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成了首辅的白月光(林璎杨陵)
重生后我成了首辅的白月光(林璎杨陵)

重生后我成了首辅的白月光(林璎杨陵)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5-11

小说介绍

主角是林璎杨陵的小说重生后我成了首辅的白月光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初春光景正是乍暖还寒时候,早起仍有些料峭,天儿还早着,金都城东,林尚书府便热闹起来了。林璎近来本就觉轻,被闹醒也就披衣坐起来,才轻咳一声立时有个手脚爽利的丫鬟撩了纱帐探头一笑:“小姐怎么就起了,还早着呢。”

小说简介

要喜儿说,那个晋宁侯府三公子有什么好看的,他这是在打自家小姐的脸呐。
历来就是两家不和退亲也是私下商定的,哪有这样直剌剌的跪到人家门前求退亲的?

重生后我成了首辅的白月光全文阅读

初春光景正是乍暖还寒时候,早起仍有些料峭,天儿还早着,金都城东,林尚书府便热闹起来了。
林璎近来本就觉轻,被闹醒也就披衣坐起来,才轻咳一声立时有个手脚爽利的丫鬟撩了纱帐探头一笑:“小姐怎么就起了,还早着呢。”
“外头何事那么闹腾?”再睡也是睡不着了,索性就挽了头发下床。
丫鬟已经眼疾手快接过来,一面伺候林璎梳头一面笑嘻嘻道:“先同小姐道喜呢,奴婢方才过去上房凑热闹听了一耳朵,说是晋宁侯府要聘小姐做三儿媳,老爷夫人都赶过去了呢。”
手上动作一顿,林璎眉目有些凝重起来:“今儿是个什么日子?”
心里正替自家小姐高兴呢,丫鬟也没多想,麻利的报了时日心里便开始盘算怎么让小姐把他们一家子都要了做陪房。
林璎脸上全无喜色,反而有些阴郁。
任谁也想不到,现如今的林璎虽还是她,内里却换了瓤,乃是二十年后的林璎。
这事太过惊世骇俗,哪怕已经重生回来好几日了,她有些不敢相信,仍是害怕。
她明明被父亲杀手掐死了。
惶惶伸手抚向颈项,林璎心情复杂的挥退丫鬟,让她接着去打探消息后,自个儿沉下心思暗暗思索。
上一世晋宁侯夫人确实是今天登门商定婚事的,那么她就是真的重回到嫁入晋宁侯府前了!
心思激荡间,林璎紧紧攥紧手指,呼吸絮乱回忆起上一世的一幕幕。
那时林璎和晋宁侯三公子定亲的消息一传出,引起金都城轩然大波,都道她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尚书庶女烧了八辈子的高香才寻得这么个好婚事。
她高高兴兴嫁入晋宁侯府,等着她的确是丈夫的羞辱和轻视,他要她做个活寡妇,守着他嫡妻的名分做活寡妇。
她一开始不懂为何整个晋宁侯府都敌视排斥她,公公对她冷眉冷眼派人监视,婆婆对她谩骂羞辱。
直到被父亲掐死那一刻她才知道,她只是一颗放入晋宁侯府的棋子
晋宁侯清清楚楚的知道,唯独她一个人,什么也不知情。
细想了一回林璎反倒冷静下来,静静喝茶等丫鬟的消息。
丫鬟回来的很快,满脸喜色道晋宁侯夫人已经走了,“小姐大喜,这婚事已是定了!”
早已知道结果,林璎心里仍有些小小的失望。
