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妻难为夜家太子太难缠(沈子瑜夜书珩)
萌妻难为夜家太子太难缠(沈子瑜夜书珩)

萌妻难为夜家太子太难缠(沈子瑜夜书珩)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5-12

小说介绍

《萌妻难为夜家太子太难缠》是作者佚名所创作的一部现言小说,主人公是沈子瑜夜书珩 ,小说讲述了“怎么样,人家夜少看不上你吧?要不然他怎么会在结婚当天宁可出去鬼混也不愿出现。也亏得你脸皮够厚,要是我,被那么多人当笑话看,早就一头撞死了。”小编为你带来沈子瑜夜书珩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

小说简介

话落,他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房间。
确定他是真的走后,沈欣妍绷紧的神经彻底松下来,整个瘫坐在地上。
这晚吵闹过后,夜书珩就没有在夜家出现过。
不过沈欣妍也不在乎,她费尽心思的嫁到夜家本来就不是为了他这个人,只是想到三天后的回门,仍不免叹了口气。

萌妻难为夜家太子太难缠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话落,他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房间。
确定他是真的走后,沈欣妍绷紧的神经彻底松下来,整个瘫坐在地上。
这晚吵闹过后,夜书珩就没有在夜家出现过。
不过沈欣妍也不在乎,她费尽心思的嫁到夜家本来就不是为了他这个人,只是想到三天后的回门,仍不免叹了口气。
一个人完成婚礼本就成了全城人的笑话,要是她一个人回门,只怕这笑话又得多添一个了。
三天后,沈家。
沈欣妍提着礼品刚进门,继妹沈雪就从屋里跑出来,她往沈欣妍身后一瞥,没看到夜书珩的身影,脸上顿时扬起一抹嘲讽的笑:
“怎么样,人家夜少看不上你吧?要不然他怎么会在结婚当天宁可出去鬼混也不愿出现。也亏得你脸皮够厚,要是我,被那么多人当笑话看,早就一头撞死了。”
从知道沈欣妍攀上夜家开始,沈雪对她就恨得要死。
论样貌,论学历,她处处压沈欣妍一筹,偏偏这样的好事却落到她头上,真的是气死她了。
都说会咬人的狗不会叫,说的真没错。
她和沈欣妍一起生活十多年,没想到一向唯唯诺诺,话都不敢大声说的她,心俯这么深,不声不响的就嫁给夜书珩这个天之骄子。
“幸好嫁到夜家的人不是你,不然现在你就是一具冰冷冷的尸体。”沈欣妍不客气的回怼回去。
“哟嗬,翅膀硬了,都敢和我顶嘴了。”沈雪伸手拽住沈欣妍的衣领,手在她脸上拍了拍,鄙夷道:“沈欣妍,真当自己是夜家少奶奶?我告诉你,你就是云城的笑话,少在我面前拽。”
“我就算是个笑话,至少背靠夜家,别人想笑话我还得掂量。你有什么?”
沈欣妍眸光一沉,冷冷的逼视着沈雪,那锋锐的眼神如刀似箭,像要把她千刀万刮一样,看得她头皮一阵发麻。
“你、你今天吃、吃错药啦。”
沈雪从没看过沈欣妍露出这样骇人的眼神,莫名心慌,松开手,下意识往她妈程燕华身边靠。
