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你要订婚了(黎舒桐傅司寒)
第一章你要订婚了(黎舒桐傅司寒)

第一章你要订婚了(黎舒桐傅司寒)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5-12

小说介绍

黎舒桐傅司寒小说名叫《第一章你要订婚了》,这里提供《第一章你要订婚了》黎舒桐傅司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半个小时前,他下了飞机,第一件事便来了梅园。
“司寒。”她按住他的手,额头靠在他额头上,双眸望着他的眼睛,用唇型喊了他一声。她突然的不配合,令男人蹙了蹙眉。稍稍起了身子,“怎么了?”

小说简介

傅司寒松开了她,从沙发上起身。一面脱外套,一面散漫地说,“嗯,我是要和夏如许结婚。”又加了句,“她是夏家的千金,夏氏集团的继承人,我娶她是商业联姻,合作而已。”

第一章你要订婚了全文阅读

今夜下起了雪,是京城的初雪。
墙暖开着,但还是有些冷。黎舒桐坐在傅寒腿上,双手搂着他的脖子,每一个动作都无比地配合着他。
傅司寒的吻,温柔的像晕开的木棉花,落在黎舒桐白皙的脖子上。
半个小时前,他下了飞机,第一件事便来了梅园。
“司寒。”她按住他的手,额头靠在他额头上,双眸望着他的眼睛,用唇型喊了他一声。
她突然的不配合,令男人蹙了蹙眉。稍稍起了身子,“怎么了?”
黎舒桐抿了抿唇,用手语同他说,“司寒,你要订婚了?”
男人眸子渐冷,“你听谁说的?”
“新闻,昨天电视上播放的。”
傅司寒松开了她,从沙发上起身。一面脱外套,一面散漫地说,“嗯,我是要和夏如许结婚。”又加了句,“她是夏家的千金,夏氏集团的继承人,我娶她是商业联姻,合作而已。”
“那我怎么办?”黎舒桐从沙发上走了下来,昂起头看着他,不停地用手在空中比划。
她是一个哑巴,所有人都能欺负她。
十五岁那年从福利院跑出来,遇上了傅司寒,他救了她。他把她放在梅园里,放了三年。
傅司寒转过身,将她拉到身前。微微弯腰,伸手捋了捋她鬓角的细发。“我不爱她,对她没有感情。娶了她,只是给了一个名分。我和你没有变,我还是会经常来看你的。”
怎么会没有变?
他结了婚,有了妻子,还会有孩子。而她,就变成了人人唾弃的小三。
黎舒桐一把推开了他,连带着自己也往后步步败退。
“舒桐不要闹,我说过,我还是会一如既往地对你好。”傅司寒伸手去拉她,可惜,抓空了。
黎舒桐摇着头,两行眼泪如银线,从眼眶里流了出来。
用手比划着:“如果你要结婚,那我们就没有关系了。”
男人眸子沉了下去,语调也强硬了几分“我结婚,对象是谁不重要。但你应该清楚,肯定不会是你。傅家,不会允许一个哑巴做少夫人。”
对象肯定不是你?
三年来,傅司寒宠爱她,宠到她以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她以为,他和她会一辈子这么幸福。
可是他现在告诉她,无论他和谁结婚,都不会娶她。那么,他这三年为什么这么疼她?
有钱人玩的游戏吗?
心口,有一瞬间的刺痛。那股痛伴随着呼吸,进入了身体每一个细胞。
她抬眸,眼泪因她抬眸的动作,掉了下来。“傅司寒,我们散了吧。”