见自家小姐看不出喜色,丫鬟忍不住道:“小姐可是不高兴?”
“有什么可高兴的。”林璎反问。
丫鬟呆呆的张大嘴巴:“天爷啊,我的小姐啊,晋宁侯府可是勋贵人家,和当今还是姑表亲关系呢。这样的人家嫁进去可是一步登了天呐!就不说别的,听说晋宁侯三公子生的模样就周正极了,又是出名的才子,多少人盼着嫁都是白日做梦呢!”
恨铁不成钢的睨一眼自己的傻丫鬟,林璎耐心再问一句:“即是这样千好万好的婚事,如何就给了我呢?家里头还有两个姐姐未嫁,就是排也不该排给我,更遑论我不过一个不受宠的庶女。”
丫鬟被林璎这么一提点,顿时心里也毛毛的,觉得这婚事可能不大妥当了,却仍抱着一丝妄想道:“兴许是,晋宁侯夫人就相中了小姐了呢,亦或是夫人觉着小姐出众……”
说得自己都没底气。
晋宁侯夫人怎么可能见过小姐?更别提小姐的嫡母了,虽说没磋磨小姐,可也从来不正眼瞧一瞧的,这样的好亲事她怎么可能给小姐呢?
现下就是这个向来不爱动脑子的丫鬟都觉着处处不对劲了。
“小姐,晋宁侯三公子别是有什么不妥吧?可怎么办呀,这婚事已经商定了呀!”
丫鬟急起来,先时的高兴都抛到了九霄云外了,急得了不得。
林璎却气定神闲,唇角还勾出抹浅淡的笑,眼神颇有深意看向窗外:“急什么,意外总是比商定的事多的,兴许明日这婚事就不成了呢。”
怎么可能啊,都商定交换了庚帖的,除非两人中死一个呢。丫鬟没好说出来打击自己小姐,只能变着法尔的安慰林璎,只盼着是两人想多了。
到天将亮,林璎到林老夫人的容熹堂请安时,已是整个林家上下都知道这件事了,奇的是林老夫人特意只让林璎过来请安,别人都避开了。
“如今有一门顶顶好的亲事,乃是晋宁侯府的三公子,祖母和你母亲是亲瞧过那孩子的,最是稳妥不过的性子,样貌也好,才气更是不凡。你父母已做主给你定下了,你需得准备起来了。”
难为从来不把庶出孙女放在眼里的林老夫人,此时做出一副慈爱祖母的姿态,拉着林璎做足了戏。
活了三十几年的林璎功夫比林老夫人只高不低,很是激动的红了眼眶,拜谢了长辈后在林老夫人满意的目光中,羞羞怯怯的扭着帕子走了。
“喜儿,趁着现在把东西收拾收拾吧,只是别引得别人怀疑就成。”回了自己的汐月斋,林璎轻快的吩咐道。
回来路上她已经想到了解决这件事的法子,只不过需要自损八百。
喜儿吓了一跳,“小姐,你是不是和老夫人说什么被责罚了?咱们要被赶走了吗?”
林璎好笑:“胡说什么,你家小姐是这样目无尊长的人吗。”
就是被赶走也不是今天的事啊,最重要的人物可还没登场呢。
主仆两人背着人小心收拾起东西来,下晌有堂姊妹来看林璎也以她不方便推拒了。
当天夜里林璎睡了个踏踏实实的好觉,养足了精神竖日又起个大早,到吃早饭的时候还感叹自己待遇上涨了不少。
刚吃罢了饭,喜儿就神思复杂的进来,期期艾艾睨一眼林璎。
林璎心里有数,神清气爽问道:“怎么了,可是有什么烦心事?”
喜儿撇撇嘴,替自家小姐生气不忿:“小姐,晋宁侯府三公子跪在门前,请咱们府上退亲。说是莫要拆散有情人,他心里已是有了别人的,非卿不嫁。”
看喜儿哭丧着脸的样子,林璎心里却是重生以来从未有过的轻松。
举止淡雅擦擦唇角,林璎起身整理衣裙:“走,随我去看看。”