程燕华也感觉到沈欣妍的不对劲,出嫁前的沈欣妍胆小如鼠,别说和沈雪叫板,看到她都会自动退避三舍,今天是吃了熊心豹胆了吗?
还是以为自己嫁给夜书珩,可以给她们脸色看了?
“沈欣妍,你什么态度?小雪是你妹妹,说你两句怎么了?何况,她说的也没错,你嫁给夜书珩得不到他的青睐,那跟过街老鼠没什么两样,对你、对我们沈家都有没好处。”
沈欣妍低低一笑,明知故问:“我都不怕,你们怕什么?”
“沈家要是没落,你以为你在夜家就有脸面?”沈锋按熄手上的烟,站起身,面黑如墨,明显对沈欣妍傲慢的态度感到不满。
“别说得我现在在夜家好像很有脸面似的。”
“站住!”沈锋看她转身要上楼,厉声喝住她。
沈欣妍侧身微转,“爸还有事?”
“公司最近在做新项目,资金还差一点,你回去跟夜书珩说一声,让他再拿一千万。”沈锋开口直奔主题。
“一千万?”沈欣妍眉头紧皱。
开口就是天价,真的是把夜家当成免费提款机。
沈锋挑眉:“有问题?”
“爸,我是夜书珩逃婚也不愿娶的人,我逼迫他娶我,他已经恨不能弄死我,你让我现在开口再跟他要一千万,他可能给吗?”
“那是你的问题。总之,项目要是废了,最先遭罪的,一定是你妈妈。”
被戳中软肋,沈欣妍暗暗攥紧拳头,尽管知道会惹怒她爸,她还是回道:“我做不到!”
旁边的沈雪一听,忙不迭落井下石:“爸,人家现在嫁的是云城首富的太子爷,她已经不把你放在眼里了。”
沈锋本就对沈欣妍的态度不满,沈雪这么一挑拨,火气一下子冲到顶点,扬起手‘啪’一下,重重的甩了沈欣妍一记耳光。
他的力气很大,刹那间,沈欣妍白皙的脸蛋浮起一个鲜红的掌印。
“做不到!沈欣妍,你还真把自己当根葱。”
“阿锋,我早就跟你说过沈欣妍就是养不熟的白眼狼,你偏不信,现在好了,她攀了高枝,都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早知道这样,你还不如让小雪嫁过去。”
程燕华看沈锋那么生气,走过去,不停的煽风点火,生怕他对沈欣妍的火烧得不够大。
说到这个,沈锋更喷火。
他和沈欣妍的妈妈结婚那么多年,可她从来没告诉他,沈欣妍外公是夜老爷子救命恩人的事,更不知道婚约的事。
早知道,他打死也不会让沈欣妍这个白眼狼嫁过去!
“一个星期内你拿不出一千万,我让你妈下地狱。你最好相信,我说到做到。”撂完狠话,沈锋用力推开沈欣妍,大步流星的走出家门。
被他这么一推,沈欣妍整个人跌坐在沙发上,摸着辣辣生疼的脸,眸子里凝聚着一丝怨恨。
她当然相信他做得出来,像这种狠辣无情的事他又不是第一次做。
她永远不会忘记,六岁那年,他是怎么对待她和她母亲的。
出轨程燕华,为夺走她外公留下的遗产,每天打骂她妈妈,四处散播她妈妈的谣言,让她成为过街老鼠。
甚至还想把她送人,要不是妈妈以命威胁,他怎么可能让她留下在沈家。
“沈欣妍,就你这种姿色,也配当夜家少奶奶。你等着,就算没有婚约,我照样能把夜书珩钓到手,到时看你怎么死。”
“像她这种人,就算脱光躺在夜书珩床上,他也不会要的。哪像你,凹凸有致,是男人都喜欢。”
程燕华和沈雪母女对着沈欣妍嘲讽了一番,相继上楼,懒得多看她一眼。
沈欣妍望着她们消失在楼梯口的背影,眸光沉了又沉,恨意如潮水般涌上心头,她紧握着拳头,心里暗暗发誓,迟早有一天一定要从她们加诸在她身上的屈辱一一讨回。