男人将她提了起来,压在墙壁上。“舒桐,三年前你自己往我怀里跑。现在我不松手,你跑不掉。”
说完,便把她扔在了床上。
窗外的雪下大了,树枝被雪压断,处处刮起寒风。
屋子里也不见得多暖和,黎舒桐仰面躺在床上,只觉得身体都凉透了。
**
黎舒桐一觉睡到中午,醒来时傅司寒已经走了。她疲惫得不行,身子酸痛,没有一处是舒服的。
一连休息了三天,她的精神才稍微好些。
这三天傅司寒都没有来。
傍晚的天边没有云彩。
黎舒桐坐在花园里的吊椅秋千上,望着远处天边的一抹蔚蓝。
她记得那一天,天阴沉沉的,下了雨。
有人闯进了她家,母亲将她藏在衣柜里,对她说:“舒桐,无论看到什么都不要出声。”
她很听话,没有出声。
就那么眼睁睁地看着,母亲被人灌了药,扔下楼。
因为母亲做了别人的小三,正主找上了门。
她不想成为小三,不想步母亲后尘。连续三天她都在想,傅司寒这么宠她,为什么不娶她。要结婚了为什么不肯放她,反而让她做小三?
女孩眼眸涣散,视线落在远处的梧桐树上,有些模糊。
“叮”的一声,手机接到一条信息。
黎舒桐偏过头,看向茶几上亮屏的手机。
一张图片,订婚宴上的图。傅司寒搂着夏如许的腰,俊男靓女的组合,看起来十分亮眼。
他眉眼温柔,她笑容甜甜,两个人很是般配。
难怪他这三天没有来梅园,原来是去马尔代夫办订婚宴了。
看着那对佳人,黎舒桐的心口仿佛有一枚细针插了进去,小小地扎了一下。
却令她整个人都疼痛起来,身子泛起了密密麻麻的酸苦。
又一条信息传了进来:
“你好,我是司寒的未婚妻夏如许。我与阿寒青梅竹马,两家从小订了婚约。订婚前他有多少女人我不管,但订婚后我得管管。”
“黎小姐,我希望你能自行离开。不然,到时候我把你曝光,不好做人的是你。”
“毕竟我俩已经订婚,是未婚夫妇,你插足我们之间,小三行径,没道德很无耻。”
见到“小三”两个字,黎舒桐吓得立马扔了自己的手机。
连看,都不敢再看手机一眼。
往后退了好几步,蜷缩着身子,一双手臂抱着自己的腿。
房间开着一盏床头灯,微弱的灯光落在女孩脸上,显露了她眼底的惊慌,眸色中的无措。
更多的,还是失望。
她爱傅司寒,三年来一天一天愈发深爱。可他呢,好像只是把她当成一个玩具。
就像夏如许话外音那样,傅司寒曾有过很多女人,她只是他猎艳范围中的一个。
望着窗外被寒风吹起来的树叶,黎舒桐觉得今年京城的冬天特别冷,仿佛要将人冻伤。
下午黎舒桐又睡下了。
窗外暮色袭入,听到敲门声,她才从浅眠中醒过来。慢慢撑起身子,坐起了身。
一个司机走了进来,“小姐,傅总让我来接您。”
“去哪?”黎舒桐比了个手势。
“您去了就知道了。”
“……”
灯光闪耀,金碧辉煌。
偌大的宴会正厅,一众上流圈子的贵族小姐公子哥,欢笑交谈。
司机将她送到宴会厅入口便走了。
黎舒桐站在那,一双手攥紧在身前,环视好几遍都没看见傅司寒。
对于这些名流大场面,黎舒桐有些害怕。
有男人路过,目光流连在她身上,笑得不太友善:“小姐找谁呀?”
黎舒桐立马往后退了几步,转过身走进人群,选了一个偏僻的地方,缩着身子靠墙站着。
她踮起脚,再次环视了一圈,还是没有看到傅司寒。
就在她弯腰去掏手机时,手腕便被人一把握住,拉入走廊旁的一间包厢。
房间一片漆黑,在她还没看清是谁,就听见“啪”的一声,脸上落下一巴掌。当即,右边脸传来火辣辣的疼痛。
“黎小姐,勾引别人的未婚夫,心里是什么滋味呢?”