重生后我成了首辅的白月光免费阅读

要喜儿说,那个晋宁侯府三公子有什么好看的,他这是在打自家小姐的脸呐。
历来就是两家不和退亲也是私下商定的,哪有这样直剌剌的跪到人家门前求退亲的?
也就自家小姐聪明,知晓这门婚事中有古怪才不介意他这样打她的脸。
可小姐不介意,喜儿却是恨的牙痒痒。
“小姐,要不要奴婢去骂他一通。”喜儿鼓着腮帮子,这也欺人太甚了,家里疑似在坑小姐也就算了,这晋宁侯府三公子也上门来欺负她们家小姐。
“不必。”
林璎摇摇头,还没走到门前就被管家给拦下了。
“四小姐,这里不是该来的地方,您还是回吧,若老夫人知道定要责怪的。”
管家看似恭敬,态度却平平淡淡,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威胁。
“周二管家好大的气派,想来林家竟是你来做主,我们行一步半步也得请示你了?”
林璎忽就凝目睇过去,语气虽淡淡的平稳非常,那一眼却让周二管家心里不由一凛,心里顿时收起轻视的心。
想着这位小姐往后是要嫁入晋宁侯府做三少夫人的,地位非是旁人能比的,遂打点起十二分的精神应对。
“老奴不敢,这是怕冲撞了四小姐。”
微微颔首,林璎径直向前:“退下吧,我只是远远看看。”
周二管家能怎么着呢?
唯远远跟着伺候罢了。
喜儿这时候才看到跪在林家府门前的晋宁侯府三公子。
只见那少年身如挺竹,一身文者书卷气,更兼有侯府公子的贵气,眉清目秀何止是周正,生的简直好看极了。
遥遥看着尚青涩的文晏臣,林璎心里一时有些恍惚。
对于自己上一世的丈夫,她很陌生,两人成亲二十年有余,见的面、说的话其实屈指可数,他是把她当死人的。
她在晋宁侯府也确实活的像个死人。
“喜儿,你来。”缓吐出一口浊气,林璎抛却心里最后一丝对上一世的怅然,招手叫喜儿附耳,细细吩咐了一些话。
喜儿听的心里骇然,抬眸看向自家小姐,入目是林璎眼底的坚定和洒脱,心里不由一涩。
自家小姐真是太难了,她绝对不要拖她后腿!
林璎看着喜儿一步步向文晏臣走去,转身洒脱离开。
她不会为了上一世的事沉湎或怨恨悲恸,那样失败的一生,她只会愈加欢欣,自己给自己挣出一条活路,将见践踏伤害她的人踩在脚下。
她好,也就是报复了。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主要是林璎转身便回了,她的丫鬟却往外跑,周二管家一愣神的功夫,喜儿已经小跑到文晏臣跟前了。
“这位公子,你若心仪何人自去求娶便是,我们林府和你有何关系?你跪在这里又有何用处呢。再者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有意退亲也该去和父母说,难不成你是林府的私生子不成?”
冷笑一声,喜儿刚开始还有些忐忑,现在越说越顺,心里的不满也全在言语间了:
“真个好笑,堂堂男儿跪天跪地跪父母,没听说倒来跪别府的,怎么你当我们林府没人呢?你要是个男人,有心仪之人你就带着她私奔!可别让我个丫鬟都看你不起,呸,什么阿物。”
喜儿刚啐出一口,周二管家已经带着人七手八脚把她嘴捂住连拖带拽给弄回林府了。
周二管家眼前一阵阵发黑,觉着自己要完了。
他也就晚了一步,谁知道四小姐这个丫鬟胆大包天到这个地步啊!
文晏臣被个丫鬟啐一口,脸都涨成猪肝色了,好悬没吐出一口血来,跪也不跪了,羞愤的回家去了。
林老夫人本来就因为文晏臣跪在府门前头疼恼怒呢,知道这事后一口气没上来撅了过去,好一阵鸡飞狗跳。
“把那个小蹄子给我喊过来!”
从容熹堂乌泱泱出来一群丫鬟婆子去了汐月斋,才刚进门,为首的嬷嬷刚凶神恶煞喊出一句‘四小姐’,就听见喜儿一声惨叫:
“小姐!你可不能做傻事啊!你快下来!你这是要吓死奴婢啊小姐,奴婢求你了快下来吧!!”
那嬷嬷心里一咯噔,吓的一身冷汗冲进去一看,一屁股就蹲地上去了。
只见林璎高高站在桌子上,脖子上套着白绫,脚下一踢就将桌子给踢开了。
嬷嬷怎么敢让林璎死自己眼前呢?
她是林老夫人的心腹,知道这婚事是无论如何要成的,若林璎死了可就大事难成了。
林璎是林家整个谋划里最关键的一环,她万不能出事的,倒不是因为她的性命如何重要。
主要是,林璎若死了,换其他哪个小姐嫁过去老夫人都舍不得。
“都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的过去救四小姐啊!!”林老夫人的心腹嬷嬷声音都拔高了,自己也扑过去苦劝。
一忽儿说小姐可别想不开,想想姨娘呢,一忽儿又说可千万别伤了老夫人的心。
悬之又悬的将林璎救下来时,她人已经晕过去了。
心腹嬷嬷也没法子了,只能空着手苦着脸回去复命了。
乌泱泱的来,乌泱泱的走,喜儿确定人都走了才眉眼欢喜的悄悄回了林璎知道。
背靠着迎枕捻了颗葡萄,林璎笑道:“暂可得一日安稳了,若我所料不错,今夜文晏臣就要携人私奔了,明日我必被送走。”
喜儿眨眨眼:“文晏臣就是晋宁侯三公子吧?小姐怎么会知道他会私奔的,他私奔了为什么家里要把小姐送走啊?”
她感觉自己脑子都不够用了。
林璎探手一敲喜儿脑门,“做戏做足,还不去苦求老夫人给我寻个大夫过来?”
喜儿“嗳”了一声去了。
垂眸看着手心,林璎攥紧后看向窗外。
希望文晏臣别让她失望,她都这样给他梯子和契机了,若还不知道把握,也怪不得别人了。
私奔多好,谁也管不得他。
喜儿过去容熹堂的时候,林老夫人正捶胸顿足骂林璎呢,得知林璎要寻死她也投鼠忌器,没办法也只能骂一骂解气罢了。
“这小蹄子是认真要治死我了!”

小编点评

重生后我成了首辅的白月光全文免费阅读这本小说描写的故事情节,深动人心,人物刻画饱满,让读者很容易代入进去,感受主角的喜怒哀乐,文章大赞!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