萌妻难为夜家太子太难缠免费阅读精彩试读

虽然受到羞辱,但沈欣妍并没有急于离开的沈家,在楼下转了一圈,她就上楼回房。
她的房间很小,大约十二平方左右,室内光线特别的暗。
除了一个衣橱和梳妆台,没有其他的东西,说是富家千金住的房间,倒不如说是佣人的房间更为贴切。
她走到梳妆台前,拉开抽屉,在最底层的位置翻找出一本封面有些破旧的日记本。
看着页面上熟悉的笔迹,她不自觉的红了眼眶,里面记录的,都是笔记主人在这个家里所受的苦。
还有……对夜书珩的爱而不得。
“呵……”沈欣妍忍不住嘲讽地低笑了一声。
欣妍,你真傻,你那么爱他,可他却连你的样子都不记得了。
是了,她不是沈欣妍,而是沈欣妍的双胞胎姐姐,沈子瑜。
三个月前,欣妍突然失踪了,唯一的线索只有夜家。
所以,她必须要想办法进夜家,寻找妹妹失踪的真相。
思来想去,她拿出当年外公临终前塞给欣妍的古玉,逼迫夜家兑现承诺,借此成为夜家人,成功入住夜家。
嗡……嗡……
包里的手机突然震动,沈欣妍放下手里的笔记本,摸出手机,看是她在侦探社工作的朋友发来的信息,她马上点开。
信息里说找到带走欣妍的人。
沈欣妍抓起包包和笔记本就向外跑。
一个小时后……
苏八CLUK,云城最大的逍遥金窟,所有富家子弟最喜欢流连的地方。
在这里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玩不到的东西。
沈欣妍穿着白色的V领长裙,脚踩着七公分高的高跟鞋,游走在俱乐部各个楼层的通道间,猫一样的眼睛不停的四处环顾,搜寻手机信息里的人。
朦胧的灯光下,她精致如画的五官,美得像梦境中的仙女般,让人心猿意马。
找了半天还是没找着人,沈欣妍用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一心找人的她,完全没有注意到身边来往的人痴迷的眼神。
这时,一个人男人从拐角处走出来,沈欣妍一个没注意,‘嘭’的一下和对方撞了个满怀,手机瞬间脱落到地上。
“对不起……”沈欣妍摸着被撞疼的额头,顾不得捡起手机,赶忙低头道歉。
“我说你没长……”
对方骂骂咧咧的话在看到沈欣妍的脸后嘎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一脸色咪咪的表情:“啧啧,俱乐部什么时候来了这么个漂亮小妞,来,给本少爷瞧瞧。”
男人肥胖的手向沈欣妍的脸摸过去。
沈欣妍反应极快,在手碰到她的瞬间,身体迅速向后退,拉开和对方的距离,然后才抬头看向对方。
站在她面前的是一个挺着啤酒肚,满脸油腻的中年男人,他两眼放光的看着她,饥饿的眼神像突然间捕捉到猎物的狼,恨不能立刻扑上前吃个精光。
沈欣妍瞧着对方不怀好意的眼神,腹内一阵翻腾,有种想吐的感觉。
但她知道进这个俱乐部的人,非富即贵,未免横生枝节,她强行压下心里的不适合,客客气气地说:“先生,请自重!”
“自重?小美人,你自己投怀送抱,让我怎么自重?”男人嘿嘿一笑,开始摩拳擦掌。
沈欣妍心生警惕:“我已经道歉了。”
“撞到我们江福江大少,你以为一句对不起就能了事?”
“就是就是,怎么样也要身体力行那才有诚意。”
“……”
没等江福开口,他身边的同伴不嫌事大的开始起哄。
“听到没,身体力行。”江福色咪咪的笑了笑,伸手要去抓沈欣妍嫩白的手。
沈欣妍见势不妙,转身撒腿就跑,顾不得捡起地上的手机。
江福哪里会这么轻意放过她,拔腿就追。
俩人你追我赶的跑了一段路后,沈欣妍的高跟鞋突然被绊了一下,鞋跟一歪,整个人狼狈的摔坐在地上。
江福追过来,用力的把她从地上拽起来。
“放开我,你个臭不要脸的混蛋……”
沈欣妍看着气喘如牛,满身酒臭味的江福,死死的挣扎,耐何俩人的体积过于悬殊,任她怎么做都没用。
“女人,本少爷看上你,是你的福气,你别不知好歹。”江大少拽着她往回走。
俩人的叫骂声,很快引来不少围观的人。然而,看着江福的无耻行径,人群里却没有人想要出手帮助沈欣妍,完全是在看戏。
沈欣妍深感不妙,知道自己如果不能脱困,那么今晚她的清白就要栽在这里了。
她咬了咬牙,强忍着脚裹撕裂般的疼,出其不意的抬起脚上的高跟鞋,狠狠的踩在江福的脚背上。
“啊——”
刹那间,一阵杀猪般的惨叫声在偌大的大厅响起。
沈欣妍见他还不松手,再次抬脚,一脚踹向他的小弟。
剧烈的痛袭来,江福脸色剧变,抓着沈欣妍的手不自觉一松,按着裤裆惨叫连连。
沈欣妍获得自由,片刻也不敢逗留,赶紧脚底抹油。
保镖听到江福的惨叫,从后头跑上来。
“把那个女人给我抓住,我非弄死他不可。”江福指着前头狂奔的沈欣妍,怒声咆哮。
保镖们闻言,火速追赶过去。
“完了……难道她今晚真的要栽在这里……”
眼看身后江福的保镖离他越来越近,沈欣妍一颗心提到嗓门眼,想到江福恶心的嘴脸,她顿时卯足所有的力气加速前奔。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沈子瑜夜书珩完整版阅读 ,整个小说在作者笔下有滋有味,看着他们互相渗入对方内心,就像慢水煮青蛙一样,等醒悟时已经无回转之地!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