第一章你要订婚了免费阅读

听到“勾引”二字,黎舒桐一张脸皱了起来,低着头,不停地往后退。
白炽灯突然亮了起来,黎舒桐下意识用手挡了一下视线。等她习惯了强光,才把手拿下来。
入眼,就是那张她看了许多遍的脸——夏氏集团继承人夏如许。
“我和阿寒从小一起长大,从小就定了亲。我也是最近才了解到,阿寒养了个小女人。黎小姐,准备跟着阿寒到何时呢?”
夏如许捏起她的下巴,将她的脸抬了起来,左右仔细地打量了几眼。“长得挺好看的,怪不得阿寒被你吸引了。你呢,爱他吗?”
黎舒桐望着她。
许是社会地位严重不对等,她面对这些贵族圈子里的人,自卑又胆怯。
或许又是因为,的确是她插足了他们的婚姻,她是第三者。
面对夏如许的问题,黎舒桐还是点了头。
她爱傅司寒,很爱很爱。
这个世界上,除了母亲,就只有傅司寒对她最好。这三年里,他宠她疼她,一度令她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人。
夏如许凝着她那张小脸,“我听说,黎小姐的母亲也插足了别人的婚姻。”夏如许拿出一叠照片,拿在手里摇了摇,“这些,好像都是你母亲恶劣行径的证据。破坏别人的家庭,黎小姐您不该效仿您母亲的。”
黎舒桐望着她手里举高的信封,有几张照片从信封一角露出,是她母亲的脸。黎舒桐要伸手去拿,却被夏如许一把推在地上。
有一个服务员走了进来,黎舒桐将手里的信封交给他。“把这些照片传到宴会上去。”
她瞪大了眼睛,似乎在声嘶力竭:“不要!”
黎舒桐伸手去拦服务员,却先一步被夏如许掐住了手腕。
她说不出话,只能“唔”地发出闷哼。
夏如许俯视着她:“黎小姐,跟我出来吧,阿寒也在宴会厅里。”
**
宴会厅灯光璀璨,人声嘈杂。
黎舒桐的手腕被夏如许强行握着,一并拉出了包厢。
刚走进厅里,双腿就像灌了铅似的,停住不动了。宴会厅的LED上放映着刚刚夏如许给她看的那些照片,所有人都在议论她的母亲。
千篇一律的“小三”字眼,一句一句都进入黎舒桐的耳内。
“怎么不走了?凡事敢做就要敢认,既然做了三,何必还藏着呢?”夏如许停了一下,“看,阿寒来了。”
黎舒桐刚准备抬头,握着她手腕的那只手突然加大了力气。
“——啊!”
女人一声惊呼,随后便是七零八碎高脚杯砸在瓷砖上的声音。
整个宴会厅的人都停下了动作,纷纷往这边看过来。
黎舒桐睁大了眼睛看着倒在一片高脚杯碎片中的夏如许,本能地往后退了两步。
她满脸惊慌,一双手在身前摇晃比划,不停地在表达:不是我做的!
抬眸,视线中男人愠怒地走了过来。
这是黎舒桐三年来第一次,见到傅司寒这么生气。
男人冲上前,蹲下身将夏如许从高脚杯碎片中抱了起来。站起身时看向她,满眼都是冷冽,转头质问司机:“她怎么在这?”
司机:“傅、傅总,黎小姐知道您今晚参加宴会,硬要我载她过来。”
听了这话,黎舒桐脸色惨白,她紧紧拉着傅司寒的衣角,手指慌乱地比划着,没想到傅司寒却没有看她一眼。
夏如许轻轻拉了拉傅司寒的衣服,脸色惨白。“阿寒,是我不好。我刚刚进门时见到黎小姐,以为是你带她来的,就跟她打招呼。却没想到她要动手打我,我出于防卫就不小心打了她一巴掌。”
“之后也和她道了歉,认了错。走到宴会厅,没想到她会跟着我,在这里推我。阿寒我好疼,我感觉身上好多玻璃碎片,好疼……”
傅司寒低下头,看着怀里的女人。“如许,错的不是你,你不需要道歉。”
他抬头,看向黎舒桐时,眸光冰冷:“看不清自己是什么身份?你觉得我会娶一个哑巴做傅家的少夫人?”
“要是如许有什么事,你十倍还回来!”傅司寒抱着夏如许转过身,对司机吩咐,“把她带回去,别在外面丢人现眼!”
“好的傅总。”
傅司寒从人群里走了出去,人群向两边排开后又聚拢,将黎舒桐围在中间。
“好不要脸的女人,竟然插足傅少和夏小姐的婚姻,人家明年就要结婚办婚礼了。”
“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别的不学,学贱人勾引别人的未婚夫。还跑到宴会厅里欺负正室,现在的小三也太大胆了。”
“你们猜她仗着自己这张脸,勾引了多少男人?我觉得不止傅少一个,肯定是老手了。”
“听说这照片上的女人是她母亲,原来如此,有其母必有其女,都是小三。”
走到门口的傅司寒听到这些话,脚步一停。
夏如许即刻搂紧了他,说:“阿寒,我知道今天是伯母的祭日,你别太伤心。”
闻“祭日”二字,男人眼眸前一秒闪过的不忍,顷刻间烟消云散,剩下的只有阴冷。
他低下头,淡淡地对她说了句:“你受了伤别再说话。”
而后,男人便抱着夏如许大步离开了。
“……”
黎舒桐站在原地,在众人的辱骂声中望着那对离去的男女。
她的视线聚焦在傅司寒的背影上,焦点一点点变得模糊。心口仿佛被尖刺刺伤,泛起的疼痛,使得她整个身体都轻轻颤抖了起来。
他走了,没有半分维护她的意思。
抱着他的未婚妻,利落地离开了宴会厅。走时还不忘警告她,若他的未婚妻有什么事,必将要她十倍偿还。
这就是她交了心,爱了三年的男人。

小编点评

黎舒桐傅司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全文文笔很好,情节流畅,伏笔铺垫非常好,角色塑造非常棒,个性鲜明,值得一看,这里还有更多全文免费阅读的好文等着你。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