反应过来后,她却是又抬眸悄悄觑了简善一眼。
简善对她的态度......何时变得这般尖锐了?

小编点评

傅云祁然傅双双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全文文笔很好,情节流畅,伏笔铺垫非常好,角色塑造非常棒,个性鲜明,值得一看,这里还有更多全文免费阅读的好文等着你。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